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旭日东洋、第三部菊花文章、第四部 明治天皇 笫47节:德式整军

平山大侠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12章:筹建海防 笫47节:德式整军 19世纪60年代,在大清国所有军队中,战斗力最强的淮军,武器装备就象是杂货铺,而且大多是通过军火走私商,买到什么武器就是什么武器,反正总比本国原始的土枪鸟枪要强得多。那时中国的兵器还停留在冷兵器和旧式火器并用的时代,火器以抬枪、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12章:筹建海防

笫47节:德式整军


19世纪60年代,在大清国所有军队中,战斗力最强的淮军,武器装备就象是杂货铺,而且大多是通过军火走私商,买到什么武器就是什么武器,反正总比本国原始的土枪鸟枪要强得多。那时中国的兵器还停留在冷兵器和旧式火器并用的时代,火器以抬枪、抬炮、鸟枪为主,特点是铜铁浇铸,管式滑膛,前装散弹,用火绳和燧石点火。这样的原始兵器发射迟缓,射程近,命中率低,杀伤力自然也不大。用它来打仗,对付太平军和捻军,大家是叫化子对乞丐,谁也不用笑话谁,还算马马虎虎,但是用它来对付克虏伯大炮或是阿姆斯特朗大炮,甚至铁甲兵舰,那简直是口斗猴子与老虎相搏,强弱高下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层面上!

精明的李鸿章认为:大清国不仅要有西方先进的武器来装备军队,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要用西方先进的军事思想和军事制度,对大清国的军队进行彻底的脱胎换骨,使大清国的军队成为一支强大的,能打胜仗的新式军队。

基于这一谋略,李鸿章让德璀琳转告克虏伯公司,再推荐人员来华任职,指导淮军炮营操练德军炮法。克虏伯公司十分重视,聘请了该国李劢协来华,约期三年。

李鸿章又请德国军事专家“汉纳根”着手设计旅顺、威海炮台作为中国东南沿海防御炮台的样板,另一方面同时派特使前往德国与克虏伯家族谈判,提出克虏伯有义务出资为中国培训火炮专家,中国才有可能继续购买克虏伯家族的大炮,否则中国会向欧洲另一军火销售商“波鸿协会”靠拢。

1877年春,弗雷德?克虏伯在这场军火竞争中同意了李鸿章的要求——第一批中国留学生到德国埃森接受免费培训。在李劢协任职期满将要回国时,李鸿章派了卞长胜、刘芳圃、查连标、袁雨春、杨德明、朱耀采、王得胜七名淮军将官跟其前往德国,继续学习德国军事。他们学成回国后,被派到淮军各炮营当教官,有的后来成为颇有成就的军事科技人才。

1888年冬,李鸿章又从北洋武备学堂中选拔优秀学生赴德国学习军事,先入德国军校见习,继入克虏伯炮厂接受炮术讲习及构筑炮台的工程训练。这次共选派了五名学员,考中第一名的是段祺瑞,其余几个是吴鼎元、商德全、孔庆塘、腾毓藻。他们留德一年,学成回国后都派上了大用场。

这其中以段祺瑞最为突出,几年后就出任新建陆军的炮队统带。后来在民国时期,他不仅成为北洋军阀的魁首,而且还与李家成了亲家,他的大女儿嫁给了李鸿章的侄孙李国源 。吴鼎元当上了新军第五镇统制;商德全先任陆军学校校长,后任天津镇守使;孔庆塘后任云南普洱镇总兵。在此前后,国内一批技术人员和兵工专家也不断地受到李鸿章的派遣,到克虏伯或德国其他兵工厂考察,其中有金陵机器局的技术人员王承荣,他回国以后不久,金陵机器局就开始仿造克虏伯小炮。还有晚清杰出的科学家、军工专家和翻译家徐寿的儿子徐建寅,他在英、法、德国考察了三十多个兵工厂,其中重点考察的就是克虏伯公司。他回国后写成了《阅克虏伯厂造炮纪》,对该厂的生产流程和设备运转作了详细的介绍,对于后来中国仿造克虏伯大炮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可惜的是这位杰出的科学家、军工专家和翻译家不幸在一次试验中,殉职于突出事故中。

李鸿章还不断地派遣亲信到德国考察众多的造船厂家。在克虏伯家族的推荐下,大清国军事代表团与德国甫自德造船厂签订了北洋水师的“定远”、“镇远”、“济远” 三舰的建造合同。李鸿章之所以选择了这家造船厂,主要原因是这家造船厂生产的军舰的龙骨、护甲钢板所用的钢材全部是克虏伯公司生产的优质钢材。同时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军舰的主炮、辅炮、弹药、穿甲弹等均为克虏伯兵工厂生产。其中“定远”、“镇远”等主炮都是克虏伯兵工厂30.5毫米的双管巨炮,射程远,火力强大。当时日本海军最先进的军舰“扶桑”、“金刚”等都无法与其比肩。

到甲午战争之前,中国漫长的海岸线上,从南到北,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河北、辽宁,凡有大清炮台的地方,都能看到克虏伯大炮那雄伟的身姿。

李鸿章在艰难环境和困难的条件下,呕心沥血,竭尽所能,基本上完成了1874年海防大讨论中形成的关于海岸炮台设施的部署,同时还培养出了中国第一批能够掌握和仿造西方先进武器的军事人才。可以说李鸿章在近代中国沿海国防的建设上(主要是长江以北)是功不可没的。

李鸿章抓住国际国内有利地一面,趁热打铁,递上奏折,全面地提出了他的洋务自强、大办实业的思想和战略,其中就强调了铁路的军事战略意义:“火车铁路,屯兵于旁,闻警驰援,可以一日千数百里,则统帅当不至于误事……”

其他官员也积极附和,因为参与大讨论的都是各地督抚,而且都是沿海最吃重的位置上的封疆大吏,面临的危机感是共同的,意见也容易趋于一致。

可是这些意见递上去,买舰买炮的事情初步定下来了,而铁路问题并没有下文。朝廷里的保守势力相当大,说什么“开铁路,山川之灵不安,即旱潦之灾易召……”以种种理由阻止。与十年前的那场关于京师同文馆内,是否应设天文、算学一科的大讨论一样,讨论来讨论去,各执一词,互不相让,最后的决定权自然在清廷手里。

对于洋务一直懵懵懂懂的皇太后,“亦不定此大计”,于是就采取绝口不谈的态度。李鸿章熬不住这种沉默,就常去跟总理衙门大臣恭亲王奕忻通声息。奕忻是清王朝文武百官中,难得的一个洋务细胞非常活跃的一位,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实际上充当了李鸿章的主心骨。

由于他主张向西方学习,在保守派那里还挣了一个“鬼子六”的雅号。李鸿章不断地向“鬼子六”施加影响,极陈铁路之利益,请求先试造清江至京城这一段,以便于南北转输。可是“鬼子六”一脸苦涩,他有他的难处。虽说他是军机大臣,又曾是慈禧的同盟,但政治这玩意儿是此一时彼一时的,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这个问题上是同盟,说明有共同的利益,但并不是在所有问题上都能一致。

慈禧对铁路一直没有概念,花费又属巨大,是不会轻易点头的。奕忻也不愿在朝廷里树敌过多,还指望李鸿章他们“自下而上”地“运动”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