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祖国之战 中美台海冲突 第六师团(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5.html

第六师团(一)

日本第六师团奉命组成援台志愿军,由苏奥港秘密登陆,这是该师团自1888年成立以来第六次登上中国的土地。现在这个南京大屠杀的元凶、臭名昭著的“野兽师团”真的变成了一头困兽了!

第六师团来台湾以前,上级特地把原本隶属第二师团的一个步兵联队和一个阿阿帕奇武装直升机飞行队加强给他们。这样第六师团的总兵力由平时的9000余人,上升到15000余人,下辖第13、20、22、38、44五个步兵联队和第6后勤支援联队、第6设施大队、第6通信大队、第6飞行队、第6防化队、第6炮兵队、第6侦察队以及第6防空队和74直升机中队。

临从日本出发前,第30任师团长谷兽夫陆将(陆军中将)望着整齐划一、士气高昂的部队,曾经发下豪语:“要是上级同意,我的第六师团将重现攻克南京的雄风!”

然而,现在委身在一处民房地下室里的谷兽夫就像霜打的茄子――焉了!他不耐烦的挥手制止了参谋军官毫无生气的选读着的例行损失报告!简单的命令道:“要各部队坚决顶住解放军的进攻!重武器要利用民房藏匿好!另外多抓些当地平民,必要的时候,拿这些平民来挡炮火!一定要坚持到救援部队的到来!”

谷兽夫其实心里很明白,要指望那些支那军的救援是不可能的!他们一直说要派援军,可现在12个小时过去了,连影子也没有见到一个!看来还是坚持到美军的到来吧?望着墙上的地图,谷兽夫此刻想起的却是远在熊本的妻儿。如果有可能,他愿意现在就回到家乡,退出军界!

谷兽夫知道这个愿望再也不会实现了!自从自己和师团奉命开进台北地区,协助台军第六军团防御台北外围时,覆灭的命运也就注定了。先是开进途中不断遭遇解放军空中轰炸和远程炮火的不断打击,部队就减员近千人,而重武器的损失更为严重。出发时,第六师团拥有90式主战坦克560辆、96式装甲车640辆、各型火炮1300门。到他们被解放军陆战三旅阻击在台北市以东的次格山地区时,就有60余辆坦克、不到50辆装甲车和近100门火炮被击毁。后来美军应台军的请求,对该师团进行空中支援时,由于解放军特种部队的捣乱,造成严重误击现象,连同解放军紧随其后发动的大规模空袭,让该师团损失了一半以上的重装备和各种防空火力。

现在,解放军的精锐部队曾兵的陆战16旅,在其东海舰队的配合下,在城头镇以北的外澳登陆成功,不但断了第六师团回撤的后路,行动迅速的曾兵旅还与担任阻击任务的陆战三旅把自己的师团压缩在这个不到5平方公里的狭小区域。

谷兽夫自从穿上军装的那一天起,就在研究着解放军。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这支部队的了解就越深刻,心中害怕的感觉就愈发的挥之不去!他原本那一点可怜的人性也随之失去,因为他知道日本的岛国情结注定了军人的职责就是参加对外扩张!而要扩张首先要面对的就是中国解放军这支仁义之师!在这样的部队面前,如果还是搞所谓的“大东亚共荣”这一套,只能是自取灭亡,所以他选择了以往那个师团长谷寿夫的方法――屠杀!只有血腥的高压政策才能征服这个从来就不缺汉奸的民族!

令谷兽夫没有想到的是,这支经历和平时期太久、经常出现腐败丑闻的部队还是那样的顽强!他们的传统一样没有丢弃!不然他谷兽夫也不敢在出发时讲那句话!

“好在自己还是早有准备的,要是没有自己下令沿途抓来的那些平民,恐怕现在自己的师团已经不存在了吧?”

谷兽夫的思绪被一阵剧烈的爆炸声打断,没来由的颤抖了一下。

“该死的空袭又开始了”随后他想到自己真的老了、没用了!为了掩盖自己的失态,谷兽夫叫来参谋命令道:“今天解放军的空袭明显加强了,说明他们的总攻就在今明两天了!命令第六侦察队全部出动!除了继续侦察敌人布防的以外,都给我把支那人的那支神出鬼没的特战部队给我找出来,一个不剩的消灭干净!”

“啊嚏!”隐蔽在一处山洞里的战星还是没有忍住,这个喷嚏终于还是打出来了。尽管他及时捂住了鼻子,但这个声音还是传出了洞外。

“战连长,你感冒了?给!”一个女子的声音轻轻的在战星的耳边响起。

“没有,谢谢洪中校!怎么样伤口还疼吗?”战星并没有接洪莉递过来的手帕,而是示意洪莉有敌人接近了,要她装着没事一样继续聊天。

“不就被子弹擦破点皮吗,早不疼了。”洪莉接过战星递过来的一把装有消音器的2003式突击步枪,继续配合战星演戏:“要说谢谢,应该是我要谢你们啦,要不是你们拼死把我从日军的枪口下求出来,我现在早已见马克思了!只是为了我一个人,害的好几个战友牺牲了!”

“你是我军最杰出的王牌飞行员,只要有你在,那些敌人的飞行员没有一个不害怕的!你是我们海军的骄傲呀!今后我们只要更多的杀鬼子,来为那些牺牲的战友报仇就行了。”

战星说到“行了”的时候,已经合上了军用笔记本,示意洪莉把它装起来带上。自己就来到了洞口。

洪莉刚刚收拾好东西,洞外就有接连数声“轰轰”的爆炸声传来。

第六侦察大队大队长山口基文二等陆佐(陆军中校)因为昨天晚上在自己大队的眼皮底下,让解放军的特战分队把跳伞的飞行员救走,被师团长谷兽夫差点枪毙了!回到驻地,他羞愧的要切腹自杀,好在被自己的副手赖源潮二三等陆佐(陆军少校)阻拦下来。

“山口君,你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你知道吗?那个被击落的飞行员是支那海航16团的,是个女的!”赖源潮二扬了扬一份电文说。

“什么?女的?是那个红色女魔?”山口基文一把抢过电文。蓦地,山口爆发出一连串的狂笑:“博文我的好兄弟!总算老天开眼,你的仇人――那个击落你的红色女魔终于就要落到我的手上了!你就放心的等着哥哥把她送到你的手上吧!”

正是这个原因,今天他亲自出来寻找这个用机炮结果了自己弟弟性命的‘红色女魔’。几个可能藏身的地方山口都亲自带人找了,但没有发现敌人的蛛丝马迹。就在山口无奈的返回驻地的时候,山口无意中听到关押平民的房间传来了一阵对话声:

“阿琳,你不要再哭了好不好?要不是你舍不得家里的拿两只鸡婆,硬要离开藏身的山洞回家看看,我们就不会让这些挨千刀的抓来了。”

“山洞?马上把那个夫妻俩给我带到这里来!”山口基文马上下令。

起初两个山民并不愿意说,但在山口撕开了那个阿琳的衣服以后,那个男的终于开口了。

山口带着侦察大队的20几个精英是从山坡的另一面等上山顶,而后从山顶用绳索爬下来的。山口之所以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开解放军布置在山脚的暗哨和各种传感器。现在山口已经下到了一处不到3个平方的一处平台上,下面不到20米就是那个山洞了。拿着热成像探测仪器没等打开,山口就听到夜风中传来一声轻微的喷嚏声。紧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为了听的更加清楚,山口伏到地上,把脑袋探出崖外。然而脑袋顶到了一根枯草草杆,而那根草杆带动了一根丝线。

终于听清楚了,洞中确实就是那个‘红色女魔’。山口转身仰面朝天,双手不停的打着手语。在部下回应后,他将这里的情报发给了自己的副手赖源。要他联系武直准备随时支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