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凸击 第一章 陷入重围 12、恍惚乡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12

大榕树上比外面更黑,伸手不见五指。战士们唯一能感受到的是自己在呼吸稠稠的,粘粘的,湿漉漉的空气,一颗怦怦跳动的心似乎跌进黑色的巨大深渊里,被稠稠的,粘粘的,湿漉漉的空气黏裹着,像沥青,裹了一层又一层,透不进一丝光亮。

树上有人走动。

黑夜没能阻止中国官兵的行动。凭着手的触觉,顺着树枝,他们能走到榕树的任何一个地方。

没有人敢睡觉。

而李定的睡,不是敢和不敢的问题。

他疲倦之极,连续十几个小时的鏖战,已经完全消磨掉作为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身上所具有的旺盛精力和锐气。天一擦黑,他嚼了几块压缩饼干,抿了一口水,就迷迷糊糊睡着了。虽然屁股板在树上坐不牢,虽然睡着或者醒着老担心掉下树去,但他还是睡着了。唇上淡有淡无的胡须,玲珑而直挺的鼻子,狭窄而小巧的两颊,一声声拉长的轻微的鼾声,在黑暗中勾兑着暂时的安详。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兄弟姐妹,我所有挚爱的亲人,我来看你们来了。你们别跑啊,我追不上你们,我实在太疲倦了,你们等等我吧!爷爷,再抱抱我!你那支黝黑发红的竹烟管呢,在哪里啊?我给你拿来,等你点上烟卷,我就乖在你怀里,听夜郎自大的故事从你沙哑沧桑的语音中慢悠悠地道来;奶奶,你就在我的枕边絮絮叨叨吧,我不厌烦的,说吧,我还没睡着,我正在津津有味地听着呢,我还想听五朵金花的故事!你说过,要给我找一个像五朵金花一样漂亮,善良,勤劳的媳妇。奶奶,今天晚上你的孙儿没哭,真的,我真的没哭!哭的孩子——你说过要被大灰狼叼走的;爸爸,妈妈,你就再骂我一次吧!你们别不管我啊,我会好好用功,考上一所好学校,来报答你们夜以继日任劳任怨的艰辛付出的;哥哥,带我一起去村外的池塘钓鱼吧,我保证我不淘气了,不向池塘里撒碎石子,我要给你挖蚯蚓,提鱼篓,再也不会吵着要早早地回家了;妹妹,今晚故乡的星星很好看吗?那我就陪你去村口的草坪上躺着看吧!你看星星的样子一定很恬静。哎,怎么?你还不满意吗?你不要闹着要我一直背你嘛,我才比你大一岁,怎么能一直背着你走呢!下来,下来,该你自己走走了!妹妹,今晚我这里可没有故乡那样眨着眼睛的星星,不过明天我可以给你摘几朵山花来,野人山这里的鲜花总是带刺的哦,要小心,别让它扎着你的小手。妹妹,你们这是去哪儿啊?也不告诉我一声,幸好你们被我看见啦,不然……妹妹,你就央央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他们等等我啊,我实在是走不动了……是谁?别推我啊!李定半梦半醒,缩回半悬在枝桠上的右脚,揉揉睡意惺忪的眼,正了正头盔,还没回过神来。

“怎么啦?连长。”

“快点,有行动!”

“有行动?”李定像被针扎了一下。

“是的,有行动!”

鲍大胜没有睡,一直枪不离手,强制着自己高度警觉地聆听周围那怕是一丁点异常的声响。从上榕树以来,官兵们强烈地意识到自己身陷绝境,陷入死地。要想起死回生,除了表现出与敌人死战到底的决心外,更重要的是官兵上下能保持高度的一致。这种默契已经有了,当游有志搓拍干净了手心的烟卷丝末,在榕树的榕树的枝干上重重地捶了三下的时候,鲍大胜就感受到榕树敏感的神经枝桠传来的信息——一定是有行动了。

夜幕沉沉。黑夜给了他们一双黑色的眼睛,他们用它来寻找光明。

李定跟着鲍大胜朝着传来信息的方向摸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