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5.html


蓝厅深切地分析,对于这个地区他再熟悉不过了,可是军情紧急,他们必须排除一切困难。

“死者身份查清了吗?”

蓝厅问侦查助理李芸。

“调查清了,此人叫蓝可,是风华大学的助理教师,刚毕业不久,她的父母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去世,父母的具体单位不详,她是个孤儿,有过恋爱史,但是在最近阶段还属于独身,蓝可精神面貌很好,在单位口碑不错,喜欢摄影,具体去檬龙山的原因还在调查之中。”

“嗯,基地那边关于那四个影像中女子的消息有了吗?”

“暂时还没有,蓝厅,不过,蓝可有个境外的社会关系,她姨妈在M国。”

“姨妈?国外?我怎么忘记了呢!”

“蓝厅,您知道?”

“哦,不,我是听你说的。”

“这个社会关系对我们的案子有用吗?”

“有用,不但有用,我们还要利用。”


第二天,蓝厅再次召集大家开会,蓝厅传达了部里的指示。说到蓝可,突然把话锋一转,严峻的面孔透露出威严和果敢,他凝视了一眼屏幕上蓝可的遗像,缓慢而有力地说:

“我和部里已经交换过意见了,关于这个蓝可的社会关系,我们想加以利用。”

钟彭插言道:“蓝厅,是不是怀疑她姨妈可能和M情报部有牵连?”

“这个断言我们不好下,但是,这给我们一个想象空间,我们正好来个钓螃蟹计划。”

蓝厅缓和了严肃已久的面色,目光炯炯地望着大家,钟彭和古志乔交换了一下眼色,觉得领导的计划有点意思。

“怎么钓螃蟹,蓝厅?”

“我先给大家讲一个小经验,有经验的钓鱼者,在海潮大的时候知道鱼群都会潜伏,那么就去钓钓螃蟹,大体是用细铅丝或竹蔑编织成笼,底部或侧面留一个进口,进口为喇叭型,四周编上倒刺,蟹可入无法出。诱饵便是笼内放入羊肉骨头,这是螃蟹喜食饵料,笼上栓一条绳子,放入水中任其钻入,隔些时间往上一提,这个办法虽然不能解决钓鱼者更大的欲望,可也会有收获。”

“蓝厅!您的意思是用蓝可的海外关系发出邀请,故意引诱敌人以蓝可亲属的名义前来,蓝可腹中的芯片正是敌人喜欢的饵料,所以他们虽然明知道有刺,也会侥幸往里钻!”

睿智的钟彭立刻道出了蓝厅的秘密,蓝厅手指点了点他,“你小子,什么事也瞒不过你!”

“这么说,是这个计划了?”

“正是,蓝可唯一的社会关系是海外,那么我们就利用一把,况且还在M国,不管她本人是不是为间谍组织做事,这样做都是划算的,我们严格保守机密,假如蓝可的背后是M情报界,敌人闻不到陷阱的味道,就会来!”

蓝厅想到这里,让李芸把密件拿来,他严肃地看了一眼面前这些精明勇敢的战士,然后将目光放在侦查员老冯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