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象 第二章 4

七只象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8.html


初一暑假后顺利升入朝阳区的一家重点高中,开始高一的学习。

他回来后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终于可以下地行走,但是有着轻微的瘸。父亲对他说:没关系,慢慢就会好的。然而,那微瘸却一直跟随,一辈子都存在那个伤口里。有些伤是永远不会好的。

大腿上刺穿的洞口逐渐愈合,长出新的肉,流出鲜的血。神经受了重创,但是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消失那疼的感觉。可是心呢?一直没有见到颜色,如果颜色就在凤凰,如果颜色就在吉首,那么她一定看见了我的出走,她一定看见了我的纵身一跃,她是不是也看见了我汹涌喷洒的血?可是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一直没有来看我?你真的不在那里吗?你真的就这么消失了吗?

初一死了心。他在医院病床上躺的那一个月逐渐明白,他的颜色已经黯淡无光,逐渐被时光的风风雨雨洗刷成一片灰白。

他的成绩应该是不错的,在这所中学里前一百名之中,有着易初一的名字。可是所有的老师和学生都没有见过他的笑。初一上了高中以后不会笑了,他学习依旧刻苦,每日不是在上课,就是在操场后的小树阴下背诵英语单词。他可以在图书馆一个人在角落里看一天的书,他可以一个人在操场上迎着凛冽的大风奔跑,他可以一个人默默地吃饭然后去把剩下的饭倒掉。他却不可以和身边的同学说一句有趣的话,他却不可以和同学们在操场踢一场足球,他却不可以和其他学生一样三五成群地嘻嘻哈哈。他成了学校中的怪人,每一个人都用怪异的眼光打量他,都逐渐地远离他。他开始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有大风和那些记忆,只有鲜血和那些往事。他有的,是死了的心,是那么不该失去的青春年华。

他后来对清晨说:我的青春从那年夏天就结束了。我感觉世界如此地孤立。我想赶紧离开他们,去往陌生之地,于是我那么用心地读书,我把一切放在成绩上,别人以为我用功,实际上我是在逃避。我感觉,我从跟你走那一刻起,就一直在逃避。

父亲接到老师的电话,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做起。周日初一回家,也是一个人闷在屋子里刷刷地写作业。父亲推开门想和他说上几句话,可是他只是点头和摇头,他再也没有言语,似乎就这么哑了,那腿的伤转移到了喉咙里。父亲不能打也不能骂,只有叹气,而母亲只是一个劲地埋怨父亲:你做了什么孽?你看你做了什么孽?

父亲只好低头大口地抽烟。他知道初一没有傻,他只是不想和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说话。他的成绩总是全校拔尖,这应该就是全校的证明。他不想说,他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人孤立地活着。在这时刻,没有人能闯得进去。父亲突然想,应该是有一个人,是不是就是那个带初一走的女子,她是不是唯一可以走进初一世界的人?如果她是,可是她又在哪里?

父亲试图寻找这个女子,他去了一次凤凰,去了那家旅馆。叶清晨的姥姥已经去世了,院子里挂满了白幡,有一群群低声哭噎的人。

他找到一个看来是主事的男子,询问后得知那个女子已经离开,去了法国。

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他不知道儿子和颜色的事,他对颜色的事也一无所知。于是他只能大口地抽烟,唯一让他安慰的就是儿子的成绩每一次都是全校第一。

可是我就这样放弃吗?父亲对自己说,不能。我应该找到她的。

初一的改变是从收到一封没有署名没有地址的信开始的,是白色信封,白色的信纸。也不是没有署名,署名是一抹天蓝色的水彩,优雅地画了一个圆弧。

信里这样写着:

初一:

你的伤好了吗?

我知道你的腿伤会很快就好,可是我知道你心里的伤那么地难以愈合。如果这个世界有错的话,那也是我的错。我不该遇见你,或者你不该遇见我。可是那或许是命,我们的遇见竟然给你带来这么大的劫难。

我已经离开,会很久不在你的身边。我有自己的事情,我必须离开。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比如你,你也终究会离开,但是不是现在,你还是一个孩子。你的父母都在你的身边呵护着你,你应该做一个懂事的孩子,听我的话好吗?你要笑起来,你要回到你原来的样子。你可以不喜欢课本,你可以考不好成绩,可是要成为你原来的样子。你这样地静默,在自己的世界里孤立,你知道你伤害了多少人吗?你的父亲母亲每日地在落泪,你的父亲对你无能为力,只好大口地抽烟,每日地喝酒。你考虑过他们的感受吗?你是他们唯一的孩子,你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他们把一切的光撒给你,却得来你无尽的夜。你醒醒好吗?

我不希望你这样下去。我们不要你优异的成绩,我们不要你这么地安静,我们要本该是青春年华的你。

如果你一直这样下去,你就永远也见不到我的。初一,你要听我的话好吗?我就在你的身边,我在看着你,我现在就在看着你。

我看你的改变,我看着你那阳光灿烂的日子。

那光,也在同时照耀着我们。

你看见了吗?

就这样,信持续了七年,初一的高中三年,大学四年,这样署名的信一直没有间断,平均是一个月一封。同样没有地址,白色的信封上没有落一个字,显然是有人直接投送过来的。白色信纸上的内容都是关于初一的学习情况,身体情况,有时候也一起讨论一下学习的课程,或者一些娱乐新闻也有。谁出了新的专辑,里面哪一首歌唱得好烂。谁出了一本新书,里面的情节如此地离奇,他们爱得好辛苦却还是无法圆满。谁和谁出现了桃色绯闻,谁和谁的国家在冷战。他们的信几乎无所不谈,但是只有来信,初一没有地址可循,便无法回信。但是初一已经知足了,他肯定这信就是颜色写的,他肯定颜色就在身边,他肯定颜色一直在等着他,他也肯定自己心里一直没有忘记颜色。

可是真的吗?他心里的颜色真的是现实中的颜色吗?他爱的人真的是颜色吗?他最后在那个夜晚彻底明白,颜色只是他在年少的时候一种精神的寄托。颜色是他的一种梦想,颜色只是他爱的外衣。

那内核是谁?

他和她躺在那张床上紧紧拥抱的时候,他和她疯狂的纠缠在一起的时候,她喝醉了酒在宴会上大声的喊初一你他妈的知道我爱你吗的时候。

他的内核出现了。或者说只是出现了而已。

一个恋上初一四年的女子,她叫藏雪。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