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象 第二章 3

七只象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8.html[/size][/URL] 我们的爱翻越多少山峦,才能有圆满的结局?如果没有让我遇见你,我们是不是都会很幸福地过下去? 何青海接到何源的电话时,正在和一个伦敦来的茶商探讨中国的茶文化与悠久的历史。本来是决定去机场接孩子的,可是这个客人慕名而来,只好让朋友去接。朋友接到何源以后,何源没有见到父亲就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8.html


我们的爱翻越多少山峦,才能有圆满的结局?如果没有让我遇见你,我们是不是都会很幸福地过下去?

何青海接到何源的电话时,正在和一个伦敦来的茶商探讨中国的茶文化与悠久的历史。本来是决定去机场接孩子的,可是这个客人慕名而来,只好让朋友去接。朋友接到何源以后,何源没有见到父亲就迫不及待地打过电话来。他迫不及待,他要告诉父亲,他找到七只象了。

何青海在电话里听见何源颤抖的声音:我找到七只象了。

何青海感觉自己很老了,说话做事都慢悠悠的,可是他当着客人的面竟然把茶叶洒了一地。“真的吗?真的吗?她们在哪里?”

叶棉来了,就在叶清晨的身边。她特意早早地赶来接自己的女儿,她想挽救所犯下的罪,洗刷自己在女儿心中的恨。

可是谁都明白,如果是罪,只能挽救,无法洗刷。洗刷的也只是淡淡的痕,那污渍依旧顽固地存在于那个角落里。

叶清晨已经对自己的母亲没有任何印象,有多高多重,什么脸,身上有什么记号,她完全没有概念。她走出机口的时候,这个十四年没有见过的女人,却能一眼就认出自己的女儿来。女儿长得再大,相隔得再久,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是血缘间的纽带在紧紧相连。叶棉早早地就开车过来等候,她就那么一直站在出口处张望。

她看见叶清晨穿着浅蓝色的牛仔,蓬乱的头发,深蓝的眼影,系带到膝盖的咖啡色凉鞋,头上斜戴着白色的鸭舌帽,帽檐上绣着一趟红色小字:为了你,这座古城已等待千年。

扎着头发,一脸清秀,大大的眼睛和宽宽的额头和何青海的一个模样。她在叶清晨的脸上看见了何青海。

她喊:清晨,妈妈在这里。

妈妈在这里,经过万般艰辛,终于可以和你在一起。你知道吗?

叶清晨当然不明白母亲为什么在她四岁的时候抛弃她来到法国,又为什么到了十四年以后才接她过来。叶清晨既然不明白这些,给叶棉的表情就只有冷漠。她僵硬地走过去,推着三个行李包,背着沉重的古筝。

叶棉当然看见了那把古筝,眼泪哗地上来,可是却不知道如何应对叶清晨的冷漠和僵直。

是何源过来打破这僵局。是伯母吗?我叫何源,我找了你们好久,我的继父也就是何青海找了你们一辈子。他现在也在巴黎,他正在电话里,他想和你说话。他说,他……

何青海。

何青海。

叶棉似乎忘记了是来接女儿的,她抢过何源的电话,里面传来十八年前的声音:叶棉,是你吗?叶棉,真的是你吗?我是何青海。

那是哪一年,你抱着我,说永远爱我,说要一生一世照顾我。

那是哪一年,你离开我,说永远爱我,说要跋山涉水来找我。

那是哪一年,你找到我,说永远爱我,却无法抉择。

其实何青海的茶楼与叶棉的住所之间,只有三条街道的距离。可是为什么?我来了十四年,你也来了九年,就一直没有遇见过?我们可能曾开着车子在街道上擦肩而过;我们可能在同一个商场里购物只隔着一排货架;我们可能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公园里晨练,我跑步的时候你在打着太极。我们有太多的可能,我们有太多可能遇见的机会,却为什么一直过了这么多年。

那是命吗?

那如果是命的安排,何等地残忍无情。难道命就不怜惜我这些年对你的爱吗?我等了你十八年,你可知道我是如何地生活下来。我受尽凌辱,吃尽折磨,只因为心里装着你。我坚持把你的孩子生下来,我为了她活下去而抛弃她来到巴黎。我在巴黎曾经乞讨为生,在贫民窟和地铁拐角里捡拾垃圾。我被地痞流氓追着大声地哭喊,却被认为是疯子。我进过疯人院,我进过收容所,我进过女子监狱。我砸碎牙活了下来,我开了自己的公司,我过上了正常的生活,就在我已经要忘记你的时候,你怎么就出现了呢?你怎么就出现了呢?

她在电话里跟他说:“你来我家吧。我这就和清晨赶回去,我们在家里等你。”

叶清晨不愿坐母亲的车子,而是上了接何源的车。不管母亲有多少苦衷,她始终无法谅解是什么爱能让她抛弃自己的孩子。该与不该,如何衡量?

她也有好多的话想对那个是自己父亲的人说,她更想上去给那个叫父亲的人一个响亮的耳光。为什么?这一切是为什么?

可是叶清晨永远没有机会了。

叶棉终于遇见了何青海,两个等待和追寻了四分之一人生的人以一种难以想象的方式遇见了。

叶棉以后记不得了很多事情,可是她却清楚地记得自己的车子在那个十字路口急速地穿越,然后他的车子从左边的道路口也急速地冲刺过来。两个人的车子应该是都超速了,他们是想通过车子的速度挽回以前的时间吗?

这怎么可能?

事实是叶棉的车子拦腰撞上了何青海的车。何青海的车子翻滚了几十米远,连着撞击了几辆车子才静止下来。叶棉只是猛烈地在十字路口刹住车子,她惊慌地开了车门,跑到那辆车子前。

她终于看见了他,他的驾驶室的门已经被撞裂开来,他的腿横在方向盘上,他的脑袋耷在车子外面的水泥路面上。柏油路快要融化了,在那个炎热的夏季,他的脑袋重重的撞击开来,流出一地的白红。

他终于找到了她,她终于看见了他。

可是,他却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