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象 第二章 2

七只象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8.html[/size][/URL] 飞机在你的上空飞过,我要去很远的地方。   清晨很想知道初一当时有没有昂起头,看着那架庞大的飞机穿越那白色的云层。你有没有看见,清晨正望着下面的层层山峦,想象你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里。   初一,我对不起你,但是你要记得,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上升途中的大气流让飞机不停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8.html


飞机在你的上空飞过,我要去很远的地方。

清晨很想知道初一当时有没有昂起头,看着那架庞大的飞机穿越那白色的云层。你有没有看见,清晨正望着下面的层层山峦,想象你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里。

初一,我对不起你,但是你要记得,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上升途中的大气流让飞机不停地颠簸,飞机倾斜的瞬间,清晨的胳膊碰着了何源的肩膀,他们转头微笑。何源依旧不敢相信坐在身边的人就是自己找了近十年的女子。巨大的耳鸣一时间让何源记不起这是在哪里,为什么是这样的?为什么苦苦寻找的人,就在你绝望的时候突然来到你的面前,这也是命吗?

是不是真的有命中注定。命中注定让初一遇见叶清晨,那么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让何源也遇见了叶清晨?

从十六岁那年的夏天算起,何源找了叶清晨整整九年。九年前,母亲病逝,在给母亲送葬完,父亲和他在卧室里进行了一次长谈。

何源,在我说这些之前,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不是你的亲生父亲。我娶你母亲的时候,你就已经两岁了,而你的亲生父亲在一次车祸中身亡,肇事的那个司机就是我。我为了对你母亲负责,为了自己对一个生命的赎罪娶了你的母亲。但是我一直是把你当亲生儿子看待的,我一直都那么地爱你,你知道吗?

何源并没有怎么吃惊,他以前就听邻里说起过的,只是第一次听父亲说出来。他证实了自己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可是这又怎么样呢?他一直是一个好的父亲的,他撞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又怎么样呢?自己的亲生父亲毕竟是死了,而且他只是给了自己生命,而是面前的他抚养了自己。他已经做得足够好了,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去指责。

何源点头说:我知道。

何源,那我就说另一个事情。你母亲不在了,我也不想在这里继续做下去。我的生意在这里开始出现下滑,或许这真的与你母亲的走有关。这家企业是我和你母亲白手起家做起来的,里面有着她太多的血泪,如今她走了,因为太累。我终于明白,人有再多的钱财也没有什么用处,人早晚要死,还不如安逸地去生活一辈子。你母亲操劳了一辈子,却没有享到真正的福。我也累了,打算把这个企业进行拍卖。我的一个同学在法国经营一家中式餐馆,我一直想过去和他一起,我去开一家小的茶楼,就这样过一辈子。

何源,你先住在你姑姑家里,我和你姑姑商量好了,你要在这里读完大学,我再接你过去,因为我也不知道那边究竟会怎样,可以吗?

何源点头,他一直都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他看着父亲依旧皱着眉头,轻轻地问父亲:你是不是还有其他放不下的事情?

父亲站起来,踱到阳台上抽烟,又回来坐在何源的面前。眼睛已经湿润,父亲老了,不合时宜地老了,三十多岁就满头白发,眼角出现了深深的褶皱。

是的,我有一件事情一直瞒着你的母亲。这是我到今天唯一对不起她的地方。其实我有一个亲生女儿的。

我这些年一直在找一个人,一个叫叶棉的女人。父亲对不起你母亲,但是更对不起这个女人。父亲一直找她,却没有任何音讯。我这一次要离开,也是因为逐渐绝望。但是我想弥补曾经犯下的错,其实我当年差点找到她,而且也听说她怀了一个孩子,是我的孩子,是个女孩。我找了她们这些年,却没有任何收获。我是死心了的,但是又实在放不下,于是我想你毕竟还在这里,我只请你帮一个忙,帮我找到她们。对她们说,对她们说,我对不起她们,我时刻都在受着良心的惩罚。

可是我要怎样地去找她们?何源知道父亲的苦,如果不是实在放不下,他不会求自己的儿子做这样的事情。

父亲回答:七只象。叶棉有一把古筝,古筝的底部雕刻着七只象。你找到这把古筝就能找到她们。

为什么?如果古筝不在了呢?

父亲大声地说:不会。怎么会丢了呢?那把古筝,她是死也不会丢下的。

何源回忆起这些,看着身边微笑的叶清晨。这一切如此地不可思议,可是就这样地发生了。他从父亲走后,就一直在寻找那刻着七只象的古筝,可是世界之大,他明白自己的无能为力。“不要放弃”是他这些年给自己的格言。就算找不到,也算是对父亲尽了力。就在昨天,父亲来电话让他去巴黎,父亲感觉在迅速地老去,已经需要何源去帮忙打理茶楼,也希望有一个亲人在身边。何源刚好大学毕业,他学的是中文系的比较文学,倒是和茶楼管理没有什么联系,不过巴黎一直是何源向往的欧洲城市。

是的,就在他以为再也找不到那把古筝的时候,就在他拿了机票要飞往巴黎的时候,他们遇见了。

命运无可避免地交叉在了一起,两个不同世界的人终于会聚。

何源开始没有和清晨怎么交谈,他认为一切话都是多余的,他到现在也不相信自己真的找到了,他要下了飞机告诉父亲,让父亲确认后才可以肯定这是事实。而此时的清晨除了想起初一之外,也是如此,她在想,自己的母亲和这个男子的父亲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找了自己那么多年?母亲说七只象里有她所有的秘密,难道这个秘密就是和身边的男子的父亲之间的事情吗?

清晨问: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你父亲为什么要你找这把古筝。

何源问:你见过你的父亲吗?

父亲?在叶清晨的生活中,就从来没有父亲这个词语,这是一个彻底陌生的词语。叶清晨摇摇头:我没有父亲。

何源笑:你怎么能没有父亲呢?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父亲,而他就是你的父亲。

他叫何青海。

叶清晨想了起来,何青海是母亲经常念叨的一个名字。

母亲经常梦呓:何青海,你在哪里?你说你会回来。可是你在哪里?你为什么没有回来?

叶清晨愣愣地看着何源:那么你是我的哥哥?

何源摇头:不是,我不是的哥哥。我不是何青海的亲生儿子。我的亲生父亲出意外死了。何源没有告诉叶清晨父亲是怎么死的,他不想提起来,他不想让清晨感觉自己的父亲是一个肇事的人,是背负着生命死亡的人。

何源看着清晨说:我不是你的哥哥。但是九年前,我就给你的父亲也是我的继父说过:我要找到你,照顾你,一生一世。

我要找到你,照顾你,一生一世。

叶清晨感觉这句话这么地熟悉,这是谁对谁说的话?这是谁对谁许下的诺言?

是他吗?

那年,他在学校门口见到浑身破破烂烂,脸上手上伤痕累累的叶清晨。

他的大手宽厚有力,紧紧牵住她的柔弱的小手。他在夜晚里抱着她入睡,他无数次地在耳边对她说:我对你母亲说过,我要找到你,照顾你,一生一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