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凸击 第一章 陷入重围 10、誓与争锋

菊月箫人 收藏 16 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size][/URL] 10 龟田正熊是日本士官学校的毕业生,早在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进攻东北的时候他就参加了。这个家伙长着一张驴脸,上宽下窄,鼻沟处一撮煤炭一样黑的小胡子,外表阴沉,心狠手辣,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恶贯满盈。他的脸只要往下一搭拉毫无疑问他就要变着戏法杀人了。由他组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10

龟田正熊是日本士官学校的毕业生,早在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进攻东北的时候他就参加了。这个家伙长着一张驴脸,上宽下窄,鼻沟处一撮煤炭一样黑的小胡子,外表阴沉,心狠手辣,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恶贯满盈。他的脸只要往下一搭拉毫无疑问他就要变着戏法杀人了。由他组织指挥的这次围攻,不但没有消灭中中国官兵一兵一卒,反而损兵折将——在榕树下七十多个手下命丧黄泉,其中还包括一个少佐。当余下的几十个吓得屁滚尿流丢盔弃甲的残兵败将报告战况时,看着跟前的士兵一个个失魂落魄的样子,更是恼羞成怒。他总觉得小熊庄英少佐决不至于败得这么惨,连自己也撒手西去。他将驴脸往下一拉,尖叫一声八嘎牙鲁,随即一巴掌打在大队长刚村一宁的脸上。

“你的说说,中国官兵的情况什么的干活?你们这些大日本帝国的勇士干什么吃的,连一个小小的中国官兵连队都对付不了,八嘎——” 龟田正熊气得煤炭胡子一颤一颤的。

龟田正熊这一问可把刚村一宁大队长难住了,照实说吧,他不敢。因为如果小熊庄英少佐大脑不断电,率部贸然前进,直冲榕树下的话,损失也决不会这么惨重,好歹这支部队也是在缅北丛林中摸爬滚打近两年了,当时他怎么就没想到中国官兵就来那么一招呢?怪就怪茫茫丛林中险象环生杀机四伏而我部又轻敌前进求胜心切,硬是让部队活生生地送到中国官兵的枪口下成了活靶子。只知己,不知彼,让中国官兵先发制人,落下个屁滚尿流的结果。所谓“丛林之王”的美誉在我们的手中大打折扣,现在负直接责任的小熊庄英少佐他妈的又一命呜呼,想找他也找不上了!这不仅是大大地丢了皇军的脸,恐怕龟田正熊大佐也不会轻饶自己。不说实话吧,那又怎么说呢?一想到刚才跟中国官兵战斗的一幕,火光冲天,猛烈的火力,像筛黄豆一样,如疾风骤雨,他打了一个立正就说:

“报告大佐阁下,中国官兵火力的配备十分的精良,火箭筒,火焰喷射器,轻重机枪,冲锋枪,迫击炮……什么的都有!作战的兵力不下于两个营。”刚村一宁大队长对只对敌军的火力不厌其说而对自己部队的贸然前行只字未提。

这位龟田正熊大佐听到这个情况后,信以为真。可据了解的的情况得知中国官兵的大部已经突围出去,剩下的小股部队,怎么能在极短的时间消灭这么多日军精锐呢?至少有上几个营的中国官兵兵力,这种情况不消说了,说不定还有更多,他又想这么多部队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呢?他百思不得其解。可不管怎样,这是一个新的情况,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因为他的上级在这次战斗一开始就明确指示,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发现中国官兵就要坚决鉄壁合围就地消灭。发现新情况也可以越级上报。要求上级派兵火速增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山高林密,沟壑纵横 ,辎重武器无法运输,加上从中国官兵与盟军反攻以来,缅北滇西战事吃紧,日军部署的兵力更显得捉襟见肘。唯一解决燃眉之急的现实办法,那就是铁壁合围,打消耗战了。于是龟田正熊急忙组织指挥他的部队集中轻重武器,把大榕树三面包围起来,决意与中国官兵决一雄雌。

“呀吱给给,开火!开火!”龟田正熊他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只见他口沫横飞,狂乱地挥舞着军刀。

哒哒哒哒......突突突突……哒哒哒哒哒……乓勾儿……乓勾儿……轰隆轰隆……各种武器一齐猛烈开火。榕树上枝叶横飞,簌簌落地,躲在榕树深处的猴子上蹿下跳,吱吱惊叫。

对着千年古树,龟田正熊发了一阵淫威,不过有没有打着中国人,他实在心里没底。因为榕树上除了能隐约听见猴子的吱吱叫声,看得见纷飞的落叶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动静。可恼的是哪怕是敌军一枪反击的枪声也听不到。

不是日军的炮火不猛烈,而是中国官兵的地势太有利。老榕树树冠太大了,枝叶层层叠叠,像给榕树纳了一只千层的鞋底,茂茂密密散垂在空中又像一个巨大的沙袋。中国全营官兵躲在树冠深处,日军的子弹根本够不着。

硝烟从榕树树冠中一缕一缕袅袅升起。

硝烟散尽。

还是没有动静。龟田正熊疑惑不解,大伤脑筋。

龟田正熊满腔的怒火对着榕树如上山洪爆发一样发泄一通之后,可人家对手根本就不理你,当你不存在,这不是蔑视我大日本皇军的神威吗?龟田正熊觉得自己猛拳出击却仿佛打在了棉花上,很不过瘾,很不受用。越想越气,愤怒的血液似乎要将他燃烧。

“传刚村一宁,他谎报军情,死啦死啦的”

“报告大佐阁下,刚村一宁奉命前来报到,请训示!”刚村一宁忐忑不安地低着头,等待即将来临的暴雨。

“八嘎——你的军情的谎报,死罪的有!”龟田正熊唰地抽出武士刀架在刚村一宁的脖子上。“为什么刚才榕树上的枪声一声的没有?你的说说,怎么回事?”

“大佐阁下,敌军的火力,的确的很猛。敌军逃跑的神速……提前躲上了大榕树,小熊庄英少佐真情的不明了……求胜心切,轻率前进,致使……伤亡惨重。”刚村一宁战战兢兢,语无伦次,心想负主要责任的小熊庄英少佐都死了,你总不至于要了我的性命吧。

“八嘎牙鲁——”龟田正熊扬起武士刀,一迟疑,停下。一脚踹在刚村一宁的腰间。“一群饭桶——现在命令你天黑之后带上小分队摸清敌军情况,将功补过,不然死啦死啦的有。”

“嗨!嗨——”刚村一宁收稳踉踉跄跄的脚步,惊魂未定地勉强打了一个立正姿势。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