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上部第一卷:剑指东吴 第02集、树机能秦凉造反 傻太子洛阳结婚4

垂钓桃花岛 收藏 7 10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却说太子婚事一毕,贾充即召荀勖、冯紞二人密谋,要除任恺,以报前恨。

冯紞道:“任恺所以能逞奸计,都因常侍帝侧,有宠于圣上的缘故,欲除此人,必先解他近侍之职,然后方好图之。”

贾充问道:“计将安出?”

冯紞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既然任恺可以举荐明公,明公如何不可以举荐任恺?”

贾充会意,次日上朝,即向晋帝举荐任恺,称任恺忠贞博学,可为太子少傅。没想到晋帝以任恺为太子少傅,却并不解任恺侍中之职,弄得贾充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大失所望,又召荀勖、冯紞二人谋道:“任恺近侍之职未解,弄巧成拙,反又使他傍上太子,更为我等大患,如之奈何?”

荀勖道:“明公勿忧。可再荐任恺为吏部尚书。”

贾充道:“不可,不可。吏部尚书总掌天下选拔,权大位重,怎可任其非人?”

荀勖道:“吏部尚书虽然权大位重,但可使他远离圣上,时日一久,必生疏远。况九流难精,间隙易乘,到时,只需一都令史便可将他击倒。”

贾充猛醒,连连称妙,于是又向晋帝举荐,使任恺做了吏部尚书。

任恺做了吏部尚书,职任繁重,自然也就不能再兼侍中一职了,从此也就不能常在晋帝身旁侍驾,加上贾充、荀勖、冯紞等人又时不时地无中生有,诋毁任恺,久而久之,晋帝与任恺的关系也就渐行渐远了。

贾充见时机已到,便指使同党向晋帝举报,说任恺豪侈放纵,目无皇家,僭用御食器,当治僭越之罪。晋帝得报,大怒道:“御食器乃皇家专用之物,任恺何敢为此?”当即免了任恺官职,并令有司核检其罪。有司核检得实,回奏道:“任恺所用御食器,全都是魏朝明帝时所赐,与本朝无关,并非僭越。”晋帝于是意悔,又想使任恺官复原职。

贾充得知,又僭道:“任恺虽有冤情,但自因失职,便心生怨恨,怀念魏朝,诋毁当世。”

晋帝遂又怒道:“竖儒安敢如此?”从此,再不起用任恺。

加封贾充为司空,其余如故。贾充一党的势力越发长大。公卿百官如鲫来贺。贾充遂于府中大摆宴席。酒过数巡,庾纯已是七八分醉,趁着酒意,连讽带刺地来向贾充敬酒。贾充因他言语不敬,更嫌他乃任恺一党,推脱不饮。庾纯大怒,叱道:“长者为寿,贾充,汝乃市井小人,老夫来敬你酒,你却怎敢托大不饮?”

贾充也大怒道:“汝有老父在堂,却不归家供养,是为无天无地,有何面目称为长者?”

庾纯骂道:“贾充,天下凶凶,皆因汝一人也!”

贾充道:“我辅佐二世,荡平巴、蜀,有何罪而天下为之凶凶?”

庾纯大叫道:“高贵乡公曹髦何在?”将酒一泼,溅了贾充一身。

歌舞骤停,满堂惊愕。贾充恼羞成怒,当即指挥荀勖、冯紞等同党上前,来抓庾纯,要擒去天子面前论罪。侍中裴楷、中护军羊琇、驸马王济、中书侍郎张华等,也都不耻贾充,见贾充结党营私,霸据朝纲,于是也自结一党,暗中与贾党相抗,此时见庾纯事危,都跳出席外,借名劝阻,趁乱便将庾纯护出府外。

贾充大愤,令同党联名上表,劾奏庾纯。晋帝得知,遂罢庾纯官职。后经齐王司马攸从中斡旋,得以解免,晋帝遂又起复庾纯为国子祭酒,加散骑常侍;一面安抚贾充。事乃得平。

泰始十年七月,忽有后宫来报,说杨皇后病危。晋帝大惊,急忙奔往后宫视疾。

不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分解。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