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6师师长新婚之夜又当新郎又当"小偷"zt

2野劲旅 收藏 4 8367
导读:周志坚上刀山,下火海,仗打得呱呱叫,可他会打仗归会打仗,却还真喜欢挑挑拣拣的,先挑地方,来了华东,到了华东,又“挑工作”,能去打仗了,又挑部队,说:“我对老部队情况不熟悉,还是从头带支新部队吧。” 对这样挑挑拣拣的将,其他人可能会生气。谁知他的这要求正好与许世友“不谋而合”。因为“老二”又改编了,他正有意再建个新5师新6师,周志坚这一说,他立即答道:“好啊!那你就去和廖海光去组建新6师,你当师长,再兼任胶东军区副司令员。” 不久,周志坚和廖海光就把6师组建起来了。6师与5师一直是胶东部队的一对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周志坚上刀山,下火海,仗打得呱呱叫,可他会打仗归会打仗,却还真喜欢挑挑拣拣的,先挑地方,来了华东,到了华东,又“挑工作”,能去打仗了,又挑部队,说:“我对老部队情况不熟悉,还是从头带支新部队吧。”


对这样挑挑拣拣的将,其他人可能会生气。谁知他的这要求正好与许世友“不谋而合”。因为“老二”又改编了,他正有意再建个新5师新6师,周志坚这一说,他立即答道:“好啊!那你就去和廖海光去组建新6师,你当师长,再兼任胶东军区副司令员。”


不久,周志坚和廖海光就把6师组建起来了。6师与5师一直是胶东部队的一对孪生兄弟,有了6师没5师,许世友总是低声嘀咕:“胶东少了条腿儿。”时隔不久,他和周志坚一商量,从西海、北海各抽出一个独立团,加上民主救国军总队,又组建了一个新师,亦名曰6师,而将前6师又改称5师。许世友高兴地说:“5师6师的番号,还是老八路时定的,最早本是老大的番号,老大没保住,老二也没保住,现在老三才接上香火了,胶东啥子也不怕了。”


政委林浩说:“老许,你这胶东女婿就是放不下这胶东哩!”


许世友笑眯眯地说:“这叫胶东军旗不倒,事业兴旺。”


5师、6师都有了,许世友又寻思把队伍“做强做大”,8月,又把滨海、北海、东海军分区独立团合在一起,组建了7师,师长为徐体三。就这样,胶东军区又拥有了3个师,在山东各二级军区中又成了实力最强的军区。这3个师以5师师长兼军区副司令员周志坚为头。周志坚辗转来到山东,又“大权在握”了,让重点进攻山东的国民党军闻风丧胆。廖海光政委笑着对他说:“俗话说:只有千里的名声,没有千里的威风。你看你,就会那两下子打仗的本事,千里的名声、千里的威风都有啦!”


周志坚说:“我们湖北还有句老话儿:千里不捎针,万里没轻担。到了山东,我们的担子不轻啊!”


周志坚说的“担子不轻”并非假话儿,这时国民党各路兵马在胶东重兵围剿,势头很凶猛。1947年7月1日黄昏时分,新官上任的他就指挥5师3个团向潍县东北齐家埠的蒋军发起了攻击。激战到晚12点,13团1连才从西南突破成功。周志坚立即对廖政委说:“我到突破口上去。”


廖海光拦住说:“去不得!上面还子弹飞着,很危险。”


“不上去看不清,怎么指挥战斗呢?”


于是他带上作战参谋、随身文书以及警卫员上了突破口。此时突击连刚打进去,圩子里枪声还很激烈。碰巧这个突破口又是敌三七战防炮阵地。周志坚上了突破口,一把屁股就坐在炮座上“指挥战斗”。这些年四处作战,他吃尽了敌人大炮的苦头,同时也养成了一个嗜好:特别喜欢大炮,见着炮就想“摸”。这次“坐”在大炮上“指挥战斗”,他自然是爽歪歪的啦,边发命令边用左手“摸”大炮。摸得正高兴时,突然一发子弹飞来,先击中他“摸”炮的左手,又穿出射入大腿,从大腿射出,撞在炮筒上“砰”一声才落地。周志坚被这“牛弹”一把撂倒在血泊之中。


这“牛弹”还真邪乎。在这战防炮的前面,还站着好些参谋,只有周志坚一人在后坐着,它却像长了眼睛似的,“巧妙”地从众人中间穿过来,不偏不倚地打中了他!还巧的是,且击中的是他“摸”炮的左手,好像不许他“摸”。它击中手臂不说,又击中大腿,且再次穿出。周志坚被“挑中”打倒,且“一弹身负二伤”,真是够倒霉的了。


他负伤后,立即被抬到圩子外边,许世友闻讯,立即派来小车直接把他送到了牙前县垂柳村后方医院。许世友说:“那个医院有×光,有从北平医学院来的医生,条件不简单。”


5师刚成立不久,师长竟然受伤,在部队引起了不小的震动。谁知周师长在后方医院养伤月余,却因祸得福,大走“桃花运”。在这“疗伤”期间,31岁的他结识了护士矫明,并且相恋。矫明才19岁,已参军3年,是个模范护士。周志坚打仗痛快,谈恋爱也速战速决,出院不久,两人说:“相恋不结婚,变数太多,并且相思太苦,不如就结婚了。”


一天,矫明来5师看心上人,廖政委一声吆喝,于是两人闪电结婚。谁知举行完婚礼后,洞房花烛夜,周志坚却神秘地失踪了。


第二天清晨,战士们才见新郎倌喜气洋洋地归来。


原来,就是新婚之夜,周志坚那“担子不轻”的压抑感还是没消减一点儿,心想个人问题解决了,革命大业却没完成,尤其是当年蒋军的重点进攻还没打破,他越想越觉得“万里没轻担”,于是起身想到外面透透气,只见院外一团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心里突然有了个主意,立即带上一个排出发,潜往蒋军一个据点。


大清早,新娘一觉醒过来,发现新郎不见了,开始还没在意,可随后一问,没人知道他哪去了,院内院外没人影,跑到廖政委那里问,廖政委一头雾水:“咋啦?老周新婚之夜不见啦!”一想就急了,“是不是特务知道你们结婚,搞破坏?”他这一说倒把矫明吓哭了:“对,是不是把师长抓走了?”


正当他们着急万分时,周志坚他们扛着“偷”来的敌兵一大堆枪支喜气洋洋归来了,他把枪往他们面前一放,“嘿嘿,看看,全是美式的!”


矫明一把扑向他:“师长!”廖政委则气不打一处来,用手点着他的头,说:“老周呀老周呀,你这师长,又当新郎又当小偷的,出点什么事,我怎么向新娘子和许司令交代!”


“嘿,结婚了,心里就想打仗,没想到敌兵全睡觉了,天又黑,只好捡点武器走人。”“老周”笑着说。


后来,许世友得知周志坚新婚之夜去偷枪之事,说:“结婚不忘本,好!”


师长 新婚之夜 周志坚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查看心情排行]



4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