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 一 温哥华:深谈

追逐马甲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8.html[/size][/URL] 温哥华:深谈   顾磊盯着桌子上的几碟烧卖,像观赏精致的艺术品一样,他一时下不了决心,先吃哪种馅料的为好。   正犹豫间,听有人问道:“我可以坐这儿吗?”   抬头一看是杰夫,顾磊万分惊奇。他微蹙起眉头,心中疑惑:杰夫怎么追到这里来了?难道出了什么意外?或者,这小子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8.html


温哥华:深谈


顾磊盯着桌子上的几碟烧卖,像观赏精致的艺术品一样,他一时下不了决心,先吃哪种馅料的为好。

正犹豫间,听有人问道:“我可以坐这儿吗?”

抬头一看是杰夫,顾磊万分惊奇。他微蹙起眉头,心中疑惑:杰夫怎么追到这里来了?难道出了什么意外?或者,这小子是加拿大便衣警察?

杰夫已经自顾自地坐了下来,他指着景泰蓝盘碟上的烧卖赞赏道:“这东西真是太棒了,也不知当初是哪个中国人发明的,反正我是百吃不厌。”然后他和顾磊套起了近乎,“你知道,平常我是不敢走进这家高级餐馆的,因为靠着这个皇帝大招牌,这里的价钱抬得太高。但今天不一般啊,口袋里装着你刚给我的500加元,于是就下决心犒劳一下自己喽。”

这是中餐时间,而杰夫也是要吃饭的,与他在他办公室楼下的中餐馆碰见,应该是正常现象。顾磊放下心来,松开脸上的紧张肌肉,欣然接下了话茬儿,“很高兴和你共进午餐,咱们两个人是刚分手又见面,真是有缘啊。”

环顾四周,顾磊发现这时餐馆里的座位已经快坐满了,小二和小姐忙得一塌糊涂,杰夫肯定要等些时候了。不好意思一个人先吃,顾磊邀请杰夫,“如果你不介意,请趁热先和我一起享用吧。过一会儿,等你的来了,我们再瓜分你的烧卖。”

斜歪着嘴,杰夫的笑容是谦逊、感激、不好意思,和苦儿的又是那么相同,“那就谢谢你,不和你客气了。我今天没有吃早餐,现在实在是饿坏了。”

两个人开始你一个烧卖,我一个烧卖地轮流夹,一起吃起来。有杰夫在对面津津有味地吃着,顾磊的胃口被吊起来了。

一边吃,杰夫一边询问不同碟子上的烧卖馅料。他告诉顾磊,自己讲国语没有问题,但他认识的中国字太少。这不,他把三菇烧卖当成了三鲜烧卖。

风卷残云,说话间,两个男人很快就把顾磊的这份中餐吃光了。而杰夫订下的那一份呢,还是不见影子。半饥半饱,他们开始喝茶,然后继续闲扯。

杰夫向顾磊坦白,“实话告诉你,我现在做的这份工作,其中有不太合法的部分。但在咱们中国城,因为大家都是小打小闹、愿打愿挨的,加拿大警察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我呢,信守一个原则,就是不好奇于顾客的个人隐私,公事公办,我只想保住饭碗。”

说罢他突然闭上双眼,好像是累坏了要休息一下。顾磊不由得又想起苦儿筋疲力尽时的相似模样,忍不住唏嘘。他唐突地问道:“对不起询问你,你去过中国内地吗?”

“遗憾啊,15岁时,养父母本来要带我同他们全家一起去大陆旅游的。可临走前,家里的电冰箱坏了,购买新冰箱的钱就是我这个外人去中国的费用。于是,我就被留了下来,一个人陪伴着新冰箱,度过了孤独的半个月。”

自嘲地笑着,杰夫耸了耸肩,“其实,收养我的家庭都不富裕,我理解他们,从来不强求,真的不强求,就是当年打我、骂我了,现在我也都原谅了他们。当然了,人都一样,越是没有的东西,心里越是向往、追求。所以,当我真正经济独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申请了加拿大护照。一旦攒足了钱,我就独自去了一趟加勒比海,体验了向往已久的热带风光。以后,我一发不可收拾,迷上了出国旅游,欧洲、南美洲我都去过了。中国内地太遥远,对我这个穷人来说,担负不起啊。”

“那你最喜欢的是哪个国家啊?”

“其实我去的国家并不多,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最喜欢的,还是我们的邻居美国。美国幅员广大,而且世风民俗变化多端。我曾经一个人,开着一辆破车,从温哥华一路向北开到了阿拉斯加;然后,回家休整一段时间,再一转身,又从温哥华向南,去了佛罗里达。”

“顾先生,你唤起了我再次旅行的欲望了。”杰夫本来兴奋地说着,突然耷拉下脑袋,“可惜我刚买下了公寓,成了新奴隶,按期付欠款,钱都给拴在这房子上了。”抬头羡慕地望着顾磊,杰夫继续道:“我嫉妒你呢,你马上要去的纽约五指湖那一带,我还没有去过呢,一直计划,拖了又拖,未能如愿。现在,我很想和你一起去,两个人还有个伴呢。”

“真的,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我是说,我可以支付咱俩的所有费用。你知道,因为……”

冷不丁说出的话,把顾磊自己都吓了一跳。他根本不认识、不了解这个杰夫,居然张口邀请陌生人,难道这不是表示他穷途末路?

顾磊看到了杰夫脸上的惊异表情,赶紧打住,停下不敢再说了,心中忐忑,他在猜测对方的回答。

巧在这时,店小二送来了杰夫的烧卖套餐。这回成了东道主,杰夫赶紧招呼着顾磊,两个男人又开吃起来,不过他们心里都有了小九九,吃的速度减慢了。

低头闷吃,顾磊后悔不及。刚才的冲动,可能是他到底受了信漪的影响,自卑在北美的土地上,他真的成了一个半残废的人。说实在的,他一生中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做贼心虚。作为一个外国人,他拿着假护照在加拿大是违法的。还要一个人过边境去美国制裁李思德,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许信漪是对的,他实在是自不量力!如果他在没有见到李思德之前,就被加拿大或美国警察抓起来关进监狱,那才是壮志未酬身先祭。

杰夫慢悠悠地吃完了所有的烧卖后,抬起头来直直地望着顾磊,顾磊发现他那双极小的眼睛,此时正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顾先生,其实我一见你,就知道你非同寻常。我这个人虽然好奇,但知道压制这种好奇心理。你身后的故事,绝不止是一个苦儿。让你讲,恐怕几天几夜也讲不完。”说到这里杰夫停下,慢慢喝着茶,似乎在寻找最佳的表达方式,“你知道,我是个生来丑陋,被父母抛弃,孤苦伶仃的人。虽然从不指望生活中出现奇迹,但在骨子里,我一直渴望有一种刺激而不同寻常的生活。我也愿意参与、从事有特殊意义的行动,说白了就是冒险精神吧。现在我知道你需要帮助,需要我的英语,还有北美旅行的经验。不说废话了,我可以和你一同去纽约州。但是,我们需要先谈谈条件。”

听了杰夫的回答,顾磊像法庭上被宣布无罪的嫌疑犯一样,顿时松了一口大气,“条件?只要你答应帮助我,我当然愿意满足你。”

善意地拍着顾磊放在餐桌上的手背,杰夫让他放心,“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苛刻的人,极其容易满足。我的第一个条件,就非常通情达理,请你把上午在我办公室答应要讲的苦儿故事,就从头到尾,告诉我好吗?”

一阵异样的感觉袭来,顾磊仿佛看到了命运三女神的挥洒运作:第一位女神老态龙钟,她伸出颤巍巍的双手,魔术一般,一个婴儿便被放入了人生的摇篮。紧接着,出现了第二位女神,正值年华、妩媚多姿,她一丝不苟地编织着命运的网络,认真又仔细。最后,伴随着轻歌曼舞,青春烂漫的第三位女神蹦跳着来了,手里挥舞着一把大剪刀,所到之处,她随心所欲,将生命之网拉扯着、揉搓着、裁剪着、断送着……

难道这就是西方人对命运的解析?难道人的一生,就是这样地不能自已,不容掌握,不可控制?

豁嘴残疾的苦儿,在中国内地,有没有可能被政府收容,然后送进平常人家抚养,独立后像杰夫这样自给自足,享有个人的尊严、自己的爱好,长大后还能具有冒险精神、侠客情操?

答案是肯定的,但条件非常苛刻:这个残疾儿必须要极其幸运。因为,中国还有几千万的贫困人口。这种情况下,再谈慈悲、善良、怜悯、博爱等,就奢侈了。

顾磊在琢磨着、考虑着,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对杰夫讲好苦儿的故事。杰夫这个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不了解中国历史,不懂得中国现状,他怎么才能体会苦儿的处境,理解苦儿的命运?

清了清嗓子,好几次,顾磊欲言又止。的确,这个故事,他一个人憋得太久,是该吐出来了,可他竟不知从何谈起。

“这个餐馆太嘈杂,这样吧,我带你去一个清静的好地方。有话,咱们到那里再慢慢讲。”示意小二过来付账,杰夫顺便把两个人的账单一起买了。待顾磊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两个人来到的所谓好地方,就是温哥华中国城的重要观光点——中山公园。

温哥华的华侨建造中山公园,是为了纪念孙中山先生。中山先生曾在1897年﹑1901年和1911年,三度来到温哥华为革命募捐。尤其是在1911年1月的那一次,他在温哥华唐人街向三千人冒雨演讲,当时华侨们的激昂之情,令孙中山先生万分感慨:“人心如此,革命必成功矣!”

也许杰夫并不了解孙中山。他只是忙不迭地以地主之谊,向顾磊介绍这个完全模仿苏州庭院的中国公园,“听说为了建造这个园林,当时特地从苏州请来了六十多人,一切按传统方式设计、规划、布局、施工,要的就是绝对的中国风格、唐人色彩。”指了指身旁竖立的嶙峋嵯峨大石头,杰夫咂着嘴巴,“连这个也是从太湖通过海运过来的,可见这里的华人们是下了大本钱了。怎么样,到此一游,你有没有回到故国的感觉?”

顾磊点头。这个公园占地大约三英亩,汇集了苏州园林的所有要素:亭台楼阁、圆湖长堤、小桥流水、曲径通幽……刚柔并济的建筑风格,色彩斑斓的花草树木,处处体现着中国道家的阴阳平和。

两人在湖边的长椅上坐下。此时杰夫的神情,有点像一只等待开启肉食罐头的小猫,迫不及待,“请你随意地讲吧,长短不重要,我就是太好奇于你这个朋友的命运。实在不好意思,我通常不是这样的……”

拨开了垂落到肩膀上的柳枝,顾磊感叹如此良辰美景之下,他却要讲一个悲惨无奈的故事。

他从苦儿的出生讲起,到被知青吴倩收养。养母死后重又成为孤儿,后来当上了二拐叔的小帮手。以后为救二拐叔的命,第一次成为小偷,被抓获入狱服刑。最后他讲到苦儿出狱后没有任何生存出路,叫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听,不偷会饿死,偷会被打死,怎么办?

杰夫压抑着的抽泣声,打断了顾磊的叙述。侧脸看他,只见听者泪流满面,沾湿衣襟。顾磊赶忙停住,一时被杰夫的举动吓坏了,无所适从。他低下了头,把脑袋埋在双手之中,埋怨自己:冷血动物,又忘记这个杰夫是加拿大人了。

片刻后,杰夫擦干了眼泪,羞怯地苦笑着,“我这个人没出息,从小就爱哭,可我从来不在人前哭,因为没有用处。对不起,这次是真的和苦儿同病相怜,我是在为他哭,也为我自己哭。你知道,我和他一样,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他们现在是死是活。”

发现顾磊还在不知所措,杰夫催促他,“现在我好了。求你继续讲下去,不必顾及我的情绪,我真的没事了,你请吧。”

顾磊只好继续讲下去:

当苦儿意识到,他出狱后没有人再愿意接触他,他不会有工作,更挣不到钱,唯一的生存方式只有重新偷盗时,他就王八吃秤砣,终于铁下心了。

在这个世界上,苦儿最不怕的,就是死。可他受尽苦难,就是不能如愿而死。取而代之的,是吃不饱,穿不暖,夜间没有地方睡觉。还有,是人们对他没完没了的白眼、咒骂、斥责、毒打。

既然决定背水一战,他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偷大官的,因为偷一家顶偷一百家。他不仅固执地认为官儿越大的人钱财越多,还判断新官儿比旧官儿富裕,不然他们怎能取而代之呢?

偷了几家大官之后,苦儿的钱财就足够他一辈子享用了,他一下变成了大富翁。本来应该见好就收,可苦儿发现自己停不下手了,因为他上了贼瘾。

这些大官儿住的地方太舒服,环境太美好了,他们的房间布置得那么得体,锃亮的家具从来没有重样的。而寻找钱财宝贝,对苦儿更是巨大的挑战和刺激。有人把钱币夹进沙发软垫里。有人把百宝箱藏在卫生间的房顶上。有时他会在床底下发现活动木板。有时他能在厨房墙壁找到夹层……当然了,苦儿到处都碰到锁,可他是修锁配钥匙出身的,这个一般不在他的话下。

将所有的钱财宝贝,顺利地转移到槐树村养母吴倩棺木旁边的空棺材里后,日夜盼望着和养母九泉之下早日重逢的苦儿,拍了拍手掌,握起了拳头,重返华中市。

这时华中市开辟了一个新区,里面挖掘了人工湖,堆积了假山丘,还设计了中心公园。然后,一幢幢的小洋楼动土,然后竣工。这是新建的市委大院。本市的大官们,一家又一家,争先恐后地搬进新居。乔迁之喜,谁也没有想到防盗。

此时的苦儿,已经对人民币不感兴趣了。他喜欢大官家的宝物。金砖、银锭、宝玉、象牙,还有名表、名画、古董、首饰……这些都是从小没有任何玩具的苦儿最喜欢收敛的财物。可怜他太贪婪了,贪婪得忘乎所以。

当完工后的市委大院装好了高级报警器后,苦儿偷窃的一举一动,就被摄像机拍摄下来了,照得一清二楚。终于把他抓到了手,人们那个气愤啊,你一拳我一脚,只一会儿的工夫,苦儿就口吐鲜血,断筋碎骨,奄奄一息。

有人喊了一声:“如果这个小偷死了,我们就讨不回财物了!”

这话提醒了大家,面面相觑,都有些后怕,好在没有把苦儿打死。但这些气疯了、怒极了的人们,谁也没有怜悯之心,谁也没有想到应该赶紧救护这个被他们打得垂死的人。

正当众人不知所措的时候,新上任的华中市市长从天而降,他拨开了人群,蹲下了身子,认真地检查了苦儿的伤势后,果断地下了命令:立刻把这个小偷送进医院抢救!

这时,一直在安安静静聆听的杰夫,突然打断了顾磊的叙述:“就是这个新市长,他现在住在五指湖吧?”

诧异得几乎背过气去,顾磊呆呆地盯着杰夫,他说话的嘴唇有些哆嗦,“怎么,你怎么可能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来我是猜对了。”杰夫说完咬了一下他的食指尖,这个动作苦儿也经常有,“你知道,温哥华就有一个中国内地来的大富翁,这里的报纸、电视上连篇不断地报道他的事情。我就琢磨着,中国人手里钱太多了,就愿意来北美逃避。这里地方大,好藏人,所以我就顺口瞎猜了一下。直觉里,我感到你要去找的这个人和苦儿有关系,难道不是这样?”

顾磊的心跳开始加速,呼吸急促,他没有别的选择,必须要严肃认真地对待杰夫了,“中国的事情太复杂,我想远不是你这个加拿大人所能了解的。刚才在餐馆里,你要求我给你讲苦儿故事的时候,我就一下想到了命运女神。一个人的命运,我们可以归溯于女神,但很多事情,却不是可以求助于上帝的。”

其实顾磊从不相信上帝。只是现在身临加拿大,他看到了太多的教堂,听到了太多的圣歌。潜移默化中,一直彷徨迷茫的他,下意识地想另辟新径。筋疲力尽的他,太渴望有什么巨大的力量,能帮助、点拨他。

“是啊,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能控制的,实在是太有限了。但我想告诉你的是,即使不同的文化有多大的相异,但人类的本性实际上相同。举个例子:我在这里有许多加拿大土著朋友,作为印第安人,他们理解我这个畸形的怪人并没有什么困难,我也能充分理解他们失去文化、家园的无奈。说到底,每个人的命运,无论他是贫还是富,生活是顺利还是坎坷,都伴随有苦难,苦难本身并不是悲哀,超越不过,像苦儿一样,才是悲剧。”

听完杰夫的侃侃而谈,顾磊这时才明白,他以前是小看杰夫了。的确,经历苦难是人类的共性,深浅多少并不重要,关键是能否超脱。杰夫说得很对,他这个加拿大人,比自己更有视野,他看透了人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