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性 第七章 4

zhenaisusu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size][/URL] 杨森死前交代我的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我做到了,第二件事我却永远无法做到,我不可能在那个中秋夜把张发魁杀了。可以说,我要他的命易如反掌,可是,我知道个人的仇恨和国仇家恨比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杨森是个血性中国军人,张发魁同样也是个血性的中国军人。 那个中秋夜,新保安五团的团长带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


杨森死前交代我的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我做到了,第二件事我却永远无法做到,我不可能在那个中秋夜把张发魁杀了。可以说,我要他的命易如反掌,可是,我知道个人的仇恨和国仇家恨比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杨森是个血性中国军人,张发魁同样也是个血性的中国军人。

那个中秋夜,新保安五团的团长带着几个人跑路了,第二天凌晨,大家才发现。这个事情让阵地上的官兵们哗然。有些士兵嚷嚷着要走,张发魁站了出来,对大家说:“是中国人的留下来,不是中国人的给老子滚蛋!”

那些嚷嚷着要走的士兵听了他的话,都不再说话了。

宋其贵大声地说:“弟兄们,我们都听张营长指挥吧,和鬼子血战到底!”

阵地上传出排山倒海的声浪:“和鬼子血战到底!”

不久,日本鬼子的山炮又向鸡公山阵地开始了狂轰乱炸。

我趴在壕沟上,注视着前方,鬼子已经喊叫着向我方阵地发起了新的一轮攻击。

我心里说:“小鬼子,来吧,只要老子不死,我就要你们的命!”

宋其贵趴在我旁边,在震耳欲聋的炮声中,他高声对我说:“麻子,我要对你坦白一件事——”

我也大声说:“他娘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宋其贵大声说:“麻子,我对不住你——”

我说:“你他娘的说什么——”

宋其贵说:“麻子,我说我对不住你——”

我不耐烦地说:“我知道,你不就是扒了我的裤子,让大家看到了我是个废人嘛,这算个逑呀!这什么时候了,你还提这鸟事,要是在平常,你提这鸟事,我非劈了你的狗头!注意,鬼子冲上来了。”

我手中的枪响了。

我听到张发魁的吼叫:“弟兄们,给老子打呀!”

顿时,枪声大作。

宋其贵边开枪边对我说:“麻子,我说的不是那件事,我说的是,是那天晚上——”

此时,我的眼中只有疯狂进攻的鬼子,我根本不在乎宋其贵说些什么。可宋其贵还在不依不饶地说:“那天晚上,是我偷了你的枪——”

“这狗操的!”我恶狠狠地骂了一声,扔出了一颗手榴弹。

我旁边的宋其贵突然没有声音了,他手中的枪也哑火了。我偏过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的脸扑倒在哪里。我大叫:“宋其贵,你他妈的怎么啦?别给老子装死,快起来打呀,鬼子压过来了。”

宋其贵再也听不见我的声音了。

我怒吼道:“干你老母的小鬼子,来呀,来呀——”

我打疯了!

以至一发炮弹飞过来的声音我也没有听见,我突然感觉到有个人用力推了我一下,然后扑倒在我身上。一声巨响在我身边响起。那是一颗迫击炮的炮弹。压在我身上的身体好沉呀,让我喘不过气来,热呼呼的黏黏的液体流在我的脸上,那不是我的血,而是压在我身上的人的血。那是谁?我大叫道:“快下去,别再压着我了!”那人无动于衷,我感觉到了不妙。我使劲把背上的人掀翻过来,喘着气爬起来,我看到张发魁躺在那里,他的半个天灵盖被弹片削去了,可以看到脑浆。

如果不是他,死的人是我。

子弹尖叫着,在阵地前的泥土里乱窜,我仿佛听到死神欢乐的歌唱,这和我内心的愤怒和悲伤格格不入的歌唱,使我疯狂。

战争使人变成恶魔。

当鸡公山阵地只剩下几十个人的时候,我们的子弹都打光了。

我操起了鬼头刀,怒吼着跃出了壕沟,奋不顾身地冲向了敌群,那是一场昏天黑地的厮杀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