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


鸡公山是大别山一座并不起眼的山峦,可它在我的生命中,和松毛岭古岭头一样,是用尸体筑起的纪念碑。

新保安五团是在中秋节的前一天进驻鸡公山阵地的。

我们把壕沟挖好后,中秋节就到来了。那天早上,我们每个人领到了两个烧饼。我吃东西快,从小就被长岭镇人说成是饿死鬼投生,所以那两个烧饼很快地被我塞进了肚子里。我刚刚喝完一口水,日本人的炮火就覆盖过来,有些士兵还没有吃完烧饼就被炸死了,一条炸断的手臂飞到我眼前,我看到那手上还攥着半个烧饼。

日本鬼子他娘的够损的,他们让伪军在炮火的掩护下向鸡公山阵地发起了进攻,这不是让我们中国人打中国人吗?这些狗操的败类也愿意替小日本鬼子卖命,看到他们,我气不打一处来,一枪撂倒一个当官模样的人,然后杨森就下令开火了。

小日本鬼子看伪军根本就不经打,退下去后,他们的正规部队才发起进攻。

我不得不承认日本鬼子打仗的确有一套,打了一个上午仗,我们已经死伤大半,团长拿着报话机的话筒不听地叫唤,要求增援。可增援部队迟迟未到,仗打到傍晚时分,眼看就抵挡不住了。

团长下令,死也要守住阵地。

硝烟中,夕阳在迷蒙中露出染血的脸。

日本鬼子在我们连左侧的阵地撕开了一个口子,杨森的眼睛血红,他吼叫着:“弟兄们,给老子冲呀!”他抓起一支步枪,上了刺刀冲了过去,我操起鬼头刀跟在他后面,冲杀过去。一时间,阵地上充满了此起彼伏的喊杀声。那个黄昏,我挥舞着鬼头刀,不知道砍下了多少个鬼子的头,鬼子退下去后,我的两条胳臂都麻木了。

我站在黄昏的风中,感觉到死亡的味道是如此的呛人。

我大口地喘着粗气,脑海一片迷茫。

“麻子,麻子,快过来——”

是谁在叫我?

“麻子,麻子,快过来,连长不行了——”

是宋其贵在叫我,没错,我听出来了,是宋其贵在叫我,尽管我的耳朵嗡嗡作响。在苍茫的暮色中,我看到宋其贵蹲在那里朝我挥着手,我快步走过去。杨森的头靠在宋其贵的大腿上,身上多处伤口,有被刺刀捅出的伤口,也有被子弹击中的伤口,伤口都往外面冒着血泡泡。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从里面涌出大口大口的鲜血。

宋其贵哭了,他哭着看着我说:“连长不行了,麻子!”

我蹲下来,杨森颤抖地朝我伸出一只手,仿佛要抓住什么,但他此刻什么也抓不住。我沉痛地对他说:“连长,你一定要挺住呀,你不会死的,不会!”

宋其贵哭着说:“麻子,连长要和你说话!”

我把耳朵凑近杨森的嘴巴,我听见他喉咙里发出了一阵叽叽咕咕的声音,紧接着,我听到他断断续续的说话声:“麻……麻子……你记得要把我……我的尸体火化,让……让我的魂魄……还……还有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替李……李贵报……报——”

他还没有说完,头一歪就咽了气。

宋其贵顿时号啕大哭起来。

他的哭声传得很远。

这时,张发魁走过来,对宋其贵吼道:“你他妈的哭什么,别哭了!”

宋其贵根本就没有理会张发魁,继续大声哭着。

我沉重地对张发魁说:“营长,你就让他哭吧,他心里难受。”

张发魁朝我大吼:“我他妈的就不难受吗?杨森死了,我不难受吗?那么多弟兄死了,我不难受吗?”

我无语了。

过了一会儿,张发魁低声对我说:“从现在起,你就是敢死连的连长了!”

那个晚上,很圆很亮的中秋月挂在天空中,鸡公山阵地阴风阵阵,我可以听到许多亡灵凄厉的号叫。我和宋其贵他们把杨森以及死去的弟兄的尸体堆放在一起,点燃了大火。熊熊燃烧的大火冒出浓浓的烟雾,把那轮明月遮闭了,很多魂魄在这个中秋之夜飘回他们各自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