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和幸福有关的戒指

暖夏 收藏 10 205
导读:没写提纲就开始写这个小说……很多人问我是不是在写自己。 我淡淡的笑笑……我努力将文中的女子写成自己,将自己写成她,可是事实上,“沈小藤”只可能是我笔下的一缕魂…… 一个善良女子的一生,孤单的行走,寂寞的辗转……

题记:有这样一个传说,将自己最喜爱的戒指戴到中指上,闭上眼睛,将戒指左转三圈右转三圈,许个愿望,不仅愿望会实现,你的生命里将会出现奇迹……

我买了戒指,也转动了它,生命里发生的奇迹却不是我想要的……

那一天,我戴着戒指到机房冲卡,上网的时候,客户端网管发来消息,问我戴两枚戒指是什么意思,其实他看错了,小指上的不是戒指,是橡皮筋。我告诉他,那个戒指关乎一个幸福的传说。

总想起一首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



第一章

细细想来,那是沈小藤单飞后做的第一个采访,是沈小藤写的第一个人物通讯,也是沈小藤第一次见到许广谦。


早上,沈小藤到边防派出所的时候,所里的人说队长去开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去。听到这话,沈小藤眼泪都快掉了下来,心里暗自埋怨,这个许广谦怎么说话这么不算数,是不是存心耍我这个刚出道的小记者。沈小藤想了下,就打定主意先问下其他人许广谦是个什么人吧。跟指导员,值班员谈完后,沈小藤对许广谦的看法改变了那么一些,用夏指导员的话说,许广谦是个非常认真的人,很有能力,但是很低调。沈小藤这才想起,前几天和许广谦联系说做采访的时候,许广谦似乎拒绝过,但是沈小藤还是软磨硬泡的把许广谦磨下来了。当时沈小藤还以为他只是故意谦虚一下的。没想到,原来这个人是真的有点不愿意接受采访。和值班员老李谈话的时候,老李无意透露,许广谦是到支队去开会了。


在所里采访完,苏小藤赶快给许广谦打电话。许广谦没接,之后就关了机。苏小藤没多想,就打车去了支队。


笨笨的苏小藤居然没带任何证件。站岗的说:“对不起,没有证件,不登记的话是不能进去的。”

“你可以看啊,这个是我们的报纸,这个名字就是我的。”

卫兵根本就不搭理她。就在苏小滕气的直跺脚的时候,卫兵说:你是实习的吧?

苏小藤白了他一眼,“谁说的?我脸上写着实习两个字啊?”

“一看就看出来了,人家那些老记者来了,都是我们还没问,证件就先掏出来了。”

“那你居然都看出我是实习的记者了,应该让我进去了吧?”

“不行,没登记任你是谁都不能进。”


苏小藤看着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卫兵,气的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不一会卫兵说:“我们领导来了,你看跟他说下,看他能不能让你进。”

苏小藤抬眼看去,一个年轻的中尉走了过来。

苏小藤赶快堆着笑意的迎过去。“中尉同志,我是某某报社的记者,今天来采访边防站的许广谦队长的,你看能不能让我进去。”

“那你先登记嘛。按程序办事。”

“可我什么证件都没带啊,我怎么登记啊?”

“这个,这个就麻烦了,你能让许队长出来接下你吗?”

“他在开会,我打他电话,关机了!”

中尉看着沈小藤一脸的无奈和焦急。问道:“你真的是记者?”

“我敢保证!你看,这个是我们的报纸!”

中尉将信将疑的接过报纸。看了下。走过去和卫兵耳语了几句,然后朝沈小藤叫道“可以了,你跟着我进来吧。”


沈小藤赶快跑上去,临走时,还朝卫兵做了个鬼脸。

中尉在一边笑道,“怎么记者还像个孩子一样啊?!”

沈小藤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不再言语。

“你知道他们几点散会吗?”

“应该快了吧。你先跟我到楼上办公室吧。”沈小藤乖乖的跟在中尉后面,上了楼,进了一个门上贴着“宣传处”的办公室里。中尉倒了一杯水给沈小藤道:“你在这里等下,我到楼上去帮你看下。”

于是沈小藤就乖乖的坐在那,掏出自己的采访本和采访机,想着问题是不是要做些调整。


“呵呵,在看什么呢?”苏小藤惊了一下,抬头,中尉已经回来了。

“没什么,先准备准备。”

“你再等一下,许队长过一会就来了。”

苏小藤笑着说;“谢谢啊。”

“对了,你跟许队长熟悉吗?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中尉微微笑着,“把我也当采访对象了啊?许队长嘛,人很不错,你应该也了解他们边防这块是做什么的,他可是经过了很多次的生死考验了。他可是我们边防支队的英雄人物呢。”

“那都有些什么具体的事件呢?你可以跟我讲下吗?”

中尉又笑,“就到此打住吧,呆会你问他,他的答案比较真实可靠。”

苏小藤转了转眼睛笑道:“其实边防都蛮辛苦的。每个人身上肯定都有很多故事,你可以讲下你的吗?顺便也让我这个门外汉了解下你们。”


中尉还是笑:“我有什么好讲的,大家都差不多的。献身边防事业了。”说着,中尉看着看沈小藤左手中指上的戒指,继续说道:“我们不像你们啊。可以花前月下的什么。我们支队上好几个小伙子都和女朋友吹的吹,散的散。”


沈小藤不好意思的想把手藏起来,可是又无处可藏。

“那你呢?是吹了还是散了?”

“我?!我是根本到现在就没谈过。”

沈小藤红着脸也笑了。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沈小藤张口准备再问的时候,看见中尉朝门口笑了笑。

沈小藤转过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男子。阳光环绕在他身体的周围。沈小藤看着这个175左右的瘦瘦的男人,有点错愕。


“许队长,这就是那个记者,你们好好谈谈吧。”

沈小藤这才回过神来,原来这就是许广谦。

她暗想,他怎么会是这样的?怎么一点也不魁梧,怎么没有一点点的凶相?

许广谦走过来,伸出了右手。“你好,我就是边防站的许广谦,您是沈记者吧?”

沈小藤紧张的将手伸了过去。之后都不知道怎么松开的。

许广谦说:“您坐,您坐,真不好意思,让你找到这里来了。有什么你就问吧。”

沈小藤这才回过神,翻着采访提纲。


采访还算顺利。

完了,沈小藤在大大的包里翻相机,怎么翻也翻不出什么来。沈小藤抱歉的笑着:“许队长,不好意思,您看能不能改天抽个空,让我给你拍张照片。我今天相机忘带了。”

“照片应该就不要了吧。”

沈小藤又说了半天的话,才把许广谦说动。

许广谦无奈的说:“哎!那你后天来我们所里吧,刚好那天我们有点事,也许还能出点什么新闻呢。”

沈小藤笑着道谢。


第二章


礼拜二,沈小藤把关于许光谦的稿子写好了。标题是:辑毒关卡上的风和雨

稿子写的不是太满意,主要是采访的时候似乎有的问题还没问到位,比如许光谦是如何处理家庭和工作的关系的。


礼拜三上午,当地法院有个公审案件,法院宣传处的李处长打电话通知沈小藤一定得去,主编也一再强调。沈小藤只好将去边防派出所的行程安排到下午。

下午一点多,沈小藤乘车去边防派出所。车上,她一边看稿子,一边想稿子究竟还要怎么修改。一路上,沈小藤右眼老跳,跳的她心神不宁的。


三点左右,沈小藤赶到边防派出所。她隐约觉得好象有点不对劲。走到派出所值班室。值班的小李眼睛通红,沈小藤上前一问,小李转过头了擦了擦眼泪说:“沈记者,我们队长出事了。”听到这话,沈小藤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像被什么硬物狠狠的击了一下,两腿有点发软。

沈小藤哽了一下,怀疑的问:“出事了?许队长吗?出什么事了?”


“我们许队长今天到边防站查缉,在对一辆海马轿车进行例行检查时,张排长叫车上的人下车检查。车上四人磨蹭了一下,忽然有人掏出了枪,就在这时,许队长扑了过去,张排长躲过了子弹,但是我们队长中了三枪。……”


之后的话,沈小藤有点听不清楚了。小李在一边掉着眼泪。


沈小藤拔退就往外跑,拦车到了县医院,医生说,送来的那名中枪伤的人已经转送到省医院了。沈小藤满面泪痕的坐上车,到了省医院。在急救室门口,沈小藤见到了边防派出所的战士以及那天在边防支队碰上的那位中尉。

中尉迎着沈小藤走了过来,“正在抢救呢。有一颗子弹擦着心脏过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沈小藤不停的看表。中尉不停地看沈小藤。


9点13分,急救室的灯灭了。门“哗”的一声被推开。战士们都跑上去问医生结果。沈小藤听见医生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只要过了今天晚上,就没有生命危险了。”

听到医生的这句话,沈小藤重重的呼了一口气。随即开始询问周围的战士当时的情况。9点50分,沈小藤将写好的通讯《毒贩突然开枪 缉毒警察生命垂危》传到总编室。


5分钟后,沈小藤在医院走廊里接到了总编谢喜材的电话,总编说:“小沈,不错啊,这可是明天的惊天头条了,没有其他媒体到过现场吧?”

“没有,就我一个。”

总编说:“回来我给你请功啊,首战就成效显著啊。以前没看出来你还是有点能力的嘛!”沈小藤听着谢喜材的这番话,心里冷冷地哼了两声。


挂了电话,沈小藤看见中尉站在门口面带讥笑的看着自己。

中尉说:“沈大记者,不错啊!我们许队长的一命便可让你成名啊!?”语气中满是嘲笑。

沈小藤没有做过多的解释,绕过中尉进了病房。


病房里,许广谦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能听到他微弱的呼吸的声音。不一会,还增加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沈小藤回头一看,中尉已经走到了她身边。他拽了拽她的袖子,往门口指了一下。沈小藤会意的走了出去。


中尉斜靠着墙,对沈小藤上下打量。看得沈小藤都有点发慌。

中尉叹了一口气道:“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们许队了?”

沈小藤的心咯噔了一下,脸刷的就红了。“瞎说什么?我怎么会喜欢他?!他只是我的采访对象!”

中尉笑了笑,“不喜欢就不喜欢,脸红什么?”

沈小藤的脸更红了,忽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便不知所措的站在那。


“我叫董明伟,刚才那会说话得罪你了,你别往心里去。”说着,中尉礼貌地伸出了右手。沈小藤也习惯性地伸出了右手。还顺口问:“什么时候说话得罪我了?是现在还是刚才我传文章那会?”中尉又笑了,“你这个大记者还真有意思,那就算两次都得罪你了。”


沈小藤还是没怎么转过弯来,心想:什么算得罪我。本来准备张口追着问的,结果被中尉的话打断了。“你快回去休息吧,别让你男朋友等急了。”

“什么男朋友,我就没男朋友!”

“没男朋友?怎么可能,不是都定婚了嘛!”

说着,中尉的目光又停在了沈小藤的左手中指上。沈小藤下意识的缩了缩手。


“戴了戒指不表示就结婚定婚了。这个戒指是有特殊的意义的。”

“什么特殊的意义?”

沈小藤调皮的笑笑,“不告诉你。”

“你这个记者,真像个小孩子。”

“对了,医生说许队长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啊?”

“应该就明天吧。你不会要在这里等到天亮吧?”

“你怎么知道啊?我明天没事,得等着英雄醒来。”


就这样,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由本来的站着,到了坐着,再到最后,沈小藤居然趴在凳子上睡着了。


中尉到房间里拿了条毯子盖到她身上,她都没觉察到。凌晨7点多,楼道里起来走动的病人和看护的脚步声才把沈小藤吵醒。看着身上的毯子,心里似乎滑过一丝的温暖。沈小藤走到病房里,中尉撑着下巴打着瞌睡。许广谦还是安静的躺着。


看着许的面孔,沈小藤的眼泪忽地滑了下来.

许的眉眼太像一个人。


医院里许广谦的病已经渐渐好转,沈小藤依旧坚持每天都到医院去看望下他。

偶尔在医院碰到董明伟,两人微微笑笑。有默契的一起照顾许广谦。


渐渐的,董明伟叫沈小藤不再叫“沈记者”,称呼慢慢的从“小沈”变成了“小藤”。可是沈小藤却怎么也叫不出“小董”或者是“明伟”来,但是叫他“中尉”好象太生疏了,叫他“董明伟”好象也不大好。于是沈小藤就“喂……喂……喂……”的叫。好在董明伟不介意,不找茬。两个人在一起倒也有点意思。

看到同病房的病人都有家属送什么汤啊,炖什么补品啊什么的。不会煲汤的沈小藤便让堂姐将汤褒好,然后给许广谦送过去。


一次,堂姐问:“小藤啊,你怎么对人家这么好,是不是有点其他意思?”

沈小藤一瞪眼,“什么啊,人家是英雄啊!又没个什么亲人的,他们部队里都大男人,哪会照顾人啊,再说了,我也因为写他的一个报道,才得到了领导的重用,还有……”

话还没说,姐姐说:“不要再找借口了,我还不了解你啊,不过小藤。你自己当心就是。我不想你受到伤害。”


堂姐的一番话,说的沈小藤心里有点乱。

第三章

关于戒指

有些记忆,不再提起,不是遗忘了,只是暂时封存了。


那一天那个叫董明伟的中尉问到那个戒指时,沈小藤的心就再也静不下来。


这些时日,以前的事老跑出来,白天沈小藤心神不宁的,写的稿子老被纠出错字。


一个月下来,只扣错别字都扣了一半的工资。


那一晚,沈小藤转着中指上的戒指。往事一幕幕涌现上来。

那一年,沈小藤20岁,就读于大连大学。


5月,大连大学与潜艇学院搞了个联谊会。沈小藤是大连大学的节目主持人,节目主持完之后,潜艇学院的主持人蒋桢与沈小藤聊天时,问起沈小藤家是哪的,然后告诉沈小藤,他一最好的哥们和沈小藤是老乡。沈小藤万分开心。

蒋桢允诺,周末的时候介绍他俩认识。


好不容易熬到了周末,蒋桢打电话过来。“不好意思啊,我们这个周末请不了假,有事,下个礼拜吧,为了弥补下你,先让你们在电话里认识一下。”


不一会,沈小藤听见电话那边的蒋桢说“兄弟,来,跟你老乡说两句。”

随后电话里传来了这样一句话:“你好,我是苏默。”

沈小藤一愣,同样也就操着普通话应了一句:“你好,我是沈小藤。”

紧接着,那边的人问::“你家是哪的?”

沈小藤这才反映过来。

“么,都是老乡就讲点云南话了嘛。说哪样普通话是,我家曲靖的。”


那边的苏默爽朗的笑着说:“是呢嘛,我也是一哈反映不过来是。我家是昆明呢。原来你是曲靖的小粑粑啊.哈哈”

…………

接着两个人开始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聊到云南好吃的过桥米线,讲到云南的天气,讲到云南人的爽直…………10分钟过去了,蒋桢说:“兄弟,别吹了,打电话要钱啊。”

“再一会,再一会。”


半个小时过去了,“完了没有啊?”蒋桢又在催。

“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再聊一会,好不容易遇到个老乡。”

于是蒋桢走了。

那一天,沈小藤与苏默聊了两个多小时,苏默打完一张磁卡,又去买了一张。


那一天,沈小藤举电话的手都酸得不得了,但是一直忍着没说。

那一天,苏默和沈小藤约好,再下个礼拜,一定见面了。


聊完天的沈小藤无比开心。晚上就打个电话告诉和自己同在大连上学的闺中好友余囡囡。

囡囡说:“那还真是太巧了嘛。”

“是啊,我也觉得,到时候我们一起去见他吧。你在大连朋友也不多。”

囡囡开心的答应了。


等啊等,好不容易等到礼拜五,苏默打电话过来。苏默和沈一藤约定礼拜六的下午一点,苏默和蒋桢到大连大学找沈小藤,理由蒋桢熟悉环境,好找人。


礼拜六清早7点多,余囡囡就打电话过来,说自己已经在门口了。沈小藤挂了电话,揉了揉眼睛,脸都没洗,就跑到楼下接余囡囡。


六月初的大连,早晚还有点冷,囡囡穿了白衣白裙,化了淡淡的妆,如一个天使一样站在女生宿舍门口的树下。


带着囡囡回到宿舍,沈小藤才把脸洗了,随便换了一身衣服。


囡囡笑道:“哎!你怎么老这样随便啊?真不知道这么邋遢的你怎么还当了节目支持的。”


沈小藤眼睛一瞪:“不是早跟你说了嘛,我是临时顶替的,平日里的我都是做幕后工作的。要不然,我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个男朋友呢,呵呵。”


囡囡接着笑,“你啊!追你的人都被你吓跑了。”……


两个女孩子在宿舍里从刚进大学的感受聊到了小时候偷人家葡萄的事,笑的乐翻了天。


终于挨到了12点,宿舍的电话再度响起,苏默说他和蒋桢将准点到,让沈小藤到门口等他们。


1点10分,远远的,沈小藤看到蒋桢朝自己笑,蒋桢旁边是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子,想必就是苏默。沈小藤牵住余囡囡的手居然出了一掌心的汗。


还没到跟前,蒋桢就来一句:“我可警告你们,不能讲方言欺负我这个外地人。”


沈小藤和余囡囡还有苏默都笑了。


近了,苏默朝沈小藤和余囡囡礼貌地点了点头:“老乡,你好。”

沈小藤也点了点头,“呵呵,你们好,这是我高中同学余囡囡,现在可是外语学院的校花哦。”苏默和余囡囡握了下手。


四个人在学校里转了两圈,蒋桢老嚷嚷着要沈小藤给介绍个女朋友,得是云南的,得和沈小藤一样高,和沈小藤一样漂亮。


沈小藤说:“耶,这不就有一个嘛,囡囡什么要求都符合你的耶,只是看你能不能追到她了。”苏默和囡囡都没说几句话,尽是沈小藤和蒋桢瞎掰了,这和沈小藤原本想的见面情形有很大出入。


两点左右,苏默说:“得回去了,不然要受处分了。”

于是,沈小藤和余囡囡将苏默和蒋桢送上了车。

“还好玩吧?”沈小藤问余囡囡。


“你是好玩了,尽拿我开心了。”

“呵呵,觉得蒋桢好还是我们那个老乡好啊?”


“都还不错,对了,小藤,那个蒋桢是不是喜欢你啊,怎么老扯着你说话,那个苏默也是,好象对你也有点意思,看你的眼神有点不对劲。”


“天,别尽瞎说,好不好?我是万人迷啊,这个喜欢我,那个也对我有意思,怎么可能啊,我看他们还都对你有意思呢。”沈小藤嘴巴里说这着这话,心里却有点发凉。暗想“这个苏默,真奇怪,平时在电话里话蛮多的啊,怎么一见我就不说话了,我就那么丑,丑的他都不想跟我多说一句话?”


“小藤,我们去逛下街吧,去滨海路走走吧。”

沈小藤特害怕逛街,不过她喜欢去滨海路,她喜欢看海、喜欢听海浪的声音、喜欢在有风的傍晚,光着脚丫走在沙滩上……


余囡囡来大连半年多了,可是余囡囡除了知道坐公交车过来找沈小藤,其他的哪都找不到,一逛街她就找不到方向。没有沈小藤她就迷路的那种。于是沈小藤在平日里就成了余囡囡的全陪。


等公交的时候,两人逛了一家精品店,沈小藤买了一枚戒指,很简单的一个指环。

余囡囡笑:“小藤,想嫁人啦?戒指得等着男朋友送的,怎么可以自己买???”

沈小藤微微笑了笑,“没人买给自己,就自己买,买个心安吧。囡囡,告诉你一个传说,传说,买一枚自己最喜爱的戒指,将它戴到中指上,然后闭上眼睛,将戒指左转三圈,右转三圈,你的生命里将会出现奇迹。”


“啊?真的假的?”余囡囡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怀疑的看着沈小藤,沈小藤点点了点头。

“不行,那我也得买一个。”说着余囡囡也挑了一枚戒指。


滨海路上,余囡囡和沈小藤面朝大海站着,然后闭着眼睛,将戒指戴到了各自的中指上,左三圈右三圈的转动着。


生命里真的有奇迹发生么?


如果有,也许早就发生了。就如沈小藤和苏默的认识,也许这已经就是奇迹了。


而如今的这个戒指,沈小藤又希望自己的生命里出现怎样的奇迹呢?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要怎样的奇迹。


近21年的岁月里,沈小藤的生命里有着很多的幸或不幸的际遇。

只是,这么些年,灵魂一直寂寞着,遇到苏默,她以为她可以不再寻找,可是,不说话的苏默让她的心,底下生出无限的凉意。


“算了吧,也许我们之间还是缘分不够,就这一枚戒指,自己将自己的心圈住。不要再有骐骥。自己过好每一天。”沈小藤长叹了一口气,看向远方。


掉下了眼泪。

余囡囡睁开眼睛的时候,沈小藤擦了擦眼角。



第四章

擦肩而过

晚上回到学校的时候,舍友刘雪苒告诉沈小藤,有好几个电话找她.沈小藤问她是谁,刘雪冉说对方一直没留名字,但是是同一个声音。


沈小藤想了老半天,否定掉了苏默。

沈小藤想也许苏默再也不会和自己说话了,估计他对自己的第一感觉不好,人家都说网友见光死,没想到老乡也存在见光死的情况。那会是谁呢?系里的团支书古晓?这个也不可能啊,刘雪冉不可能听不出古晓的声音。


正在想着,“叮铃铃……”的铃声让床上的沈小藤身体都震了一下,刘雪冉接的电话,“快点吧,沈大小姐,又是那位,电话都快被打爆了。”


沈小藤从床上跳了下来,接过电话“喂”了一声,对方没说话,能听到风声中夹杂的呼吸声。


沉默了一会,那边冒出个声音:“小藤,我是苏默。”

“哦!”沈小藤应了一声。

“小藤,你有没有男朋友?”


沈小藤心跳了几下,“暂时没有呢。”

“哦!”电话那边的苏默应了声。

“问这个做什么?”

“小藤,就是那个蒋桢跟我说,让我问下你。”


沈小藤隐约知道了怎么回事。

便不再做声,只是……眼泪一滴滴掉了下来。


“小藤,蒋桢说让我问问你能不能考虑下他。”


沈小藤伸出右手抹完脸上的眼泪,捂住话筒,吸了下鼻子,然后将捂住话筒的手拿开,哈哈笑着“考虑他做男朋友吗?可以啊,哈哈,我们宿舍的都说我和他蛮般配的,晚会上特像金童玉女呢,哈哈,你也觉得像吧。哦!不过,你没见到过的那天晚上的情形,真可惜。哈哈……”


正在沈小藤在想下一句该怎么接下去的时候,那边传来了“嘟——嘟”的声音。


将电话挂上,沈小藤,再也忍不住,哭出了声响。


“小藤,怎么了?”、

“小藤,谁啊?出什么事了?”、

“小藤、快别哭了啊。”……

想必同宿舍的是被沈小藤吓到了吧,要不然这些平日里看她不顺眼的女子断不会给她安慰的吧。

沈小藤好不容易将眼泪止住,蒋桢又打电话过来,电话那端的他兴奋不已。


“小藤,我真没想到你会答应做我女朋友,……小藤,第一次在主席台上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小藤……”沈小藤后来都想不起来那个晚上蒋桢究竟和自己说了多少话,也想不起来自己说了些什么。但是就这样,沈小藤成了蒋桢口中的女朋友。就这样,沈小藤和苏默没了联系。偶尔在电话里听起蒋桢说起苏默的事。心会淡淡的痛几下。


沈小藤想,总会好的,总会不疼的。


得知沈小藤成了蒋桢的女朋友,余囡囡开心的不得了。“小藤,那枚戒指真灵啊,你当时许的愿是不是就是希望和他在一起啊。小藤,为什么我许的愿望还没有实现啊,小藤,你的命可真好,你总是什么都比我好。”


沈小藤在心里冷冷地嘲笑了自己一番:

戒指是蛮灵的,只是那个“他”错了。这是否也能叫命好?也许,也许这在别人的眼中真的已经是好命了……自己还能奢求什么,就这样心安吧。


6月下旬,学校的课都差不多结束了。蒋桢约沈小藤见面,沈小藤推说,得好好复习,准备考试。蒋桢便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沈小藤也觉得愧疚,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出不喜欢蒋桢的真相。半个多月的时间里,蒋桢从没问过沈小藤爱不爱他,就连喜欢不喜欢这样的话语都没问过。


7月初,学校开始放假,沈小藤打电话问余囡囡回不回家,囡囡说,可能要晚一些,让沈小藤不用等她。沈小藤有点不放心这个老迷路的家伙,坚持要等她,余囡囡告诉沈小藤,她和同校的老乡都约好了,票也买了。现在票又不好买,所以还是不要等她的好。囡囡总是这样,什么事都藏着掖着,不到最后不会说出来。


礼貌性的,沈小藤给蒋桢打了电话,蒋桢听到沈小藤回家的信息,十分惊讶。

“啊?怎么是20号走啊?苏默不是说,他和余囡囡8月初才走么?”


这下轮到沈小藤惊讶了。

余囡囡口中同校的老乡居然就是苏默。真有点可笑。


7月20日,大连的天气如往年一样炎热。拥挤的火车站,蒋桢帮沈小藤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背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好不容易挤上了火车,蒋桢把吃的东西放好,交代沈小藤要注意这个注意那个的。


看着蒋桢忙来忙去的,沈小藤不是不感动的。


蒋桢拍打着车窗在窗外用口型告诉沈小藤“我爱你”的时候,看着有着睿智眼神,漂亮嘴角的蒋桢,沈小藤有恍惚的错觉,似乎自己是喜欢他的。


想来也是,蒋桢没什么不好啊,人长的帅气,性格温和,成绩优秀,家世良好,最关键的是如此优秀的蒋桢真心实意的爱着自己。


沈小藤经常都是自己回家,一个人坐火车都已经习惯了,无所谓寂寞和不寂寞,只是,以前三天的路程,这次似乎走了好几个礼拜。


在北京下了车,西站的候车室里,沈小藤嗓子痛的厉害,还不停咳嗽。


西安的一个朋友老许打电话过来,她没接。回了信息,说自己嗓子痛,说不出话来。


老许一条信息接一条的发过来,问沈小藤是不是生病了,是不是一个人回家,身上有没有带药?


一串的问题问的沈小藤在嘈杂的候车室里差一点失声痛苦。


沈小藤一边抹眼泪,一边自嘲,不是还有人关心自己爱护自己的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失去一个朋友还有好多朋友的嘛。


可是,可是为什么自己做人那么失败?为什么没一个女孩子会跟自己做好朋友?为什么自己以为最好的朋友居然不敢将心事跟自己说?为什么每个女子都将自己当成对手?难道女子之间真的不存在所谓的天长地久的友谊?


7月24日中午,沈小藤到了昆明。


堂姐沈琳和姐夫陈辉见到她的时候吓了一跳,此时的她声音沙哑,眼睛红肿。沈琳让陈辉将沈小藤的行李搬回家,自己带着沈小藤奔医院。


一路上,沈琳关心的责备:“你这丫头,怎么弄的,嗓子都这样了,也不知道去看下。这么大人了,也不会照顾自己。你这再拖,估计嗓子都要废掉了!”沈小藤靠在堂姐的肩膀上,微微笑着,笑得眼泪汪汪的。


晚上,沈琳督促着沈小藤将药吃了后,问沈小藤想睡哪?


沈小藤俏皮地一笑“姐,我跟你睡一晚上吧。”


沈琳笑笑,“就知道你这丫头会这样。你姐夫今天晚上加班不回来了。对了,小藤,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耶,姐,你越来越聪明了,我真是遇到了点事。”接着,沈小藤将自己和苏默和蒋桢的事都说了个清楚。


沈小藤跟沈琳相差8岁,可是也不存在什么代沟,沈琳当年恋爱的时候,沈小藤没少出馊主意。而沈小藤也是不管遇到大事小事都喜欢扒拉扒拉的跟沈琳描述一番。


沈琳听完沈小藤的的故事以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哎,丫头啊!这个事还真有点复杂。不过我觉得这个蒋桢肯定比那个苏默好。你既然答应了人家,就好好对人家。但是如果真的喜欢不起来,就跟人家说清楚,这样拖着也不是个办法。”


那一夜,沈小藤和沈琳聊到凌晨4点多,好在沈琳不上班,已经做起了专职太太,不然就被沈小藤给害惨了。


在家的日子过的特别快,在堂姐家呆了快一个礼拜,沈小藤就回家了。回家后爷爷家坐两天,外婆家坐两天……时间一下子就晃到了8月底。这期间,余囡囡没有任何消息。蒋桢的电话里也没提起苏默。


第五章

9月,沈小藤回到了学校。


已经大三了,刘雪苒跟古晓走到了一起,宿舍里的室友都已经有了男友,大家对沈小藤的敌意也减少了很多。


只是周末宿舍里就只剩下了沈小藤一个人。

余囡囡偶尔会发个祝福的信息过来,但是再也没来过大连大学……


蒋桢每天都会给沈小藤一个电话,或说下自己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或者问下沈小藤过的如何。

日子没有任何的起伏。

蒋桢说::“12月,我和苏默可能要去海南。”

再次听到关于苏默的消息,沈小藤的心只是轻微的被扯了一下,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沈小藤在电话里轻轻笑着:“是不是给你们个上舰的机会啊?你们自己要小心,得注意安全。”


听到沈小藤关切的话语,蒋桢很是开心,只是“你们”这个词语还是让他心里有一点点的不痛快。有些事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清楚,只是不知道也许会好一些,也许不知道就能换来多一点的幸福。


于是,蒋桢选择了不知道。


军校不能随意进出,所以沈小藤在近三个月的时间里只见了蒋桢三次。

在星海公园,蒋桢牵了她的手。


沈小藤没有挣脱,忽然觉得任其牵着自己走一生也不是不可以。


蒋桢问沈小藤为什么在中指上戴了个戒指,沈小藤告诉了他那个关于幸福的戒指传说。


蒋桢笑笑:“真是个傻丫头,这个也信?跟我在一起,不用许愿的,我会让你幸福的。”


沈小藤靠在蒋桢的肩膀上“咯咯咯”地笑。笑着,心里却开始害怕,害怕有一天,蒋桢不在了,蒋桢也失去了消息……


第六章

终于还是到了12月,蒋桢真的和苏默一起去了海南某海军基地。


大连的冬天真冷,冷得让人受不了,却又找不到人互相取暖。


好在宿舍里有暖气,于是,沈小藤就穿着单薄的睡衣,在电脑前敲着键盘,写着自己的心情,偶尔看看电视剧。


下雪天,她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站在阳台上看雪花飘落。一个人穿着笨重的靴子去上课,没有打雪仗,没有欢笑、甚至连眼泪都没有。


蒋桢写信告诉沈小藤,海南的海比大连的海还漂亮,海南很是温暖,海南的天涯海角是两块大石头。

蒋桢还说,他每天都在想念着她,他在信的末尾小心翼翼地问“小藤,这个冬天,在没有我的城市里,你是否会有些许的想念我,哪怕一点点的想念,有没有?”


沈小藤看着蒋桢俊逸的字迹,心生暖意。


2003年元旦的晚上,同宿舍的都去狂欢了。沈小藤捏着笔,趴在书桌上给蒋桢回信。


沈小藤说:“……蒋桢,有些事,也许你也知道,只是你不说。关于过去,纠缠了只是疼痛,所以让我们好好的过以后的每一天吧。既然让你牵了手,就是决定将心交给你的。你别让那颗心在这个冬天着凉了。……蒋桢,这个冬天,大连比以前更冷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不在,还是今年真的很特别。……蒋桢,这个冬天,我在你曾呆过的城市,想念你……”


春节,沈小藤回家的时候,爸爸妈妈的离婚手续已经办完了。


除夕的晚上,在堂姐、堂哥的劝说下,爸爸妈妈还是都回到家,一家人在一起吃了个团圆饭。


上高中的弟弟沈小海依旧不乖,饭桌上一句话都不说,吃完饭便进了自己的房间。


沈小藤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转。


爸爸说:“小藤,你和小海爸爸还是会管的。没钱就打电话给我。”


妈妈说:“小藤,当初妈妈就是因为你一又一次的留下来了,这次妈是真的受不了了,而且现在你也这么大了,我想你能理解我的。”


沈小藤的眼泪一颗颗骨碌碌的滚到饭碗里。

那一刻,沈小藤很想念一个叫蒋桢的人,想念他温暖的肩膀,想念他温暖的话语。


整个寒假,沈小藤都在给补习功课。

回学校的前一天晚上,弟弟说:“姐姐,你别太难过了,爸妈的事我们也管不了。我会好好学习的,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你在学校照顾好自己,你看你都瘦的快跟个猴子差不多了。”


听着弟弟的话,沈小藤笑出了眼泪,这个傻弟弟,倒像个哥哥一样教育自己。


沈小藤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笑着说:“耶,小海,我怎么倒觉得你像个哥哥一样。你放心啦,你姐没事啦。你别有压力。学习上用心就可以了。姐会给你写信的!现在才说我瘦,你以前不是老说我胖的快跟猪差不多了吗?”说完,姐弟两个人都笑做了一团。


一夕之间,沈小藤觉得自己和弟弟都长大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1-28 13:56:11 被lb2000334452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