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八十寿辰祭

王子龙65 收藏 2 365
导读: 父亲、母亲都是1928年生人,到今年都是八十大寿。原来商量好六十、七十不祝寿,八十才好好操办,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两老竟前后不到一年撒手仙去,离开我已经近五年。如今我只能面对父母遗像,唏嘘作痛,以本文为父母八十寿辰作祭奠,但愿父母在天之灵理解儿子眷眷思念之情。 父母在世时,都是光荣的人民教师,都在建国初期以满腔热忱从内地到边疆支边直到退休。为人师,父母堪称楷模。讲学历,父亲是解放前国立师范的毕业生,而母亲只有高小文化,但他们凭着对祖国的忠诚,对边疆教育的热爱,把仁爱奉献给了他们上千的学生。

父亲、母亲都是1928年生人,到今年都是八十大寿。原来商量好六十、七十不祝寿,八十才好好操办,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两老竟前后不到一年撒手仙去,离开我已经近五年。如今我只能面对父母遗像,唏嘘作痛,以本文为父母八十寿辰作祭奠,但愿父母在天之灵理解儿子眷眷思念之情。

父母在世时,都是光荣的人民教师,都在建国初期以满腔热忱从内地到边疆支边直到退休。为人师,父母堪称楷模。讲学历,父亲是解放前国立师范的毕业生,而母亲只有高小文化,但他们凭着对祖国的忠诚,对边疆教育的热爱,把仁爱奉献给了他们上千的学生。以至到今天,他们的学生,也都是古稀之年,提起老师,仍然感激之情溢于泪水,我也经常因父母去世时没能及时告知他们,没能让他们来看老师最后一眼,送他们视为父母般亲人的老师最后一程而被责备。

父母出生于旧式家庭,尽管我的祖父、外祖父都在“地主”之列,但家境不是很好。“地主”祖父、外祖父也经常和贫下中农的雇工一起下地干活,幸好他们在当地都算文化人,我的父母都能进学堂读书。但母亲驾给父亲后,就被有些顽固的我的祖母用三从四德严加管教起来,父亲可以继续读书,母亲只能在家操持家务。直到父亲作了教师,后来又参加了边纵,革命的父亲坚决地把母亲“解放”出来,跟他一起外出教书,母亲才成为革命人。这件事,母亲回忆起来,非常感谢父亲,也是维系他们在后面几十年的风雨中同甘共苦、相濡以共的红线。工作中,两人相互帮助;文革中因为出身不好,面对责难,两人相互鼓励。当父亲病逝前患中风、脑溢血形成偏瘫后,母亲用同样有高血压、心脏病柔弱的身体一直强撑着竭尽全力地照顾父亲,五年中耗尽心血和体力,所以当父亲逝去刚好半年,母亲竟也追随父亲而去。他们去世的时间,竟是同一天,都是29日,都是星期日,演绎了“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愿同年同日死”的真诚的爱情故事,他们同年生,同年(一年内)同日走,不是天意,而是他们生死与共、忠贞不渝!

对父母,我永远感激他们。我出生两岁时,因感冒到医院打针,被赤脚医生一针打到坐骨神经上,落下了残疾。也让父母,特别是母亲,从此开始了漫长的求医路。我得病时,恰好文革武斗开始,母亲就用一把雨伞抵担枪林弹雨,奔波于大街小巷,忙碌于东西南北,扒汽车,挤火车,只要听说哪里有医生可以治好我的病,就拖着疲惫的身体冲向哪里,硬是把我从四肢麻木医到现在可以自行走路。直到我14岁,一个善良的老中医宣布没必要再医了,母亲才停止带我四处求医。因为我,父母耗尽积蓄,一生清贫;因为我,父母含辛茹苦,终生牵挂。母亲去世前一天,还对我说,因为我身体残疾,她最不放心的就是我。呜呼,没能让父母在生活刚刚好转,多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多在人间享受几天天伦之乐,特别是母亲,说走就走,连让我到病床边报恩的机会都没有,成了我心中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

如今,每天下班回去,只能面对相片中慈祥的父母说,爸妈,我回来了!但再也听不到妈妈说,饭熟了,吃饭吧。也再也看不到老爸和他疼爱的孙女游戏时爽朗的笑声!悲呼!

如果有来生,我还做父母的儿子。不说奉养你们到百岁,至少为你们祝一次八十寿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