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家人为寻找小英曾登过寻人启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英所在的病房


无锡有媒体报道了这样一则消息:某中学特色班一个15岁的初二女生因学习压力过重,从10月6日开始躲进某单位一间不到两个平方米的储藏室,每天只喝自来水不吃东西,竟奇迹般存活了51天!

消息称,11月25日孩子被来收拾储藏室的师傅发现时,已经非常虚弱,她自称离家出走后就一直躲在这个储藏室里,在此期间只喝过储藏室门外的自来水,乘没人时到储藏室门外上个厕所,没有吃过任何东西。


11月25日晚上8点,无锡某医院急诊部的大门被猛力推开,一对父母抱着一个女孩冲了进来,值班医生检查之后立即开始了急救,孩子的母亲跑上跑下地办理各种手续。进行急救的主治医生很快发现,该女孩已经出现了“电解质紊乱”,身体基本上动不了了。很快,一纸“病危通知单”摆到了无比慌乱的女孩父母面前。


一阵忙乱之后,医院才知道,女孩名叫小英,是无锡某学校初二年级的学生,老家在如皋,在市区一幢大楼的储藏室里被发现。据知情人说,孩子之前已经在储藏室里待了51天,期间全凭喝自来水活了下来。主治医生告诉记者,小英送来的时候已经是处于病危状态了,“孩子当时的状况很危险,所以我们马上就开始进行急救。”经过抢救,到26日凌晨方才抢救过来,情况也慢慢稳定了下来。医生坦言,这孩子本来比较胖的,经过这么多天下来瘦了很多,也幸亏比较胖,她才能撑下来,一般情况下很难支持得下来。


小英的出走,引发了家人的恐慌,父母还专门贴出了寻人启事,只是一直没找到。现在看到小英被找到并安全获救,家人总算松了一口气,用小英表姐的话说,事情能这样,“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记者来到小英所在医院病房时,刚好她的爸爸妈妈也在。看着守护在病床周围的爸爸妈妈,小英专心地吃着棒棒糖,只是偶尔和旁边的表姐说两句话,脸色看起来还不错。在记者与她父母聊天的间隙,小英还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主治医生告诉记者说,经过两天的治疗,现在病情算是稳定了下来,也能稍微说说话,但是考虑到她进来的时候肝功能已经受到损伤,加上怕影响其肌肉发育,“她还需要继续住院观察至少两周,而且恢复情况还要看她本人各方面的情况。”据悉,为了慎重起见,“病危通知”现在还没有撤掉。


记者问候之后,静静坐着的小英父母马上微笑回应道:“孩子身体恢复得还可以,现在情况还不错。”记者采访过程中,有知情人称孩子是因为学习成绩不好,压力太大才会离家出走。当记者就这个问题向孩子的父母询问时,两人都表示小英成绩一般般,不过到底为何,他们也弄不明白,只是摇头说:“我们也搞不清楚,现在孩子心情也蛮复杂的,只能等出院之后再问她。”


小英也不愿意提起此事,面对记者的提问,脸色很不好,而且干脆沉默不语。据相关知情人说,可能还是与学习压力有关。小英的父母则说,孩子学校的老师来看望过,大家都希望她能好好养病,并且不要影响孩子在学校继续学习。当晚,记者在小英病房遇到了一位被小英妈妈称为某某老师的中年女性,当时正要离开,记者询问是否是学校老师,对方赶紧回答是“朋友”,随后即避开记者,到别处与小英妈妈一起继续谈论孩子的情况。

孩子不说一声离家出走,而且一躲就是50多天,急坏了父母,也让教育界人士感慨不已。“孩子这么做,主要是出于一种自我防御!”无锡相关心理健康教育指导中心的心理辅导教育专家尤老师告诉记者,现在孩子离家出走、躲藏的现象层出不穷,像小英这样出走躲藏的情况之前也有过。他分析,小英离家出走可能是为了躲避某种压力,采用躲藏的方式在心理学上称为“退缩”现象,也就是说她可能是希望能够像婴幼儿一样,通过躲藏的方式逃避掉自己压力,可以不用考虑责任之类的东西。尤老师告诉记者,现在小英的心理还是防御式的,可能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开口将真正的出走原因讲出来,“尽管说过是学习压力,但是原因可能还有其他,如果与父母缺乏正常的沟通方式,作为孩子的小英就可能采用极端的方式,比如出走躲藏等。”


一个人只靠喝水不进食,到底能存活多长时间呢?有没有一个生命的极限?记者就此问题咨询了江苏省中医院急诊科主任芮庆林,他告诉记者,“从科学角度讲,目前尚无法证明人不进食能活51天。”一个人的能量来源包括蛋白质、水和脂肪,这三者缺一不可,一个人不吃不喝只能支撑三四天。如果可以喝水,通常只能活半个月,如果身体“库存”多,活动少,可能活3周,但能生存51天是不可能的,除非孩子喝的水是果汁或有其他营养成分。


专家称,人不吃饭就会饿死。首先会因低血糖昏迷,出现体内酸中毒,多脏器衰竭。人体的各个器官得不到使其正常运作的能量供应,细胞会死亡,最后人的生命也就消逝。


专家认为,古今中外一直有人声称能长期绝食,这些人都已被证明是骗子、疯子或有心理障碍(神经性厌食症),有的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从孩子到医院时的情况来看,孩子很可能真的是在储藏室里待了蛮长的时间,吃的东西也非常少。 (作者:张建波 毕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