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山之剑 第一卷 第一次较量 第一章

jiangjun851219 收藏 30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1.html[/size][/URL]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也没有人见过他们。可是在整个晋冀鲁豫地区却有人在谈论着他们。老百姓叫他们英雄,而那些叛徒汉奸还有日本人却叫他们幽灵,魔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1.html


六月的季节正是鸟语花香,游人散步,陶冶情操的黄金时节,可是在这样的年代里,战火纷绯,再没有人有这些闲情逸致了。山上的草碧油油的,披在泥土上,一棵棵松树矗立着,野花点缀在它们中间,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山下有个小山村,叫猫儿岭,点缀在山与山之间,像是山间的一颗明珠。村子里住着10多户人家,由于日军的扫荡和汉奸的折腾,原本一个比较不错有着百十来户人家的地方成为现在的光景。村子里到处是黑糊糊的被烧过的痕迹,和山上的大好春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队军车和摩托车在山间的路上艰难的行驶。从车上的旗帜就不难看出,他们不是中国人的军队,而是鬼子。但从武器装备上看他们并不是一般的日本军人。据密报,猫儿岭这个村子藏有八路的一个情报伤员。越是往前走路越窄,最后没办法,只能丢弃这些笨重的工具,轻装前行。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抓住那个八路军情报员,这是司令部给他们的死命令。


他们也顾不上欣赏山间的风景。很快将村子给包围了。除一部分人在外面守着,防止有人逃跑,剩下的都进了村子里开始了搜索。很快把所有的村民赶到了村口,并将老人和孩子都给集中到了 村口土地庙的东面,而那些年轻的则都被赶到西面。


一个约莫30多岁日军中佐站在了土地庙的门口,手抓着指挥刀,活象个恶魔。虽然身高一般,但却很是精神。从这人军官的军衔也能看的出此次人物的重要性。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这几十个人,阳光洒在了他的脸上,可仍让人感觉到寒气逼人。空气和凝固了的一样,没有任何一点噪杂的声音,只能听到孩子的哭声和子弹上膛的声音。


“中佐阁下,村里的人都已经集中在这里了。”一个中尉站在台阶下


“恩,知道了!”声音很冷,好像满肚子都是冰块。脸上的肉挤压在了起,手指轻轻抬了抬在胸前,马上又紧紧摁在军刀上。


“嗨”,一个军礼紧接着跟上,转过身体。


“各位,据消息,你们这个村子里有共军的情报人员,我们今天专程从临汾过来请他的,有谁知道他的请说出来,皇军大大的有赏。如隐瞒不报……”说完后马上抽出军刀刺向自己左后方,鲜血象泉水一样喷在了他身上,一个身影重重的倒在了地上。紧接着他开始扫视周围的一切,老鼠眼睛似的来回打转,这次执行任务并没有带任何伪军,全都是熟悉这一代情况的日本军人,很简单,目的也就是为了保密。


没有人说话,小孩子也没有了哭声,老百姓恨死了这些穿着人皮的狼。虽然村子里经常遭到日本人的清剿,可是他们的心却始终保持着中国人的心。他们总是偷偷的去支持八路军,更甚至给八路军送情报。


“中尉,把那个老头….”显然这位中佐有点生气了,声音有些粗暴没刚才那么平和,话没有说完,但是动作却告诉了中尉应该怎样去做。


中尉没有动用手枪,拿起一把匕首,把那位老汉拉出来,直接刺进老汉的眼睛。老汉倒下了,鲜血吐吐的往外流着,手捂着脸,几个日本士兵过来在老汉身上拳打脚踢,用枪拖朝老汉的胸口砸,但是直到死老汉都没有吭一声。


村子里的人都被激怒了,但是大家没有人动,依然安静着,只有孩子被吓哭的声音。


那种鬼一样的叫声再次刺破村子的片刻宁静。


“中尉,把那个孩子带回去给750部队,让他们做试验去,我还欠中川少佐一个人情呢。哈哈!”他指着大槐树下面的那个男孩。发出一阵阵怪笑。


孩子的母亲哭着爬到那位中佐面前,抱着他的腿恳求把孩子放了,哪怕是由他去代替孩子。和别的畜生一样,这位中佐只是抬腿使劲一踢,孩子的母亲摔到了庙门口的石阶上,头上的血直流,再不动弹。男孩跑过去抱着母亲哭着,一个日本士兵走了过去,没有一句话,反而给那孩子一刺刀。


老百姓彻底愤怒了,开始和那些日本军队抓扯着,到处都是叫声喊声哭声。在半空中,枪声响了起来,人群中再次安静了下来。


“中尉”,百姓们听着这狗一样的叫声觉得心里纠的有点难受。那个中佐抽出自己的军刀,指着土地庙东面那些老人孩子做了一个砍人的姿势。中尉好像有点胆怯的意思,可是在犹豫片刻后马上个给其他人做了同样的这个手势。


十多个日本军人走过去,各自都掏出身上的匕首,没有做任何考虑的刺进了这些老人和孩子胸膛上。鲜红的血把土地庙门口给染红了。旁边的妇女们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西面的男人们都开始和日本军人挣扎着,用自己的拳头去和这些豺狼搏斗。


可是,其中一个男的,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他没有动,只是看着,身体贴在了一个石碑上,脸色煞白煞白的。他觉得满地的鲜血好像是自己的一样,浑身都是汗,腿打着颤,牙齿咬着嘴唇。当汗水流到背上的时候有点疼疼的感觉。


在他注视着地上鲜红时,那个中佐也正盯着他,只是看着,并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中尉”中佐的手摆了摆,那个中尉跑到他身边,在中尉的耳朵上轻轻说了几句话。


中尉站在刚才死去的那个妇女身上,脚根狠着劲的来回揉捏着妇女的背部。

“全部干掉”张着血盆大口,没有留任何一点余地。“我们大日本帝国只需要顺民而不是这些反民”。


正维持剩余那些年轻人秩序的十几个日本军人齐刷刷的亮出了各自的匕首。而那些妇女和男人没有一个人害怕。


突然,一个声音让这些失去亲人的男男女女们都愣了。人群再次安静了下来。


“是我,求你别杀他们,我跟着你们走,听你们的,我叫王军奇,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站在石碑边的那个年轻人,他的话没有中断。双膝跪在了地上,其余的村民都被赶到了土地庙的山坡底下。村民们眼睛里充满了憎恶“土地爷不会绕你的,”“我们做鬼也不会绕你”“中国人总么出了你这样的汉奸?”。


“很好,你很聪明,你们中国人不是有句俗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嘛,哈哈!”中佐显的很得意,脸上也露出了奸恶的笑容。不过在笑声中流露出更多的是鄙视。


“中尉,带王先生走,其他人……”,话还是没有说完。下了土地庙的台阶,转身就走。两个士兵驾着这个年轻人跟着中佐。在他们没有走多远的时候,半空中回荡着响着啊啊的惨叫。


王军奇头也没回,只是几滴眼泪滴,在了厚厚的黄土中不见了。


隆隆的汽车声远去了,村子里又恢复了宁静。和往常不一样的是,这里到处都是红色,大火也开始了在这个村子的肆虐,连同土地庙也被烧着了.



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从山坡上来了三个人,他们和普通老百姓穿的没什么两样。只是手里拿着武器,在中国军队里一般都看不到这样先进的武器。他们身手矫健,看到村子里冒出浓浓的烟雾,一个三十多岁有点白净的汉子说“大家小心”。两个人没有出声,只是点点头。神情严峻,不过三个人却显的很是镇定。


他们慢慢的搜索前进,走到土地庙门口的时候,看到鲜红的泥土,以及旁边那些死去的老人和孩子。他们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咬咬牙,其中一个看上去有点呆头呆脑的含着眼泪说“副队长,找他们拼了”,那个三十多岁的汉子说:“二狗子,你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吗?”说话的这个叫马一鸣,他们的副队长,大家一阵沉默。另一个好像在寻找什么似的。


隐隐听到一阵呻吟声。他们三个人马上分开,四处寻找。

突然叫二狗子的那个年轻人叫了声“副队长”


其余两个都向土地庙的小山坡下面跑过去。他们面前的一切惨不忍睹。妇女们的衣服都没有了,撕的粉碎散落在地上,那些男人们肠子什么的都流了出来,旁边还扔着两把标有太阳旗的匕首。他们没有继续看,掩住悲伤,来回转动着好像在寻找着什么,只听到一个很微弱的声音。


“队长,王…军..奇叛..变了。。。”。


当他们看到这个人时,已经没有任何一点声音了,只是嘴在蠕动着。


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人突然抱着刚才说话的这个人。


“哥,你醒醒。我是保民呀”,保民没有发出声响,只是流着眼泪。


他俩是亲兄弟,这次是让利民保护那个王军奇的,都是这个副队长的手下。可是最终在利民杀了两个日本军人后因寡不敌众,从背后挨了几刀。他们三个是来接应这个情报员的,现在日军和伪军查的太紧了,就怕路上出事,可是紧赶慢赶还是来迟了。


“现在都别伤心了”二狗子和保民都擦了擦眼泪,围了过来。“过来”


“二狗子,你马上通知队长去,告诉他王军奇可能叛变了,让他做准备。”说话的语气有一种不容更改的味道,也流露出了一些担忧。


“副队长,可是你们…..”,话没有说完,咬咬嘴唇转身就走。二狗子知道这位副队长的性格。敢和军区司令对着干的人物呀。


“路上小心点,不用来找我”,他再没有多说什么,二狗子苍蝇一样恩了声。


然后这个副队长转身看着保民。“别哭了,把他们都安葬了。你哥是好样的,没有丢脸。”


话很简单,但是这样简单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让保民感觉到一丝暖意。他是一个从不夸奖人的,平时也不多笑的人。


“保民,明天跟我去城里去。”说完话拿出根烟转身走了。


村子里再次恢复了平静。


天已经乌黑了,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偶尔几声鸟叫和黑夜里一闪一闪的亮点。那正是马一鸣坐在一个小山岗上抽烟。他心里有些烦躁,一些疑问在自己脑子里浮现,敌人怎样知道情报员在这个村子里?同时他不知道自己能不但能成功,自己将要面对的这个对手到底怎样,他心里一点底子都没有。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