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终结日 终结日,镜子,又是镜子,还有镜子里的剪刀。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28.html[/size][/URL] 终结日,镜子,又是镜子,还有镜子里的剪刀。 舒梁和童明因为调侃,都尴尬的一动不动了。 殷月看着舒梁,问道: “舒梁,那个女人是不是就是秦芳?” 舒梁微微一惊,殷月怎么知道的秦芳?也许殷月什么都知道,只不过没有提起过罢了。 “你认识秦芳吗?”舒梁选择性的回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28.html




终结日,镜子,又是镜子,还有镜子里的剪刀。


舒梁和童明因为调侃,都尴尬的一动不动了。

殷月看着舒梁,问道:

“舒梁,那个女人是不是就是秦芳?”

舒梁微微一惊,殷月怎么知道的秦芳?也许殷月什么都知道,只不过没有提起过罢了。

“你认识秦芳吗?”舒梁选择性的回答并问道。

“秦芳,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她!”殷月的回答同样令舒梁难以继续。

“为什么这么说?”

“秦芳是一个报复心很强的冤魂。”

“你知道她的故事吗?”

“我知道。舒梁,如果你和秦芳有关系,那也是。。。。。。”殷月没有说完,但是表情上看得出,殷月的心里也充满了怨恨。

“殷月,我和你之间的事都是因为我!”

“不是!是因为噬魂岛!”

“就算是因为噬魂岛,也是因为我个人引起的。”

“不过,你还知道你在自杀前的情形吗?”殷月似乎找到了什么解决之道。

“我,我只是看到了他在对着镜子用剪刀剪断了自己的脖子。”舒梁指的是童明。

“你应该在死前说了什么话。”

正当舒梁踌躇着回忆的时候,童明突然插话说道:

“没错,一定是的,舒梁,你一定是在死之前说过什么话。”

“你怎么知道的?”舒梁怀疑的问道。

“你别忘了,我和你是一样的。”

“那么,你在死之前也说过什么?”

“是的!”童明很肯定的回答,言外之意他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你说的是什么?”

“我说的是,如果在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选择现在走的这条路。”

“然后呢?”舒梁继续问道。

“没有然后了,我剪断了自己的脖子。”

“那你为什么会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复活?”

“枉死地狱是有因缘的,人们结束自己生命前,往往是心有不甘的,所以,枉死地狱尽可能的会给你重新回到现实中的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有的人可以重新走上正确的道路,那么他再回到枉死地狱的时候,就真正的可以去奈何桥了,离开枉死地狱了。有的人则不是,而是一次又一次的犯下了同样的错误。”

“比如,你和我?”舒梁听得渐渐清楚了。

“不,是你,我没有!”童明不无得意的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复生?”

“我完成了,只不过。。。。。。”童明欲言又止。

“只不过什么?”舒梁追问着。

“你怎么不问我完成了什么啊?”

“你随便吧!”舒梁不耐烦了。

童明笑了,他看着舒梁,自己坐在了床上。

舒梁很生气,他气自己记忆的愚钝,也气童明不把话说清楚。

殷月一直听着,她也在想,为什么自己没有在临死前说过什么未了的心愿,而只能在枉死地狱里哭受煎熬,就算能回到现实世界里看一看爸爸,也只不过是阴阳两隔的不能羁留很久。

谈话似乎到了这里就再也进行不下去了,舒梁有些后悔那样说了。

“童明,你完成了什么?”舒梁的语气诚恳了不少。

“我说了,如果给我机会我就不会走上同样的路啊。”

“哪样的路啊?”

“我还有十天的时间,这十天,我一定能破坏噬魂岛的服务器,彻底毁掉噬魂岛,这就是我要做的事。”

“那你之前都没有做到吗?”

“之前,我幼稚的认为用新的ID进入噬魂岛,劝你不要搞奈何桥对岸,可是没用。后来,我干脆尽可能的参加每一次同城聚会,甚至是一夜激情,可惜我还是我,越来越深的坠入了下去。这次,我只有捣毁噬魂岛这个论坛了。”

“那你捣毁了吗?还没有吧?怎么能叫完成了呢?”

“我一定会捣毁的,所以我这也是最后一次剪断自己的喉咙了。”

“那之后你去哪里?”

“回枉死地狱,过了奈何桥,我就离开了!”童明的眼神中似乎充满了憧憬。

“我们怎么能离开枉死地狱呢?”舒梁问的是他和殷月。

“你得完成你要做的事。”

“可是,我怎么也记不起那句话了!”

“镜子!你再看看镜子!”童明的话是在提醒舒梁。

“你是说我重新去镜子面前吗?”舒梁有些害怕。

“是,只有这样了!”

。。。。。。


殷月一直在看着舒梁,她觉得舒梁很委屈,但是心里仍然盼望着舒梁能把自己一起带走,离开枉死地狱。

舒梁狠下了心,他决定再一次面对着自己家卫生间的镜子,那个结束自己生命的地方。

舒梁起身,走向了卫生间,殷月刚想跟着过去,却被童明拽住了。

“别去,那是他一个人的事!”

殷月停步了,目送着舒梁走进了卫生间。

。。。。。。


402房间的门外。

政委,刘庆,还有老殷。

政委决定先听一听门里的动静,看有没有什么声音。

刘庆把耳朵紧紧的贴着防盗门,老殷到一旁贴着墙壁。听了半天。

“政委,什么声音也没有啊!”刘庆极低的声音说道。

“我这儿也什么也没有听到啊!”老殷异口同声。

“那我们敲门吧!”政委说道。

“好!”

刘庆轻轻的敲了敲防盗门,声音不大,因为夜深了,他怕惊醒楼里的邻居。

“当当当!”

没有回应!

“当当当!”

依旧没有回应。

“这是怎么回事?”政委很纳闷!

“楼下看的时候,灯确实是亮着的吧?”

“是啊!亮着的啊!”

正在三个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楼下传来了脚步声。

这么晚了,是谁啊?

。。。。。。


舒梁在走进卫生间门的一瞬间,回头看了一下殷月,殷月却没有看到舒梁的眼神,她不知道在找什么呢?翻着电脑桌旁的抽屉。

舒梁没有等,而是抬腿迈上了卫生间的台阶。

殷月翻抽屉在找剪刀,当她看到一把剪刀端正的放在眼前的抽屉里的时候,似乎安心了一些。都神经质了。

。。。。。。


舒梁一直没有敢直视着卫生间的镜子,他太知道这里面的玄奥了。当舒梁转身面对着镜子的时候,他先看了一下洗手台。

香皂已经很干了,似乎是粘在了香皂盒里了,牙膏是按照自己的习惯口朝下放在杯子里的,牙刷依然是摆放了两只,一只是自己的,另一只舒梁记得是殷月的,他甚至还记得,后来再去买牙刷,他总是会买一只给殷月的换上。毛巾上似乎有尘土了,洗手台面上没有水迹,很多天没有打开过水龙头了,怎么会有水迹呢。水龙头不再滴答水了,洗手池里也是干涸的了,旁边放的洗头水、沐浴露、洗衣皂等等,都是舒梁记忆中的样子。

很长时间了,舒梁还真没有这么认真的打量过卫生间里的东西。

然而,最终舒梁也是要抬头的。

镜子,又是镜子。而且又是自己家的这面镜子。

舒梁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他已经很久都没有照镜子了,这次突然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忽然觉得像不认识了一样。

这是舒梁吗?这是自己吗?

上嘴唇上面,还有下巴,到处都是多日没有修整的胡茬子,这么多天了,舒梁甚至不记得自己刷过牙洗过脸,蓬头垢面的,也没有洗过澡,舒梁甚至刚刚感觉到自己口腔里的臭味儿,即使没有张口说话。

眼袋深重,呈青紫色,上眼皮也懈怠了,眼角儿上全是鱼尾纹,再使劲瞪大眼睛,也没有什么变化,抬头纹也多了。镜子里的舒梁活脱脱的就像一个刚刚落魄的乞丐。

不行!这幅模样自己看上去都很讨厌!

舒梁拧开了水龙头,他要洗洗脸。

水龙头里流出的是黄颜色的水,好几天没有开过了,一定是铁锈。舒梁等了一会儿,清水出来了,他低下了头,用清水往脸上泼,闭上了眼,尽情的享受着清洗的过程。

可是,这面镜子究竟还是这面镜子。镜子里蓬头垢面的舒梁可并没有低下头去洗脸,而是还和刚才一样,僵硬的站在镜子里,面无表情。

镜子里的舒梁微微的低下了头,他似乎在看着洗脸的舒梁,很好奇的看着,慢慢的镜子里的舒梁,表情发生了变化,他变得面目可憎起来,他变得看上去是暴怒的了,没有声音,只有舒梁洗脸的水声和搓脸的声音。

镜子里的舒梁背过了手,似乎是在拿东西,他仍然狠狠的盯着舒梁。忽然,镜子里的舒梁的手里多了一样东西。

剪刀。

明晃晃的剪刀。

举起了剪刀,慢慢的接近着洗脸的舒梁。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