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罅称雄 第四章 第三节:踏上新的大陆

shxfq9011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23.html


菲力甫电器公司,位置于曼哈顿南部,那面临大海的摩天大楼群中的一幢。菲力甫电器公司整整地占住了大楼的两个层次,还包括了一个专用停车场。午后,理查德·赫尔姆斯站在办公桌对面的窗前,双眼透过宽大的玻璃窗,眺望着纽约湾。在那海平面与天际相接处的地方地平线上,有一个黑影点在海洋中漂浮,将来有可能是一艘巨型油轮。

随着他的目光渐渐收近,落在海滩上,本之热闹非常的海滩,现在萧条无比。据报道,以及电视台新闻每天都在告诫市民,这个海滩被封闭了,原因是海湾里潜藏着一条凶恶的大白鲨,至今已有五人不幸丧生。随后,他移视了一个方向,目光落在哈莱姆的河面上,沿岸的楼房和后面坡上的楼房,构成了一幅红白相嵌的图案,衬着一片橄榄树和棕榈树的绿色背景。理查德·赫尔姆斯现在异常兴奋地估计着,现在仅仅是一个开端。当秘书小姐将从香港考察归来的人员迎接回来时,他足以从他们脸上洋溢出的情形上看出,以菲力甫代表美国的电子新技术,在世界各范围内掀起了,电子技术的又一次革命的浪潮。

当他将兴奋所产生出来的愉快心情,尽情高兴了一阵之后,回到办公室桌边的椅子里,考虑着即将马上召开的董事会。以及有股东,及高级职员参加的会议。他思忖着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去说服股东们再一次地增加投资。

突然,理查德·赫尔姆斯惊跳了起来,在椭圆形的大办公桌上,那台私人专用电话响了起来。这个电话是从机场的一个公用电话厅打来的,立即从电话里听出是老朋友的口音。

“约瑟夫·达翰!”赫尔姆斯冲着电话欢呼着:“是刚到纽约的吗?”

约瑟夫·达翰不想浪费许多,对于对方来说是非常宝贵的时间。他知道赫尔姆斯的工作很繁忙;这位菲力甫电器公司的副总裁,表现得对人特别友好。热情!他俩的个性决定了如此的行为,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俩志同道合,有着共同的理想以及憎恨。不错!他俩连思维想法都一致。

在五年前的某一天。理查德·赫尔姆斯去监狱,探望因一位因冒险而受挫的朋友。没想到此人的另一位朋友,达翰也来看望他。

两人就这么地相识了。

赫尔姆斯片刻间就被他给吸引住。特别是约瑟夫的豪爽,带有征服世界的气质令他着迷。当他俩从监狱里出来之后,理查德热情地邀请他去喝一杯,在往后的交谈之中,双方发现了许多的共同点来。

只有一个地球!我们都是共同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生灵!为什么要相互残杀呢?在他俩的思维意识之中;强烈地谴责同类所做的事儿。例如:该死的战争,种族歧视、宗教、毒害、策略、受赌的政客、以及那些为牟取利润而去杀人。什么压迫、自由!这一切他们都看清楚了,而且他们也觉得有了目的。仿佛是上帝叫他们去做,促进人类友好发展的事情。

在几次的示威与被政府称之为;激进份子并判处有罪的事件之中。他俩明白了;他们看清了自己原来所做的一切,都是弱者的做法。在众多思想先进的青年人,被当局投入到了监狱之后。他们改变了原有的行为以及做法,开始新的象征性的活动,警告政府!警告世界!

自从打那以后;理查德·赫尔姆斯与约瑟夫·达翰更加紧密。他俩交往也非常谨惧。在众多的骚乱事件之中,理查德向达翰不惜一切地提供资金与方便。

此刻,达翰瞟了一眼电话厅外面的一名警察,对方正在聚精绘神地打量自己。也许他妈的,从报纸上与电视新闻的专题新闻片中,认出他是那次,震惊世界的恐怖事件的策划人吗?这狗娘养的!达翰暗暗地骂道,因为警察朝他走了过来。

“一路上情况如何?”理查德在电话中朝他关切地问道。

“应当还可以。”他回答。并且警惕关注着警察的举动。

“半时间之后,我到机场来接你。”

“非常地感谢!”

警察这时推开电话厅的玻璃门。

赫尔姆斯挂上了电话。他在办公桌上的一个按键,并按动了它。他用这个间隙马上记下刚才电话中,最后一句话的内容:“我可能要遇上一点小麻烦啦。”他顿时感到不安。在电话中达翰说得的很快,从语气中能够听出,在强调地叮嘱以后叫他的姓名是:拉比·迪林斯。显然他遇到一点麻烦。随之门开了,传唤而至的秘书小姐跨进了屋里来。

埃米莉小姐有着一张漂亮的脸蛋,与标致的身材。特别是她那双湛蓝色的大眼睛,包含着千万种动人的柔情。她用关切又征求吩咐的目光,望视她的上司。理查德用手在自己的下巴上不停地擦着,埃米莉十分熟习这一动作。她心头一阵纳闷,因为只有在他对事情感到无法估计的时候,才会有如此的举止,于是她从经验上,立即感到可能要发生什么事。

“会议布置妥当了吗?”理查德问道。

跨国际的技术贸易,自然是需要有关分析市场方面的专家,以及股东们所表决的意见而决定的,举行的深研会议是极为重要的。

她点点头:“一切都按吩咐精心地安排好了,公司的高级职员在上午间都接到了电话。”

理查德感激动朝她点了点头,他拿开了抽屉,拿出一份文件并在它的上面拍了拍:“这次会议重大,但我可能要缺席,埃米莉小姐!有劳你代替我,在会议上把文件里的内容宣布一下,现在我得立即赶到机场,去迎接一位从法国来纽约的朋友。”

一位朋友!

此话引起了秘书小姐,暗藏在内心深处里的某种情感的冲动。她偷偷地凝视着理查德·赫尔姆斯,那潇洒的体形,以及他的那张俊美的脸面。是女友吗?她在问自己,至少她现在能够把握住,内心里顿时升起了阵阵的冲动,是对某种预料所产生出来的妒嫉。她暗暗问自己,认识他多久了?整整快四年了,那还是在她跳出火坑,对生活重新进行选择的时候。

在那个可怕的夜晚,她咬紧着牙关下定了决心,冒着生命的危险,悄悄地逃离了夜总会。她希望过上真正的生活,一种有人性与人格的生活。她不想,也无法忍受在他们的淫威下,去充当动物,去做一个与动物进行交媾的性感演员。

但是她并没有逃过夜总会,那些暗探以及打手们的盯梢。当她还不到逃离夜总会有三十码的距离时,以有几人朝她追来。恐惧与后悔交织在一起,汗水与泪水融合在一起,她发疯式地往前奔跑。

午夜的大街上,根本就没有一个行人。埃米莉没有任何的希望去逃脱,为时达二年之久的火坑。后面追捕的脚步声愈来愈近,她差一点在恐慌中彻底地崩溃。仅存一个念头在支持着她,竭力地往前狂奔,她决不能让他们给捉住,因为让他们捉住了。他们会毫不留情地将她作为一个标本,用她做成的标本去威慑其他人,不敢再犯同样的错误;将她拆开,分成几段。此时此刻,埃米莉完全像一头绝望的困兽,像它那样发出悲呜的呼救声。在这空荡静谧的大街上,那怕有一个行人也好,至少自己的生命暂时由自己掌握。

在奔跑途中,她跌了一跤,一切都全完了。沉重的脚步声,以及他们的怪叫声,相距她不到二十米,上帝!徒然地对一切失去了希望。脚踝扭伤,只好坐以待毙,任他们如何处置。埃米莉绝望地合上双眼,她等待着摆布自己肉体与灵魂的魔鬼。

仿佛在须毋间,她看到了两柱灯光划过街面而来,是一辆汽车正转过街角朝她这儿开来,这是埃米莉惟一的机会。她蓦地跃起,扑向迎面开来的汽车,大呼救命。那辆车奇怪地停下来,埃米莉的希望也只有如此而己,顶多是多活一阵子。当这位陌生人,明白追来的人是一些什么样的人时,陌生人一定会赶紧离开,她滩到在汽车边。

从车上下来的人,飞快地拿开轿车的后门,埃米莉被强有劲的手提起,被塞进汽车里,而当他正想上车时,已经来不及了。车门被冲在最前面的大汉用脚将车门顶住。她危缩在车后座上,心中一个劲地祈祷。

两名大汉朝陌生人逼近。“伙计,你是在自找麻烦!”

来人面色沉静,似乎根本没意识到,马上将要遭受到皮肉之苦。他用傲慢的态度,将此人推开。“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个高大的恶棍向同伙丢去一个眼色,其中一个人会意地窜到车边,掀开车门,要把女郎从车上拖下来。女郎的尖叫声,引起陌生人的注意。他马上赶到后面,将那无獭一脚踢开,然后把车门关上,并且背靠在上面。

“最好的是给我滚开。”陌生人朝他们厉声大喝:“这下是你们自寻烦恼了。”

众人至少被他的气质给震慑住了片刻,而那个高大的人,好像是一个头目。此人有一张纵欲过度的瘦脸,一双小眼在不停地转动。他们不理会他的告诫,并为此对陌生人大怒起来。她妈的!他一定认为自己是救了一位公主!这名高个之人的脸上,升起了鄙夷的神色,一个下浅的女人,救了一个比妓女还要下浅十倍的女人!

“上!教训!教训这该死的家伙!”

情况有出于意料之外。此人像是一个很好的拳击手,有力的直拳使他们难以接近。这四个恶徒勉强地应付,被击败的方式彻底地惹怒了他们,他们各自都从身上摸出了小刀,朝他围拢过来,并且摆成了一个进攻的扇形朝他逼来。理查德·赫尔姆斯毫不畏惧地后退着。他寻找着有利可图的机会,但没用一会就明白,照这样下去是得不到便宜的,现在只有一招可供选择。当一个恶徒持刀猛冲上来,打破了双方对峙的局面。他灵活地倒地一滚,躲开了致命的一刺。

就在他们一起狞笑地扑上前去时,但他们都奇怪地定住了,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地看到了对方的手中,有一件乌黑发亮的东西,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在它的面前不产生害怕的。到了此时,所有的人不由的不寒而颤起来。理查德从地上慢慢站起来,他用枪指着他们,他自己朝轿车退去。

“她妈的,狗娘养的!”

“别动!给我往后退,双手放在头上。”

他们无可奈何地照办。而他趁他们照吩咐去做的时候,立即钻进车里,起动汽车开走。

从此埃米莉获得了新生。然而她在踏上新生的道路上,每迈出一步都凝结着他无限的关怀。当理查德将文件夹递给她的时候,她正在思忆纷纷。也许她是累坏了。理查德内心是这么想得,他将文件放在办公桌上,盯视她片刻,见她仍然没有反应,就在她的面额上,庄重地亲吻了一下,然后从木然伫立的秘书小姐身边走开。

呵!他亲吻了我一下!埃米莉好久才晃过神来,心情激荡!那双充满欲求的大眼注满了热恋之火时,门是敞开的。他去迎接一位法国来的朋友,刹时,她像失去了什么,内心这股丢失的感觉,如同挖心一样地难过。几年来,她几乎每天都有这种感觉。紧接着埃米莉有一股埋怨的情绪在内心中涌了起来,她埋怨他总是如此而己,就再也没有进一步得行动,那怕是微乎其微的表示,对她来说也是心满意足了,而埃米莉到希望他能有所举动。她巴不得能为他干点什么,跟他睡觉,为他而死。


哈合比·米切尔推开公用电话停的玻璃门,那人正好打完电话,对方谦让了他一下,同他擦肩而过,哈合比迟疑了一下之后,就只能瞧视此人的背影了。须时,他为自己过多的装模作样感到讥笑。电话停对他有什么用?身上配有世界上最先进的通信设备,真她妈的可笑。气恼地走出电话停。

仰头观望天空,午后的太阳正灼热无比。约瑟夫·达翰摆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努力驱走身上的疲劳,从而使自己适应由于时差给人的不适应感觉。他用眼角的余光往后瞅了一眼,知道被该死的警察盯上,看来有一点小麻烦是不可避免。提着手提箱,不慌不忙地朝候机室的出口走去。

蜂拥而至的旅客摩肩接踵,广播里一个年轻的女郎拖长着音调,用盖过人们喧嚣声和纷乱的脚步声,预告纽约飞往各地飞机的起飞时间。孩子们的嬉笑,尖叫与嚎哭声,更加加剧候机厅那边登机验票的难度。

约瑟夫·达翰不停步地走着,他镇定自若,没有躲闪,只是有时得绕过在大厅中嬉耍跑动的小孩。当然在他的内心里是一心想赶紧离开机场的。

“喂!请等一等,先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