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973年解放军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内幕

e网 收藏 7 3265
导读:1973年12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发生过一次不寻常的事情——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当时,这件事情不但在国内产生很大影响,在国际上也引起很多猜测。   国际局势乌云压城   从20世纪60年代起,中国和苏联边境领土纠纷渐渐升温,幷趋于白热化。从19 64年10月15日至1969年3月15日,苏联挑起边界事端4189起,军事  部署上,由70万人增加到114万人,幷且不断举行以中国为假想敌的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为侵华战争做准备。珍宝岛事件发生后,1969年3月5日,在中央的会议上,毛

1973年12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发生过一次不寻常的事情——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当时,这件事情不但在国内产生很大影响,在国际上也引起很多猜测。


国际局势乌云压城


从20世纪60年代起,中国和苏联边境领土纠纷渐渐升温,幷趋于白热化。从19 64年10月15日至1969年3月15日,苏联挑起边界事端4189起,军事

部署上,由70万人增加到114万人,幷且不断举行以中国为假想敌的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为侵华战争做准备。珍宝岛事件发生后,1969年3月5日,在中央的会议上,毛泽东提出“要准备打仗”。1969年4月28日中共九届一中全会上,毛泽东再次提出要准备打仗的问题。


1969年6月中旬,军委办事组多次召开战备会议,对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危险性做出了越来越严重的估计,认为大战在即,苏联发动突然袭击的时间可能在国庆节。9月30日,疏散了北京几个机场上的飞机,在跑道上设置了障碍物,机场人员配发了武器,准备打击入侵的敌机。10月中旬,为防止敌人突然袭击,疏散了一些中央负责同志和老同志,许多大城市也进行了防空演习和紧急疏散,全军进入紧急状态,整个国家处于临战状态,这种状况持续到80年代初期。但是,对于战争何时爆发,以什么形式爆发,战区主要在哪里,人们很难准确预测。因此,作为大军区主要领导,熟悉全国多个战区的情况是有必要的。八大军区司令员的对调,据中央命令所称,是“为了加强军队建设和反侵略战争准备,使军区主要领导干部交流经验,熟悉更多地区的情况”。这是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一个重要原因。


国内斗争乱云飞渡


1973年8月24日至2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这次会议中,中央政治局常委人数由上一届的5人增加到9人。“四人帮”的主要成员王洪文、张春桥进入了最高领导核心,王洪文还担任了中共中央副主席。表面上看,“四人帮”的力量得到了加强,其实,因为叶剑英、朱德两名老帅进入了政治局常委,幷且由叶剑英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加上周恩来的支持,“四人帮”的阴谋仍然不容易得逞,党内斗争更加激烈。特别是在江西“改造”的邓小平回到北京,更让“四人帮”感到不安。


1973年,毛泽东整整80岁,身体每况愈下。但是,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他急于安排后事,为下一代领导人打好基础的想法越来越明显。


受命于危难之中开始主持军委工作的叶剑英清醒地认识到,林彪把持军队工作12年,对人民军队的建设干扰和破坏十分严重,许多单位的问题已经达到积重难返的地步。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叶剑英抓紧整顿军队,肃清林彪流毒和影响。叶剑英认为,军队的领导班子,特别是大单位的领导班子,是军队的“上层建筑”,军队的领导权必须掌握在可靠的人手里。


叶剑英的这些想法,得到了毛泽东的认可。


1973年12月12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了一次政治局会议。会议在毛泽东的书房兼会客室进行。大家注意到,不是政治局委员的邓小平也坐在了茶几旁。会议开始,毛泽东说:“政治局不议政,军委不议军,以后改了吧,你们不改,我就开会,到这里来。我毫无办法,我无非是开个政治局会,跟你们吹一吹,当面讲。”


随后,毛泽东缓和了一下气氛,换了一个话题:“我提议,议一个军事问题,全国各大军区司令员互相对调。”说完这句话,他转向叶剑英:“你是赞成的。我赞成你的意见,我代表你说话。我先找了总理、王洪文两位同志,他们也赞成。”


王洪文在上海造反起家,企图取代上海警备区司令部和地方上人民武装部对民兵工作的领导,建立自己的“第二武装”。但是,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对他事事掣肘,把许世友调走,就少了一块“绊脚石”。其实,不仅是许世友对王洪文掣肘,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也是这样。所以,对于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他是非常同意的,事情越乱越好,乱中才能找到机会,造反派都是在乱中起家的。


毛泽东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主持会议,在政治局委员们一致同意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提议后,毛泽东建议在座的政治局委员们共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于是,在毛泽东的指挥下,政治局委员一起唱歌。


唱完歌,毛泽东又解释说:“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不行呢。搞久了,油了呢!”这是讲各大军区司令员。因为有的大军区司令员,在一个地方已经呆了一二十年。他认为,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呆得太久了,搞得关系盘根错节,对工作不利。


稍顷,毛泽东宣布重要决定。他指着刚刚复出的邓小平说:“现在,我请了一个军师,叫邓小平。发个通知,当政治局委员、军委委员。政治局是管全部的,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我想政治局添个秘书长吧。你不要这个名义,那就当个参谋长吧。”

邓小平点点头。


毛泽东忽然又换了一个话题。“现在这么多人看不起儿童团,我也是儿童团过来的,你们都是吧。”毛泽东一边说,一边环顾在座诸位:“你们哪个青年时期、十几岁二十几岁就那么高明,我就不信。”大家都明白了毛泽东这段话的意思,是要大家支持王洪文的工作。就


是在这次政治局会议上,确定了军队高层领导的调整: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邓小平任解放军总参谋长。


根据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12月20日中央召开了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会议。毛泽东接见了参加会议的全体高级将领。


毛泽东接见后,大家进行了分组讨论,众将领对中央决定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一致表示赞成。


对调具有戏剧性


12月22日正式宣布对调命令,各大军区司令员、军兵种主要领导再次集中。


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情况是这样的:


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调任沈阳军区司令员;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调任北京军区司令员。


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与武汉军区司令员曾思玉对调。


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与广州军区司令员丁盛对调。


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与兰州军区司令员皮定钧对调。


当时全国共11个大军区,就有8个军区的司令员调动。没调动的军区司令员是:成都军区司令员秦基伟、昆明军区司令员王必成、新疆军区司令员杨勇。这3位司令员任职时间都很短。原任大军区司令员的秦基伟,“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就没有了职务,1969年10月被“疏散”到湖南省汉寿县一个农场劳动,犁地、挑粪,一直干到1972年,后来,去长沙治病,又转移到一个疗养所。1973年的一天,身边的人员忽然接到上级通知“不能喊老秦了,要叫首长”,1973年6月,军委领导通知秦基伟到成都军区任司令员。


12月22日会议是由毛泽东当面宣布对调命令。毛泽东想给王洪文一次机会,想让他在将帅面前树立点威信,委托王洪文“点名”。


军队的“点名”不只是清点人数,而成为了一种严肃的仪式,一般“点名”的人都是最高首长,被“点名”的是部属,点名后,最高首长要总结工作、部署任务。王洪文当了中央副主席,有些昏头,也就大大咧咧地拿起花名册,点起名来。


“许世友!”


没有人答应。王洪文向会场看去,许世友脸色铁青,眼望着天花板,理也不理他。王洪文在上海造反多年,最怕这个南京军区司令。他壮着胆,又点了一次:“许世友!”


忽听得“咚”的一声,原来是许世友把茶杯猛往茶几上一磕。王洪文抬眼一看,不光是许世友,杨得志、皮定钧这些老将军都望着他。王洪文胆虚了,转过头来求助似的望着毛泽东。毛泽东铁青着脸,一声不吭。


周恩来不得不救场。他拿过花名册,看也不看,就先从其他司令员点起来:李德生、陈锡联、许世友……这些刚才还是很傲的将军们,现在一个个响亮地回答着。名点完了,周恩来宣布:“现在请主席宣布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命令!”


毛泽东宣布完了对调命令,八大军区司令员没有一个人耽搁,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去上任。


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以出奇的速度结束。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