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2.html


(前些天出差去了,回来的时候密码忘了,所以就一直没有更新,刚刚通过网站编辑找回来的,先发上一章让大家鉴赏鉴赏,对不住了各位,本书大修中,请大家不日而后欣赏新一部的作品吧,我新注册了个号“善良的夕”,希望喜欢地球帝国的朋友们能继续支持!小夕在这里跪谢各位了!)

地球——纽约市郊某庄园

天空就像一床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毯子一样,狠狠的盖在纽约市的上空,尽管现在已经是深秋了,但天气仍旧闷热得要命.

“我说,联邦政府与其去激烈讨论如何的对付外来侵略者,还不如他娘的去讨论讨论如何治理治理咱们地球的环境,你看现在都几月了,还这么热?”树荫下,王子轩拼命的摇着手中的扇子,同时嘴里还不停的抱怨着.

“谁要你不待在屋里吹空调的?就连电扇你都不吹,那你热你能怪谁啊?而且,心静自然凉,懂不?”徐翔轻轻拿出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很是装逼的说.

“莫装逼,装逼遭雷劈;莫装纯,装纯遭人轮!”王子轩很是不爽的回道,但是就在王子轩还想多回敬徐翔几句的时候,王子轩的一个心腹参谋走了进来,如同一个中世纪贵族一般的优雅,对着徐翔和王子轩轻轻鞠了一躬,施然道,“收到冥王星发来的情报,就在刚刚,数个巡逻小队在执行日常巡逻任务的时候,遭到了一群不明身份的武装份子袭击,不过尚未收到任何人员伤亡的报告.”

“那是,每个巡逻小队都有你们天煞的人,你们天煞是什么?都是一群变态,这宇宙里还有人能伤害到变态吗?明显不可能嘛,是不是?”徐翔有些满不在乎的说,“那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面对徐翔那极其不敬的言语,这个参谋好像显得已经习以为常一般的并不在意,仍旧老实的回答道:“因为对方火力不强,各小队都已经陆续脱离了战斗,只有罗西中尉所在的那个小队似乎是碰到了敌人的主力,所以现在仍在和敌人的纠缠之中.”

“罗西?就是上次你们长途奔袭普兰斯堡星系时,发现夫伦人秘密基地的那个家伙?”对于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徐翔还是有些印象的,略微思考了一会,突然道,“把冥王星的地图拿来.”

没有任何的犹豫,徐翔的话音才落,面前的这个参谋就点了点头,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型投影机.

“修!~~”

随着一声轻微的破空声响起,一副冰天雪地的冥王星景象便呈现在了众人面前.

“恩,”徐翔眯了眯眼睛,“1520号标地,子轩,看来你的情报还是没有错的嘛!”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情报?怎么可能会有错?”听到徐翔的称赞,王子轩十分不要脸的自吹自擂了起来.

“去!”徐翔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那是你们家族的情报网厉害,和你有什么关系?不过说真的,莫非你们家族的情报都扩展到不知名的外星球去了?那要不怎么会知道暗中帮助小日本的不知名外星种族在冥王星建立了基地?”

“呵呵!其实这事说起来也巧,”王子轩有些哭笑不得,因为这件事实在是…实在是有些太那个了.

“有一天,我们家族的商队因为其中的一艘飞船出现了故障,而被迫降落在了冥王星上进行修整,本来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不过…不过我那个调皮的弟弟由于是第一次到冥王星上来,当他看到外面那白茫茫的一片时兴奋的要命,因为现在全球气候变暖,他几乎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当即就想要出去玩.”

“本来嘛!小孩贪玩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但是…但是当他知道冥王星上的坚冰全都是气体时居然突发奇想说…说…说…”

“他说了什么?你倒是快讲啊.”俗话说‘好奇害死猫’,徐翔见王子轩说到这里吞吞吐吐的便忍不住催促道.

“他说…说,他说如果在这上面撒一泡尿会怎么样.”

“吓!”徐翔听到这里也是有些无语,一泡尿?不用想了,徐翔已经可以猜到后面一系列发生的事了.

无非就是联邦政府明令禁止破坏冥王星的环境,王子轩的弟弟没办法,只得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虽然整个冥王星几乎都是‘人迹罕至’)撒了一泡惊天地泣鬼神的…尿…

要知道刚尿出来的尿可是有37度的高温呢!于是呼…

冥王星上的大部分由二氧化碳以及其他气体组成的坚冰自然是抵不住这样强而有力的武器的攻击,瞬间便被蒸发了;然后陪同王子轩弟弟一同出来的特工就惊讶的发现了厚重坚冰下的人造工程,于是…

一个秘密建造了快两年的基地就这样荒唐的揭开了她神秘的面纱.

想到这里,徐翔也终于了解了王子轩为什么会有那种哭笑不得的表情了,因为这简直是…简直是太扯了!

好了,说完了地球上的一些荒唐事,让我们回到冥王星的战场上吧.

“轰! 轰! 轰! 轰!”

虽然在没有空气的冥王星上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是周围激光炮爆炸所带来的亮光和不断传来的剧烈震感,仍然清晰的告诉着他们:危险,其实就在身边.

看着窗外强烈刺激的激光炮爆炸时的强光,听着冥王星地车内不停响起的警报,感受着爆炸冲击波所带来的强烈震荡,让这个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的副驾驶侦察兵此刻在忘情的呐喊,哦忘了,就在刚刚,他已经向罗西汇报了自己的姓名——樊若.

与此同时,坐在樊若的旁边,也就是驾驶员位置上的罗西则是眉头紧皱,当然,他并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虽然四周几乎每隔两秒就会有一发激光炮弹爆炸,虽然此刻冥王星地车的震动相当于八级的大地震,虽然冥王星地车已经不间断的发布象征最高级别的一级红色警报,虽然所有自己行驶过的地方就如同被野猪洗劫过的农田一般凌乱,但是这些对于天煞出生的罗西来说都是:洒洒水啦!

然而最让罗西心烦的是旁边樊若的大呼小叫,而且叫的那个凄惨啊!就如同一头被宰的猪临死前的嚎叫.

一个漂亮的漂移,冥王星地车在罗西的驾驶下,十分灵巧的躲过了又一发激光炮弹.

这时,罗西在心里不由得十分恶毒的咒骂起了满天神佛:我的老天爷诶!我的命怎么如此凄惨哪?这么在冥王星第一次出任务就碰到了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的袭击?如果只是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的袭击那都算了,为什么还是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的主力的袭击?如果只是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的主力的袭击那也算了,为什么偏偏和我搭档出来的是这么一个新兵蛋子啊?

现在的罗西已经彻彻底底的相信这个樊若确实是个只会在行基巡逻的新兵蛋子了,因为参加过战斗的第三舰队的不管哪一个士兵都不可能是这个球样子.

终于,在樊若发出连他自己也许都不知道是多少次的嚎叫后,罗西实在忍无可忍的一个手刀将他打晕了.

随着那个讨厌的樊若脑袋一歪,烦人的叫声也总算停止了.

“呼!”罗西长出了一口气,这下世界可总算清静了,现在的情境,让罗西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无意中看到的一千年前的一部电影中的一句经典台词:他就像一只苍蝇,哦不对,应该是一群苍蝇,在你耳边嗡…嗡…嗡,终于有一天我一把抓住了他,然后打爆他的肚子,拽出他的肠子,往他脑袋上这么用力一勒!然后手起刀落……啊!世界总算是清净了…(摘自周星星著名电影《大话西游》)

“轰!”

又一发激光炮弹几乎是挨着冥王星地车爆炸了,然而罗西面对着如此危险的状况居然还露出了一丝笑容,一丝非常冷酷的笑容:“游戏该结束了.”

“吱!~~~”

冥王星地车突然一个极其突然的急速转弯——加速——瞄准——发射.

一切进行的就如同教科书上的模范演示一样完美无缺.

当冥王星地车上的S一305小功率激光炮开火的瞬间,罗西就已经预料到了它所将带来的结果.

“轰!”

发射出去的S一305小功率激光炮弹就像精确计算过弹道一般,在冥王星那漆黑的夜空划过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后,毫无偏差的砸在了一个穿着奇特的类人型生物身上.

然而在打出了这样漂亮的射击以后,罗西却没有任何兴奋的感觉,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应当.

不过就在罗西重新调整好冥王星地车的重心和S一305小功率激光炮的准心,准备再一次发动进攻的时候,一段从冥王星地球第三舰队行基飘出来的信息通过冥王星地车的接收器传到了罗西的耳朵里.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那是一段十分不规则的敲击声,在寻常人听来就像是小孩子无意中捡到了信号发射器随便在敲打一般,可在罗西的耳朵里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这是天煞军团特有的一种密码,一种任何人在没有密码匙情况下破译的密码.

而这段话的内容就是:“不要与敌人纠缠,尽快执行‘诱饵’计划.”

“哎!”听完这段话,罗西不由得暗自叹了口气:看来,没玩的机会了.

随后罗西怜悯的看了身后仍穷追不舍的穿着奇特的类人形生物一眼,嘴里嘟囔道:“也许,好戏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