肮脏的交易!选美大赛负责人自曝评奖内幕

爱国战争 收藏 41 29911

转自《家庭》 2008年第23期

“参加选美大赛,在万人瞩目的T型台上手捧光彩夺目的桂冠奖杯,接受无尽的鲜花与掌声,是多少青春美少女梦寐以求的人生理想。然而,不是所有的选美比赛都公正公平。至少,我所参与的那场选美比赛,在鲜花与掌声的背后,有令人惊怵的黑幕,有被铜臭与色欲污染了的灵魂。”一位曾在选美大赛总裁手下当过助手的青年,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这样沉痛地感叹。他详细披露了他所参与的那场选美比赛的内幕,令笔者震惊并沉思……


一步登天,小老板进入选美核心组


2006年4月12日中午,31岁的酒吧老板丁峰被阿海拉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宴会。宴会在某豪华大酒店三楼宴会厅举行。丁峰发现,这次宴会规格非常高,来的都是文艺界的贵宾,高朋满座,热闹非凡。其中,名叫金少龙的中年男子被大伙众星捧月般奉为贵宾,人人争着跟他打招呼、握手。丁峰悄悄问阿海:“这人是谁啊?”

阿海说:“这个人啊,可了不得!他叫金少龙,都喊他金总,是省演出公司的总经理,大型艺术活动策划家和经纪人,今年才45岁。”说着,便将丁峰拉到金总面前,向他介绍丁峰。

经过一番交谈,金总发现丁峰不但年轻英俊,谈吐不俗,而且性格开朗,说话同样幽默有趣,很对自己的脾气,于是像老熟人一样跟他聊得很热乎。经进一步了解,他得知丁峰出身农村,大学本科毕业后在go-vern-ment职能部门工作了一段时间,因不满拿那点儿死工资,早几年就辞掉了实权科长的职务,下海开了一家酒吧。金总欣赏他的性格,更钦佩他“不为官”的胆识,愿意交他这个朋友,当即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他。

这之后,两人开始了密切的交往。丁峰把酒吧交给老婆经营,自己跟着金总跑前跑后。

2006年秋,由金少龙和他的合作伙伴林东发共同发起举办的“×××模特大赛”活动得到了文化部批复。金总拿到批文后,立即对丁峰委以重任,用聘书形式聘任他为“省演出公司副总经理兼艺术团培训部主任”,然后将本次模特大赛的有关程序、组织机构和工作细节向他作了详细交代。

从酒吧小老板一夜之间升格为省演出公司第三把手,全省选美大赛三人核心组成员之一,丁峰真是像做梦一样,大有一步登天之感。他受宠若惊,诚惶诚恐,唯有以耿耿忠心、踏实工作来回报金总。

接下来丁峰的任务是找协办单位。经过联系,有A、B、C三家单位竞争本次选美大赛的唯一协作方。在洽谈协作冠名权前期赞助费的过程中,三家单位都只肯出50万元,金总便向丁峰面授机宜:“你跟对方谈时要像公共安全专家审案一样:‘他已经交代了犯罪事实,你再不交代,后果自负!’这意思明白吗?”

“这不是诱骗?”

“这是拉协作赞助的谈判技巧,是拍卖性质。就按这样谈!”金总瞟了他一眼。丁峰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半个字。

对金总的意图心领神会的他,给A单位打电话时欲擒故纵地说:“王总,赵总已出到了70万,你不增加,协作冠名权被他拿去,可别后悔啊!”

王总说:“那我出80万!”

丁峰又找C单位老板:“李董,王总出到了90万,你加不加一点?”李董说:“我加10万!”

丁峰转头再给A单位的王总打电话:“有人出了100万,你看……”话没说完,王总就在电话里吼道:“我出110万。本次协作冠名权非我莫属!”这是借名扬名、提高企业知名度的极好机会,王总志在必得。

结果,A单位以110万元的前期工作启动赞助费夺得本次选美的唯一协作冠名权。丁峰窃笑:“拉赞助原来是这样拉的啊?这钱也来得太容易了嘛!”

接着,丁峰又受命协助组委会通过立体式的广告宣传向全国征集选手。年龄由16岁到21岁的在校大中专生及优秀社会女青年均可报名参赛,每个选手交报名费50元。

到2007年1月底止,报名的参赛选手已达1200名。初步挑选后,筛选出100人集中进行封闭式艺术培训。每10名选手分为一组,组长由演出公司艺术团女工作人员担任,每位参赛选手须交纳1500元培训费,时间为1个月。丁峰作为培训部负责人,全程负责对复选入围选手进行强化训练的指挥协调工作。

培训课开课之前,金总和林总带着丁峰召集艺术培训学校校长、各组组长开会,向他们面授机宜。金总说:“培训课除了强化训练选手的仪表、形体和才艺之外,重点是给选手们进行‘洗脑’。”见大家面露疑惑,金总直言不讳道:“何谓‘洗脑’呢?就是彻底清除她们头脑中以为‘选美赛事是由国家或go-vern-ment拨款举办’的幼稚想法,灌输‘必须由个人出钱参赛’的市场化运作法则——在选手之间形体、才艺相差无几、难分上下的前提下,哪位选手出的钱最多、赞助费最高、对赛事贡献最大,哪位选手就是冠军,名次完全按赞助款的高低等级往下排列。作为选手个人,当然出不起这笔钱。那么钱由谁出?可以是她们的父母、亲戚和朋友,也可以由她们找企业做后台老板进行投资赞助。这是‘潜规则’,也是选美赛的惯例。”

听金总这么一说,别说校长和组长,就连丁峰也满脸惊讶:原来选美的名次是这样排定的!“这不是花钱买名次,彻头彻尾的金钱交易吗?”丁峰觉得就像过去认为无比神圣的东西,现在突然被玷污和损害了一样难以理解和接受。然而他是聪明人,自己既然上了这条船,就必须跟随金总和林总,齐心合力地将船划向彼岸,否则自己就只能退出。


选美选美,铜臭色欲下的佳人泪


在金总和林总的授意下,从培训课开课的第一天起,丁峰和其他工作人员的首要任务就是利用各种机会,向自己熟悉的企业界朋友放风:“我们这里正在举办×××模特大赛,美女如云,你有兴趣过来看看么?为我们指导指导!”

一石激起千重浪。每到傍晚时分,艺术培训学校门口便停满了各种高档小车,从奔驰、宝马到凌志、奥迪,应有尽有,最多时达到50余辆。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这些西装革履、派头十足的老板们兴致盎然地进入培训场地,各自物色自己中意的参赛选手。看中了哪一位,简单交谈几句后就递给她一张名片。如果选手愿意接受老板的赞助并成为该企业的形象代言人,就会给老板电话相约面谈合作事宜。有的选手私下里找到了中意的老板,就不会再跟递名片的老板合作。

到培训课结束时,选手们的赞助商(俗称“后台老板”)“一对一”名单基本上就确定下来了。此时,丁峰的主要任务就是与“后台老板”沟通,商谈赞助费用的额度问题。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第一轮赞助费基本到位。100名参赛选手除有一名由父母出资,三名通过领导打招呼没缴费之外,其他都由后台老板赞助。第一笔参赛赞助费从3000元到10万元不等。

4月10日,模特大赛进入预赛,在经过专业艺术培训的100名选手中选出50名出线佳丽。根据出资数额,丁峰将电脑统计出的名单交给金总和林总,由金总和林总审核后再交给评委。这些评委都是组委会从各地请来的艺术家、专家和学者,他们其实是组委会花钱雇来的“傀儡”,是选美大赛“神圣的摆设”,他们不需要动任何脑筋对选手进行真正的打分评判,因为从预赛、初赛、复赛到决赛的每一道环节,组委会都早就将按参赛赞助费的出资数额排列的名单交给他们了,他们只要在模特T台走秀、形体表演和才艺展示进行完毕后,装模作样地在名单上把那50名选手的名字画钩交给主持人宣布即可。

50名选手经预赛出炉后,选美进入新一轮更为激烈的竞争。因为接下来的初赛要从这50名出线选手中决出20名佳丽,只有进入这20强,才有希望参加复赛决出10佳,再进入决赛前三名。

按照金总和林总的交代,丁峰再一次“故伎重演”,以“拍卖”的手段诱导8号选手的赞助商:“1号选手的赞助费已加到20万,你看要不要加一点?”8号的后台老板只得增加到25万。然后丁峰又给26号选手的后台老板讲:“8号已升到40万,你看是放弃还是再……”26号的后台老板李尔彪是财大气粗的房地产商,手一挥:“26号铁定要拿到冠军,我加到50万!”确实,要说漂亮,从脸蛋到形体,相比之下,26号在这50名佳丽中是数一数二的,李总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让她夺冠的机会。

赞助费就这样在近似“拍卖”的形式下节节攀升。看着账上的金额直线上升,两位老总喜笑颜开。但丁峰心里极不是滋味——这样的手段与欺诈有何区别!

如果说,跟老板谈钱的事让丁峰感到难受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连串匪夷所思的怪事则让他震惊不已。4月20日,当初赛即将进入操作程序时,第三组的组长向校长反映:1号选手怀孕了!校长便向丁峰汇报。丁一听,顿时傻了眼:“咋回事?1号才17岁,又正要进入初赛,在这节骨眼上怎么会怀孕呢?”丁峰急出一身冷汗,赶紧向金总汇报:“金总,出大事了!”金总问明,原来是1号怀孕的事,他看着丁峰心急如焚的样子哈哈笑了起来:“这算啥大事啊?把胎儿拿掉就是了!”然后拿起电话告诉校长:“让组长带1号到×××医院去找何大夫,把肚里的东西拿掉就是了。”丁峰感到金总说这话就像是叫人丢掉一块旧抹布似的轻松,他惊得一愣一愣的,说:“金总,这算不算违反参赛纪律啊?”金总开心地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有时真是憨得可爱。这算个啥?现在有哪个参赛选手不跟后台老板上床就能拿到高额赞助费?除非那老板是她舅舅。这也算违纪的话,咱们的大赛就不要搞了。你放心,我们有定点医院的专门医生,我们付了保密费的!”丁峰听得目瞪口呆。

谁知第二天晚上,让丁峰更为惊奇的一幕发生在他的眼皮底下。11时左右,他来到林总的房间谈一件事,敲开门,发现金总也在,而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26号选手赤裸着上身、下穿一条三角短裤站在墙边,将右腿举过头顶在做劈叉动作,金总正色迷迷地盯着她的胯部看。目瞪口呆的丁峰正想退出房间,被林总一把拖住:“别走哇,你也看看她的功夫如何。这可是极有希望进前三的选手啊!”丁峰看得心跳脸红,两位老总却像欣赏一只刚从山上猎获的幼兽一般津津有味。他当即找了个借口逃出林总的房间。

在接下来的几个晚上,丁峰发现每晚都有选手婀娜多姿、风情万种地进入金总和林总的房间陪睡。对于总裁让参赛选手如此露骨地陪睡,他还是感到有些难以接受。

就在初赛前三天的晚上,丁峰接到一个女孩打来的电话:“丁总,丁老师,我是5号选手陈梅啊!我家里并不富裕,出不起钱,我知道凭经济实力我进不了前20名。我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处女之身。我真的是处女,请你相信我!我愿意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丁峰大吃一惊,说:“我不会跟你做你说的那种事的,你还是要凭实力参赛!”说完他将电话挂了。他知道陈梅就是那个由父母出1万元参赛费的选手。


逃离浮华,再不做昧良心的“文化掮客”


10佳出炉后,接着进行前三名决赛。6月6日,离决赛还有四天时间。晚上10时半,丁峰应8号选手的后台老板孙建华之邀谈追加赞助费的事。孙表示将款额增加到200万元,但必须保证8号进入前三,最少是季军。根据到账情况,丁峰说:“这是有希望的。只是不知26号的赞助商是什么态度。到今天为止,他仍停留在200万这一档上没有动静,如果在决赛落幕之前仍不动的话,那你的8号就与26号争这个季军。”他没有把争夺亚军的选手的赞助情况告诉他。

听了丁峰的话,孙老板心里打起了如意算盘:如果26号不再追加赞助费,两边的筹码就像天平一样平衡,两人的外形、才艺几乎难分上下,最终的结果就看丁峰他们几个核心人物的态度了。他不想再增加投资,想以色代财,让8号自己上门搞定三个核心领导,那时,别说是季军,恐怕夺冠都有可能。孙老板以去洗手间为由避开丁峰,给8号选手打了一个电话,如此这般说了一通。8号欣然应允。

孙老板陪丁峰喝了不少酒。酒量不大的丁峰回宾馆房间时,走路都有些不稳。孙老板将他送到门口,朝他诡秘地一笑,告别转身走了。丁峰进了房门,开了灯,惊奇地发现床上躺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他顿时吓了一大跳,酒都吓醒了一半。原来是8号选手顾玲玲,她上前抱住了他。

丁峰正处于酒酣耳热的兴头上,毕竟也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第二天早晨,顾玲玲走后,丁峰突然有一种强烈的自责和愧疚的感觉。他虽然下海开酒吧多年,但从来没有对不起老婆,这是第一次。他就这样深怀愧疚地在床上躺了一整天,没心思干任何事情。

总决赛的前一天下午,一直按兵不动的26号选手的后台老板李尔彪突然给金总打电话,要将赞助费追加到第一名,26号非拿下桂冠不可,问现在最高的赞助出到什么数了。金总要他找丁总联系。丁峰像是发泄不平,又像是玩世不恭,大声吼道:“亚军已到300万了。就看你大不大方了,你不干拉倒!”

李尔彪说:“丁总,你今天怎么了,像吃了火药似的?好好好,我追加到360万,总决赛开幕的前一天把款打到你们账上。”

果然,李尔彪没有失言。在决赛开幕的前一天将款打了过来。紧接着又爆出冷门,一直没有与组委会进行沟通联系的19号选手的老板紧随其后将最初的100万元赞助追加到300万元。情况突变,丁峰明白,如果8号选手顾玲玲背后的孙老板不立即追加,超过1号的马丽芳,8号就进不了前三争季军了。他当然希望顾玲玲能进前三名,最少能成为季军。他赶紧给孙打电话,可孙的手机怎么也拨不通,找孙的秘书,秘书说孙总因急事去了上海,他也联系不上,追加赞助费的事他作不了主。

于是,因赞助额度突然大变,冠、亚、季军由一天前的8号顾玲玲、26号吴娜、1号马丽芳变为26号吴娜、19号张彤、1号马丽芳了。这是最后由金总拍板定下的,完全体现了金钱在这次大赛中的魔力。

6月12日,×××模特大赛顺利落下帷幕。金少龙、林东发、丁峰的组委会赚了个盆满钵满。但丁峰是聘用来的,除了每月拿5000元固定工资外,他不能参与分红。由于金总欣赏他的才能与勤奋,最终给了他一笔不菲的劳务费。

一想起那些为参赛付出了金钱与肉体的年幼无知的女孩,丁峰的心里就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痛楚和负疚感,觉得良心不安。他再也不愿做这种“文化掮客”了。

几天后,丁峰以老婆身体不好为由,谢绝了金总的挽留,仍回去经营他的酒吧。踏踏实实地赚本分钱,他才觉得良心安宁。


6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