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年前的战争(新) 第一章 第四十一节 攻占国内

maxian1908 收藏 0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



一个月内,在辽东商会的内应和周坚铁骑的猛攻下,通往高句丽首府国内城的几个大城浑江、朴升骨等城池相继陷落,汉军铁骑如风般席卷了整个北高句丽,消息传来,因为严寒天气而放松防备的高句丽乱成一团,由于天气原因,高句丽的兵力被困在路上,无法迅速支援,分散在各地的薄弱防线被汉军铁骑冲得支离破碎,一封封求援信件压得高句丽王伯固寝室难安,伯固不尽有些后悔当初不该拒绝了扶余人的求援,而坐任周坚的迅速强大,但世上已经没有后悔药可吃,唯一的出路就是在明年开春之前拼力守住国内城,等待各地的勤王大军。

中平三年腊月,周坚的铁骑在突破了通往国内城路上的一座座城池后,迅速杀到国内城下,将国内城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来。

国内城,高大雄伟,城阔壕深,周长数足有五六十里,城内不仅高楼豪宅遍布,小巧雅致的普通民宅也是星罗棋布地散居其间。自箕子建国朝鲜以来,国内城就是历代朝鲜的国都,从箕子朝鲜到卫满朝鲜,直至现今由卒本扶余发展起来的高句丽国,国内城的建城历史以千年计了,城中现住户不下万户,再加上各豪门护卫,总人口不下十五万人,可以说,国内城是东北地区自扶余到高句丽、马韩、弁韩等王国中当之无愧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其城市规模在整个东北地区如果说排第二,没有哪个国家的城池敢算第一。为了供应城中这么庞大的人口生活所需,国内城建有多在数十处的巨型仓库,储备了巨量的粟、米等粮草和各种物资。

自从通往国内的门户朴升骨城也陷落以后,原本就因汉军的迅速突击而人心惶惶的国内城更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甚至在汉军刚开始围城时,高句丽王伯固就下达了宵禁令,城中所有能征战的男丁都被征发一空,会合原来的守军,临时拼凑了一支四万人的兵力抵挡汉军的进攻,但是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军队究竟有多大的战斗力,恐怕也只有指挥这支军队的高句丽大将伯言心中最清楚。

将军府中,灯火通明,汉军已经围城五日,这五日汉军虽未发动任何攻势,可是作为国内城守军总指挥的高句丽大将伯言却被折腾得够呛,除了临时拉壮丁拼凑守城军队,还要不断地巡视城中各处,布置防御,一直以来养尊处优的伯言简直被累得吐血,今晚也是一样,伯言的府中灯火透亮,伯言正紧皱眉头,苦苦累索御敌之策。

“大将军,辽东商会的赵信会长求见。”将军府的管家一推门,打断众人的讲话。

“赵信?”伯言站了起来,辽东商会现在已经把持了高句丽的经济命脉,高句丽所需的食盐、铁矿石和贵重消费品皆由辽东商会供应,而高句丽的特产也大多通过辽东商会输出,赵信与高句丽国官员、贵族关系也很好,每年都会送上许多财物锦帛孝敬,甚至连国内城的军粮供应,辽东商会也占了大头。“请赵会长进来。”

此时不是得罪辽东商会的时候,更何况是人家赵信亲自登门拜访,一转身,伯言回坐到桌案边,静等赵信的到来。

赵信,作为黄浩的辽东商会一员,这些年秉承黄浩的意思,不断扩大在高句丽的商业,不但成功控制了高句丽的经济命脉,甚至通过各种关系,在高句丽从上层到地方都编织了强大的情报网,所以周坚东征高句丽时,辽东商会才能在各地遥相呼应,周坚的进攻也才如此顺利。今天赵信来拜会伯言,就是奉周坚之意,前来劝降。

伯言现在执掌着国内城的兵权,一言九鼎,就连伯固也得看他的眼色行事,作为高句丽大将,伯言无甚才能,完全是靠妹妹也就是伯固的宠妃丽姬才一步步爬上高位的,在国内,伯言与王太子伯雨一党关系闹得很僵,这次伯固因为丽姬的原因,将国内城的守御交给伯言,但伯雨等人却是千般排挤,所以伯言的日子也不好过。

很快,赵信被管家带到伯言面前,伯言一指面前的坐秤,待赵信坐下,连忙问:“赵先生,深夜来访,不知为何事?”

“无他,我是来救将军与一城老小的性命的。”

“此话怎讲?”

“将军,现今苏仆延已被周坚所灭,扶余国也在三个月不到成为周坚的箸中之肉,高句丽失去了乌桓与扶余两大屏障,必然也将面临周坚的进攻,但是国王伯固却不顾高句丽实情,不但不与周坚搞好关系,相反却联合辽东的公孙度与周坚对抗。本来老虎已卧于榻旁,躲都来不及,可是伯固却偏偏要撩拨老虎,撩拨也就罢了,最起码也做好抽身的准备吧,可是现在高句丽却一点准备也没有,及至周坚大军东征,才匆匆忙忙应战,怎么能不一败涂地。现在国内城被围,而将军所倚侍的各路援军却由于大雪泥泞,短时间内不可能抵达国内城。现在周坚率数万狼骑叩关城下,一旦城破,玉石俱焚,万众遭殃,我不忍见将军与一城老小俱遭焚灭之罪,所以前来劝将军献城投降,尚可保住富贵,保住一家老小。”赵信坦言。

“赵先生欺我乎。”伯言一跃而起,拔出宝剑,对着赵信,“我猜先生前来就没有好意,定是替那周坚做说客的,商人重利,害怕城破血本无归,本将军不怪你,但大王既然将守卫社稷宗庙之责委任于我,我岂可随随便便就献城投降,愧对大王及国内城中百姓的期望?”

“大将军,一旦国内城破,大王即为俘虏,将军及众军也将战死,何来守卫宗庙社稷之说。”看着寒光闪闪的宝剑,赵信并不害怕,侃侃而谈,“纵观有汉以来,我们高句丽也曾多次臣属于汉,可是有多少次汉军曾毁过我高句丽宗庙社稷呢?汉,所图者名份也,这些年汉朝衰落,才使高句丽做大,高句丽也吞没了不少汉土。这次周坚以护乌桓校尉身份,收玄菟,征扶余,也未曾有与高句丽为敌之意,却不想伯固不智,勾结公孙度偷袭昌黎,那周坚本有替汉报复之心,又因伯固帮助其敌人,怎么能不起兵报仇,高句丽作为公孙度的替罪羊,也就首当其冲了。现在周坚大军兵临城下,如果大将军一意孤行,激怒汉军,恐怕到国内城破之时,汉军不但不会饶恕大王及众臣,还会多加报复,就此灭了高句丽王族,到那时高句丽六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不但是大王及百姓不能原谅将军,只怕将军死后也无颜面对逝去的高句丽先贤也。”

“如果我们投降了,周坚能保证延续高句丽香火,不与高句丽王室为难吗?”伯言言语软了下来,收回宝剑。

“我只是替城中百姓及大王和大将军着想,遵汉旧制,汉不曾为难过降伏的各邦,甚至优抚有加,就是刚刚被周坚征服的扶余,我也未曾听说周坚对扶余王室如何,相反周坚不但保留了扶余王室的权利,甚至娶扶余公主为妻,一心一意待扶余如已出矣。”

“此事容我想一想。”伯言颓然道,现在形式明摆着,数万汉军围城,国内城内外援断绝,战,若胜还好,若败不但富贵荣华皆成空,就连项上人头也不保,降,不但可保住权位,再不济也可以退守田园,当一个自由自在的富家翁,而不用面对这种朝不保夕的日子。

“还请大将军早做决断,如果早降,大将军和大王还能保住权位,甚至能保住王侯之位,否则,恐怕就是玉石俱焚,一切成空了。”赵信站了起来,“我是商人,商人重利,只要周坚能保证辽东商会的利益,我想商会是不会拒绝此良机的。”

“莫非辽东商会已经有降意?”伯言闻听一愣,如果辽东商会唆使人投降,那么长期依靠商会供应的王宫甚至军队就会断了供应,恐怕不待敌军攻城,城中就自乱起来了。

“不瞒大将军,商会已经派人与周坚接洽,周坚同意维持商会利益,同时希望城中权贵能看在百姓面上,早日投降,使国内城少受兵灾之苦。”

“赵先生请回吧,此事我会慎重考虑。”听到商会已有降意,伯言的心凉了半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