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 花皮鬼脸 (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7.html


“哥,哥呀,你醒醒!我呀,是我,你好好看看,我是刘二宝呀。”刘二宝摇晃着方天勇的胳膊说。

方天勇猛然睁开眼睛的同时,飞快的伸出胳膊,要来锁对方的咽喉。伤口的刺痛让方天勇马上清醒,伸出的手握住的是厚厚的纱布。方天勇望着眼前的刘二宝一下子愣住了,满脸挂着汗水,问:“你……二宝,二宝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方天勇说着话,把刚刚握上脖子的手收了回来,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还在狂跳不止。

刘二宝抬手摸了摸包在脖子里的纱布,嘿嘿的笑了笑,说:“哥呀,你以为我死了是吧,呵……哥呀,我二宝是福大命大造化大,马克思他老人家说呀,我还没入党呢,他不收我。哈……”

方天勇听刘二宝这样讲,他也跟着笑了,说:“活着就好呀,你怎么会在这个病房呀,刚才我进来的时候,没有发现你呀。”方天勇说着,转头看着日光灯照耀下洁白的病房。

刘二宝伸手从床头扯了一条毛巾,给方天勇擦着脸上的汗,说:“哥呀,护士们把你推进来的时候呀,我还没睡着呢,只是这里熄灯了就得躺在床上,所以我呢就没吱声,再说了,我也不知道是你呀。我这刚刚睡着了,先是让你的呼噜给吵醒了,后来我又听到你大喊,我便听出了是你的声音,过来把灯打开,我娘呀,一看还真就是你。把我给高兴坏了,你,这也是受伤了?”

方天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纱布,说:“是呀,一颗子弹从后背钻进去的,在我前胸上给顶出了个头。呵……我和你一样,马老人家不收我,和不收你的理由一样,呵……”

“呵……受点伤没什么,咱哥俩都在就好呀,咱们班的人都回来了吧,老赵班长还好吧?”刘二宝又问。

刘二宝的这句话问的方天勇鼻子有些发酸,他沉默了一下儿,说:“班长,他……已经不在了,被那片树林里的重机枪给咬上了。”

“啊……老赵 ,他……”刘二宝先是一愣,然后一下子哭出声来,流着泪又说:“唉,这个鸟老赵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我参战配属来到这个班,他对我特别好,象我大哥一样,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刘二宝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原本给方天勇擦汗的毛巾,全都被他抹上了鼻涕。

躺在最里侧病床上的兵,被刘二宝的哭声给震醒了,把头从被子下面钻出来,眯着眼先抬头瞅了一眼雪亮的日光灯管,然后又摸着脑袋,用浓浓的河南话说:“咦,乖乖地,你深更半夜地在这里弄啥哩?这抽抽搭搭的象个娘们儿。”

刘二宝又抹了一把鼻涕说:“给我一边呆着去,别管我。”

这兵把被子蒙到头上又扯下来,苦着个脸说:“你这个二宝,我这是好不容易才成了个病号,你就让我好好的睡一会行不,大半夜的你哭什么呀。”

方天勇拉了一把刘二宝。

刘二宝用力的把毛巾摔到地上,忽然地站起来大声说:“你给我闭上你的臭鸟嘴,你要是再多说一句话,我现在就给你做手术,让你一辈子省心。”

这兵叹了口气把脑袋缩回了被子里。

刘二宝捡起地上的毛巾,他刚把屁股坐到方天勇的床上,这时值班护士走了进来,严厉的说:“把灯闭了上床睡觉!你这个刘二宝真是要成精了,这是要开大会呀,我在一楼就听到你在这里喊了。”

刘二宝忙起身把屋里的灯关上,很听话的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护士关上门出去了。

最里侧床上的那个兵,这时又把脑袋从被子里伸出来,笑着说:“你这个刘二宝,也就是和我来劲,看了护士就成了招瘟的猫了。”

刘二宝身在床上小声说:“闭上你的臭鸟嘴吧,在医院里还是和护士客气点,要不然打针的时候就给你屁股练手了,哼,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不信你的屁股是铁打的。”

刘二宝听护士走远了,他又轻手轻脚的从床上跳下来,把自己的床往方天勇的身边推靠在了一起,然后躺在床上后,拉住了方天勇的手,小声说:“哥呀,咱俩这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唉,再遇到一起不容易呀,现在拉着你的手睡觉,我感觉心里踏实呀。”

方天勇听刘二宝这样讲,心里也感觉很感慨,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兄弟,不早了,睡吧。”

方天勇告诉刘二宝睡觉,而自己却再也无法合上双眼。刚才那个奇怪的梦,在他的脑海里来回的跳动。是呀,那个炸断铁路,又向车厢里扒望的人,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呢?他的脸真的会象梦中的那样,如破布般拼结吗?一个个问号,如条条绳索捆住了方天勇的心,但是最终他也没有想到任何的答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