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那些堕落的日子 蜕变 杰哥介绍的美差

您拨的号码是空号 收藏 3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4.html[/size][/URL] 经过这么一折腾,谭子庚一夜没睡着,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辗转睡去。正当谭子庚睡得正香时,手机发出一阵欢快的叫声:“浏阳河的水啊,绿油油,我们俩的感情才开头,你是我的心呀你我的肝,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这是谭子庚大学时所在学校的名谣,那个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这么一段,特别是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4.html




经过这么一折腾,谭子庚一夜没睡着,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辗转睡去。正当谭子庚睡得正香时,手机发出一阵欢快的叫声:“浏阳河的水啊,绿油油,我们俩的感情才开头,你是我的心呀你我的肝,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这是谭子庚大学时所在学校的名谣,那个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这么一段,特别是向女生求爱的时候,男生大多都以此为主打歌。谭子庚刚买这个手机的时候,有一回上网下载黄段子小说,不小心看到了这则音乐彩铃,大为兴奋,于是便下载下来用做手机来电铃声。

谭子庚抓起手机:“喂,哪个?”那边传来王杰的声音:“哥们,咋滴了,现在还没来公司?”

“哦,是王哥啊,这么早找我有啥事情?”

“还早?你丫的不知道看时间啊?这都十点了。赶紧过来,郑晓明找你有事呢。”王杰在那边没好气的说。

谭子庚一激灵,看了下手机时间,“啊,啊,啊,不好意思啊,王哥。昨晚睡过头了,我现在马上过来。”

“快点,给你十分钟,十一点你要赶到郑晓明那里。”王杰的语气显得有些郑重。

谭子庚挂掉电话,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跑到洗手间抓起毛巾胡乱擦了把脸,开门的时候往嘴里丢了一块口香糖当漱口。路过四楼的时候,刚好碰到小女人准备出去。看到谭子庚行色匆匆,小女人脸色一红,幽幽地说:“昨晚,你……”

谭子庚一听要坏事,赶紧对小女人说:“我现在要赶去上班,有什么事情等我下班后再说吧,好不?”说完也不理会小女人的神情,一溜烟的跑下楼去,依稀听到小女人“噢”了一声。

一路小跑出城中村,谭子庚在路旁摇手招了一辆摩托,跟摩托佬说好价便直奔公司。王杰让他先去公司拿相机,然后再去郑晓明的公司。几分钟后谭子庚到了公司门口,王杰已经在等着他了。

“杰哥,郑晓明找我什么事啊,这么急。”

“你小子交上好运了呢。知道不。”王杰用力地拍了一下谭子庚肩膀。

谭子庚挠挠头,“嘿嘿”的赔笑着:“杰哥别取笑我了,我哪里有那能耐呀。”

“去,你小子别跟我来这套啊。郑晓明今天给我打电话了,说有个出版社准备为他量身定做一本传记,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人来主笔,刚好,我给他推荐了你。你小子,可不能马虎呢。”王杰一本正经的说。

“杰哥,这不太好吧,我刚来这里,这样算是兼职了吧?”谭子庚有些犹豫,“而且,你看我这水平,能行么?”

“放心,这个事情只有我跟你知道,公司其他人是不知道的,他们问起来我都会帮你解释的,其实,对于你,我也只能这样帮了。在这个公司里面,我对你的照顾不能太过于明显。郑晓明那边你也不要紧张,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什么事情你也可以找我的。”王杰递给谭子庚一根烟说道。

“那,我先谢谢杰哥了。您的大恩大德,我下辈子做牛做马都要报答的。”谭子庚笑着躲开了王杰的飞腿。

“不要你报答,如果你非要报答我呢,等你拿到酬劳了再说。”王杰看着谭子庚,“说道酬劳,我差点忘记了,这次你为郑晓明主笔,他开出的酬劳是5万,等书出版后还有2万奖金,我觉得条件还不错。”

“奶奶的,这么多啊,那我就是卖命都要好好干了。”谭子庚听的眼睛都圆了。

“去,你小子,不要你卖命,卖卖身就好了。”

“嘿嘿,俺昨晚就差点卖身了。”谭子庚话一出口便后悔了,怎么能把昨晚的破事给抖落出来呢。

“我说呢,十点了都没来上班,我就知道你小子有问题。老实交代,昨晚干嘛去了。”

“杰哥,改天,改天再和你说行不?你看,我这不是还要去郑晓明那边呢。你刚才不是说了么,我十一点前要赶到那边的。”谭子庚急中生智,找到了一个比较合理的理由。

“得了,那下回说吧,你先过去。”王杰在后面追着说,“记得,千万别给我丢人呢。你小子。”

谭子庚离开公司,坐上了去郑晓明公司的公车。车上,谭子庚回想了一下自己来广州后发生的事情,觉得自己这两个月的遭遇就跟做梦一样,不但认识了好心的师哥王杰,得到了他的多般照顾,而且得到了为郑晓明写传记的机会,甚至,就在昨晚,还差点跟楼下的那小女人嘿咻了,虽然最后功亏一篑,但也算是了了一个一亲芳泽的心愿。想到这里,谭子庚轻轻的拍了一把脸,暗骂自己不是好东西。

公交车摇摇晃晃的到了环市路,车里的人很多,有点吵,谭子庚没有听清楚车内广播先前的普通话报站,只是依稀听到了“环市”两个字,而后面的白话报站,对于谭子庚而言简直就是听天书了。他生怕坐过了头,赶紧下了车。可是等他弄明白的时候,发现自己离郑总公司所在的环市南路还有一段路。“我丢!”谭子庚嘴里嘀咕着,这破白话还真难懂啊。来广州两个月了,他也就学会了这一句,这还是王杰私下里不停给他灌输的结果。

谭子庚看了下表,离十一点还差十来分钟,看来再转一次车是来不及了,还是打车过去吧。谭子庚叫了一辆出租车,一路上没顾着看两旁的风景,两个眼睛光盯着计费器了。看着计费器上的数字一下一下的往上跳,谭子庚眼睛都绿了,他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出租车终于停在了郑晓明公司的门口,谭子庚的心里也舒了口气,看看计费器,16元,掏钱的时候谭子庚有些心痛,换了以前,这可是自己一天的伙食费呀,以后再也不打这破车了,谭子庚心想。

付了钱,谭子庚走进郑晓明的公司,还没等他开口,漂亮的前台小姐已经堆起了热情的笑容,把他带到了郑晓明的办公室。进去的时候,郑晓明正在接电话,他示意谭子庚先坐。郑晓明对着电话讲了十来分钟,谭子庚听了个大概,好像是生意场上的一些事情。对于这些,谭子庚向来没有什么兴趣,他很随意的拿起桌上的报纸看了起来。

“谭大记者在看什么呢?”郑晓明接完了电话。

“哦,没什么,郑总您找我是关于您个人传记的事情么?”谭子庚开门见山的把话说了出来。

“小谭果真是个直爽的人,我没看走眼呀。”郑晓明见谭子庚没有明知故问,心里很是满意,连称呼都改了,“这么说吧,小谭,我想为自己出一本传记,我这一辈子,虽然说没什么大坎坷,也没做什么值得惊叹的大事情,但人嘛,特别是到了我这个年纪的,总想留下点什么,也好百年之后给后代一些点滴的回忆。”

“这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呀,郑总,像您这样的人士,的确需要这样一本类似的回忆录,一方面可以用来回忆,另一方面还可以指导那些在商海里沉浮的人士,给他们一些指导和借鉴。”谭子庚想了想,又补充道:“特别是像我这样初出茅庐的人,郑总您的人生阅历,对我们来说是宝贵的财富和启示呀。”

“看来王杰老弟没推荐错人啊,哈哈。”郑晓明对谭子庚的话相当受用,忍不住笑起来,“就这样定了,小谭,我的个人传记就委托你了。另外,我给你再安排一个助手,也是搞文字工作的,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让她配合就好了。”郑晓明说完便让秘书去把人叫来。

谭子庚正准备婉言拒绝,还没等他开口,郑晓明就说:“小谭啊,我怕你一个人会比较累,所以我在我公司找一个人配合你,一来她对我比较了解,二来你不至于太累。你不要有任何的担心,一切以你为主。”

见郑晓明这么说,谭子庚再也不好拒绝,只好点头说好。过了一会,秘书把人叫了过来,出乎谭子庚的意料,即将配合他的竟然是个女孩子,而且是个一顶一的大美女。刹那间谭子庚的脑子一片空白。其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这种现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要一看到美女,头部都会短暂性失血。

“郑叔叔好!”女孩用撒娇的语气同郑晓明打着招呼。

“小沐啊,来,我给你介绍下,这是都是夜归人杂志的大记者谭子庚,以后你要好好配合他的工作,当好他的助手,记得多跟人家学习,可别让你妈妈和我失望噢。”郑晓明顿了顿,又对谭子庚说:“小谭,这个事情就要拜托你了。具体的事情,你跟小沐聊吧,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尽管跟我说。”

“哎呀,郑叔叔,你别动不动提我妈妈好不好,每次都这样,我都烦死了。”女孩对着郑晓明撒娇道。

郑晓明听了哈哈大笑:“好,好,好,不提你妈妈,哈哈,我还有事,你们两个先熟悉一下吧。”

“谭大哥,你好!以后你可要多帮帮我了,免得有人背后说我坏话。”女孩说这话的时候故意瞪了郑晓明一眼,主动朝谭子庚伸出了手。谭子庚见状赶紧伸手,轻轻地握了一下,说:“哪里,你太客气了。”谭子庚这时有点犯晕,心想这个小沐可不简单呢。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