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被遗忘的硝烟 第一卷 第五章 偷袭

oursenser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62.html[/size][/URL] 八连三排是加强排,偷袭完全没有防备的一个南朝鲜排应该是很有把握,副连长赵子亮带着三班20名战士摸进到南朝鲜排宿营地100米左右的地方,冲身后的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战士们便立刻隐蔽了下来。 前方的树木影影绰绰,三顶帐篷就设在树林中间的一个开阔地上,在斜对角上一名南朝鲜士兵放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62.html


八连三排是加强排,偷袭完全没有防备的一个南朝鲜排应该是很有把握,副连长赵子亮带着三班20名战士摸进到南朝鲜排宿营地100米左右的地方,冲身后的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战士们便立刻隐蔽了下来。


前方的树木影影绰绰,三顶帐篷就设在树林中间的一个开阔地上,在斜对角上一名南朝鲜士兵放哨警戒,正背枪来回踱着脚步,很放松的样子,完全没有预感到死神的即将到来。


但赵子亮并没有急于动手,按照入朝前师部组织的战斗经验学习,北朝鲜人民军提供的信息是南朝鲜夜间宿营的时候一般是安排2名明哨2名暗哨的,而现在已经确定了3名敌人岗哨的位置,另一个暗哨还没有发现,同时,根据北朝鲜人民军提供的经验,这名暗哨应该是在距离帐篷50米左右的附近,也就是说应该距离自己最近50米。


但具体在什么地方却不得而知,赵子亮瞪大眼睛努力搜索着前方符合隐蔽的地方。三排长辛召雷那边的哨兵还容易解决一些,因为一明一暗的2名岗哨都确定了位置。


50米开外的前方,树木很稀少,虽在黑夜中,但一切还算是明朗,而赵子亮搜索了好一会也没有发现暗哨的痕迹。“莫非没有设暗哨?”赵子亮暗付着,也渐渐着急起来,马上就要天亮了,营长的命令可是要在天亮前解决战斗。


“赵连长,前面那颗最粗的矮树上好像是那名暗哨。”赵子亮焦急中,三班的一名大个战士怀抱一挺二六式轻机凑过来在赵子亮耳边轻声说道。


“嗯?他娘的!”赵子亮眼前一亮,随即闷声骂道,只见前方大约50米远的一颗格外粗的矮树树杈之间,隐隐约约坐着一个人影,背靠树杈一动不动。


“没错!就是那名暗哨,他娘的可找到了。”赵子亮从腰间抽出一把刺刀,回头说道,“大个、野猫跟我上去摸哨,其他人就地隐蔽,摸完哨后看我的手势,我们打最东侧那顶帐篷,都给我上刺刀!”


“明白!”身后的三班班长低沉答应道。


赵子亮冲大个和野猫两名战士一摆头,“上!”说完把冲锋枪往肩上一挎,手持刺刀猫腰向大树底下摸去。


然而当摸到树底下的时候本来紧绷的神经便一下缓了下来,因为分明听到了树上发出的打鼾声。赵子亮抬头查看,哑然失笑,发现头上这家伙挺会选地方的,就骑在矮树的大树叉之间,一个睡觉的好地方,正舒适的发着均匀的鼾声。


他娘的,在睡梦中见阎王也算是个好死法了。赵子亮心想着,“嚯”的直起身,左手捂住了这名南朝鲜士兵的嘴,随即右手的刺刀已摸向这家伙的脖子。。。


这名南朝鲜士兵这可算得上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了,闷哼一声,从树上摔了下来,落到了早已蹲身等候的大个怀中,双腿乱蹬了一会便不动了,热腾腾的鲜血正巧喷了大个一脖子。“妈的!这家伙够重的,猪一样!”大个扯起这名死去的南朝鲜士兵衣服擦了擦脖子上的血骂道。


“少废话!”赵子亮闷喝了一声,捡起了哨兵的步枪,转身对三班战士隐蔽的地方挥了挥手,随即对外号野猫的战士说道:“过去解决明哨!”


“是!”


这名外号叫做野猫的战士来自内蒙,身体结实粗壮且灵活,是把摔跤的好手,当年因不小心杀了一个当地的恶霸只身逃到内地,正巧遇上领兵打日本鬼子的赵子亮,并且又同几名战士发生了点小摩擦,硬是把三名战士摔趴,赵子亮刮目,用匪性十足的方式收了他,便一路跟了过来,赵子亮清楚,摸哨是他的拿手好戏。


野猫的身手很灵活,几个起落之后便窜到了那名哨兵背后的视线死角,也正巧看到了另一侧辛召雷的挥手示意,那边因为没有寻找暗哨的时间,此时已经把2名哨兵都解决掉了。


野猫嘴上泛起一丝冷笑,闪到一处黑影中,随手向身旁丢了一块小石头。


石子落地的轻微响声引起了这名南朝鲜哨兵的注意,奇怪的转过身,但还是机警的把肩上的步枪持在了手中,而刚一步迈到黑影中,便觉一股冷从身后袭来,急忙闪避,但已经完晚了,一只铁钳力道的手抓住了自己的喉咙,想喊也喊不出声了,随即一把尖刀已从背后肺部的位置刺了进来。。。


野猫轻轻把哨兵尸体放了下来,随手捡过了哨兵身上的枪支,“嘿嘿”一笑,刚才这家伙根本就没有顶上子弹,倒是省了自己的一道工序。


“吱吱~~吱~~”几声鼠叫声音从前方传了过来,赵子亮心里一下便乐开了,这是野猫摸哨后老熟套的暗号,表达他已经把哨兵干掉了。


“都轻点声,上!”赵子亮冲身后三班的战士一挥手。仅50米的距离,穿过一小片树林就到,三班的士兵们纷纷起身,持枪向前方扑去,夜幕中,枪尖的刺刀滑过了一阵白色的光芒。


“铮~~”一个微弱的响声在赵子亮身边的左侧响过,但声音不是战士们身上发出的!电光火石的瞬间,赵子亮脑中猛地一闪,手雷!


“卧倒!”赵子亮喝了一声,一把拉过左侧的那位战士,扑到在地。


“轰!”一声爆炸在赵子亮扑到的瞬间响了,周围炸起的夹杂着石块,草皮的泥土、树枝飞扬而起。。。


“啊~~”惨叫声传来,一名战士手捂双眼向后摔倒在地。


赵子亮耳朵被震的嗡嗡直响!但还是迅速爬了起来,大声喊道:“卫生员抢救伤员,其他人强攻!杀!”突来的意外打乱了计划,但赵子亮的果断冷静还是一如既往着。偷袭只成功了一半,到了这个关口上,只能强行攻击了,帐篷里的南朝鲜士兵肯定还是处于弱势,会很容易被三班的战士们歼灭,而隐蔽目标的目的已不存在。


原来树上睡觉的那名暗哨在睡觉前把一颗手雷的保险打开,用一根铁丝系在了距离自己20米左右的两颗树之间,就为了预防万一,而赵子亮疏忽掉了,也完全没有想到这只南朝鲜排的夜间防卫是如此谨慎,当然,要想找到这个机关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三班的战士们眼都红了,突来的爆炸声和战友的惨叫声在异国的土地上第一次响起,深深刺激了他们,听到赵子亮的命令声,各自咬牙切齿的闷头向帐篷扑去。


然而,就在冲在最前面的一个战士距离帐篷还差那么10米左右远的时侯,突然一名光着上身的南朝鲜士兵搬着一挺机枪冲了出来!这名战士大吃一惊,可此时手中的步枪上了刺刀后,根本就没有顶上子弹,情急中,大喊了一声,“卧倒!”自己却对着这名南朝鲜士兵恶狠狠的冲了上去。


危急时刻,“咻”的一声传来,一颗子弹擦着这名三班战士的耳边飞了过去。


“嘭!”持机枪的南朝鲜士兵脑袋被掀去了一半,红白相间的脑浆呼的一声在将息的篝火中映射中喷到了帐篷上!这名三班的战士又是一惊,脚下已收不住,枪刺还是刺入了这名已经成为尸体的南朝鲜士兵胸膛。。。


这一枪是张胜强打得,“喀嚓”一声,一颗发着白烟的弹壳蹦了出来,另一颗子弹又顶上了枪膛。


而身边的楚向禹已经目瞪口呆,汗流浃背,虽然才是刚刚开始的战斗,战争中死亡是如此的突然和猝不及防,自己可别是这种死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