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隼行动 第五章 第五章:第二节

shxfq9011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9.html[/size][/URL] 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在根本没有事先得到通知的情况下:一架军用直升机,在乡镇修筑完工的宽敞水泥公路上,降落了下来。南方军区训练基地的刘国贵少校,以及两名身着便装的军人下了飞机。虽然少校声称是来看望他们的;但是每个人都知道没有事情的话,他来小镇是不可能的,并且是属于破天荒的事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9.html


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在根本没有事先得到通知的情况下:一架军用直升机,在乡镇修筑完工的宽敞水泥公路上,降落了下来。南方军区训练基地的刘国贵少校,以及两名身着便装的军人下了飞机。虽然少校声称是来看望他们的;但是每个人都知道没有事情的话,他来小镇是不可能的,并且是属于破天荒的事情。如此之说:只是一个很幼稚的借口。曾中回想少校向他委婉地说出事项的时候,当时还情不自禁地暗暗发笑了起来。

“我记得曾中你很久都没有回家了吧!我听你曾这么说过,很想回去一趟,现在正好可以搭便车--直升机!你认为如何?”

望着面前连扯谎都不会的少校,他有意不去吃这一套:“那么能等我一点时间好吗?”

“当然!只是不知让我等多久?”

“一年!你知道我负责的工程项目还没有完成。”

少校扫视一眼,旁边不远处的众多战友们。他从距离上判断得出来,与曾中的谈话他们是听不到的,当然这也是他的希望。希望将一件事项给他说清楚,可是如何说明整个意思的时候,少校感到了困惑。因为这一次与前两次的指明事项很不同,这一次是特定地指名曾中一人。而且是国家安全局下达的指示。本来刘国贵少校不管此事,但是有障于廖括、辽阔,曲靖三人的情面,现在不得不由他,来担任将人接走的任务。

“好啦!”少校不想再去抱有试图,隐瞒实情的幻想,他实话实说了起来:“我这次前来,实际上是肩负着国家安全局的重任,任务是将你找到,再然后将你接走。”

“这就对啦!这样才符合你千里迢迢地跑来看我们。”

“请别把人情的事项,介入到执行的重任之中来。要知道,即使没有重任我也会来看你们,有几次都是这样,只是……,你是知道的,问题是我总是脱不开身而己。”

“是一件何样的事项呢?”曾中问道,瞥视少校的眼睛一眨也不眨。

尽管弄不清楚,为何只从众多的战友里面选中他。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呢?当然,少校亲自前来已经说明事件很特别,也许就连刘国贵少校本人也不知道,是一件何样的事情委任他去完成,同样对于少校来说,它是一项不可推卸的重任。

“我不知详情,只是奉命把你接走。”少校如实地交待道。

“这命令来自那里?”

“国家安全局,我的战友,你被国家安全局选中了。”

能被国家安全局选中,是一件值得庆兴的事情。但是单单地只选中了自己;曾中对此感到有点不可思议了。他细心地观察着少校,想从他投射出来的茫然神态里,确定出了对方的确不知详情。而与他同来的两位人士,更是不可能,从他俩的脸上得到某种信息。就这样,他与少校乘飞机走了。直升机到达了一个军事基地,然后再转搭另一架直升机,同行的人员还是那两名随刘国贵少校到小镇来的人士,只是这一次少校没有与之一同前往。在长达二个小时的飞行时间里,没有谁与他交谈,就仿佛他并不存在。

仅仅在降落前的十分钟,其中的一个才开口说话了:“目的地到了。”

“我还以为你俩是哑巴呢。”

“旅途乏味我们知道这种感觉。”

“这么说,你的感知能力并没有丧失。”

“是的!”对方一板正经地回答,倒是曾中不曾想到的:“请!曾中先生!”

另一个在通讯,利用通讯的间隙朝他耸了耸肩。

“我不明白。”曾中说:“你们要把我带到什么样的地方去呢?”

“国家安全局!”坐在他身边的人士回答。

“为什么只单单找中我一人?”

对方闻听此话之后,立即缄口不语了起来。一直保持等到直升机,在国家安全局的大草坪上降落。才开始对他说话,事实上也都是一些交待与示意的话题。交待下飞机之后要他紧紧跟随之类的简短话语,弄得曾中满肚疑惑与不解。开始着重思考一个问题来,这个问题就是国家安全部门为何要应召他。因为在他看来,随便那个战友都比他更有能耐。

三人一起走进了国家安全局的大楼,通过了层层的检查,一位同行的安全人员离开,现在他跟着留下的一位来到一个仅供两人站立圆形内室。一桩亮光从室顶的某个仪器里照射下来,光线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变化了几种颜色。随着指示灯亮了之后,投射下来的亮光在瞬间里消失。

安全人员朝他做出一个跟随走出房间的手势。只是俩人由另一个通道行走,很快来到了电梯里。就曾中的感觉来说,电梯至少将俩人带到了第五层的高度。出了电梯,走过一道十几米的宽敞过道。推开过道一侧的一扇门,里面又是一个长长的过道。俩人沿着过道行走着,在该过道尽头的门边,站着三位迎接的人,他们是曲靖、辽阔和廖括。

同三位分别进行握手的时候,引路的安全员已经推开了面前的这扇门。最后一个与之握手的廖括没有同他松开,而是热情友好地相握着手走了进去。

进入了这个厅室之后,曾中立即被室内的景象弄得有一点惊诧万分。因为在印象里,或者从有关传媒的资料中,早已使人对国家安全局,这个机构感到森严与神秘。现在看到的确与电影里描述的那般,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并不烦杂,反而呈现安静,尽管工作人员来来往往,每个由玻璃隔成的小间里,进出的工作人员当拿开门的时候,能够听到里面的音声,如果不拿开门的的话,恐怕就是走到小间旁边,也听不到里面有任何响动,足以显示出隔声效果相当良好。

他们一行继续行走,最后来到了一个较大的隔间,从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个人正注意着他们一行人的到来。此人由办公桌旁站了起来,朝门边走来。这时候辽阔与廖括朝曾中告辞,由曲靖陪同他走进这个大隔间。

迎接之人是一个五十多岁,有着严谨学者风范模样的人。他目光十分犀利,那是一种能够将人体全面透视清楚的目光,如果有人幻想能够在此人的面前,想去隐瞒什么事情,那将要有该方面的特别训练才行。此人朝曲靖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向曾中做出一个示意请跟随的手势,将两人引到一块大型的,透明显示器旁的桌子边就坐下来。

“您是刚刚到达的吧,曾中先生!”

“是的!”他扫视两人,把更多的注意力投放到学者的身上。此人说话的音质,圆润好听,音量并不很高,但是很顺畅。

“很想弄懂一件事情。”只是被手头工作暂时给打断,停止了欲说的话语。动手在一张表格上签了几行字,随后把纸片递给曲靖。中校站起来朝学者及他致礼之后走了出去,现在学者可以将打断的话接着说完。“怎么只召唤你一个人,而不是你们所有的战友?”

“的确想弄懂它。”曾中点点头,“看来有一件事只符合我的能力是吧!”

学者微笑地刷了他一眼。“有一件事;国家安全局需要你去完成,把你召唤来是为了对你进行技术培训,然后奉命去完成任务。”

“培训的内容很多吗?”

“理论上来说,并不多,但是从技术上讲,需要一段时间,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你将在此进行为期十天的培训,它并不会耽误你计划中的行程,因为这是我们希望的行程,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

“看来你们十分了解我们的商业活动?”

在十天之后,作为乡镇工业园区的整体设计师,将与小镇工业园的管理人员前往美国,与那些投资小镇的企业进行许多事项的磋商。

“该部门并不是自吹自擂,国家的安全是我们的工作主题,任何有可能给国家安全造成重大隐患的事项,或者,更前瞻性质的事项我们都会考虑进去。这些结果的判断自然需要确切的资料,于是,获得资料的途径是多种多样的。”

“但是,我们的商业活动并不……。”

“是的!”对方打断他的话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你们的纯商业活动是一个事实,这正是我们要利用的一点,对于该方面的事项解释,等一下负责事项的人士会向你解释,今天会花几个小时让你明为什么。”他打住话,伸手按动桌台面控制板中的一个按键。

几分钟之后,进来了三名技术人员。每人都夹着文件夹。在往后的时间里,才逐渐知晓是为了何种事情。国家的利益作为一个公民来说,那是义无反顾的。在其后的十天时间里,接受各种信息技术,以及各类信息仪器使用的培训。 尤其在有关电脑信息技术方面,这一次的培训使他感到仿佛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因为他本来就是该领域里的一名高手。

现在不由自禁地望着一旁的仪器柜。回想起在国家安全局里,那段时间中学习的内容。如何使用该仪器只是从理论技术上进行操作,然而到达美国的当天,就有一家物流公司将该仪器运送过来。同样,当时在签收该物件的时候,心情的复杂程度是没有人会想到。

那是一种设想不可能,企求可能性出现的盼望心情。

正当沉陷于思考该物件引起涟漪的思绪,传来敲门声打断了思绪。敲得很急切,在他刚想说一声请进的时候,门已经被来人推开,蔻丹惊慌失措,话音里夹带不想克制的惶恐。

“刚才扬进打来了电话……。”

“别急!慢点说。”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刚才接到打来的电话内容,让她们全都感到不可思议。“扬进与女友凯茜遭到了袭击。”

“情况严重吗?”该消息让他倏然地从坐位上站了起来。

“据扬进在电话里讲,目前的情况仍处在控制之中。”

“那么他们俩人如今在哪里?”

“经过了该起事件,也就是说,自从凯茜接到哥哥艾力克打来的电话后,许多离奇的,危险的怪事,全都围绕在她的周围发生。现在与凯茜正前往她的住处。”

曾中无法克制的焦急显露出来:“你们通话了多久?”

“有几分钟!”

“这太糟糕啦。”

“有更大的麻烦?”蔻丹疑惑不解:“这件事,整个事件让人理不清头绪。”

“现在你立即给扬进打去电话,就说是我说的,现在他与凯茜正处在危险之中,每一个步骤都要特别小心。”

“好的!”回答之后,从房间里奔向原呆的房间,给俩人打电话去了。

曾中再一次地回到桌边坐下,这一回没有了先前的那番轻松。或者说,还有一点兴奋的意识。诚然地讲来,刚才蔻丹不进来汇报最新消息,脑海中的整个意识都处在兴奋的激昂之中。如此的巧遇,绝对是万万没有想到,因为曾经还认为不可能实现。

没有带上关严实的门,空气把蔻丹与扬进通讯的说话声传送进来。双眼关注屏幕窗口出现的进度条,现在最急于去做的事项是:把面前的工作尽快干完,随后,才是考虑商业团成员的安全问题,情况的变化迫使他往可能性的方面去想。手指快速地在键盘上敲打,努力争取时间。现在脑海里的思绪早跑到成员安全布置的事项之中,大家呆在商业大楼里是安全的,但是一旦离开,并且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危险存在的确定及危险不可预测会随时出现,如何去进行有效地避免,做到真正地避免,这是他该考虑并且必须要做到的事情。

几位女士围在莞丹的身边,她们关注通话的内容。希望从最新的通讯资料里获得,他俩是否摆脱了危险。

“我现在正处在朝市郊开去的道路上。”

扬进通过手机电话,有意地说出一个相反的方向。使用的是中文通讯,凯茜听不懂内容,时不时地扭过头来注视,一脸疑惑,这让他有种压力。汽车飞速地行驶,凯茜的驾驶水准很高,在车流中穿梭,越过车流量较多的大街,选择一个新的公路入口,驶入另一条道路。一条环城公路,她听从他的建议,有意识又特意地绕行一个大圈,事实上他们仍是往市中心开去。

“凯茜还好吗?”

“她很好!”

“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是因为什么原因?”

“不知道!”扬进不知道如何去回答提问,虽然已经有了猜测,只是目前还无法确定。同时,通过电话是无法去说清楚的。“我也十分纳闷,这到底是因为何种事情。”

同样都是不知道,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自然让为之担心的人,心房沉重。蔻丹立即将曾中交待的话语转达了过去。

“你能告诉我们,你俩到市郊去是为何事吗?”

“我不知道,”扬进借故回答:“是凯茜的意思,也许她有其他的紧要事项。”

“不会用时多久吧?”

“不会!记得我曾说过尼兰的地方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