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 卷六 第一百零八章、授课的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




那些是本地狼,一只公狼带着几只小狼出来打食,正在教小狼该怎么样去捕获猎物,小狼们今天学的是抓雪洞下面的野兔。


我看到了那只“三只眼”的小狼,它已经长得很大了,还记得我和多吉大叔,远远地站着看我们,那些狼发现了我们还有羊群,但是却没有过来,也没有刻意地要躲藏,可能它们感觉到多吉大叔和我不会去伤害它们,而他们现在也没必要来抢夺我们的羊。


它们的集团火力还远远不够,一只公狼和几只小狼,根本对两个大活人和一大队羊群构不成什么威胁,而且,今天它们要上的课不是捕羊,是捕兔,雪下的野兔。


一开始,我发现了那些狼,立即紧张起来,时刻准备着要和狼开打,多吉大叔让我放宽心,说:放心吧,这几天天气好,狼们能找到吃的,它们就是看到羊也不会来抢,这些狼我都认识,不过,要是换了外地狼,可就不好说了。


我稍稍放松了心情,问:大叔,你还认得这些狼?那这些狼又都认得你不?

多吉大叔想了一下,回答我:有些都还认识吧?我也不敢确定是不是这些本地狼都还能记得我,不过每年冬天这些本地狼闹饥荒的时候,就会来跟我要吃的,我就会扔一些冻死的羊给它们吃,它们吃了羊就走,过好几天都不会来,除非闹雪灾,又断了顿,才会来找我要,从来都不抢,也不主动攻击羊群。


我吃惊得要往下掉眼珠子,但是想了一想,又觉得这样的事发生在多吉大叔的身上也极有可能,本地狼知道抢牧民的羊,只会招来人们更大的抵抗,所以它们也不伤害多吉大叔,这样闹雪灾的时候,它们就可以和大叔要吃的,而大叔也一直不会主动去伤害狼,狼保住了草场,就是保住了他的羊群。


多吉大叔保护狼,狼又保住了草场,草场养活了羊,羊群养活了牧民,牧民在狼群断顿的时候,又可以为狼群提供维持温饱的食源,一代一代生命的轮回,就这样延续着。


我终于放宽心,确信这几只狼不会对我们的羊群构成什么危害,就放心大胆地站在路边,看公狼给小狼们上课。


路边就是树林子,不在树林中心地带,树木长得还比较稀疏,积雪有点厚,但天气一放晴,野兔子就会从雪下的洞里钻出来晒太阳,呼吸春天到来之前的冬雪散发的气息。


野兔子很聪明,并不是一窝蜂地往洞外跑,而是先钻出一只兔子来,蹲在洞口外面当哨兵,兔子一边观察四周的动静,一边在洞外跳舞。


其实,这并不是兔子在跳舞,而是在用两条强有力的后腿在地上敲击蹦跳,发出不同的声音讯号,洞里的兔子们就通过这些传送进去的声音讯息来分析外面是危险还是安全。


小狼们听话地站在树林子边上,看公狼上课,大公狼先是躲到一棵树后面,探出脑袋来左右侦察,发现野兔子之后,没有急着去抓,而是先站住,观察情况,然后悄悄地绕到前面一棵树后,再次隐藏起来。


兔子在跳舞,蹦跶蹦跶的,一边竖着耳朵四处听,突然,公狼猛地从树后窜了出去,它在雪地上的奔跑速度非常快,像只离弦的箭,嗖的一声,冲向兔子。


兔子蹦跶了一下,没来得及跳开,被公狼一口咬中,咬的不是要害部位,公狼可能是想留着兔子给小狼们练手,于是兔子装死,公狼刚把兔子往雪地上一放,兔子立即像个弹簧一样的跳开了,眨眼就蹦得不见踪影。


公狼冲小狼们叫了两嗓子,意思是说:看见了吧,捕兔就是这样捕的,你们要记住,兔子也像我们狼一样,会使诈,以后见了不能手软,也不能像我今天教你们的这样放兔子逃跑,出口就得咬要害。


兔子跑了,窝还在,窝里还有其它的兔子们,狼知道像兔子跳舞一样在兔洞上方蹦跳,用爪子不停地敲击地面,来把兔子震昏。


窝里的兔子们终于忍受不住了,哗啦一下从不同出口方向跳出来,飞快地逃命,小狼们一窝蜂地冲上去争抢自己的目标,兔子们侥幸趁乱逃脱,只有“三只眼”小狼捉到了一只兔子。


我一直认为“三只眼”小狼将来有做狼王的资质,它很聪明,也够残忍,又极具指挥才能,而且天生就有狼王的风范,一下口就咬断了野兔子的咽喉,兔子血在雪地上滴滴嗒嗒地拖出一条线。


多吉大叔已经赶着羊群往回走了,大声地喊我跟上。狼没来有攻击羊群,羊们也就并不慌乱,可能多吉大叔养的羊也遇多了这样的场景,看起来比别家的羊要镇定多了。


我开始往回走,“三只眼”小狼看了我一眼,跟上一步,它可能还模糊地记得我在它小时喂它吃过羊肉喝过羊奶,而且还不止一次地用爆栗敲过它的头,它盯着我看,嘴巴四周的毛被免子血染得通红。


我想逗弄这只小狼,但是又怕引起它强烈的攻击欲望,想了想,还是算了,快步追上多吉大叔,走出很远以后,我回头再看,那只小狼正站在雪地里撕咬那只兔子,然后把撕下的碎肉一口吞下,它一边吃一边向我走的方向抬头张望。


我不知道这只小狼为什么对我如此感兴趣,几乎每次与他相遇的时候,他总要多看我几眼,他到底对我有什么企图?还是仅仅只是对我从小救下他的命并把他养大怀着一种感恩的心情?


我追上多吉大叔,问他:大叔,这只小狼就是以前我们养的那只,为什么每次遇到他的时候,他都要追着我们看?有时候还会一路跟好远。


多吉大叔望着远处的天,想了一会,才回答我,说:在狼的家族中,小狼从小是跟着母狼的,公狼都出去捕食,小狼长大了最熟悉的也就是自己的母亲,这只小狼是从小跟着大黑的,还没睁眼的时候,就是大黑带着他,可能,他把自己睁开眼后第一眼见到的大黑当作是母狼了吧?


可是,我想了一下,又问:大叔,可小狼现在已经长大了啊,也回到自己的狼群中了,他应该知道大黑不是狼,跟他自己也不是同类,我不太相信,他现在还会记得大黑,我常常在想,说不定哪一天他和大黑撞上,没准还要开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