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儿时宁波的吃喝

辽东巡抚 收藏 2 69
导读: 七零到八零年代初这段时期,物质条件还相当匮乏.小时候的饭桌上,除了过年过节以外,是很难见到荤菜的.我记得好象是一星期才能吃到回红烧肉.当时在市场上卖的猪肉,可不像现在的无良奸商那样加点瘦肉精啊、或者是别的什么化学添加物,是很令人放心的!每回在晚饭前听说今天有红烧肉吃,就会开心无比.那时吃红烧肉可不像现在这样放开肚子随便的吃,也得省的.红烧肉端上来后,我们一边掰开手里由阿爸从工厂食堂买来的的淡包,一边夹一小块肉放进那里面,再用调羹勺上一点肉汁,拿淡包蘸上一点,然后大口大口的吃.那鲜美的味道现在都


七零到八零年代初这段时期,物质条件还相当匮乏.小时候的饭桌上,除了过年过节以外,是很难见到荤菜的.我记得好象是一星期才能吃到回红烧肉.当时在市场上卖的猪肉,可不像现在的无良奸商那样加点瘦肉精啊、或者是别的什么化学添加物,是很令人放心的!每回在晚饭前听说今天有红烧肉吃,就会开心无比.那时吃红烧肉可不像现在这样放开肚子随便的吃,也得省的.红烧肉端上来后,我们一边掰开手里由阿爸从工厂食堂买来的的淡包,一边夹一小块肉放进那里面,再用调羹勺上一点肉汁,拿淡包蘸上一点,然后大口大口的吃.那鲜美的味道现在都忘不了.好几次想再回味一下,但后来还是忍住了,因为生怕破坏了当年对淡包夹红烧肉那美好印象!


每当过年时,是家里最热闹的时候.因为在上海的阿娘和小阿爷还有武义阿爷都回来过年了.三十年夜的晚上,阿太便把大家叫在一起吃顿年夜饭.自然,菜比平时要丰盛得多:油闷虾、青菜炖蹄膀、烧鸭、清炖鸡、白切肉等,反正当时能拿得出的最好的菜都摆上来了.大人们喝着绍兴加饭酒谈天说地,我们则是低着头大口的吃菜.那时的一年里,也只有这顿饭是吃得最下意类!春节时,还能吃到猪油汤团.那是一个个用糯米包上芝麻猪油馅的白色小圆球.下锅用水煮后不一会就熟了,勺到碗里后,再放上糖桂花,吃起来甜得很.


对了,差点忘了自已最爱吃的小笼包子了.当时的饭店和点心店还都是国营的,所以卫生质量也让人放心.小笼包子要属县前街的一家和城隍庙里的一家最有名,那时候阿爷和叔叔常带我们去吃的.印象里最深的就是那一个个用竹子制成,里面有藤子编成垫子,用来装小笼包子的蒸笼了.在厨房里叠得老高,使我不得不抬起头来仰视它.那时的饭店师傅们从前都在大酒楼和饭庄里干过,所以在做点心这方面都有独到的巧手艺.包出来的小笼包也是大小均匀,形态优美.当热气腾腾的小笼端上来后,我总是急不可耐地用筷夹来吃,也常常被烫得大呼小叫.夹到碗里的小笼,得用嘴先咬开一个小孔,这是为了防止里面的汤汁流掉.然后把孔朝上的小笼蘸上米醋来吃.那时的小笼,皮薄馅大,一咬一包汤汁,好吃的味道实在令人难以忘怀.我去吃过几回现在城隍庙里的小笼包子,但味道已不及当年了……


关于儿时零食的记忆,却是不多.豆酥糖是比较好吃的零食了,一块稍带点黄色的用白纸包裹起来的,方方正正的,用豆子和面粉磨成的糖.白色包装纸上用红色的字写着:三北豆酥糖的字样,吃到嘴里很酥很甜.只是要毛巾在胸前衬着,因为糖经过手的捏抓会化成粉末,极易弄脏衣服.还有一种弹子糖,小小圆圆的一粒粒五颜六色的糖装在塑料管子或盒子里,一摇会哗啦啦的直响.山楂片是用红色的纸一卷一卷地包装起来的,有几十片,吃到嘴里酸酸甜甜的很开胃.这里还要说一下当时镇明路上的一家葱油烧饼店,它靠近现在的石油大厦那.那时这一带还是古宅区,那家店门面不大,兄弟二人在经营,据说烧饼的手艺是祖传下来的.那时刚刚改革开放,所以允许私人经营.一个大大的烘炉摆放在门口,兄弟和面切葱、哥哥负责烘烤、哥哥的老婆负责收钱.每天早上六点到傍晚四点.烧饼很大,由于加了不少葱,所以熟了后那是香味扑鼻,飘出老远去.吃在嘴里,,也是满口留香.上那买的人也很多.我每次从幼儿园回来,阿爸总能买一个给我.现在有时看到马路边那些烧饼摊的炉子上那一个个小得可怜、薄得比纸厚不了多少的所谓烧饼时,却再也激不起我的食欲来了……


我喜欢吃用糯米做的早点食物,外面是糯米粉,里面裹着甜甜的黄豆馅和豆沙馅.那时做糕团点心最有名的是赵大有糕团.经常在早上看到有人推出售货小车在马路上叫卖.小车里那些味美无比的薄荷糕、蜂糕、灰汁团、麻团、糖糕、方糕,都令人垂涎欲滴.我最爱吃的还有楼茂记豆腐香干,用黄豆磨粉、包浆、打浆、成块煮熟后,再配上酱油、桂皮、麻油,做出来是方方正正的一块.色、香、味具全, 可以直接拿起来吃,也可制作多种菜肴、或冷拌、或热炒、或油炸、或烤制,深受大家的欢迎.每当生好煤球炉子的时候,我总会把年糕、番薯、土豆,放在烧红的煤球上烤.不一会的功夫,便能烤熟.把烤好番薯、年糕和土豆剥去外面烤焦的部分,露出里面已熟的那部分,马上就会有一阵阵的香气扑来.吃到嘴里,也别有一翻滋味.


我小时候,胃口不好,特别看到饭桌上有鱼就更不想吃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不喜欢吃鱼?就是闻不得那鱼的腥味.挑食也很严重,就导致了体质差、常生病的恶果.幸亏后来家里喝得起牛奶了,才多少有了些营养!记得过去的牛奶还是玻璃瓶装的,瓶口上盖着张圆形的硬纸片,以放止牛奶倒出来.外面再用黄色的油纸包裹着,然后用一根涂满了松脂的线紧紧包扎住.那时的牛奶浓度还很高,奶香扑鼻的,热好后上面还泛起一层油皮.有时想想,真得感谢牛,甚少它对我的成长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汽水和冰镇绿豆汤是当时夏天里,孩子们的主要解暑饮料.当时喝的汽水还是那个很有名气的“海狮”牌,产于慈城妙山.瓶子跟啤酒瓶一样大小,正中帖着张海狮顶球的广告商标纸,下面用一行小字写着“海狮牌果味汽水”.这个海狮牌汽水的味道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冰镇后的味道更佳!当时,每到夏天总是供不应求,要凭票买的.我大人的厂里总会发汽水票,然后推着自行车去解放北路口的煤源食品厂仓库里去提.汽水是一瓶瓶的放在用一块块木条钉起来的外面裹着铁皮的木箱里,份量很重,我们幸亏有自行车,才解决了运输问题.


以前宁波鼎兴街跟呼童街口的当中,有家“人民浴室”,三层楼.二、三楼是做为浴室来用的,一楼最外面的一个门面在夏天就专卖冰镇绿豆汤.因为那时候绝大多数人家还没有电冰箱.在夏天没有做冷饮的条件,所以都得去商店、冷饮店里买冷饮来消暑解渴.所以这里的绿豆汤生意好得不得了.我们也常去买.要多少钱我忘了,反正是很大的一碗绿豆汤,上面放上几块薄薄的冰片,吃起来甜甜凉凉的,.直到现在还清晰的记得那个爽口的味道.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