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亲述在日本拘留所的惊魂三日

81武警 收藏 3 135
导读:中村先生是日籍华人,他已经在日本生活了24年,他与家人本分经营一家旅馆,每年交税四五百万日元。最近,他遇上了一件麻烦事,路上遭遇飞来横祸,而且经历了警署惊魂三日。   11月6日下午3时40分许,中村骑车来到家附近龟户公园一带,在一个铁栅栏边拐弯时,一位约十六七岁骑车少女一只手扶车把,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打电话,跌跌撞撞地向他冲来,中村躲避不及,结果女孩的车倒向他,自行车压到了他的左手无名指,一时疼痛难忍,还出血了。那女孩见状扶起车嘴里说着“对不起”就要走。中村马上大声阻止她:“不行,不能走,光说‘对不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村先生是日籍华人,他已经在日本生活了24年,他与家人本分经营一家旅馆,每年交税四五百万日元。最近,他遇上了一件麻烦事,路上遭遇飞来横祸,而且经历了警署惊魂三日。


11月6日下午3时40分许,中村骑车来到家附近龟户公园一带,在一个铁栅栏边拐弯时,一位约十六七岁骑车少女一只手扶车把,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打电话,跌跌撞撞地向他冲来,中村躲避不及,结果女孩的车倒向他,自行车压到了他的左手无名指,一时疼痛难忍,还出血了。那女孩见状扶起车嘴里说着“对不起”就要走。中村马上大声阻止她:“不行,不能走,光说‘对不起’不行,要一起去医院检查一下。”他当时想,是女孩骑车打电话而导致他受伤,如果检查手指没有骨折,那就不计较了,让女孩回家。女孩无奈只得跟他走,走了一段路,突然出现一个过路的三十多岁的男人,他拦住中村和女孩,询问什么事。女孩说是交通事故,那男人看起来对中村很警惕,说:既然是交通事故那要叫警察,于是用手机打电话报警。


先是来了一位骑车的警察,接着又有一辆警车开来,来了数名警察。奇怪的是,警察们听到中村不是很标准的日语后,就不问中村问题了,而是把肇事女孩和那男人叫到一边问话。中村当时感到纳闷:他们为什么不问我这个受害者呢?他对警察发火了,强调自己是受伤者、受害者。但是接着让他不解的一幕出现了,女孩接受过警察询问之后,竟然嚎啕大哭。她对警察说,中村的态度很不好,对她行使暴力了。此时,警察让中村到警署去,他拒绝了,坚持要先去医院检查,警察只好和他一起到医院,经过上药、拍片,幸好手指没有大碍。中村说:“当时不知道警察对医生说了什么,医生的态度不大好,好象把我当犯人似的。”


后来警察把他带到城东警署,来到三楼的一个房间,中村一看傻眼了,门口写的是“刑事组织犯罪课”,他说:“我遭遇的是交通事故,怎么怎么把我带到这里呢?”警察命令他坐下,不久,突然来了四个身强力壮的便衣警察,在没有询问任何问题的情况下,其中一个揪着中村的脖领,几个人喊:“この中国人やろう。”当时中村坐着,而对方站着,他完全不能反抗。中村大怒,很大声地喊警察实施暴力。僵持了约半分钟,这些人才放开他,后来又来了一名警察,这人倒是笑嘻嘻的,中村怒气未消,要求对方告知刚才对他动粗的警察的名字,对方支吾说这个以后再说,要求中村问答问题,说只是例行公事,问完话,说不定就这样结束,可以回家了。他问了中村的名字、住址等基本情况以及当天发生交通事故的经过,问中村是否打了那女孩,中村理直气壮地说“没有”。在问讯的过程中,警察还叫来了一位中国语女翻译。最后警察让中村在记录纸上捺手印,拿走了。


此时时间已是晚上9点多了,接着又来了几位警察,他们有些神秘地对中村说:“说不定要逮捕你哦。”中村大惊,刚才的记录自己是确认过的,记录上没有写自己对女孩有任何的暴力行为,何以会被逮捕?让他震惊的是,那个警察果然拿着逮捕证和手铐来了。中村很气愤地进行质疑和反驳,但无奈还是被送进了拘留所。当天,警察不许他与家人联系。晚上,中村辗转难寐,越想越觉得憋了一口气。


第二天,警察与中村家人联系,家人连忙找了律师。律师来后安慰中村,虽然警方拿出了逮捕证,但是这并不代表已经确定犯罪,只是被怀疑,这是进行侦破的暂时手段。


这天上午,中村被带去见检事官,中村向检事官陈述前一天发生的事,特别指出,那些便衣警察不分青红皂白就对他实施暴力。检事官显得很冷漠。让中村大感失望的是,检事官向裁判官要求拘留中村十天。至此,一个小交通事故,演变成为中村与警察之间的冲突了。当天晚上,中村被安排住在拘留所里,与他同室的是一名涉嫌打电话欺诈的三十多岁的嫌犯。在那里中村度过了第二个不眠之夜。


第三天,中村被安排与裁判官见面,因有翻译在场,中村用中国语详细叙述了那天与女孩碰撞发生交通事故的经过,他对裁判官说:“如果我打了女孩,我还会站在那儿吗?我应该是早跑了。我对警察不满,他们只是从口音上判断我是中国人,看来他们对中国人有成见,***本24年从没有干过一件坏事。”


裁判官点头称是,但说要跟检事官商量一下,到了晚上,终于柳暗花明,中村得到通知,可以回家了。走之前,裁判官告诉中村,关于是否起诉他还要过一段时间再通知。对此,中村说很心安理得,因为自己确实没有对女孩实施任何暴力行为。直到记者发稿为止,中村仍未接到警方的通知。


日前中村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事情过去十多天,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他说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希望能给在日华人一些借鉴。回顾事件过程,本来是个极普通的交通事故,因为在语言上有明显“外国人”的特征,就遭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在警署里,那些警察没有问他的国籍和身份,一下子就判断他为“中国人”,而且采取抓衣领、掐脖子的暴力手段,对此他极为不平和愤慨。


同时中村也反思自己的言行,他寄语在日华人,如果遇到与警察打交道的麻烦事,一定要审时度势,就算自己有理,也不要和警察争执,最好请律师来解决问题。中村说,在警署被警察抓脖领时,他很大声地抗辩,骂警察实施暴力。他还很愤慨地对警察说:“我一年纳税四五百万,你们的口袋里说不定也有我的税金。”和警察硬碰硬的结果是警察愈加防范他,成见由此进一步加深了。


他至今感到纳闷的是:那个把他碰伤的女孩,为什么要对警察说自己对她实行了暴力?还有那个过路人,为什么一下子认定是自己对女孩无礼?这都是因为自己是“外国人”吗?


最后,中村很感慨地告诉记者:之前日本警察给人留下很和气的印象,这次警署惊魂三日体验让***本警察的印象大打折扣。日本标榜是民主国度,但为什么对“外国人”如此有成见?我就算归化多年,也许在日本人眼里永远不是日本人,也难以做真正的日本人。东京是国际大都市,大都市繁华的背后总有让人心酸的故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