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竹竿竿把它给捅下来的”-陈毅答记者击落U-2飞机

tjzqb2008 收藏 13 6746
导读:[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1_28_36965_8336965.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1_28_36966_8336966.jpg[/img]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美国开始研制一种专用的远程侦察机,也就是大名鼎鼎的U-2高空侦察机。这种飞机全身漆成黑色,人称“间谍幽灵”。U-2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侦察机,长十五米,高四米,重七吨,时速800公里,配8台自动高倍相机和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美国开始研制一种专用的远程侦察机,也就是大名鼎鼎的U-2高空侦察机。这种飞机全身漆成黑色,人称“间谍幽灵”。U-2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侦察机,长十五米,高四米,重七吨,时速800公里,配8台自动高倍相机和电子侦察系统,所用的胶卷3.5公里长,能把宽200公里、长5000公里范围内的景物拍下并冲印成4000张照片。”

刘东华目瞪口呆的听张孟潭讲着这些闻所未闻的军事术语,犹如鸭子听雷,他不明白,即使老总曾经是空军军官,也没有必要把这些东西记得这样扎实啊。可是显然张孟潭的谈兴正浓。“U-2只要在美国连续十二次,就能以高清晰的照片把整个美国版图拍下来。U-2的飞行高度为两万米以上的高空,而在当时,两万米对任何其他国家都是一个绝对达不到的高度,高射炮打不着,战斗机又跟不上。因此,从1955年8月试航一直到1960年,这种高空侦察机一直在其他国家的上空横行无忌。”

“我知道了,一定是在1960年我们把它从空中打下来了,是不是?”刘东华迫不及待的插嘴道。

张孟潭笑了,仿佛在笑他的无知:“不对,第一架U-2是苏联人打下来的。”

“哦?”刘东华有些失望。

“苏联人之所以能打下它,并不完全靠自己的本事,而是克格勃帮了老大的忙。当时U-2飞机肆无忌惮地飞行在苏联和中国领空进行侦察活动,尽管苏联当局十分恼怒,但是却拿它一点办法也没有。赫鲁晓夫为了这事动了很大的肝火,但是空军却没有任何办法可想,因此那家伙就找到克格勃主席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谢列平,命令他无论如何想办法把U-2飞机在苏联领空弄下来。

“妈的赫鲁晓夫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谢列平当然不敢怠慢,马上安排这事,结果克格勃间谍收买了巴基斯坦一个名叫穆罕默德.嘉兹尼.汉的帕坦族飞行员,让他混到U-2飞机驻扎的巴基斯坦白沙瓦机场,把U-2飞机高度表上的一颗螺丝钉换成了一颗外表一模一样,但是带磁性的螺丝钉,这样,高度表的指针在偏转到螺丝钉的磁场范围时,就在磁力的作用下偏移增大,高度越大,指示的误差就越大。这样一来,高度表指示的是两万米高空,而实际高度却在一万多米。

“1960年6月1日,美国飞行员弗朗西斯.鲍尔斯驾驶一架U-2飞机从巴基斯坦飞向挪威的途中在苏联领空进行间谍侦察,途经苏联斯维尔德洛夫市上空时,两架米格-19飞机奉命起飞拦截。其实米格-19也只能飞一万七八千米的高度,哪能拦得了它啊?可是鲍尔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飞机给人做了手脚,就这样手忙脚乱,稀里糊涂地被打了下来。”

刘东华哈哈大笑:“苏联的战斗机也够牛的。”

“这个你又错了,U-2不是战斗机打下来的,是导弹打下来的。”

“导弹?哦,我明白了,苏联的导弹打不到两万米的高度,所以用间谍做了手脚,然后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干掉了U-2。”刘东华觉得自己的推理这下没有问题了。

张孟潭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不过苏联人也够可爱的,地空导弹部队发射了一枚萨姆-2地空导弹,击中了U-2飞机,结果飞机失控,落地爆炸。不过苏联人搞不清是不是击中了目标,为了保险,紧接着又来了一枚,这下一点也没浪费,恰好击中了追击 U-2飞机的一架米格-19,结果自己的飞行员当场就给炸死了。”

刘东华险些被一口茶水呛道:“苏联人当真可爱,真是见人杀人,见佛杀佛啊。——那个美国飞行员也死了?”

“没有,本来美国中央情报局规定U-2飞行员绝对不可以落入敌手,一旦遇到麻烦必须自杀,可是鲍尔斯当时觉得自己好死不如赖活着,就跳伞逃生,所以自然给苏联人给抓了。”

听到这里,刘东华忽然觉得很紧张:“那么,中国搞下来的那架U-2该没有这样麻烦吧?”他不想中国部队也闹出什么笑话来。

“麻烦当然很多了,但是没有这么弱智罢了。另外,有一点你说错了,我们击落的不仅仅是一架,从1962年到1967年间,一共击落了五架美国制造的U-2。”

“哦?”刘东华心情激荡,他连忙摆了摆手:“等一下,我找点东西。”

他立起身,打开办公桌下面的柜子,里面没有什么东西,于是又来到靠墙的一个柜子旁边。

“你要干吗?”张孟潭不解的问道。

“搞点酒来喝,你不想喝吗?”

张孟潭笑了:“这里哪能有什么酒啊?”

刘东华把柜子的门略微弄开一点缝隙,眯起眼睛往里看去,惊喜的叫了一声:“有了。”他不由分说,双手一叫劲,生生拉断了那把不甚牢固的挂锁,从里面拿出了三瓶老白干、两个鱼罐头和几袋榨菜。“明天再赔给他们就是了。”

他们不知道,其实这间房子不是关押犯人的牢房,而是值班室,丹巴嘱咐巴特尔要好好照顾两位客人的。

张孟潭见了酒,大喜过望:“好东西。”

两个人把桌子横过来,对面坐了,每人拿了一瓶白酒自行打开,用手拿了罐头里面的鱼便吃。

两口酒下肚,张孟潭的精神一震,脸颊也慢慢的恢复了一些血色。

“刚才你说中国打下U-2主要是靠战术,靠的是什么战术啊?”刘东华一边舔着手指上的罐头汁,一边问道。

“我还是从头给你讲好了。”张孟潭咯的一声咽了一口酒,满意的叹了一口气。

“1958年,福建前线部队炮击金门,把美国人吓了一跳,他们担心大陆和台湾的冲突会不会把他们再次卷入战争。因此,中央情报局想知道金门炮击是不是中国进攻台湾的开始。就这样,首飞不到两年的U-2对福建省和沿海岛屿做了大约6个航次的侦察。

“你知道当时U-2给中国带来多严重的麻烦吗?打个比方吧,六十年代初,蒋介石有一次审阅U-2照片,无意中发现自己老家的宅院,甚至他的母亲王采玉的墓地都看得清清楚楚。你想想看,高空照片当时拍到这样的精度,中国还有什么东西能隐瞒得过美蒋集团?

刘东华甩了一下头,觉得身上有些发冷:“是够麻烦的。”

“麻烦不止这些。”张孟潭仰头喝了一口酒。“

“U-2绰号蛟龙夫人,飞行高度远远高于当时世界上所有高射炮和歼击机的作战高度,它可以飞到中国大陆最偏远的地方再返回台湾。所过之处,地面上高度机密的设施一览无余。除了照相,U-2的电子侦察非常先进,它能自动跟踪记录在各种波段上敌方的机密电码和语音联络,只要敌方的雷达照射U-2,雷达的位置、雷达波的所有特征也都会被记录在案。所以,U-2在中国领空横行无忌,对我们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真的很麻烦。不过我不明白,当时老美为什么对中国这样感兴趣?当时能和他们抗衡的好像只有苏联啊。”刘东华不解的问。

“很简单。”张孟潭用给小学生讲课的耐心解释刘东华提出的问题。“朝鲜战争中,美国和中国第一次发生正面冲突,结果搞得美国人灰头土脸,于是美国人不得不重新评价中国的实力和位置。五十年年代中期,中国开始研究核武器,这也让老美心惊肉跳,所以,对他们来说,来自中国的情报越来越重要。

“因为他们一再到我们的领空做间谍飞行,搞得我们都很恼火,有一次在记者招待会上,外交部长陈毅老总大动肝火,宣称‘就是脱了裤子典当,也要把尖端武器搞上去’。就这样,1958年,中国空军地空导弹部队,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543部队宣告成立。

“不过,当时美国人已经秘密训练台湾飞行员驾驶U-2,台湾飞行员从1962年1月开始正式对大陆实施高空侦察。台湾的U-2侦察中队对外称“第35气象中队”,队徽是一只黑猫,也叫黑猫中队。当时黑猫中队的训练教官是美国的王牌飞行员,代号阿猫012,改革开发以后,那家伙来到中国定居,找了个网友名唤心尔夫人的同居,平日没有事情好做,每天上网勾引无知少女为乐,不料那心尔夫人原来是有老公的,心尔先生和阿猫012争风吃醋,找上门来闹得不可开交,差点搞出人命。——这些都是后话,我们就不说他们了。

“我们当时已装备了远距多管雷达,能够追踪到U-2,但是根本就拿它没有办法。

“那一年,我们还面临了另外一个更为严重的麻烦,我们和苏联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曾经帮助过中国的苏联专家全部撤出,同时,苏联也不再向中国供应任何兵器和零部件。要知道,当时的先进武器大部分是从苏联进口的。”

说到这里,张孟潭黯然神伤,仿佛自己也回到了那个艰苦的岁月。

“当时,543部队有3个作战营,只剩下50多枚导弹,要防守的却是整个国土。”

听到这里,刘东华也不免为国家的命运担忧起来。

“那我们是怎么把它打下来的?”

“很简单,我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么?游击战。”张孟潭的神情一变,语气也显得非常自豪。“国民党飞行员驾驶着U-2在大陆领空横冲直撞,我们的飞机起飞拦截,一点用也没有。最多的时候为了那一架飞机要出动百十架战斗机,可是我们的飞机飞到一万七千米就再也爬不上去了,妈的台湾飞行员干脆就没有把我们放到眼里。高射炮?想也别想,下面打,妈的兔崽子驾驶着U-2在上面当礼花看。

“U-2侦察机在大陆上空航向变化多端,有时候绕着弧形飞,可是飞着飞着忽然又掉头飞向别处,基本上没有什么规律可循,其实他们害怕中国有地对空导弹,这是做反导弹机动飞行,用来规避可能出现的袭击。

“1962年,543部队二营营长岳振华接到命令,带领他的部队来到了南昌。——说来你大概觉得吃惊,543部队从组建之日起,就过起了隐居生活,全体干部战士严格限制与外界联系,一律穿便装,长年隐蔽在人烟稀少的荒山峡谷,对外的自称‘地质勘探大队’,普通平民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的底细。

“南昌位置很重要,只要附近有军事调动,敌人的飞机就要出来看看。就这样,空军作战部拟就了一个引诱U-2上钩的计划。

“9月7日,我们的轰炸机群从南京飞往向塘军用机场,同时歼击机也忽然开始了大规模的训练。——稍有一点军事常识的人都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向塘机场要发生大事了。可是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事,这些不过是做做样子,给台湾国民党当局投了一个香饵罢了。

“9月8日,台湾U-2出动了,但它没来南昌,却在广州转了一圈。接到上述情报,岳振华营长召集了一个作战会议,大家分析,表面上看,这架U-2没有往南昌来的意思,可是它不可能不对我方这样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无动于衷,它可能仍旧在做反导弹机动飞行。

“9月9日,U-2飞机于早上六点钟再次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侵入到大陆领空。七点三十二分,飞机由平潭岛上空进入大陆,经福州、南平,然后沿着鹰厦铁路向北,朝南昌飞来。客观的说,台湾飞行员的确够厉害,快接近目标的时候,他忽然避开南昌,兜了个大大的圈子,似乎它此行的任务和南昌毫无关系。可是到了8点24分,在九江两万米上空,U-2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朝向塘机场直冲过来。

“U-2的动作本来在我方的预料当中,可是在具体操作上我们有一个几乎无法解决的难题,那就是导弹发射前必须接通电源,而接电时间稍长,就必须断掉,然后等待22分钟后才能再次接电,这就给这次任务增加了更大的难度。

“岳振华等人判断飞机可能到了鄱阳湖就会拐弯,因此提前做了发射准备。

“八点三十二分,这架U-2进入火力范围,我方突然打开天线,迅速捕捉到目标,在对方没有来得及对忽然发出的雷达信号有什么反映的前提下,连发三枚萨姆-2导弹。”

听到这里,刘东华的手心早已经捏了两把冷汗,尽管早就知道结局,仍旧免不了迫切的问了一句:“打中没有?”

张孟潭就像相声演员抖包袱一般,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酒,拈了两根榨菜丝扔进了嘴里,笑了:“打得粉碎。U-2坠毁在一片稻田里,大大小小的残骸散落了好几平方公里的范围。”

刘东华松了一口气:“飞行员抓到了吗?”

“没有。”张孟潭的语气有些失望。

“有没有搞错?到了内地居然让他给跑了?”刘东华忿忿不平的说道。

“谁说跑了?我说没有抓到的意思是说,他死了。”

“死……”,刘东华觉得自己有点愚蠢,于是尴尬的笑了。

“那个飞行员叫陈怀,本来应该不会丢掉性命的,可是导弹爆炸的时候,有大概指甲那么大的一块弹片恰好击中他的心脏,跳伞以后,落地的时候还能呼吸,可是过了一会就死了。”

听到这里,刘东华觉得心情激荡,真的没有想到几十年前曾经有过这样惊心动魄的一幕。“哈,这下陈毅老总有的说了,我们可没有真的把裤子给当了。”

张孟潭笑了:“当然了。在记者招待会上,外国记者追问陈老总:中国究竟是用什么神秘武器打下的U-2飞机?陈老总一本正经的告诉他们:‘我们啥子也没的用,硬是用竹竿竿把它给捅下来的。’”

张孟潭怪声怪气的学了两句四川话,把刘东华逗得哈哈大笑:“在那种场合,没有更为得体的回答了。不过当时我们一定在媒体上做了很大声势的宣传吧?”

“没有。当天晚上,新华社播发了击落U-2间谍飞机的重要消息。因为对这个事件做了很长事件的专门研究,所以我还记得那条只有43个字的消息:‘美制蒋匪帮U-2型高空侦察机一架,于9日上午窜扰至华东地区上空,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部队击落。’”张孟潭一字一句的说,言语中透露出了发自内心的自豪感。

刘东华明白,其实这样一条短短的消息比起长篇大论的评论要来得更加震撼,在当时的世界上,会有很多人为了这几十个字而心惊胆战很多年的。

“其他人有什么反应吗?”刘东华似乎觉得陈毅老总的妙语意犹未尽,继续刨根问底。

“毛主席非常高兴,他委托周总理第一个打电话来祝贺: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美国U-2飞机前几天侵入苏联境内,他们只是提了抗议,我们却把这种飞机打掉了。”

刘东华舔了下嘴唇,仿佛一个酒鬼眼巴巴的看着最后一滴酒灌到口里一般,十分的不满足。

“就是我们用游击战术我国击落的第一架U-2飞机。因为保密工作做得好,当时没有人知道我们是怎么把它打下来的,就是这样,中国空军开创了世界防空史上用导弹击落飞机的先河。”

刘东华大大的喝了一口酒,然后叹道:“早知道部队生活这样激动人心,我还读什么劳什子大学?早就参军去了。”

听了这话,张孟潭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但是刘东华没有注意到这些,仍旧自顾自的问道:“既然U-2是用游击战术打下来的,那么2001年的撞机事件中的那架美国飞机也是这样上当的吧?”

张孟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些也许过几年会有一些新的说法,其实我所说的关于撞机事件的大部分内容也都是个人的猜测,真正的内幕现在只掌握在少数高层领导人的手里,不可能全部公开。但是就我对中国军事历史的了解情况来看,我根本就不相信那样大的事件会偶然发生,况且其结局也能给我们一些意味深长的暗示……”

说到这里,他仿佛忽然惊觉一般,停了下来,然后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虽然退役了,但是仍旧有保守军事秘密的责任啊。”

刘东华觉得意犹未尽:“不管怎么说,这次事件的过程一定会更加激动人心。”

说到这里,他陡然一阵紧张:老总怎么了?自己说要保守军事秘密,却对我讲了这些东西,莫非他的大脑又出什么毛病了不成?

一阵风吹过,窗子咯拉咯拉的响了两声,刘东华觉得有点害怕。

“撞机事件的经过因为我没有第一手资料,就不和你讲了,很多事情你自己可以推断出来的,但是这一事件却间接的引发了另外一件从来不为世人所知的重大事件,如果不是我被无情的卷了进来,现在我应该升为空军中校了。”说到这里,张孟潭的眼里忽然闪现了一道泪光。

本文内容于 2008-11-28 3:01:23 被tjzqb2008编辑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