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宅门里的那点事

April 收藏 33 19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个故事发生在解放前的中原某地。。。。。。


某地某宅门里住着一位的大爷,这大爷有权有势,替政府管辖这一方水土。虽说地无千亩但是享有国民政府发的3000大洋俸禄。在万恶的旧社会物价横飞的年代,这大洋可是稀罕的硬通货,每月3000大洋足以让人眼红至极,宅门大爷倒也算家底殷实有余。

旧社会的大爷说来说去就那么点事,无非就是养了多少多少房的姨太太,这位大爷也不例外。大爷的几房姨太太虽说压根算不上姿色上等、知书达理之辈,但是生在这宅门中,对封建家族内部的明争暗斗倒是老手中的老手。这也好理解,谁知道哪天大爷就一命呜呼,如果在其生前落个好,说不定大爷千年之后将大爷的社保本上的名字改成自己的,政府那每月3000大洋的补助就白白落到自己头上了。

仗着这份俸禄与在政府部门里的职位,该大爷虽说权利尚未到达通天的那个地步,但是在自己掌管的这一亩三分地里也算的上是一手遮天了。但是这位大爷却不愿意经常出头露面去管世间那打打杀杀之事。不知是这位大爷生理方面有些缺陷还是几位姨太太实在是藏有私心,在这斗争日趋炙热化的年代里实在是无暇为大爷留个种。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如此之大的家产竟然到了后继无人的局面?世间的形势越来越紧,说不定哪天革命的火就烧到了自己的田头,大爷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但这种事也不仅仅是力气活那么简单,另一半不配合干着急也没用。

无子无嗣,香火不继,人丁严重短缺。这大爷不是还要担负那一官半职么,虽说无奈,但是也只能烂泥巴硬扶上墙,让这几位野心勃勃的姨太太抛头露面为自己去打点那一亩三分地的事务。

前文说过,这几位姨太太虽说都出身宅门,但是这个年头的宅门光景也日渐衰落,许多大户人家自己都吃不饱肚子,更何谈以培养儿女?几位姨太太文化程度实为有限,话不成句语不成章,超过二十的算数撇开手脚就算不出来个囫囵。但是尽管如此,人总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天生会打洞,这几位凭借自己那跋扈之威,倒也能将该管的不该管的理出个一二三四,大爷打心底也满意。

这若干姨太太中,属十太太最有能耐,据说这十太太是某王大官人家的小女,不记得是哪一年这十太太被扶做了正房,大爷对她也算是恩宠有加,宅门内外大小事务一律教给这位十太太做主。

按理来说,最受恩宠的婆姨或者应该是长相最强的,或者是最有能力的。但是奇怪的是这十太太却是这么多太太中长相唯一能与芙蓉姐姐较量的,文化修养方面么,更不用提,斗大的字认不了一箩筐,说出的话那叫个前言不答后语。但是唯一让人吃惊的是这小女子的狠劲。虽说以前扶了正的姨太太在管理大爷事务时也有跋扈之气,但总归算是恩威并举。但这十太太不一样,该女子认为对白丁的恩就是对大爷事业或者说对自己未来的害,棍棒底下才能出太平盛世。自这位十太太上位之始就开始大力扩充宅门里的私牢。过去这牢里多关押一些偷鸡摸狗之流,但是自十太太元年开始,这里就变成了典型的文字狱。莫说触犯了宅门私刑,即便是你公开表示对大爷或其代理人的不满,也会冠以藐视权威之罪问刑,一时间人心惶惶。

最为可缪的是,这位上不晓天文地理,下不知人间百态的文盲十太太,最气愤的就是别人攻击自己这点短,倘若谁公开了这个皇帝新衣的秘密,多半会招致棍棒牢狱之灾。

话说回来,若想掌管一方大小事务,总得对日常知识了解一二,若不然连个判状告示都写不囫囵,总不能多以点圈替之。更为重要的是,这年头虽然乱,但是在中国社会自古以来就有重文思潮,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跟文人沾点边,自然各种地位就上去了,于是这十太太也需要往这方面靠靠,多捞点资本总是好。但无奈修养这玩意不像平日欺压百姓,脸一板惊堂木一拍留给下面人打就是了。关键时刻就算把脸板成铁门,肚子里还是挤不出一滴墨水来。

但是这位十太太岂非寻常之人,每到逢年过节就找来各种报纸前后各个版面抄个一二,命手下往城门上高高一挂,再召集辖区内退休的在职的私塾先生评议出一个“女中文曲星”的称号给自己一颁发,俨然已经变成了文人的一员。即使也有过将报纸上的寻人启事抄到了自己写给百姓的新春问候之中。

十太太做梦也没有想到的,自己最大的敌人不是下面的十一、二、三、四等等太太,而是女人的年龄。

风光了几年之后,十太太也进入到了人老珠黄的岁月。眼见着大爷对自己越来越不感兴趣,大爷的新宠十五太太大有取自己而代之的趋势,十太太便开始对百姓更严厉的镇压,以期望能以自己的行动来打动大爷,证明自己虽然身材走了样,但是对大爷的事情还是只有自己能办的最好。但是她又想错了。

这个时候的大爷已经基本上看破了俗世,对自己一直未能留下一儿半女的以续香火万分的绝望。世风日下,与其为那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大洋搞掉了老命,倒不如悠哉游哉熬完此生拉倒。终有一日,宣布将家中值钱细软统统搬入十五太太房内,这也就等于向十太太宣布,即日起十五太太上位,十太太正式退二线。

对于这一消息十太太是以如何的心态接受的,内心又是怎样的煎熬,不得而知。但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台上作威作福惯了,一旦退了二线如何适应的了。这十太太平日里对下人吆五喝六惯了,此时这毛病一时半会也改不了,但是一直倒也没出什么大事,一来是人家不愿和她正面冲突,二来也是因为退了二线处的事少了见的人也少了。

想不到有一天,自己娘家人来报,说大爷的收租队去娘家收租,娘家人硬是不交粮,于是收租队将娘家的人给打了房墙也给拆了。这十太太一听这消息,当下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带着贴身丫鬟就去大管家那里闹事。没成想这人走茶凉,小半年以前自己还是这的主,管家见了自己都恨不得将脸贴自己鞋面上,今天这一来两句话说不对倒是管家先动了怒直接赏了十太太几下杀威棒。

这岂能是十太太受的了的?回到了自己的偏方,越想越是气。“此处不留老娘自有留老娘的地方!”但是转念一想,就自己这点本事也就能靠着大树耍一耍,现在娘家也垮了,倘若真是靠自己那非得饿死不成。这时贴身丫鬟告诉十太太:“听说赤匪快闹到咱们这了,不如....”这消息无疑于给十太太打了一针强心剂。“对!到处不留老娘老娘投革命!”

主意打定之后,十太太招呼了几个丫鬟开始密谋起事,看着大宅门的院子日久未修的样子,几人打定主意先从这院墙开始下手。于一月黑风高之夜,几人合力将大院东墙推倒,正准备推南墙时,家丁护卫赶到将几人拿住。大爷赶到之后那真叫气得七窍生烟失去了理智,当场让下人将十太太几人扒了个干干净净。

后来大爷让家丁押着十太太游街时倒是给赏了快破布遮羞,十太太边走边对围观百姓高呼:革命的风暴即将席卷大地,三座大山作威作福的日子不久了!!!

后来这事的结局具体怎么样谁也说不清楚,只是知道十太太被赶出了家门。过了没几日,心力交瘁一辈子没抱上儿子的大爷在一风雨交加的夜里终于一命呜呼。对于大爷的死有的人高兴,有的人惋惜,毕竟不知道大爷那每月3000大洋的俸禄到底落到了谁的头上,也不知道其的接替者究竟有没有能力维持那风雨飘摇中的宅门大院。倒是十太太,自高呼革命口号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真人,怎么离开宅门的谁也说不清楚,也许真去追随革命的队伍了。不过近来有人说走夜路时能听到十太太幽怨的哭声,究竟是借尸还魂还是木乃伊归来,这就不知道了,不过当点喝茶时的笑料罢了。

罢了罢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1-28 2:10:14 被April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