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平邦:截断雅鲁藏布江,中国必遭天谴

摇头嗨 收藏 272 38608
导读:司马平邦:截断雅鲁藏布江,中国必遭天谴 司马平邦的卖国言论: 青藏高原的南北两侧的广袤平原地区养育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大民族――中国人和印度人。而能生活在青藏高原以北更为辽阔的地区,是中国人的幸运,但不应成为中国人的倚仗――昨天看到有人鼓噪,我们可以利用青藏高原的高危以及其之上的一条巨河雅鲁藏布江的湍急对另一个居住在青藏高原南侧更因高耸的喜玛拉雅山几千来无法北进的印度人进行战略打击。他们还说雅鲁藏布江是印度人的命门。 就是掐住了雅鲁藏布江就像掐住了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司马平邦:截断雅鲁藏布江,中国必遭天谴

司马平邦的卖国言论:

青藏高原的南北两侧的广袤平原地区养育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大民族――中国人和印度人。而能生活在青藏高原以北更为辽阔的地区,是中国人的幸运,但不应成为中国人的倚仗――昨天看到有人鼓噪,我们可以利用青藏高原的高危以及其之上的一条巨河雅鲁藏布江的湍急对另一个居住在青藏高原南侧更因高耸的喜玛拉雅山几千来无法北进的印度人进行战略打击。他们还说雅鲁藏布江是印度人的命门。

就是掐住了雅鲁藏布江就像掐住了阿基里斯之踵,就是掐住了一个男人的睾丸。

或许真的如此,这也许就是许多年来那些印人中的精英们对中国耿耿于怀又小心翼翼的最深原因。

其实,通过雅鲁藏布江打击印度的方法很简单,在这条全长2900公里(在中国境内2057公里)的大江的中上游修一道或多道水坝,它们名义上是水电站,当然也有水电站功用,而且功率可以超过三峡的两倍,名义是把此处的水通过一个什么“五江一河”运河工程引进北京,因为北京是首都,是万岁爷呆的地方!可不能没水啊。其真正用意一目了然,就是用雅鲁藏布江中上游的高高水坝对世界人口第二多的印度进行地理性的军事威慑,你不服,不服我就决堤放水,只一颗炸弹就能让少半儿印度变成东海龙宫。

所谓的截流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的计划据说来自军旅作家李伶的报告文学《西藏之水救中国》,并说这本书曾造成轰动,还传说中央某领导领导挥笔批示:好!

我不信。

我绝不信。

从没听说过有这么一本引起过轰动的书,更不相信“中央某领导”有这样低的智商和情商。

首先,在中国境内最大落差达到5000多米的雅鲁藏布江上修建一道水坝的设想是不可实现的;其次,“中央某领导”居然相信在这里修一道如此伟岸的水坝的目的荒唐到只是引藏水入京,而一点儿没有军事目的,我更不相信;再次,我最不相信的是“中央某领导”居然会对这种必遭天谴的绝户战策拍案叫好。

大禹和李冰的子孙里居然想到有想到这样阴损至极套路的人,若他们泉下有知也会羞愧难当。

雅鲁藏布江的中国部分长2057公里,流域面积24.6万平方公里)全长2840公里,流域面积93.5万平方公里)。上游河床海拔3950米以上,在大拐弯顶部两侧,有海拔7151米和7756米的加拉白垒峰和南迦巴瓦峰。从南迦巴瓦峰到雅鲁藏布江水面垂直高差7100米,可称为世界上切割最深的峡谷段。

不知道可以写在书本理论里的雅鲁藏布江大水坝具体建在哪个地方最合适,在它于大拐弯之前(雅鲁藏布江下游地势太低恐怕建了水坝也无法引水入京)的巨大落差的峡谷地段,谁能有本事沉下一座上千米甚至数千米之高的巨大水坝(三峡水坝才不足200米高),这个水坝需要垒多厚才能收住上流落差巨大的奔流大江的无穷动能,将其转化为势能即电能――而你如果不蓄起一座上千米甚至数千米高的水坝,深谷中的雅鲁藏布之水如何按着某些人的想像注入“五江一河”的运河工程渠里呢?用抽水机吗?

还有,如果真的在大拐弯之前蓄起如此高大的水坝,水流急而水面窄的大江中上游被回淹的距离和范围肯定要超过三峡工程的回淹距离和范围,也就是说,雅鲁藏布江到那时已经不是一条大江,而是一道狭长且深达千米甚至数千米的“天湖”,是把贝加尔湖举在天上。

那时可能连印度洋板块也会被这道“天湖”之水压得不再北冲,但比汶川大地震更为惨烈的地壳变动在任何地方又都有可能发生。

我说的是截断雅鲁藏布江,而不是指在其某条支流修一座小水库。

不错,按平均流量估算,雅鲁藏布江仅干流及五大支流的天然水能蕴藏量为9000多万千瓦,次於长江,中国第二,但这理论上的巨大动能和势能如何获取及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却是另一回事。

还有,在地形奇峻、人口稀少、交通不利的雅鲁藏布江上修大水坝的工程难度也大到无法想像,整个西藏自治区的人口不足300万,难道要学秦始皇修长城的发全藏之役吗?而那些巨大的工程机械又是如何越过青藏高原的崇山峻岭运达施工地呢?是用米格直升机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运过去然后再安装吗?如此巨大的水利工程的施工队伍的后勤补给难道可以通用茶马古道的毛驴驮运完成吗?

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说实话,与其在雅鲁藏布江大上建巨大水坝不如听从当年的中国首富牟其中建议,在喜玛拉雅山某处炸一道巨大的豁口(反正中国的山崩地裂也不少了,多此一处不多),引印度洋的暖流进入中国腹地,融化中国西北的寒冷,一举可改变中国大陆的气候,北京应该也就再无缺水之虞了。

最重要的是,如中国人伟大的过头了,真的在雅鲁藏布江大拐弯之前拦成一道巨坝,但中国只能面对如下几种命运:

一,大坝在建之日,印度人已经向此地和整个中国投下核弹了,中国成为全世界核武器的实验场。

二,中国人成为全世界人鄙视的对像,做了一件天下最大的傻逼事,用老天爷给予你们的优越地势对处在大江下游的邻国苍生做亏心事,把一条深达数千米的天湖挂在印度的头顶。

你就用这种方法让印度屈服吗?我看倒像是在自掘祖坟。

三,大坝若建成,对中国最大的改变可能是中国人从文明退化为野兽,而且是茹毛饮血的那类,如果人类报复不了你,就等老天之谴吧。

雅鲁藏布江的下游,尤其是进入印度并流入孟加拉湾的最后流域上生活着数亿的平民百姓,千万年来他们依靠着大江的丰富滋养生老病死传延繁殖,现在他们无辜的生命因这巨大的水坝受到了极大的威胁,因为这座大坝自己建成之日起就成了对平民生命财产产生最大威胁的巨大当量核武器――其实都不用主动引爆,只是山洪暴发、地壳运动,它都有可能在瞬间释放将下流广阔平原上无数印度平民一齐卷入大海。

这是我们今天可以互联网上毫无廉耻之心和敬畏之意大谈特谈的爱国主义吗?爱国主义重要还是人性更重要?一群人要用兽性实现国家利益吗?

中国传统文化里有一个字是“仁”,“仁”来自于人类不可能独享自然的资源的共享原则,“仁”讲求以仁爱之心对待同类,“仁”是中华文化的精华,也是中国的文明所以历5000年不散不倒不乱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上天给中国人在这条大江上最大的优越地理,有一个最大的前提是,它把这种优越是给了一群人而不是一群兽,上天希望拥有这个优越的人类能表现它对人类的普爱和慈悲,而不是让这些拥有优越感的人更嚣张更恶毒――如果我们真的被嚣张和恶毒所制,那雅鲁藏布江及整个青藏高原为中国领土拥有的“天理”将发生根本动摇。

人性之所以被道德感所约制,并非人人需要这种矫情,根本原因是道德的深处埋藏着人与人之间必须按它来分配天然之赐的真义。

就像拥有了雅鲁藏布江所谓命门于印度的天然优越已经是自然最大限度的承受,它让中国和印度成为现在这样两个以现在这种方式对视的民族,而一切想掐断这道命门的行为都将上超过承受极限的犯逆忤,是试图逆天。

人人心中都会有魔鬼,但它并不决定你也是魔鬼,如果你心里的魔鬼被肆意释放,你也就成了魔鬼。

雅鲁藏布江虽然荡涤大部分在中国境内,但它并不只是由中国独享,它是全人类的,如果在理论上中国在此地受到太多的造化眷顾,中国要做的只有如何代造化之神普施恩惠于世界,这才是我们有一天有本事研发雅鲁藏布江天然蓄藏的巨大水能的惟一可以据有的出发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楼主按:中国传统文化里有一个字是“仁”,“仁”来自于人类不可能独享自然的资源的共享原则,“仁”讲求以仁爱之心对待同类,“仁”是中华文化的精华,也是中国的文明所以历5000年不散不倒不乱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仁者也分中华蛮夷

不支持修水坝去淹印度的老百姓,也反对作者的论调

我们当然有权利去开发我们的水利资源。

尤其是印度给我们和武器的观点,洪水即绿色又无污染环保难道没有核武器人道?

对于那些动辄就想着往中国土地扔核弹的国家,把洪水作为武器,为什么就不行?!“天谴”?你们连往中国扔核弹都不怕天谴,我们用洪水反击还怕什么天谴?!


本文内容于 2008-11-29 23:41:14 被摇头嗨编辑

8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69楼王士新

这样的败类也敢口出狂言,司马妖徒就应是出门让车压死的主,什么叫天谴,阿三有原子弹有种你给中国扔一个看看,想当年美帝国主义要扔原子弹,我们都不怕,难道怕个阿三不成。

27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