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表姐妹共侍一夫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1 6146
导读:他原本很“性福”,拥有两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共同生活,却相安无事。然而,本分老实的大、小“老婆”,竟高抬纤弱的手臂,举起榔头和菜刀,向正在酣睡的“丈夫”砸去,欲置他于死地……   外出打工   今年21岁的蒋爱琴,出生在贵州省织金县以那镇的一个偏远小村寨,这里青山环抱绿水,孕育了姑娘勤劳、敦朴和善良的本色。由于祖祖辈辈都靠种田为生,蒋爱琴家境十分贫寒,熬到初中,就难以再维持学业了。   辍学的日子里,爱琴每天重复着打草喂猪、洗衣烧饭等无聊“劳动”,花样的年华就在指缝中悄悄流走了。看着同村姐妹外出

他原本很“性福”,拥有两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共同生活,却相安无事。然而,本分老实的大、小“老婆”,竟高抬纤弱的手臂,举起榔头和菜刀,向正在酣睡的“丈夫”砸去,欲置他于死地……

外出打工

今年21岁的蒋爱琴,出生在贵州省织金县以那镇的一个偏远小村寨,这里青山环抱绿水,孕育了姑娘勤劳、敦朴和善良的本色。由于祖祖辈辈都靠种田为生,蒋爱琴家境十分贫寒,熬到初中,就难以再维持学业了。

辍学的日子里,爱琴每天重复着打草喂猪、洗衣烧饭等无聊“劳动”,花样的年华就在指缝中悄悄流走了。看着同村姐妹外出打工回来,长见识了、穿漂亮了,还添砖加瓦盖起了楼房,回头看看自家孤零零的寒舍,和一辈子也没走出过大山、体弱年迈的爹娘,莫名的悲哀爬上了爱琴的心头。她再也按捺不住了:“不能这样活!我要去大山外面学门手艺,赚好多好多钱,让爹娘也住上楼房,过上好日子!”

外出打工的决心已定,爱琴信心十足打起了行装。可是,眼看临行的日子一天天逼近,爱琴心里却打起了退堂鼓,后怕了起来:“要是找不到工作怎么办?要是遇见坏人怎么办?要是……”虽然家境不富裕,但父母兄长处处都呵护着排行老小的她,外面的世界虽然精彩,但年轻不谙世事的她,还不具备抵御风雨的能力。此时爱琴心想,要是有个小姐妹陪她一同闯世界,那该多好啊!

一次偶然的机会,邻村爱琴的表妹陈丹来串门时,知道了表姐的心思。这个和爱琴同龄的小表妹天真、灵气,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充满着新奇和幻想。陈丹虽然只有小学文化程度,可比爱琴有主见多了,早在两年前,她就萌生了外出打工的念头,只因当时年龄太小,家人不放心,如今,一听说表姐也有此念,陈丹喜出望外:“表姐,你还犹豫啥?18岁的大姑娘了,与其坐在家等着吃闲饭,不如出去闯一番,一定比现在过得好!咱俩搭个伴,无论走到哪,我们都不要分开,有我一口饭就有表姐一口饭吃!”

陈丹的真诚,深深打动了爱琴还在徘徊的心。有了相互的支持,更加坚定了她们走出深山,追求幸福生活的信心!等待两个小姐妹的将是什么命运呢?


“狼”爱上“羊”

2003年8月,蒋爱琴和陈丹告别了家乡,带上亲人的嘱托,和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来到深圳东莞市打工,经老乡介绍,两人在当地的一家玩具厂里觅到了一份工作。由于工种不同,两人被分在不同工区,每天繁重的手工劳作和经常的加班,使得她俩平常也很少见面。

现实生活远远没有想像中那么美好。头一次离开家,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什么都得从零开始。懂事的爱琴生活十分节俭,食堂饭菜贵,她舍不得吃,就用辣椒酱拌饭;工友拉她去逛街,她推脱身体不适,因为怕上街乱花钱。从宿舍到车间再到宿舍,每天“两点一线”,爱琴想多攒些钱,好早点回家探望父母亲。日子久了,磨得像个“机器人”。但是,人毕竟不是机器,身在异乡的孤独和寂寞油然而生,姑娘感到心里空荡荡的,越发想家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爱琴发现一个男青年,经常从她眼前闪过,一双不安分的眼睛不时地在她身上乱瞟,令爱琴深感不安。这个大她7岁的男青年叫梁丰,也是贵州织金县以那镇人,跟爱琴同乡,小学毕业后一直游手好闲无事可做,如今,他也在这家玩具厂里打工。

端庄、文静的爱琴进厂打工没几天,就被梁丰瞄上了,这个“有心人”见爱琴善良、单纯,是一个人出来“跑单帮”的,比较好搞定,心中一阵窃喜,心想:机会来了!他先想方设法接近这个小妹,然后再肆意大献殷勤。

南方天气炎热,梁丰送去雪糕给爱琴解暑;爱琴生病了,梁丰给她端来饭菜,问寒问暖。这位老乡大哥的过度“热情”,让爱琴有些招架不住了,因为从未有过感情经历的爱琴,一直都把梁丰当作哥哥看待,压根没想过与他建立恋爱关系,就拒绝了梁丰的请求,并处处回避他。

梁丰哪肯善罢甘休,他吃准这个“初出茅庐”的丫头

“狼”爱上“羊”

2003年8月,蒋爱琴和陈丹告别了家乡,带上亲人的嘱托,和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来到深圳东莞市打工,经老乡介绍,两人在当地的一家玩具厂里觅到了一份工作。由于工种不同,两人被分在不同工区,每天繁重的手工劳作和经常的加班,使得她俩平常也很少见面。

现实生活远远没有想像中那么美好。头一次离开家,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什么都得从零开始。懂事的爱琴生活十分节俭,食堂饭菜贵,她舍不得吃,就用辣椒酱拌饭;工友拉她去逛街,她推脱身体不适,因为怕上街乱花钱。从宿舍到车间再到宿舍,每天“两点一线”,爱琴想多攒些钱,好早点回家探望父母亲。日子久了,磨得像个“机器人”。但是,人毕竟不是机器,身在异乡的孤独和寂寞油然而生,姑娘感到心里空荡荡的,越发想家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爱琴发现一个男青年,经常从她眼前闪过,一双不安分的眼睛不时地在她身上乱瞟,令爱琴深感不安。这个大她7岁的男青年叫梁丰,也是贵州织金县以那镇人,跟爱琴同乡,小学毕业后一直游手好闲无事可做,如今,他也在这家玩具厂里打工。

端庄、文静的爱琴进厂打工没几天,就被梁丰瞄上了,这个“有心人”见爱琴善良、单纯,是一个人出来“跑单帮”的,比较好搞定,心中一阵窃喜,心想:机会来了!他先想方设法接近这个小妹,然后再肆意大献殷勤。

南方天气炎热,梁丰送去雪糕给爱琴解暑;爱琴生病了,梁丰给她端来饭菜,问寒问暖。这位老乡大哥的过度“热情”,让爱琴有些招架不住了,因为从未有过感情经历的爱琴,一直都把梁丰当作哥哥看待,压根没想过与他建立恋爱关系,就拒绝了梁丰的请求,并处处回避他。

梁丰哪肯善罢甘休,他吃准这个“初出茅庐”的丫头,在外面举目无亲,又没有靠山。于是,对爱琴发起了“猛攻”。爱琴走到哪,他就跟到哪,死皮赖脸苦苦哀求。

俗话说:好女怕缠郎。面对梁丰的无理纠缠,爱琴怕急了,可是胆小的姑娘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幸终于发生了。仲夏夜的一天,爱琴下班后,拖着疲惫的身体正要回宿舍休息,突然,从路边窜出一个黑影,手握尖刀,一把拦住了她……这个“拦路虎”不是别人,正是“埋伏”在爱琴上下班必经之路上的梁丰。

“敬酒不吃,你要吃罚酒!你如果不答应,我就杀了你!”梁丰恶狠狠地威胁道。此情此景,让毫无防备的爱琴惊呆了,她倒吸了一口凉气,瞪大了惊恐的眼睛,踉跄着退到了墙角。此时的她,已经没有反抗,没有呼救,有的只是全身瘫软地蜷缩在地上,成了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一朵鲜花刚刚绽放,就这样被“征服”了。生米既已煮成了熟饭,传统的爱琴也只能“接受”这位“老公”了。因为生活的不便,梁丰带着爱琴在外面租了间房,搬出了厂宿舍,名正言顺地做起了“夫妻”。


共侍一“夫”

没花一分钱白捡个“媳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梁丰,快活得像老鼠跳进了米缸!“婚”后没多久,他好吃懒做、性情暴躁的秉性就渐渐暴露了出来,家里的钱,爱琴没有一点支配权,全都被梁丰掌控着,要一分,给一分,日子过得紧巴巴,梁丰还经常会因为一些琐事,把爱琴打得鼻青脸肿。

2004年初,爱琴怀孕了,身体一天天发生着变化,她幸福地憧憬着自己的“婚姻”生活是否会因为这个“小可爱”的降生,带给准妈妈新的希望?

表姐“成家”了,表妹没事就经常上表姐“家”串门,一来二去的,就成了爱琴家的常客,爱琴做了好菜好饭,就喊陈丹到家里一起享用。

“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爱琴的妹子,就是我的妹子,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大哥帮忙,这里也是你的家嘛!”“姐夫”待小姨非常和气。但渐渐地,爱琴发现,陈丹来她家的次数少了,梁丰看陈丹的眼神更“深情”了,言谈中还不时流露出对陈丹的爱慕。爱琴好言相劝梁丰珍惜自己的感情,两人好好过日子,可花心的梁丰不但不接受,反而变本加厉,索性向爱琴坦白了他和陈丹的不正当关系。

怀有身孕的爱琴痛不欲生,她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经过一番痛苦的思想斗争,她伤心地对梁丰说:“你既然选择了陈丹,我就成全你们!让你们俩好好过吧!”谁知没有人性的梁丰,不顾爱琴的身孕,随手操起地上的板凳朝爱琴劈头盖脸地砸去,他凶神恶煞,一脸狰狞地说:“你要敢走,我就杀光你全家!”可怜的爱琴蜷缩着身体趴在地上,拼命保护着她肚里的宝宝……爱琴又一次退却了,只能忍气吞声,眼睁睁地看着“丈夫”“娶”进二房。

爱琴的软弱,一次次助长了梁丰的嚣张气焰。同年5月,梁丰带着他的两个“老婆”,来到金坛市金城镇牛庄村,租了间民房,三个人共同居住、生活在一起,大“老婆”住南面一个房间,小“老婆”住北面一个房间,任“丈夫”随意挑选。

事情既已成事实,爱琴和陈丹只有默认了彼此没名分的身份,忍气吞声做起了梁丰的“大”、“小”老婆。梁丰“摆平”两个“老婆”的法宝,就是谁要不识相,就拳脚“伺候”,谁要是想逃跑,就杀了她全家。为了“家庭”的和谐,两个“老婆”打掉牙往肚里咽,默默承受着太多无法向人倾诉的苦痛,相安无事地生活着,两人从来没红过脸。同年11月,“大老婆”爱琴为梁丰产下一女孩,半年后,“小老婆”陈丹又为这个特殊“家庭”喜添了一子,梁丰乐歪了!

不做囚鸟

两个本分的“老婆”,一双可爱的儿女。梁丰啊!你该知足了!然而,梁丰还迷恋上了赌博、酗酒的恶习,给两个弱女子肩头又加重了砝码。她们苦苦劝说,梁丰就是不听!遇上梁丰赌博输钱,心情不爽,就无故打“老婆”撒气。两个“老婆”也想到了离开,梁丰就搬出他的杀手锏——“谁跑,我就杀她全家!”这一招还真灵!两个“老婆”一听这话,立马就败下阵来。

家里的生活费拿出去做了赌本,生活就日益紧张了起来。陈丹生完孩子刚过满月,梁丰就喊她到外面去打工,因为产后营养跟不上,身体恢复得不好,孩子小还要吃奶,陈丹提出等孩子断奶后再出去打工,梁丰一听就动了怒:“我一个人挣钱养活你们四张嘴,你们两个大活人也咽得进去?!”陈丹说:“你像个男人吗?‘娶’得起‘老婆’,就要养得起!”话音未落,只听“啪”的一声,梁丰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打得陈丹眼冒金星。接下来的日子就更艰难了,梁丰断了孩子的奶粉钱。无奈之下,陈丹拖着产后虚弱的身体,到一家服装厂上班了,蒋爱琴则留守在家中,负责洗衣、烧饭,看护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日子这才勉强过得去。

看着人家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宝宝养得白白胖胖,再瞧瞧自己一贫如洗的“家”,两个人在外面打工赚钱,吃没好的吃,穿没好的穿,爱琴和陈丹好心酸。她们正是如花的年龄,也有爱美之心,可“丈夫”连一件像样的换洗衣服都不准她们买,寒冬腊月里,阴冷刺骨,两个女人要买件保暖的冬衣,都遭到了“丈夫”的拒绝。在她俩苦苦哀求下,梁丰只给了够买一件棉袄的钱,无奈,只能谁外出谁穿……爱琴和陈丹黯然神伤。

压抑很久的两个“老婆”,受够了梁丰的虐待和毒打,决定逃脱“丈夫”设下的囚笼。2006年1月11日中午,陈丹下班回家吃饭,趁梁丰不在,两个“老婆”商量如何报复一下梁丰,因为害怕梁丰杀她们全家,经过一番思忖,两人决定一起将他砍死,然后,由“大老婆”爱琴自首抵罪,“小老婆”陈丹在家照顾年幼的孩子。

当晚10时许,赌台上刚下来的梁丰,带着一身酒气,踉踉跄跄进了门,径直爬上了“大老婆”爱琴的床,没过多久就进入了梦乡。见梁丰睡沉了,一旁装睡的爱琴蹑手蹑脚下了床,示意隔壁房间“整装待发”的陈丹,可以动手了!陈丹顺手拿起饭桌上的一把菜刀,跟着爱琴来到梁丰床前,两人对视了一下,握紧榔头和菜刀,行动开始了!这么多年,压在心底所有的侮辱、怨恨和愤怒,统统宣泄了下来。两个弱女子紧闭双眼,转过头,朝着梁丰一顿乱砍。只听梁丰惊叫一声:“哎哟!你们干什么!造反了!”本来就心虚的两个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落荒而逃。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