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地铁塌陷事故口水仗升级 各方推诿责任

jiangtian082 收藏 0 122
导读:杭州地铁施工现场塌陷事故后,围绕事故责任归属,施工方中铁集团和业主方杭州地铁集团各执一词互不相让。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王梦恕觉得很委屈,他本想“大事化小”,哪曾想杭州方面“不领情”。   “顾全大局”的初衷   《南方周末》消息,距离事故发生已经过去12天,杭州“11·15”地铁塌陷现场的挖掘作业正在进入最后阶段,而事故责任的最终结论,相比现场抢险,却更加难以收尾。   究竟谁该为冤死的21个冤魂负责?在人们等待结果时,未曾想到有关事故责任的争论突然爆发,终究酿成比事故本身更令人关注的

杭州地铁施工现场塌陷事故后,围绕事故责任归属,施工方中铁集团和业主方杭州地铁集团各执一词互不相让。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王梦恕觉得很委屈,他本想“大事化小”,哪曾想杭州方面“不领情”。


“顾全大局”的初衷


《南方周末》消息,距离事故发生已经过去12天,杭州“11·15”地铁塌陷现场的挖掘作业正在进入最后阶段,而事故责任的最终结论,相比现场抢险,却更加难以收尾。


究竟谁该为冤死的21个冤魂负责?在人们等待结果时,未曾想到有关事故责任的争论突然爆发,终究酿成比事故本身更令人关注的一场舆论大战。


这场争论发生在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和业主方杭州地铁集团之间。王梦恕回忆,一开始,双方的合作还算愉快。他并不曾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11月17日,王梦恕第一次勘察现场。作为中国地下工程权威,他很快得出了自己的结论,“我到现场一看,就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王梦恕很快给熟识的杭州地铁集团董事长打了电话,“我说丁董事长,这个事,根本问题是你们的问题,但现在大家先不要说。”王梦恕解释说,他如此表示纯粹是出于“好心”,站在业主方的角度考虑问题。“我说你不要把这个问题扩大,扩大对你们没好处。”


11月17日当天,王起草了有关事故原因的一份报告。这份意见书草稿显示,在这份报告中,他分析了诸多原因,但最终得出的结论,却是“突发性自然事故”。


王梦恕承认,这样的结论确实有“把大事化小事”的味道,但他认为,这同样是出于好心,“我这样写的问题是,是从顾全大局角度出发,内部责任我们要追的,但对外差不多就行了。”


“顾全大局”的结论很快为施工方所接受。

11月17日,中铁四局杭州地铁一号线湘湖站项目部常务副经理梅小峰首次向媒体通报时,采用了王梦恕的观点,将之归结于特殊土质原因。面对媒体,他悔恨万分地说,这属于突变情况,之前真的是没有预料到。


但出乎意料的是,对于王梦恕伸出的橄榄枝,杭州市政府却并没有领情。


“不领情”的业主方


事态的发展早非人力所能控制。事故援救展开的同时,问责也在同时进行。面对事故第二天即已2死19人失踪的巨大灾难,地方官员早已处处小心。


塌陷后第二天,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齐骥、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赵铁锤就先后赶到事故现场。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两位副总理李克强、张德江的分别批示。杭州市一名官员感慨,“压力太大了。”。这么大的事谁也不敢瞒,想瞒也瞒不住。杭州市政府决定采取与以往许多地方不同的舆论策略。


11月16日,在召开的地铁工地塌陷事故第一个专题会议上,杭州市委领导对外宣布,“在信息发布上,杭州必须承诺公开、透明、实事求是,不瞒报、不漏报失踪、伤亡人数。……杭州市委、市政府绝不允许出现瞒报、漏报或‘私下处理’等现象”。


“不瞒报,就注定要有人对此负责。”这名官员评价说,从决定公开信息开始,对于王梦恕院士的“好心”,杭州市方面注定已“无福消受”。


矛盾由此产生,舆论的矛头很快被一边倒地“引导”向施工方面。


11月16日,先是赵铁锤怒批施工方负责人的画面在当地媒体反复播出。然后,杭州市党政机关的领导人也开始在多种场合表示了对施工方的谴责。


11月19日,杭州市委领导更是在杭州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表示,对责任单位、责任人的处置一定要到位,“必须杀一儆百,挥泪斩马谡”。


王梦恕认为,“没想到杭州方面,在专家的方案没拿出来以前,就说是施工单位的责任,说得很绝。”

作为中铁隧道集团的副总工程师,王梦恕承认,施工方对这样的说法也颇有怨言,但却顾虑重重,不敢开口,“就怕钱拿不到,以后再也不能在杭州招标”。


对于施工方的做法,王梦恕觉得很是“怒其不争”,“我就给李长进、白中仁(均为施工方的领导)说,你们中铁太懦弱。你们也是副部级单位,你们这么搞怎么行。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他们不敢说,那就我来说。”王梦恕说,“你不仁我不义”,“我目的是给你开脱的,你非要把这事推给别人。那就只好实话实说了。一实话实说,谁都跑不了。”


责任到底是谁的?


施工方中铁集团和业主方杭州地铁集团各执一词互不相让时,王梦恕随后以院士身份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拍脑袋”、“图便宜”、“赶工期”、“领导意见替代科学决策”等因素是导致杭州地铁工地事故的问题所在。“首先是设计方面的先天不足。”王梦恕说,“我当时一来看,就说方法没选对,违背了一般的设计规律。”


王梦恕的观点并不孤单。虽然不便公开出面,但中铁的声援一直在悄悄进行。在百度“杭州地铁吧”中,充斥着替施工单位抱屈喊冤的声音,更有人替王梦恕打抱不平,“学术永远不是政治的对手,悲哀!”


从语气明显可判断出是中铁员工的人们,借用内部人士的话说,“杭州地铁设计单位北京城建设计研究总院19日内部会议已经承认设计方案存在严重缺陷,主要问题是地下连续墙设计埋入土体深度严重不足,不能有效抵御大量的车流活载以及土体遇水饱和度等,造成整体坍塌。施工单位按图施工,无明显失误。”


一封以杭州地铁1号线湘湖站项目部常务副经理梅小峰名义写给央视主持人张泉灵的公开信,11月19日在网络上迅速传开。公开信否认了自己说过“责任在我们施工方”这句话,也从没表示过“责任在我们施工方”的任何意思。

但杭州市政府对这些说法予以坚决反驳。他们评价说,王梦恕院士的言论“违背事实,混淆视听,干扰了现场施救和事故处置工作”。


杭州市官方11月21日组织了一个小范围的驻杭媒体负责人通气会。会上的内容,参会人员说,“一方面是希望各媒体今后报道时有配合的意思,另一主题就是猛批王梦恕。”


“你不仁我不义。你不讲道理,我就只好说实话了。”王梦恕回忆说,11月19日,他再度面对公众,就开始“客观全面地评价”了。


但王梦恕此时发现,他的发言突然不再权威,由于他出于“好心”宣布的突发性自然灾害事故说和他被公开的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身份,王梦恕业已成为网络上的众矢之的。王梦恕认为,这都是因为杭州市政府说理说不过他,刻意操纵的结果。


从造价到工期,争吵全面升级


争吵进一步升级。杭州方面承认,选择明挖法是因为其“造价相对经济”。“暗挖的成本造价要贵30%,工期要慢近一倍。”王梦恕认为,除了经济原因,赶工期也是悲剧发生的罪魁之一。


王梦恕介绍说,根据中铁方面的介绍,施工单位说本来合同是三年建成,后来定的时候是两年。但结果两年的时间,由于拆迁遇到麻烦,进场时间又拖了半年,实际就是一年半时间。


“这叫逼良为娼。”王梦恕说,在此情况下,施工方只能加快进度。而低价的结果,找农民工也好,包出去,都成了正常的选择。


但杭州方面针锋相对,再次否认了相关指责。他们认为自己的工期安排科学合理,不存在“三年半建成一条地铁线”的问题。对于造价,杭州市政府则澄清说,地铁1号线是一条既有地下,又有高架和地面线,且以明挖为主的线路,造价是比较适宜的,国家发改委组织的可行性研究评估及初步设计审查也肯定了这一经济指标。


杭州市官方相关负责人给这场争吵定了个性,“我们不希望继续沦落在口水仗中。”


口水仗打了半月,仍没有最后结论。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造成21人死亡的杭州地铁施工塌陷的事故责任结论,至今只淹没在纷飞的口水之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