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烟出口及内销的烟盒包装,差距如此之大为何要这样

开天雷 收藏 0 2659
导读:11月22日,在南非德班举行的世界卫生组织(WHO)《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方第三次会议落下帷幕。      在这次会议上,中国得了一个尴尬的奖项——“烟灰缸奖”,此奖由与会的非政府组织代表评出,专门颁给控烟不积极的国家。中国“获奖”的原因是,“宁要漂亮的烟盒,不要公民的健康”。      但几天以后,中国政府代表团却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挽回了声誉——他们放弃原本的反对立场,转而支持框架公约第5.3条(防止烟草业影响政府的公共卫生决策)实施准则,这意味着中国决心防止烟草业影响公共卫生政策。中

11月22日,在南非德班举行的世界卫生组织(WHO)《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方第三次会议落下帷幕。


在这次会议上,中国得了一个尴尬的奖项——“烟灰缸奖”,此奖由与会的非政府组织代表评出,专门颁给控烟不积极的国家。中国“获奖”的原因是,“宁要漂亮的烟盒,不要公民的健康”。


但几天以后,中国政府代表团却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挽回了声誉——他们放弃原本的反对立场,转而支持框架公约第5.3条(防止烟草业影响政府的公共卫生决策)实施准则,这意味着中国决心防止烟草业影响公共卫生政策。中国代表团步出会场时,迎接他们的是非政府组织代表们的热烈掌声。


这戏剧性的一幕显示,作为世界上吸烟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控烟的一举一动在国际社会面前都引人注目。不过,作出政治承诺,固然是求解控烟“中国难题”的关键一步,亦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中华烟包装内外有别


“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吴宜群也来到南非参加此次控烟会议,不过,她的身份是中国非政府控烟组织的代表。在简单的行囊中,她特地带了几个烟盒。


其中一个,是著名的“中华”牌香烟出口到泰国的外包装,但它迥异于国人习见的红底白字烟盒:正面上方赫然一张特写图片,那是吸烟者溃烂的嘴唇和几颗被熏黑的残牙,而且面积逾半,人们熟悉的“中华”二字则局促地居于下方。


吴宜群介绍,出口到另外一些国家的“中华”烟,还要印上吸烟者脚部溃烂的图片等。在国内鲜为人知的是,同为中华烟,国内的包装典雅大方,被视为身份的象征;出口到国外时却要打上令人惊心甚至作呕的图片,被当作有害之物低调售卖。


“外国人是真心把烟草变得很丑,而我们却把卷烟打扮得很漂亮。”吴宜群说:“"中华"烟包装内外有别说明了什么?说明外国真正把烟草当作一种危害健康的东西,而我们却忽视了国人的健康权。”


事实上,烟盒的方寸之地,正是国际控烟战役的重要战线之一。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专辟第11条规定:烟草制品的包装和标签必须印上警示语,宜占据50%以上面积,但不应少于30%,最好有警示图片。此外,还应注明其他烟草有害的信息。


此次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方第三次会议,将审议第11条的实施准则作为主要议题之一,目的是通过更细致严格的规定放大烟草包装的警示效果。作为框架公约的缔约方,中国应该在批准公约三年后,即2009年1月9日,履行公约第11条关于烟草制品的包装和标签的规定。


方寸间的控烟博弈


小小烟盒,对控制烟草危害真有这么重要吗?世卫组织的回答是肯定的。


本次控烟大会提供的背景资料显示,每天吸一包烟的吸烟者,一年有7000多次接触到烟盒上的健康警示与忠告。如果将疾病图解图片特别是吓人的图片,与辅助性戒烟信息结合在一起,对劝诫吸烟者、阻断新吸烟者效果明显。


“内容全面、图文并茂的大幅彩色警告对传播吸烟的健康风险最有效。”卫生部妇幼保健与社区卫生司健康促进与教育处处长李新华说。他也是出席此次控烟会议的中国代表团成员之一。


在履行控烟公约第11条时间日近的背景下,国家烟草专卖局等部门几个月前颁布烟草包装新规,但据此推出的新烟盒刚一面世,就遭到民间控烟人士的批评。


“新烟盒明显是一个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东西。”吴宜群说。她带来的“中南海”、“真龙”两个品牌的新烟盒,直观上最大的变化是把“吸烟有害健康”一行小字由侧面挪到了正面。中国的新烟盒在德班会议上成为反面教材,并为确定“烟灰缸奖”得主提供了依据。


大会简报以揶揄的口吻描述中国的新烟盒:尽管警示出现在烟盒的两面,但其中一面是看不清的英文——一种只有极少数中国人口熟悉的语言。警示出现在烟盒下方,而不是上方,警示只占烟盒表面30%且只有文字说明,而不是占50%并有图示。文字的字体很小,尤其是考虑到可用于警示部分的空间的话。“这种新的软弱的警示对于公众健康来说,是错失了一个非常重大的机会。”简报最后得出上述结论。


此次会议上,中国代表团曾在发言中提出,使用图形警示标识有困难,称卷烟包装上名山大川的图案代表了“中国最重要的文化”,如果放上难看的图片,将是“对公众的污辱和不尊重”。但此言一出,台下嘘声一片。


中国烟鬼烟盲世界第一


此次控烟大会在开幕前举行了“死亡钟”揭幕仪式。这座数字不断跳动的电子钟显示:全球约每6秒钟就有一人因烟草而死去;自1999年10月25日启动《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协商以来,全球已有超过4000万人死于与烟草相关的疾病。


《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是在世卫组织支持下磋商制定的第一份条约,于2003年5月通过,目前已有160个缔约方——193个世卫组织成员中的159个国家和欧洲共同体。2006年1月9日,公约在中国正式生效。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其烟民数量亦居世界第一,据中国卫生部公布的《2007年中国控烟报告》,中国吸烟者超过3亿,被动吸烟者超过5亿,可谓受烟害最重的国家。


中国的烟民群体不仅存量巨大,增量亦大有“潜力”。李新华援引相关调查数据指出,中国男性的吸烟率高达66%,女性的吸烟率为3.1%。“照目前的吸烟率,仅考虑人口增长因素,中国到2030年吸烟人群将增至4.3亿。”李新华说。


与此形成很大反差的是,中国公众对于吸烟危害的认知度却相当低。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教授杰弗瑞·方与中国疾控中心联合进行的调查显示,中国吸烟者中有戒烟计划者的比例在14个国家中是最低的。中国公众对吸烟有害的知识不足,比如只有16%的人知道吸烟会导致阳痿。


“把狐狸赶出鸡笼”


中国控烟之难不仅在于吸烟者为数众多,还在于中国特殊的体制——烟草业政企合一,国家烟草专卖局与中国烟草总公司虽两块牌子,实则一套人马。在其网站首页上方,国家烟草专卖局与中国烟草总公司的全称并排而立,一目了然。


为协调全国的控烟履约工作,中国建立了由8个政府部门组成的履约工作部际协调领导小组。其中,国家烟草专卖局是成员单位之一。控烟专家指出,国家烟草专卖局作为政府部门,要履行公约的控烟义务,但同时它又是烟草公司,要维护本行业利益。这两种角色存在着无法调和的冲突。


“当中国政府官员在讨论控烟这一公共卫生政策时,烟草公司的代表就坐在旁边。”美国无烟草青少年运动法律部主任帕翠莎·兰伯特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说:“这就好像让狐狸坐在鸡笼里,讨论如何保护小鸡。”


此次控烟会议一项最有争议性的议程,就是审议框架公约第5.3条实施准则草案,虽然它并非完全针对中国,但无疑直指中国烟草专卖局政企合一的体制。


公约中的这一条款只有短短两行字:在制定和实施烟草控制方面的公共卫生政策时,各缔约方应根据国家法律采取行动,防止这些政策受烟草业的商业和其他既得利益的影响。提交审议的准则草案提出了一系列具体建议,以便“更好、更充分”地落实第5.3条。


“制订第5.3条实施准则的目的,就是不仅不能让狐狸进入鸡笼,还要把狐狸给管起来。”帕翠莎·兰伯特强调,从经济的角度讲,烟草业可以说自己是利益相关人,但从公众健康角度讲,绝不是这样。因此,必须完全消除烟草业对公共卫生政策的影响。


中国履约压力逼近


11月22日,缔约方第三次会议在经过5天的讨论后通过了第11条、第13条和第5.3条的实施准则,这意味着,控烟框架公约将推动各国采取更强有力的措施限制烟草业的影响,推进控烟行动。遗憾的是,在世界上烟害最重的国家中国,绝大多数的人们还不知道这条关涉他们健康的消息。而可以肯定的是,此次控烟回忆通过的议程将给中国履行控烟框架公约带来新的压力。


其中,中国履行框架公约第11条(烟草包装及标签警示标识)近在眼前,但正如前文所述,烟草专卖局等部门虽已出台烟包新规定,可与公约的要求相去甚远。


此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公约第13条实施准则,以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活动。根据承诺,中国将在2011年履行这一条款。其实施准则提出,禁止烟草公司宣传任何“具有社会责任”的商业活动。有关人士指出,这意味着国内烟草公司今后不能再以冠名捐建希望小学等所谓公益活动来扩大社会影响了。


而对中国影响最大的可能是第5.3条实施准则。参加此次南非控烟会议的中国代表团一位成员对《国际先驱导报》说,第5.3条实施准则明确提出:缔约方应保证国有烟草公司的代表不能成为代表团的任何一部分成员,参加缔约方会议、其下属机构或任何其他根据缔约方会议决定成立机构的任何会议。


这意味着,中国国家烟草专卖局的代表将失去参加上述会议的合法性。准则中还提出,缔约方应保证控烟政策的制定实施与对烟草业的监管分隔开来。权威人士据此分析,作为国家烟草专卖局主管部门的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未来的角色只能是监管烟草业,而控烟政策应交由卫生部主导。


控烟之路依然曲折漫长


不过,中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副主任杨功焕指出,控烟框架公约和此次南非会议通过的相关条款实施准则,为中国推进控烟行动提供了进一步的指引和依据,但是,中国控烟之路依然曲折而漫长。“从国际法上讲,控烟公约和实施准则有一定法律约束力,但要真正落实,关键还是取决于中国自己怎么做。”


这位多年积极从事控烟工作的卫生专家认为,要改变思路,除了强化政府履约机制外,中国还需要动员社会舆论和民间力量,自下而上地推动控烟进程。


事实上,中国民间控烟力量正日趋活跃。近年,由多位CDC退休专家建立的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较成功地阻止了上海F1比赛以烟草公司冠名的计划,他们还就电视剧《新上海滩》中吸烟镜头泛滥问题吁请国家广电总局消除不良影响。


据悉,针对中国烟包警示软弱的问题,中国CDC倡导的“迈向无烟中国行动”近期将联合媒体和艺术界人士,发起一项网上烟包设计大赛,介绍真正符合控烟理念的卷烟包装是什么样子,以引起公众的注意和讨论。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