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的回忆:腌咸肉--好文必读!(转帖)

妙手仁心1976 收藏 1 878
导读:腌咸肉 :作者:古吴清风泾移民 我在王店吃开口饭的四年,校长还不像现在样地呈现令人恶心的土皇帝样,还懂得尊重老师,维护老师的尊严。我虽刚开始教书,校长姚奎顺老师,书记李志洁老师,业务指导蔡祖蘩老师、顾明仁老师,多能平等待人,嘘寒问暖之余,充分让一个青年教师有时间有精力体会教书之外的生活。那时我和唐月根老师、徐文祥老师、黄明甫老师所得到的“待遇”,是现而今的青年教师做梦也想不到的!这种清闲、贫而知足的书生生活,我自1995年作别后,直到2006年的下半年又在宁波奉化江边得以重温。让一个人有尊严地活着,我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腌咸肉 :作者:古吴清风泾移民

我在王店吃开口饭的四年,校长还不像现在样地呈现令人恶心的土皇帝样,还懂得尊重老师,维护老师的尊严。我虽刚开始教书,校长姚奎顺老师,书记李志洁老师,业务指导蔡祖蘩老师、顾明仁老师,多能平等待人,嘘寒问暖之余,充分让一个青年教师有时间有精力体会教书之外的生活。那时我和唐月根老师、徐文祥老师、黄明甫老师所得到的“待遇”,是现而今的青年教师做梦也想不到的!这种清闲、贫而知足的书生生活,我自1995年作别后,直到2006年的下半年又在宁波奉化江边得以重温。让一个人有尊严地活着,我觉得比什么都强。

那时似乎也没那么多爱打小报告邀功请赏的,“积极上进”的同事似乎领导处去得勤些,但也没落下多少有损同事利益的把柄,职称、荣誉顺其自然地在教师中流转。我们比较热衷的事,居然是在校园的隙地垦荒,种蒜、种菜、种草莓,另外就向食堂的大师傅王雪生老师学习如何腌咸肉、腌雪菜。这些知识使我10多年后在宁波鄞州的菜农面前为嘉兴老师“挣足了面子”。我住的小区里有不少失地的当地农民,他们向我炫耀自己的腌菜、腌鱼技艺时,想不到我比他们“老举”。

“侬柴会弄胳屑伤完(你怎么会干这些活)?”

“嘉兴老师太穷,课后要卖菜、卖咸肉。”

大家一齐哄笑起来。笑声中,让我充分体会到一个人如何生活得完整是何等重要!

我来王店之前,委实在杭州读书读呆了,把自己的生活局限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在王店认识了上面几个同事,才明白书要读,学要教,理要明,文章要写,日子也要过。

那一年的秋后,我比较上心的一件事就是学习腌咸肉。我把“师傅”传授的湿腌和干腌两法分别运用。从停在镇北的河浜里的“江北佬”船上很便宜地买来缸和瓮,又从学校食堂讨来粗盐,便在瓮里放上泡了盐的冷开水,把晾干的猪肉浸在里头,用粽叶和泥封上瓮口。这是湿腌。我又在缸底撒一层盐,放上一片晾干的猪肉;又在猪肉上撒一层盐,上面再放一片猪肉;如此放上三层,便在上面撒满盐,压上一块洗净晾干的巨石(一定要压严实)。这是干腌。湿腌较方便,几天后从盐水中取出猪肉,到外面晾晒即可;干腌还须每天清理“压”出的血水,几天后才能取出晾晒。

晾晒猪肉是那时集体宿舍前的风景。我们坐在秋末的阳光下,一手用扎着尼龙袋的竹竿驱赶前来“一亲芳泽”的苍蝇,一手执卷阅读(我那时仍在读钱钟书先生的《管锥编》,几年后我有了妻子,她在嘉兴整理我的这套书时,说有一股火腿的味道)。我的“师傅”告诉我,咸肉晾晒得“足时”,是有火肉味道的。

寒假我回嘉善大云省亲,带去的咸肉让父亲很嫉妒。第二年的除夕,我在家中吃到了糟香四溢的糟鹅,那是父亲特意去西塘学来的手艺。

“大男人要从做实际的小事体做起,你教书太没男人味了!”不知为什么,父亲对我的职业始终不认可。

现在想想父亲是把一个人的职业跟一个人的理想和全部生活等同起来了,这种想法在父亲本无恶意,但在现而今的“领导”、“老板”,却是贱视人性,剥夺下属、员工尊严的漂亮借口!职业只是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腌咸肉与教书育人完全是并行而不悖!倒是借口职业所需,一心谋私利那才是可耻的!

2006年11月17日于铜盆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