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网上看到由解放军总医院牵头制定的《网络成瘾诊断标准》,对照标准自我诊断后,突然发现自己一不小心患上了精神病领域的变异病种——网络成瘾。难怪近年来自己总是精神恍惚,原来是这“网络成瘾”的精神病给闹的。我笑了,但绝对不是精神病发作时的那种傻乐,而是为自己终于找到病因而由衷地感到欣慰……


网络成瘾,是指个体反复过度使用网络导致的一种精神行为障碍,表现为对使用网络产生强烈欲望,突然停止或减少使用时出现烦躁、注意力不集中、睡眠障碍等。按照《网络成瘾诊断标准》,我符合5个条件中的2个:


1、因使用网络而减少或放弃了其他的兴趣、娱乐或社交活动。


我的兴趣、娱乐本来就不多,以前还看看电视、看看书,后来孩子大了要读书,加上对央视和湖南卫视的特别感冒,电视就看得少多了,充其量也就是在晚饭时看看当地的新闻。上网,则成了我晚饭后唯一的兴趣和娱乐,而且越来越感到网络比电视和书本有趣得多。至于社交活动,哥们儿常打电话来,知道我在家,总会惊讶地说“怎么那么老实啊?”


2、将使用网络作为一种逃避问题或缓解不良情绪的途径。


工作压力、孩子读书不上心等都让我心烦,但我是大老爷们,总不能象女人那样唠唠叨叨吧,于是,上网就成为我逃避烦恼、缓解压力的最佳途径。在网上,我可以抛开一切烦恼和压力,自由自在地泡妞、调情。


据《网络成瘾诊断标准》称,网络成瘾的病程标准为平均每日连续上网达到或超过6个小时,且符合症状标准已达到或超过3个月。不说以前,就是做杂谈版主也近一年了,几乎每天我都要在网上泡上6个小时以上。即便是出差在外,即便是没心情管理版务时,我也会在水下偷窥着杂谈的一切。我一直认为版主仅是个人兴趣爱好的延伸,因而对杂谈投入深情,视同自己宠爱的女人,没想到在做版主的那天起,自己已不幸成为精神病患者。


我是个非常重视健康的人,很感谢解放军总医院让我明白网络成瘾也是一种精神病。更为重要的是,我突然清醒地意识到,在自己患上网络成瘾精神病之前,我本就是个精神病患者,而且程度非常不乐观。


20多年的吸烟史让我成瘾,早晨起床后要吸烟,上卫生间要吸烟,饭后要吸烟,坐车要吸烟,在外吃饭喝茶要吸烟,在电脑前写字要吸烟,连得拣菜、炒菜时都会点上一支烟,成瘾程度绝对不亚于网络。既然网络成瘾是一种精神病,那么吸烟成瘾已经远胜于网络成瘾,是否更应该成为一种精神病呢?如此算来,全国有数亿烟民,也就意味着有数亿精神病患者,那我们的医院岂不是要被挤爆了?四万亿的银子真不该浪费在修路架桥造地铁上,而应该去造更多的精神病医院,去培养更多的精神病医生和心理医生。


在网络成瘾的同时,我还在网上泡美眉成瘾。在论坛上看到漂亮的有文采的美眉,我总会眼睛发绿,总想调戏、热闹一番,既让美眉的爱慕者眼睛喷火,嫉妒得要死,恨不得发动讨伐战争,又使暗恋我的无数美眉们在屏幕后面偷偷落泪,暗地里还使劲要把我抢回去,因而让我享有“花心大萝卜”的美称。值得欣慰的是,比起那些赤裸裸地闷骚、沉沦于网恋后精神失常的人来说,我更能收放自如。我没有QQ和MSN,从不在纸条、留言中去调戏、亲吻、抚摸任何一个美眉,也从未收到暗恋我的美眉任何有暧昧暗示的纸条或留言,所有的泡美眉言行均是在版面公开的,不少“情敌”可能会感到惊讶和不相信,那就只好委屈这些哥们儿绞尽脑汁去反思了哈。我不知道水下潜藏着多少闷骚的se狼,至少在版面上看,一个比一个色,好在我懂得“转身就是现实”,泡美眉成瘾还不至于精神失常,让人看笑话。尽管如此,我还是为自己在网上泡美眉成瘾感到脸红;尽管感到脸红,我依然无法诫掉继续在网上泡美眉。


来不及仔细挖掘,轻松分析,自己就很不幸地成为网络成瘾、吸烟成瘾、网上泡美眉成瘾患者。近日我一直在犹豫,为了自己的健康,是否该辞去版主职务,是否该戒网。可是难啊,戒网如戒烟,戒烟如戒女人,戒女人还不如……


写到这,我都快要发疯了,怎么自己的精神病如此严重?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