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麟征黄埔军校一期昔日的抗日名将铁拳无敌-黄埔将星之关麟征

武警0001 收藏 9 2058
导读:铁拳无敌-黄埔将星之关麟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关麟征

姓 名: 关麟征,原名志道 学 籍: 黄埔军校一期

字 号: 雨东 党 派: 中国国民党

籍 贯: 陕西户县 军 衔: 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

生 卒: 1905-1980 军 职: 国民革命军陆军总司令

铁拳无敌-黄埔将星之关麟征

1980年7月30日晨,香港伊丽莎白医院。一位已昏迷不醒的老人被送了进来。在急救过程中,医生和护士发现老人胸前疤痕累累,以为是过去动什么手术留下来的。

这位老人,就是国民革命军在大陆期间所任命的最后一任陆军总司令—关麟征将军。

当得知这位老人是昔日的抗日名将,那些疤痕是与日寇在长城古北口血战中,被手榴弹炸伤留下的,人们不禁肃然起敬。

当年时任国民革命军第25师师长关麟征抗日受伤住院,在北京协和医院,天天有人民团体代表去慰问,后获“青天白日勋章”。而当时一位因“围剿”红军受伤住院的将领连一个来探望的人都没有,当时国人心里十分渴望停止内战,一致抗日。

两天后,关麟征老人病逝。

关麟征18岁那年,蒙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引荐,赴黄埔学校求学,从黄埔一期毕业后纵横沙场25年,历经东征、北伐和抗日诸役,身经百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黄埔军校入学时的关麟征

1924年4月28日黄埔军校入学考试放榜,5月5日470人入校编队,黄埔军校从此发端,日后东征北伐,抗日内战黄埔军校将星闪耀,而其中以陕西籍将领最是熠熠生辉,“江南才子北方将,陕西黄土埋皇上”,关中之地人杰地灵,自古就是人才辈出的地方,关麟征将军就是其中一位。

关麟征,原名志道,字雨东,1905年4月7日出生于陕西鄠县真花硙村一户普通的农民家中,父亲关树铭,母亲杨氏,继母贾氏,兄妹六人,关家世代务农,家业中等。关志道幼时在本村私塾读书,九岁转到邻村小学,因关父对其期望甚殷,不久被送到鄠县高等小学读书,毕业考试成绩第一,却因平时爱打抱不平,经常打架而被降为第二名进入陕西省立第三中学,毕业后因家境变故,关志道只能回家务农。

1924年初,关志道的一名同乡告之广东开办一所军校,自己弄到一张署名吴麟征的护照,因为嫌路途太远不想去,问关志道是否愿意当兵,当时当兵还是个不错的选择,社会动荡,温饱可忧,作为军人,军饷还是基本有保证的,如果能够得到晋升,还可以接济家里,于是关志道把署名吴麟征的护照上的吴改成关,从此关志道就改名为关麟征。关麟征经过一番周转到达上海报名处,找到了负责陕西考生的老乡---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旋经邓演达、王宗山介绍加入中国国民党,带上于右任的介绍信南下赴粤,入考黄埔军校,是年5月编入黄埔一期学生第三队,从此踏上军人生涯。

也许是陕西人内向朴实性格的缘故,关麟征在校期间并不活跃,唯一可以讲一下的就是在1924年10月广东商团突然发生叛乱,黄埔军校奉命派学生第三、四队平叛,只一天时间就将商团据点全部占领,关麟征在战斗中的英勇表现给时任学生总队总队长的严重留下了深刻印象。11月毕业后关麟征被分配到教导第一团(团长何应钦)第二营(营长刘峙)第五连二排任少尉排长,1925年2月随部队参加第一次东征,由于作战勇猛,不幸左膝盖骨中弹负伤,医生决定截肢,恰逢廖仲凯来医院探望伤员,廖仲凯闻之甚为关切,后经过与医生反复研究,决定改用保守治疗,关麟征才侥幸保住了左腿。伤愈后应黄埔军校学生总队总队长严重之邀请任其上尉副官,次年3月任第四期学生总队步兵科第六连上尉连长,7月任宪兵团(团长杭毅)第三营少校营长参加北伐,1927年升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补充第七团团长。

1928年3月调任警卫司令部(司令陈诚)警卫第二团团长,参加第二次北伐。9月蒋介石为了加强对嫡系第一集团军的绝对控制,把陈诚的警卫司令部改编为第十一师(师长曹万顺)第三十一旅(旅长桂永清),陈诚任第十一师副师长,罗卓英任第十一师参谋长,关麟征任第六十一团团长。陈诚让罗卓英联络该师军官中的黄埔生协助陈诚共同抵制师长曹万顺,并未得到一致赞同之声,关麟征事后对部下的说:“这个师长当将军太矮了,当童子军领袖又绰绰有余,不比曹万顺强多少”,此话不久就传到陈诚耳朵里,不久心存不满的陈诚借故把关麟征推荐到杂牌师新编第五师任副师长,排挤出第十一师,可惜部队整编,第五师裁撤,关麟征只得改任第一教导旅(旅长汤恩伯)第一团团长,从此直肠子的关麟征对一肚子弯弯肠子的陈诚痛恨不已,立誓报复。

1930年5月教导第一旅化归教导第二师(师长张治中),关麟征任该旅第一团团长,参加中原大战,战斗之初,因阎冯军强势猛攻,部队决定战略后撤,命关麟征团负责掩护,全师安全撤退后,关麟征团才徐徐后撤,途中遭到阎冯军主力追击,适逢天降大雾,关麟征急中生智命部队伞状分散开枪,阎冯军在雾中不明情况怕中埋伏,全线撤退,关麟征才下令从容撤退,因功升任该师第二旅旅长,后部队改称陆军第四师(师长徐庭瑶)第十一旅,仍任该旅旅长。1931年率部围歼山东土匪刘桂棠,关麟征旅负责剿灭其主力夏子明旅,仅用半天时间就以伤亡三十余人的极小代价一举将夏子明旅全歼,关麟征牛刀小试,战后调任该师独立旅旅长,并得到师长徐庭瑶的赏识。

1932年蒋介石纠集五十万军队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第四次围剿,关麟征率部随徐庭瑶的右路军参加对鄂豫皖苏区的围剿,关麟征率独立旅奉命强攻正阳关,与红二十五军邝继勋部只战一日,便迫使红军弃关而走撤回霍邱。7月7日关麟征旅乘胜追击首先攻至霍邱。血战四日后,红军伤亡惨重,徐庭瑶右路军其余各部也击退了红军第四方面军的各部后相继攻至霍邱城下,关麟征旅奉命与友军合力围攻,13日霍邱城失守,邝继勋率少数人从西城门突围投河而走。此战是国军历次围剿中少有的大胜利,关麟征一战成名,次年蒋介石亲自题写描述此战功绩的纪功碑,并对立功将领褒奖晋升。徐庭瑶升任第十七军军长,独立旅因功扩编为第十七军第二十五师,关麟征升任师长,而关师长的黄埔一期同学加陕西老乡杜聿明和张耀明在此役中初露锋芒,也分别升任该师七十三旅和七十五旅旅长。

1933年初日本侵略军向热河和长城一带进攻,关麟征率部随第十七军北上参加长城抗战,奉命于古北口以南艰守第二道防线,为强占潮河支流北岸高地的有利地形,关麟征亲率一四九团赴右翼前线指挥战斗,不料刚到山腰,即遭敌人的狙击,关虽首先被手榴弹击伤,仍继续指挥一四九团与敌搏斗,双方相继增援,战斗极为惨烈,关麟征被炸五处受伤,浑身是血,一四九团团长王润波(黄埔三期,追赠少将)阵亡,身边官兵全部战死,援军及时赶到,关麟征又指挥第二十五师最终将敌人击退,占领高地,战后关麟征被送至医院治疗。由杜聿明代理师长,继续指挥第二十五师同敌浴血奋战,日军伤亡2000多人,始终未能攻破第二十五师阵地,至12日第67军古北口失守,第25师退守南天门一带阵地。13日由第十七军第二师(师长黄杰)接替第二十五师继续战斗,第八十三师(师长刘戡)不久也继第二师长之后加入战斗,击退日军后,双方形成短暂对峙,日军大兵增援后,第17军又坚持苦战13天,于5月13日奉命退守北平。至此国军在古北口以数万人的伤亡代价,抗击了日军二个多月。在北平协和医院,几乎天天都有各种团体代表来慰问抗日受伤的关麟征师长,报界也纷纷发表文章赞扬这位卫国负伤的英雄将领,国民政府更授颁“青天白日勋章”(1935年7月17日颁授)褒奖其抗日之功。

1935年国军统一军衔后,关麟征于4月13日叙陆军少将,7月何梅协定签定后,出卖华北主权,华北不准中央驻军,关麟征率第二十五师奉命调防洛阳。1936年2月红军东渡黄河进入山西,3月关麟征率部入晋北灵石,阻击红军。不久接到林彪部驻扎在午城镇报告,遂南下临汾,急行远攻,另红军仓促而退,旋又大胆孤军急插隰县,趁天黑突袭徐海东红军第十五兵团指挥部,使其慌乱退守,又突转而直袭中阳三交镇的红二十八军(刘志丹、宋任穷部),刘志丹在此战中阵亡,关麟征此次一连的远攻近守,夜袭急击,使红军众多名将蒙羞,亦是国军与红军交锋中少有的以少胜多的战例(为顾全大局和表示合作抗日的诚意,红军最终撤回陕北根据地)。10月5日关麟征晋升为陆军中将。1937年8月第二十五师因功扩编为第五十二军,关麟征升任军长,辖第二师(师长郑洞国),第二十五师(师长张耀明),9月关麟征率领新组建的五十二军参加平汉路北段的漕河战役,10月参加漳河战役,在漳河南岸与敌激战数日,双方伤亡惨重,日军飞机增援,对国军阵地狂轰乱炸,关麟征得知日军飞机场和油库守备松懈,隧派梁伟智营夜袭,烧毁敌机十余架,并炸毁油库,有效阻止了日军的进攻。

1938年春日军为打通津浦铁路,使南北战场联成一片,先后调集8个师另3个旅、2个支队约24万人,分别由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和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指挥,实行南北对进。中国军队由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先后调集64个师另3个旅约60万人,以主力集中于徐州以北地区,抗击北线日军南犯,一部兵力部署于津浦铁路南段,阻止南线日军北进,以确保徐州。关麟征的第五十二军和王仲廉的第八十五军、第七十五军在台儿庄附近负责攻击任务。日军矶谷师团濑谷支队以一部沿津浦线南下攻占韩庄,企图直逼重镇徐州,关麟征命令第五十二军在运河沿线的阻击,后日军直扑台儿庄,迅速占领钟楼附近至高点,关麟征又派一部协助友军与其展开激烈巷战,将日军迫于台儿庄外。日军急派第五师坂本支队驰援,进至兰陵北面的秋湖地区,正好靠近五十二军指挥部,关麟征发现援军孤军深入,于是派小部进行佯攻,命令全军迅速进行反包围,傍晚时分部队部署完毕,关麟征下令进攻,日军仓促应战,成功将其围歼,使得日军增援计划落空。战后关麟征又率部对台儿庄东部的外围军队进行清肃,消灭大量日军据点后协同友军展开对台儿庄内部日军的打击,迅速收复了甘露思、杨楼的东北部据点,为全面包围日军提供了有利条件,并最终同王仲廉的第八十五军一同完成了对台儿庄北部的包围部署。4月6日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发起全线反攻令,五十二军负责在外围包抄敌人,并对残敌进行追剿,激战数天后,歼灭日军濑谷支队大部、坂本支队一部共万余人,其余日军残部于7日向峄城、枣庄撤退,台儿庄大战取得胜利。此战中五十二军的表现堪称关麟征将军一生军事生涯中的颠峰之作,日军坂垣征四郎战后说:“关麟征的1个军应视为普通支那军10个军”,只有真正的勇者才能得到敌方的尊重。战后负责防守的孙连仲被国人誉为“孙钢头”,负责进攻的关麟征被誉为“关铁拳”,但此役最大的赢家是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此战令其闻名四海。

1938年4月底,关麟征奉命撤守峄县,部队刚驻扎不久即遭到日军国崎支队的进攻,关麟征分析地形后,将部队撤至码头镇西的北涝沟埋伏,派小部佯攻,引日军进入沟中,关麟征下令借地势围攻,此役给日军重创,日军伤亡一千余人。6月17日关麟征因功升任第32军团军团长,7月率部参加武汉会战,战后升任第十五集团军副总司令(代行总司令职权)辖第五十二军(军长张耀明)、第三十七军(军长陈沛)、第七十九军(军长夏楚中)和一个游击纵队,1939年1月11日兼任第三十七军军长,9月率部参加第一次长沙会战,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将军摆出天炉战法,国军各部均执行逐次抵抗、消耗敌人的方针,18日日军约5万人配有飞机支援,向湘北新塘河以北方向进攻,关麟征部赵公武师首当其冲,日军先行用数十门炮炮击两次后,步兵快速跑步渡河,许多阵地工事被摧毁,其中胡春华营与敌相持达三昼夜后,自营长以下(除七名负重伤的士兵退出阵地外)全部阵亡。20日日军奈良支队5000余人开始向草鞋岭猛攻,关麟征所属五十二军第一九五师第一一三一团史思华营500多名官兵利用草鞋岭险要地形顽强抗击,激战两天全营伤亡过半依然坚守阵地,最后日军竟然残忍地施放燃烧弹火烧草鞋岭,全营官兵无一生还。在毫无空中支援和手中武器装备极端落后的情况下,十五集团军的战士们谱写了一首首不屈的中华战歌。9月22日关麟征指挥部队主动撤退至新墙河南岸防守,次日日军第六师团便随后在数十门大炮的火力掩护下强渡新墙河,关麟征命令第五十二军乘日军行至河中央时全力发起攻击,日军死伤无数,联队长山村治雄大佐亦被击毙。日军随后出动数十架战机,对中方阵地进行地毯式轰炸,造成国军大量死伤但守军并未退缩,待日军再次渡河时,枪声也再一次密集响起,使日军被迫退回,日军再次开始炮击,彻夜炮声隆隆,如此反复八次,日军均未渡过新墙河。日军下令施放毒气,根据当时战士回忆,国军只能用草和破布捂住脸,根本无法抵御毒气,导致国军大量死伤,关麟征被迫下令撤退,日军才得以渡过新墙河。26日关麟征又率第十五集团军在汨罗江南岸与日军猛烈交火,激战数日后主动放弃阵地,诱日军至长沙北面的福临铺、三姊桥一带设伏区。在设伏区内第十五集团军协同友军对日军第六师团上村支队进行全力围歼,日军伤亡惨重。30日日军渡过捞刀河在献钟附近会合,湘北之地形虽然无大山等天然掩体,但湖泊密布,使得日军重武器前进速度锐减且很难发挥大的作用,东进受阻且补给困难,日军已经陷于中国军队包围的不利境地,日军指挥官这时终于闻出了异样的味道,命令中止攻势,迅速北撤。这是个英明的决定,因为薛岳在长沙城旁的岳麓山上布置的六门大炮还等着他们来受死(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日军终于尝到了那些大炮的威力),关麟征率第十五集团军协同友军等部实施追击围堵。至14日,双方恢复战前态势。此役为国军抗战以来第一次完胜的大会战,共歼敌约两万人,是日军侵华以来遭受最大损失的战役,对鼓舞中国官兵抗日士气与决心起到无法估量的作用。此战后关麟征因功升任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成为黄埔生中第二个集团军总司令(1939年10月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第十五集团军代总司令关麟征(左)和第五十二军军长张耀明在湘北会战中

1940年日军占领越南逼近桂滇,切断了中国滇越国际交通线,因何应钦向蒋介石力荐,关麟征奉命率第十五集团军由长沙进入广西边境驻防,不久又调防云南,7月部队改编为第九集团军驻防滇南国境,关麟征自此成为镇边大将直至抗战胜利,期间关麟征还兼任军委会驻滇干部训练团教育长,对驻滇军事干部进行抗日教育和军事训练。而也就是在此期间,很透陈诚的关麟征终于找到了一个报复的机会,就是部队改遍,陈诚的基本部队之一的五十四军列入自己所部集团军序列。时任五十四军军长的黄维依仗自己是嫡系部队,不顾法定军粮数量供应,数次去军政部交涉,引起军政部长何应钦不满。而同时恰好有人向军委会驻昆明参谋团团长林蔚控告五十四军军长黄维贪污,将军队的空额薪饷挪作别用。关麟征感觉真是天赐良机,决定一举吃掉五十四军,老部下杜聿明劝关麟征说:“五十四军是陈辞修的基本部队,你吃它一定要惹出麻烦,不如慢慢来,升他的副军长傅正模为军长,较为恰当。”关麟征气愤地说:“正因为是陈诚的基本部队,我才要吃它。这时不动手,更待何时?”遂派人去五十四军清点人数,证明吃空额事情属实,便向何应钦报告黄维破坏军需独立,请将其撤职,何应钦顺水推舟签呈蒋介石,蒋批“可调本部高参”。关麟征立即调张耀明接任五十四军军长,遭到了五十四军官兵的普遍反对。陈诚为了办理远征军事宜,路经昆明,在一个宴会上关麟征走到陈诚面前说:“钧座是即将掌握全国军事的领袖人物,不应该再封闭在土木系小圈子里了,一个军长的职务都不放手,这点心胸怎么干大事业?”陈诚气的无言以对,便去夹菜,席上有道菜叫“一声雷”---(油炸锅巴),关麟征问:“钧座想吃锅巴?我家乡有句老话:不吃锅巴,不围着锅台转。”陈诚气得拍案大骂,关麟征也不示弱,两人互詈,陈诚气的胃病发作吐血,使得两人的仇恨加深。事后陈诚去见蒋介石,要求惩办关麟征。而关麟征也致电蒋介石,要求惩办副军长傅正模。蒋介石一边打一板子,然后将五十四军拨归宋希濂指挥,才算了事。

1944年12月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成立,下辖四个方面军,关麟征升任第一方面军副总司令(总司令卢汉),1945年5月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关麟征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10月8日关麟征被任命为东北保安司令部司令长官,陈诚从中作梗,未上任就被改派为云南省警备司令。11月25日云南各大学团体在云南联大举行反内战晚会,被污为共匪挑衅,被军队包围,并放空枪威吓。为此各学校开始罢课抗议,11月29日关麟征举行记者会,直言:学生有开会的自由,我们有放枪的自由。代理云南省主席的李宗黄也说:必要时不惜流血,学校必须马上复课。12月1日国民党特务到云南大学等校袭击学生,打死四人,打伤60余人,为平息事态,当日下午和晚上,关麟征两次到学校道歉并要求记者不要刺激学生。各大城市学生举行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蒋介石只得让关麟征“停职议处”,结束了其一生最不光彩的一页。1946年7月关麟征被调到成都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育长,次年蒋介石辞去各军校校长兼职后,关麟征升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二任校长(第一任蒋介石,黄埔生中升任该校校长的第一人),对学校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

1948年1月调任陆军副总司令,协助总司令余汉谋指挥作战。1949年蒋介石被迫第三次下野,关麟征等嫡系将领去奉化请示时,蒋介石说:“我离南京前曾和敬之(何应钦)、墨三(顾祝同)谈过,叫你担任陆军总司令,何以尚未发表?李宗仁要你当参谋总长,这是他们企图分化我们的一种阴谋,你不宜担任。你以任陆军总司令为适宜。”后来回到上海去见顾祝同,问起此事,顾祝同说:“这件事,因行政院于2月初即迁往广州,还没有来得及提请通过。不料行政院搬到广州后,孙院长未和国防部商量,就由行政院通过决议,发表了张发奎任陆军总司令,既已造成了这个局面,目前不便马上变更,只有暂缓一个时候再说。”因此,关麟征之任陆军总司令,延到李宗仁任代总后才正式任命。

经过此番周折,关麟征心灰意冷,同年9月关麟征辞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校长兼职,旋即去香港定居,过起来“大隐”的生活。1975年4月蒋介石病逝,关麟征亲赴台湾奔丧,以尽学生之礼。

关麟征在黄埔一期生中,并不在早期就绽露头角的名单中,然其以卓越的领导组织指挥的军事能力迅速崛起后来居上,步入黄埔生的晋升的“第一梯队”,这换是在与人气不断井喷的陈诚不睦的情况下取得的,则更是难能可贵。尤其是在半年抗日战争中,关麟征虽然只参加了前半段的战斗,但他以其骄人的战绩傲然名列抗日名将之林,为其一生写下了辉煌浓重的一笔。然其霹雳火的性格只适合作为军人,不善圆滑处事极度缺乏政治手腕,使其仕途很难在百尺竿头再进一步了,幸其有自知之明,弃官归隐对他肯定是福非祸。

1980年7月30日晚关麟征突发心脏病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8月1日一代名将走完了其最后的征程。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