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 剑 > 随 想

太百金鑫 收藏 3 63

< 亮 剑 > 随 想



亮剑其实结识了中共下层精英英勇顽强的源泉所在,当年晋西北的铁山角,李云龙.丁伟.孔捷.三员虎将,后来成为各大野战军的王牌中的王牌,尖刀中的刀尖,其实丁伟.孔捷都是李云龙一手带出来的,说狂野彪汉还要叫他们的大哥李云龙,李云龙所带的部队并不是什么劲旅,都是些弱得没人敢去的部队,先是新一团,他去时武器差士气低,他去不到一年装备好了,士气旺胜,在一次日军扫荡,八路大部被围,连师部都选敌军弱部忽围,而他不听指挥要从敌正面强兵中忽围,结果一炮把敌师令部灭了,他身先士卒为救兄弟又冲入敌正救出战友,他是个野性实足的人物,只有在战时才受上面看好的人物。



其实李云龙的性格是最原始的,最复何人性本源的性格,他的性条就是生存,为了团队的生存能把法规.军条早甩到脑后不管他了,在长征时过草地前他段后,粮食都被前面的征光了,无粮只有饿死的份,所么为了生存硬佂不给也得给放几个大洋就走,连毛主席过草地也饿得半死,而李云龙是吃着牛肉干过草地的,他那一团基本没饿着,所以叫他讲过草地吃草根皮帶的苦他一点也讲不出,结果他又被降置,所以才会有五上五下的老团长,依战功早当上司令员了,再不继也换个军长干干,就是他天生的野性阻击了他的升迁之路,而这个野性正是他战无不胜的根源,而他的不吃亏的本能,才有他打仗的鬼点子,这些鬼点子可能犯军条,军规.但这些在他的天平中使终排在弟二位,弟一位的使终是消灭敌人保护战友,所以才有了消灭山崎大队的手留弹雨,而当年日军的神勇是那里来的,是日放松军规杀人放火野放放出来的,而新兵是用中国老百姓做把子才炼出的,而正是这样才造就了更加生猛的中国抗日官兵,因为军人的野性是天生的,他长在田野之中而非学堂之前,因为学堂中的条条框框足以消灭这种野性,而中国抗日官兵有一腔国仇家恨

,这些足以使他们的生猛超过日军,正因为这个生猛野性才有了后来被山本忽击赵刚伤了,几十个兄弟死了,老婆也被抓走了。真是将军一怒为红颜,真不知天高地深敢用一个团打县城,如果赵刚这个文人在这一仗可能打不起来了,这一乱仗打得天混地暗,敌我双方共投入三+万兵力,以日军大败而告终。不是后果良好李云龙要喝一湖了,所以才有了胜也李云龙害也李云龙。



其实学堂教不出热血军人,更不要说高学历的军人了,别的不说就拿老蒋的军队来说吧,当年黄浦军校教出了一千多将军,一天大叫杀身成仁,而真正杀身成仁的没人,全部成了共军战俘,而上海保卫战.台儿庄.桂林保卫战等恶战几乎是老蒋收编的杂牌军打的,就是英勇的张治中中将也是杂牌军的头罢了,当年军阀混战时那些将领几乎是没什么文化,所以才在他们身边配些有文化的文人当付官,但这些大老粗打仗还过硬,就是解放军解放山西时阎锡山有一百多高级将领杀身成仁,太原xx局长杀了几个儿子和妻子后,最后自杀成仁了,而老蒋多澡脸啊!这样的猛将他一个都没有,阎老星后在台湾无一兵一卒就这一百多死鬼也不会让老将小看。




所以正因为这些生猛的铁三角在和平时期也马放南山了,先有丁伟和赵刚的将星降落,但到那时李云龙老了,有学文了,刀锋顿了,考虑得态多了,老婆孩子和部下放不下了,只有杀身成仁了,如晋面北生猛的李云龙还在,也会登高一呼,几万军人反江青,那时老毛也能醒早点,文革也不会造成这么大的省失,不是有老毛子气势匈匈孔捷也不保悲哀,所以后来活下来的都是些棉羊,温顺有余生猛不存,所以文革后有精良装备的解放军也风光不在,九几年因解放台湾计划泄密而着罢,如有李云龙胆气有三分,管他的打就打了,没有计划的计划是世上最好的计划,因为在保密的东西也能泄密,两人之间都有心怀鬼胎呢!何况几十万大军。据说在中印边境间题上胡总与军方论论收复失地时军方只一句不能保正后方供应就着罢了!现在在难有六二年难吗?当时才通青藏公路而现在火车都通了,当时全国大灾连吃饭都成问题而现在富得流油,过去军队有迫击炮就不错了,而现在天上飞的地上跑的还不够,难道要军力超过美国时才能在周边做清洁吗?到那时中国更没几个生猛之兵了,一个依赖装备之军是无胆之胆小鬼,与现在伊拉克美军一样只有藏在重装内小心活着混过几年期满回国,悲哀.........................



李云龙啊魂去何处....千万別魂流他处阿!要投胎也要做中国人啊!因为中国太须要你这号人物了!..............................





悲哀的李云龙如果他在抗日中牺牲了就好了,这是我看了最后的感受,我是一个心硬之人,当着到楚云飞给李云龙写的公正的悼词时我终于流泪了,一个忠承的身经百战的將军死后还是他的敌人对他一身的承认.....................




对面敌占岛上那功率强大的广播站又开始广播了。一股宏大的铺天盖地的音乐声像飓风一样掠过海峡,郑波的心脏猛然收缩起来,这是贝多芬英雄交响乐的第二乐章,那首著名的《葬礼进行曲》,肃穆、悲哀的音乐过后,往常那娇滴滴的女人声音没有出现,一个声音浑厚的男广播员缓慢的声音传来:“……驻岛全体国军将士对李云龙将军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民国三十一年冬,李将军率部与倭敌激战于野狼峪,白刃战中手刃倭寇数百余,日军闻风丧胆。民国三十三年,李将军于晋西北全歼装备精良之日军山本一木特种部队,凭血肉之躯及劣势装备与敌浴血奋战,实乃中国军人之楷模。……现在广播在抗战中曾与李云龙将军协同作战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原‘国军’第二战区上校团长、现役‘国军’陆军中将楚云飞的悼念文章,楚将军引用南宋词人刘克庄《满江红》词作为开始:铁马晓嘶营壁冷,楼船夜渡风涛急,有谁怜?猿臂故将军,无功极……”郑波把背上的石头狠狠地扔进海里,禁不住泪如泉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