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身边的红色女谍:绝密情报上厕所偷偷记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十岁时的沈安娜已是中共情报员


现年93岁的沈安娜面容慈祥,满头银发,精神矍铄。谁能想到,她曾是共产党打入国民党内的一名谍报人员,11年战斗在国民党中央核心机关里。蒋介石在国民党会议上的多次讲话,都是由她记录。


传递情报中收获爱情


1915年,沈安娜出生在江苏泰兴的一个书香门第。1932年入读上海南洋商业高级中学,结识了在中共特科从事秘密情报工作的中共党员华明之。1934年,由于没钱缴纳学费,沈安娜选择了收费低且学期短的中文速记学校。


1934年冬,国民党浙江省政府要招—名速记员。中央特科领导王学文希望沈安娜能承担这个工作。经过考试,1935年1月,沈安娜被正式录用为浙江省政府秘书处议事科速记员。凭着每分钟一百多字的记录速度和一手好字,沈安娜很快在浙江省政府站稳脚跟。


不久,沈安娜接到了组织上的暗语密信,希望她“回上海一趟”。她偷偷地把省政府的一些会议文件、记录夹杂在衣物中装进小提箱,带回了上海。王学文看了情报后说:“安娜一炮打响!”“这是我第一次为党组织提供情报,我也不知道什么情报是重要的。我特别留意保安处长宣铁吾的秘密军事报告,因为宣铁吾主要负责‘清剿’皖浙赣边区和浙南地区的红军游击队。”


沈安娜将宣铁吾的报告、国民党的计划以及武器装备、公路碉堡的附件、图表等重要情报,用特殊药水写在信纸背面,然后正面写一般的家信。这种药水非常原始,有时还没等用药水显影,字就显露出来了。王学文派华明之到杭州取情报。


华明之和沈安娜有时在茶室里会面,有时装扮成情侣在西湖碰头。“多次接触后,我们真的恋爱了。明之会坐在西湖边教我唱歌,给我吹口琴,我至今还清楚记得他吹奏的《毕业歌》和《义勇军进行曲》。”1935年,经王学文批准,沈安娜和华明之在上海举行了婚礼。


1936年冬,朱家骅接任浙江省政府主席。沈安娜因正派的为人和娴熟的速记,很快得到朱家骅的信任。


国民党的特别党员


1937年日军侵华,沈安娜和华明之随浙江省政府西撤,与上海党组织失去了联系。


在华明之的入党介绍人鲁自诚的政治保证和引见下,沈安娜找到了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董必武对她说:“朱家骅现在是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你可以找他要求进中央党部工作,为党继续收集情报。这很重要!”周恩来叮嘱沈安娜:在国民党核心工作,一定要注意隐蔽,既要大胆,又要谨慎。


第二天,沈安娜求见朱家骅。她说:“我千辛万苦赶来武汉,请主席栽培,安排个工作,好为党国效劳。”朱家骅很高兴,说中央党部正缺速记员,办个手续就行了,接着问她是不是国民党员,因为机要速记员一定要是国民党员。沈安娜随机应变回答:“我在浙江时还年轻,没有加入,现在加入可以吗?”


朱家骅马上交待给沈安娜办“特别入党”,就是由3个国民党中央委员介绍入党,手续简单,批准时间快。党证编号前有个“特”字,这在国民党内部被认为是有后台,有来头的。


1938年8月武汉保卫战失利,沈安娜和华明之跟着“国民参政会”的包船前往重庆。机要处得知沈安娜是朱家骅亲自安排进来的老部下,对她十分信任,她一报到就被派去担任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的速记员。


宋美龄的新部下


1939年1月21日,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在重庆召开。主持人是蒋介石,沈安娜端坐在速记席上。这是沈安娜第一次见到蒋介石。蒋介石从沈安娜前面走过,她看也没看一眼。“我只要做好记录工作,获得情报就行了,对于蒋介石,我没必要接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