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谁是“三鹿事件”的利益获得者[大河社团]

河南人的讽刺 收藏 81 9575
导读:最近的三鹿事件在各个地方闹的沸沸扬扬,关于这些事情我就不多说了,大家已经把可以说的话都说的差不多了,也不在乎多我一张嘴来瞎搀和。这个事情使很多人蒙受了损失,那么有损失我就觉得必定有利益,我就从大家都忽视的角度来浅浅的谈谈 “三鹿事件”是否有可以获得的利益存在,如果存在,那么谁是最大的利益获得者,和有可能发生的格局转变。 一 这个事情里面关于三鹿企业,政府,消费者的看法及补救做法我不会在谈,我也不谈我们的部门是不是失职,参与者的没良知。那么我还有什么可以谈的呢?首先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件好几年前的事情

最近的三鹿事件在各个地方闹的沸沸扬扬,关于这些事情我就不多说了,大家已经把可以说的话都说的差不多了,也不在乎多我一张嘴来瞎搀和。这个事情使很多人蒙受了损失,那么有损失我就觉得必定有利益,我就从大家都忽视的角度来浅浅的谈谈 “三鹿事件”是否有可以获得的利益存在,如果存在,那么谁是最大的利益获得者,和有可能发生的格局转变。

这个事情里面关于三鹿企业,政府,消费者的看法及补救做法我不会在谈,我也不谈我们的部门是不是失职,参与者的没良知。那么我还有什么可以谈的呢?首先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件好几年前的事情,在商界很著名的“青啤事件”,以此为开始,向大家陈述我的一些不成熟的想法。

青啤集团的前身青岛啤酒是我国一个拥有百多年历史的啤酒生产企业,在前几年,可能是由于市场竞争、外来啤酒企业的压迫,迫使青岛啤酒的日子非常难过。在这种情况下,青岛啤酒找到了中央,让中央给它想一个办法。办法是有的,那就是青岛啤酒从中央拿到了200个亿的资金,对全国各地的46家在地方上比较有名的啤酒企业进行了收购,并联合组成了青啤集团。

这个事情在国际上的影响非常大,这是中国企业和外国企业竞争手段开始发生巨大变化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从这里开始,颠覆了中国企业在国际上的一贯印象,外国人纷纷的在研究中国企业和政府之间的联系,在研究中国的商业究竟是那种模式;对外资本身有影响,影响在那里;应该怎么去面对中国公有制体制下的政府和商业之间的联系;中国政府在产业链当中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起到了什么作用。

我再来说个通信行业的企业,联通。这个企业和青啤类似,不过事件的名气就小了很多,好像从国家那里得到了40个亿的资金,因为毕竟在通信行业还有电信和移动两个巨头在前面有所遮掩,不如青啤来的那么显眼。但是联通得到了国家的资金支持也是事实,相信大家都可以或多或少的了解到这个事件。

联通移动之间的恶性竞争相信大家也经历了不少,这也就是内部恶性竞争的结果。在今年我看到了这样的结果:“中国电信收购中国联通CDMA网(包括资产和用户),中国联通与中国网通合并,中国卫通的基础电信业务并入中国电信,中国铁通并入中国移动。”我们可以发现,这个合并的结果基本上使整合后的三个公司都具有了相对平等的服务业务,不论你办什么业务,只要一个公司可以办的,另外两个也有同样的服务提供给了消费者。那么我们可以想像一下,在今后的中国市场,谁可以进入再分一杯羹?

有了这个基本印象,我下来就谈谈三鹿事件。

首先,我想问大家,三鹿是否已经彻底死了?这个问题我想是没有太多悬念的,即便是各个方面解决的再好,那也无法挽回三鹿在国人心目中的印象,这么说的话,可以理解为三鹿已经没救了。

接下来我们想一想,三鹿会何去何从,有人说三鹿有可能会象以往一样,换个招牌继续发展,换汤不换药,这种解决的办法也很常见。但是我想向大家指出一点,这个事情的巨大影响,是否还会有机会使三鹿有换招牌的机会。这么大的事情,如果进行整体的变身是不大可能的,因为有太多的目光注视了。所以我认为,三鹿一定是被分散后被其他同类行业消化吸收。我曾经抱着这个想法和几个善于独立思考的网友进行了验证,到了这一步,我们的看法都完全一样,差别有一点,但仅仅是怎么收购的问题,比如说由谁来收购,就是说三鹿会被谁蚕食掉。关于三鹿会被谁蚕食的问题,这里我先假设是国有的一些地方企业,比如说是陕西地方品牌“秦俑奶粉”,我在后面会举证来维护我的“地方国有企业”观点,这里暂时先放一放。

最后问题来了,庞大的三鹿被若干地方国有企业消化吸收后,如果可以过个2年,是否会出现第二个青啤集团?(这个时间的间隔也有两个方面的考虑,后面详细介绍)比如说,如果国家给陕西的“秦俑奶粉”100个亿,把曾经蚕食三鹿的那些企业再联合起来,基本上就可以形成一个绝对强大的壁垒。现在谁可以看见有绝对的对手可以威胁到青啤?这是个简单的例子。

事情也不是那么简单,这个里面还包含了其他的细节问题,我们来逐一的进行分析。

上面说了,把三鹿蚕食后过2年再进行整合,其实这个时间也是随意猜测的,但是这个时间一定要满足两个条件。第一,我们是否仅仅对奶粉行业进行拆分整合,如果还要对其他行业进行类似的拆分整合,那么就必定要一个时间段来缓冲;第二,我们都知道,现在已经面临经济战争,以及美国经济衰退所带来的影响已经很明显,那么如何使国有企业在适当的时间段上避免外国人在经济上的进攻,和避免大面积遭受外国经济衰退的影响。我是通信专业毕业,并不清楚在恶劣的环境中大企业和小企业谁的抵抗能力强,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分化之后、整合之前的那些蚕食了三鹿的小企业最少可以避免被外国一口吃掉,在国家政府的监视之下,可以保留大部分的整合基础。

那么我还要向各位提出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是三鹿,而不是其他奶粉企业?我认为有两个方面是重点要考虑的。第一,三鹿是合资企业。第二,三鹿的外资方是新西兰的老牌奶制品行业的巨头。具体问题,我在下面的地方企业可以获得什么利益的说明中叠加进行说明。

那么国家在一系列的操作当中,地方企业可以获得什么具体利益呢?首先说明,国家的意愿,是转化为企业的行动来体现出来。我的朋友说:“极大的可能性是收归国有后在由中央派发”,我不同意这个观点,因为如果在后期需要整合的时候,前期的国家直接进行干预就体现为国家的阴谋。意思就是说,收归国有后在由中央派发是最后整合行业的绊脚石。那么具体的我认为会是以一批具有一定实力或者代表性的地方企业进行蚕食行为的行使者。

我们知道,现在三鹿已经完蛋了,彻底的完蛋了,那么他的资产必定已经缩水,而且绝对没有再翻身的可能,也不会以所谓“换汤不换药”的简单换个招牌来继续生产,那么就必定是被蚕食掉,现在的问题就是谁来作为蚕食三鹿的企业?我在前面假设了是国有企业来执行这个步骤,有朋友不同意,说有私人或者外国企业会插手,这一点我可以解释,那就是是看谁来监管三鹿的后续工作,这个恐怕毫无争议的,那就是国家政府,因为三鹿已经危害到了人民的身心健康,危害到了广大人民的切身利益,政府的干预是合理的。

不可否认,我们是损失了一个行业的大企业,但是我告诉大家,其实在给那些厂家供应鲜奶的人,在里面加一些化学添加剂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情,在10多年前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我们都知道,奶农在给厂家供应鲜奶的时候,都会或多或少的在里面加入很多水,来提高供应量,加水多了,难免其中的蛋白质含量要下降,加入添加剂以后,会使鲜奶中的蛋白质含量大幅度的提升。我可以这么说,那些过多加入了添加剂的鲜奶有时候蛋白质的指标远远大于指标线,可以称为奶精了,一样的可以通过检验,不是一样过了这么多年?

问题是为什么今天会被提出来?我认为国家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个已经做好的准备并不是单个行业的,是全面的,这也就是我们中国人特别讲究的“谋定而后动”。那么我也可以将这个现象称为“国有、公有制基础上的国家垄断”,我与朋友在谈到“垄断”这个词的时候,朋友说了:“如果垄断是国家在垄断,那么垄断未必是坏事。”是的,这个垄断不是狭义上的那种类似于去年的通信行业的垄断,而是广义上的今年的通信行业里的垄断。我们知道,今年国家对于通信行业的联通、电信、铁通、移动进行了一系列的拆分和整合,目的就是在于消除这几个行业上的内部摩擦,可以一致的对外,使其在某个程度上预先体会一下垄断的概念。我在几年前听说南方的电信已经被李嘉诚收购,那么就是说有一定的资产是在私有化的形式下体现出来的。通信行业的重组过程的细节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在重组的过程中,已经重新分配了资产比例,使国家拥有了对这个国家至关重要的基础行业的绝对控制力。

如果在政府的干预之下,那么进行蚕食就简单了很多,决定由谁来执行蚕食也方便了很多,这个就是我在前面假设为由地方国有企业来进行蚕食的依据。如果可以按照国家的意愿来进行蚕食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看看我们可以从其中得到什么。

技术:新西兰的技术是奶制品行业中非常发达的国家。要是在平时,我们想得到技术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这个相信我不用多说大家都会明白。引进技术的时候,在资产比例的持有当中,技术是可以占有相当的股票份额的,而且在长期的生产销售过程中也在不断的付出相当多的利益。那么在一个先进技术的支持下,已经比较成熟的三鹿企业,它的技术被分化到地方国有企业后,带给这些地方国有企业的利益是巨大的,并且有相当重要的一点,就是不用付出长期的,巨大的代价。

管理和先进经验。在一个奶制品技术世界领先的国家新西兰当中,它的成功不可能单一的依靠技术来进行发展和壮大,必定有另外一些事物来辅助,那就是管理及成功的经验。现代的管理已经可以说是一门单独的学科,我们如果是一边学习,一边实践,肯定是来不及的。反而是把成熟的先进管理经验拿来使用,再一边进行学习其中的道理,再进行发展应该是更好的方法。三鹿的失败在于其质量检验环节上的错误,而不是商业规则,也并非是不可避免的错误,所以我认为,国家对于三鹿并不是突然下手,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后的行动,也是在各个方面都准备充足以后的行动。

三鹿的职员。其实这个可以涵盖在上面两点之内,但是另外有个朋友提出那么多的职工怎么办,既然考虑到了,我就多说一点。

我们认为三鹿垮了,那么他们的工人也必定下岗了,其实不然,三鹿被蚕食掉了以后,这部分工人其实是很宝贵的,我绝对有理由相信接手三鹿的地方国有企业会重新招募原有职工,为什么?这个道理相信我不用在多说了。

资金,这个方面不适合论述。

规范市场。我们还得到了一个相比较以前来说更加规范的市场,甚至可以顺便制定一套对自己有利的市场规则,来进一步的实施垄断,维护垄断利益,服务于国家,增强打击外来包括军事、政治、经济等势力的能力。这个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们国家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了金融战争的强大力量。

我在以前的文章中介绍过,就从80年代开始算,美国就不断的进行经济掠夺,但是仍然不能保持相对领先的经济增长速度,我们可以认为,如果美国不掠夺的话,那么它的经济就死了,所以我们可以认为美国的经济是在掠夺过程中的衰退。

我觉得国家早就已经认识到了经济的强大是可以对国家有巨大帮助的,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国家在经济增长的同时和美国一样再对日本等敌对国家进行掠夺的话,得到的不仅仅是经济上的优势,同时可以在各个方面进行制约。在一定数量的可以掠夺的财富基础上,同时可以削减美国的掠夺程度,制约同为掠夺方的对手。那么我们最少可以这么想,如果可以利用强大的经济手段来进行针对敌对国家的反掠夺,那也是不得了的,简单点说,如果我们可以自由控制人民币汇率,那是什么情况?和现在被动的人民币汇率相比,一来一去,反差可想而知。

关于为什么有那么多奶粉企业会被查出来我是这么认为的:规范的市场我可以认为是国家在向世界进军的一个信号,可以体现我们准备走入国际市场的目的。我认为这个目的是国家全面大力整顿这个行业的基础,同样也是掩盖国家对三鹿下手的目的。

对于外国奶粉我认为国家已经掌握了证据,但是我们可能也存在相同的问题,所以暂时不能将问题扩大。如果我们可以避免这些隐含的问题之后,在整合行业之前,我相信会对外国奶粉有一个有力的制约出来。

另外还有一个方面的问题,外汇储备。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外汇储备,尤其是美元的储备是非常高的,关于这一点我相信大家已经看到了不少评论,我就不再多说了,只是简单叙述一点。

我们都知道美元储备太高也就等于将自己捆绑在了美国的经济列车之上,而现在的情况美国已经是焦头烂额,如果可以进行对多行业外资的收购,我想这个也是一个好事情,毕竟放在国库里不如让外汇储备发挥作用,还可以多少的减小美国的经济危机对国家的损害。

这一点我也不是很熟悉,希望经济学比较精通的朋友可以解释一下外汇储备高低的好与坏,另外解释一下我们收购外资的时候是否可以统一的用美元来收购。

我们的目光要长远一点,深邃一点,也要考虑为什么是三鹿这个奶粉行业。我今天突然看到了一篇关于河南漯河政府为了防止农民焚烧玉米杆而制定的要交500元押金的问题,现在有部分论点认为河南政府收的这个钱是不退的,所以闹了起来。我从这个事情上观察到了一点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这个原本应该闹的很大的问题竟然没有什么声音,这是为什么?

我想了想,问题也就出在三鹿上面,因为人们现在把目光放在了三鹿上,几乎把这个本来应该闹的很大的问题掩盖了。于是我在想,在这个闹的很大的“三鹿问题”的下面,是否还有一些本来应该存在,或者说是应该浮现出来的问题被掩盖了?那么国家想掩盖什么?我认为是特定行业,也就是我们老百姓一般不太容易直接接触到的行业,在进行着变化。

那为什么我是在说行业,而不是其他呢?我觉得借三鹿的声势,已经基本上可以动摇整个食品行业,在这个时候对行业进行调整是顺其自然而不留痕迹的,仅仅是多少个行业的问题。

也许是我们国家想要做以国家为基础的多行业联合,而出现了绊脚石,借这个已经成了正常现象的“奶粉添加剂”事件来铲除它。

对于青啤我仅仅谈了现象结果,其中还有很多细节问题,我对于三鹿事件产生这个想法的时候,曾经找到了铁血上几位善于思考的人进行对于这个想法的验证。其中有人对我提出了一些问题,“青啤是否国有是个关键”,这个问题提的很好,那么大家也可以想一下,国家给青啤的那200个亿是白给的么?如果不是白给的,那么就可以决定青啤是否国有。

在奶制品这个行业当中存在的问题确实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国家既然有决心拿下盗版的源头,从根源来解决奶制品行业,肯定是下了一番决心来整顿国有市场,进行规范化的管理,那么我在想是否国家要参与国家垄断。我们都知道,国家垄断是资本主义的本质,我拿来形容中国不太合适,但是我主要是想把中国的这个现象和行动称为国家垄断,在本质上,我们是生产资料公有制国家,所以并不存在资本私有化的情况,在这个国家垄断的概念里,国家和人民是一体的。

拆了独资、合资,反正我们的产业链不强大,但是完整,分散吸纳,再整合一个大的起来,如果国家可以把每个行业的龙头直接控制的比较好,也就决定了国家能否直接参与控制经济,杜绝那种可以左右国家命脉的私人垄断企业出现,这同样也是左右国家决策力的一个重要砝码。

我的朋友对我说,“私人经济在中国经济里占60%以上,我觉得国家现在正在消除私人经济对国家的影响力。”但是这个话仅仅是说了一个开头。说起这个,大家可能会联想到以前的大锅饭的日子,本质上是公有制不变,但是和以前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以前的经营模式主要是服务于人民,而现在的主要目的消除私人经济对国家的影响力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是增加国家的基础力量,来形成对国家之外的事物具有控制能力的一个方向。

国家已经实行了税收中央集权,国家是有钱了,可以发展了,但是地方上穷了一点也是不可否认的。地方上最近几年搞创收,确实也做了不少对国家不利的事情,房地产的彪升也和地方政府卖地有相当直接的关系,不过这些都是题外话。那么国家如果将多个行业控制在手里,就更加增强了国家的直接收入;这个和以前的仅仅是对国有企业收取税收是有很大区别的,也就是说,现在的国家已经不是以前那种独立于企业之外仅仅收税了,国家直接将融入企业,融入金融。我们都知道,在国外真正决定政治制度、商业规则的是银行业,而我们国家正是准备以这种模式来进行军事、政治、经济的统一融合。

因为现代的国际争端已经不是单单的军事和政治力量可以左右的,经济也是一个很强大的武器,甚至可以说是胜于其他二者之上,如果国家是按照这条道路来走的话,我们可以期望中国会走向军事、政治、经济为一体的真正的强国。

我们当然也要从外国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这个方面我刚才在规范市场那里已经简单的说了一点。我们现在已经面临了和国外金融体系交锋的关键时刻,我们国家到底是准备怎么应对接踵而来的经济杀手锏呢?

我们知道,国外的产业链当中,是以企业为表面特征,而以银行为本质的结构。这个结构如果上升到国家垄断的高度,那么就不是简单的单一行业的联合垄断,可以说是以国家为基础的的各个不同行业的联合,是一个高度的统一体,而军事、政治都服从于这个高度的统一体。

我们的公有制体制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向这个方向发展的平台,也许从今往后的对立就不再是商业对抗,而是外资和我们国家进行的对抗,这个中间的力量大小的对比我们可想而知。

我在前面讲了在三鹿问题掩盖下的焚烧秸秆问题,我们来把它扩大一下,变成西方经济危机掩盖下的三鹿问题,和国家切入问题的契机,我简单谈谈。

我们都知道,西方对我们是无时无刻的压制,但是这次我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奇怪么?其实也很简单,西方经济已经陷入了困局,很大的困局,美国请求中国加持美元,英国在前些日子新首相上台后,第一个访问的就是中国,为什么?新闻联播很简单的说了一句就点破了要害,“英国首相就借中国国家基金来挽救英国经济举行了磋商”。

都是巧合么?我们国家在最关键的时刻点破了中国经济的要害之处,这个机会是千载难逢的,各个方面不仅仅不会干涉,连多余的话都不会说。

至于你们要说外国现有的情况是不是中国制造的,我们也可以想像一下,不要说我们的经济学家没有外国的厉害,也不要说外国的经济社会比我们的经济环境成熟,这些话都是简单的评论。造成西方经济开始明显衰退的真正的幕后黑手不是中国还有谁?

我们不需要运用大笔的资金来进行经济战争,也没有军事力量进行对抗,我们做了什么?这个问题我在我的文章《从沙特六千万美金看中东局势及中国战略影响》已经有了初步的论证:“资本主义的掠夺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并非是由一个紧跟一个,各种方式互不干扰,每个都在蓄势待发。在美国多种多样的掠夺手段、并且是卓有成效的结果之下,它的经济还不能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结合上面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认为美国的经济已经处在严重衰退的时期之内。如果有一天,美国受不了其自身的经济大幅衰退,求到中国头上的时候,我们可以想像一下我们会提什么条件?当然,也许我们都没有开口的时候,美国已经把好处送上门来了,什么好处呢?可以想像一下我们最需要什么,最想要做什么。”

我们现在可以认为国家斩断了西方“以掠夺为手段的维持经济发展”的道路,等于是在西方衰退的经济上轻轻的推了一下,并在这个没有任何外来意见的适当时机解决自身的矛盾。

如果说我们和西方的经济战争已经开始,那么我们可以说已经开了一个好头。

在我的文章完成之后,我把整个文章发给了一位乌龙山军团的朋友,“暗音”网友,他给我提出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关于这一点,我的看法已经和暗音网友进行了交流,在这里不便发表。

然后提出了另外一个相关问题,我也将其列出,看大家的意见:“你的文章考虑到整和一个大的企业,内部管理问题没有?”我的回答是这样的:“这个方面可以借鉴青啤的做法,青啤既然可以做了这么多年,我想一定有他的道理存在。”

另外我和第二个朋友沟通了一下,比较关注的也是青啤是否国有,这一点的确是很关键的部分,如果青啤不是国有,或者说国家不能绝对的控制青啤。

我们来分析一下青啤的数据:国家持有股份39982万股,社会法人持有1757.4万股,人民币A股23575.5万股,境外65506.9万股,总数130821.9万股。国有股份占总额的30.56%,社会法人占1.34%,人民币A股占18.02%,境外上市流通股份(H股)占50.07%;这是青啤官方公布的股份配额。

我对于经济不是很了解,我请大家来看看,青啤是否为国有企业?

和第三个朋友交流的时候提出了“先爆出这个问题的是三鹿的外资方”,“ 报石家庄,石家庄不理,后来报到中央”。这个观点的意思是说这个事件是国家以被动的局面卷入风波。

这个问题我也进行了详细的回答,但是同样不适合发表。

我的第四位朋友交流的时候,说了很多,我本来也想在这里写出来,尽管谈的也是经济和政治制度,但是这个朋友谈的框架太大,是我这个文章不能包容的,所以暂时不在这里表述了。

按照上面所说,与此同时,三鹿走的如果也是青啤的老路,那么我们也可以想像一下三鹿是否国有。我们要考虑国家要做什么,想怎么做。我的这些想法完全基于猜想,论据必然不是非常充足,但是道路是比较清晰的,相信大家可以看的明白,也想的通。如果需要对其中的某个所引申的方面进行单独论证,我会另外写文章。

那么我现在也把话说回来,假如按照我上面所说,如果“三鹿事件”仅仅是我国各行各业的一个开始,那么我们应该怎么想?怎么办?

国家牺牲了很大的利益,那么必定有更大的利益或者是更加长远的目标及行动,我们要相信国家,相信党和政府,并有力的支持我们的国家和政府。

注:

本文于9月20日已经完成,已由朋友代为向各位斑竹征求了意见。今天发表进行了较大的删减。

另外,关于三鹿的走向问题大家已经可以看到了,也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对于三鹿的走向,其中有一些事情值得我们考虑。最近太忙,如果时间允许,我会写好文章再向大家讨教。

本文内容于 2008-11-27 20:29:02 被没有姓名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