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旋律 (六)李美妍的日记 (六)李美妍的日记

微笑的大鹰 收藏 0 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6.html


1994年10月1日 国庆节——竹林调查的第一次总结

时间真快,自入学后,这是大学生活的第一个节日。

国庆节没有回家,去了小梅家打扰了七天。第一次去她家,哇塞,很豪华的别墅,占地面积也好大。看来小梅家不是一般的有钱。

果然,进到里面更是奢华,尤其是吃饭的时候,我简直傻眼。一排十几个女仆,只有在电视里才看得到的皇家用餐的景象。到现在在知道原来文春梅的外公是世界最大的珠宝商,很有钱,不,是非常有钱!

晚上在小梅的房间里,我们俩交换了各自调查的结果。

线索一:南岭学院54届学生会会计苗小萌和他的好朋友工藤秀一曾调查竹林传说。结果未知,却在第三年发现苗小萌死在竹林,而隔天同寝室的室友工藤发疯了,学校联系其家人,他被接回日本养病。

线索二:苗小萌和工藤曾同时追求过一个女生,叫陈一凡,陈一凡却另有喜欢的人。继苗小萌和工藤先后出事后,陈一凡也因为不明的原因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如人间蒸发。

线索三:此后学院并无任何事情发生。

小梅调查到的结果:在我们入校之前上一届一年级生,就有人秘密的在掉线哈竹林。因为拜年歌未发现什么奇怪异样的事情后放弃调查。此次调查的人至今为止并未发生什么事情。他就是泰果明和谢微敏。

X x x

[郝学长,为什么我哥哥的名字会出现在这里?怎么我都没有听说过他调查竹林的事情?]陶笛很激动,原来老哥在十年前就已经调查此事了。

低头想了下,郝文凯道:[听说当时你哥哥泰果明是文春梅的男朋友。而且文春梅会调查竹林,也是因为泰果明拜托她的。]阿弟一直都在翻看李美妍的日记。[你们看,这篇和前面得不一样,并未提到竹林,而是歌词。]听到阿弟的话,几个人围了过来,看日记上的歌词。

1994年10月29日 天气阴有小雨——Love

蝶在花前 月下的你太过美丽 让我为你留恋 我的房间 有你留下的倒影 让谁一笑为红颜 江南梅雨 还在细说春晓分外艳 小桥流水落花漂浮 我煮酒浇愁 夜未眠 谁把春风得意拂袖你蜜语甜言 回想天天的月月的年年的 我在你身边 当年红墙绿瓦驳落的碎片 为你铺满城飞语流言 谁上月落乌啼 为何繁花飞满天 你我朝朝的暮暮的时时的 飞蛾扑火焰 画下你容易 很男留心底 雾在水榭间 吻你的脸 太多香甜 让我随风飘远 爱 从未改变 仿佛昨天转眼回到离别那一年 江南梅雨 还在细说春晓分外艳 小桥流水落花漂浮 又见带花雨潜 我煮酒浇愁 夜未眠 谁把春风得意拂袖 你蜜语甜言 想天天的月月的年年的 我在你身边 当年红墙绿瓦驳落的碎片 为你铺满城飞语流言 谁上月落乌啼为何繁花飞满天 你我朝朝的暮暮的时时的 飞蛾扑火焰 画下你容易 很难留心底 逝水成往昔浮流年 窗外日落 寒山却悬挂 彩云间 等月光做媒我和你 一线牵 ……

[这篇不是什么歌词吗?李美妍为什么要写歌词?有什么用意吗?]坤达奇怪道。[笨,我小阿姨这是恋爱了。]看了眼郝文凯,坤达酸酸的道:[是是是,没你聪明,你是谁了,大情圣!]听出坤达不是很服气,郝文凯得意的笑了两声道:[谢谢!我把这当做是你对我的夸奖了。]

[小达,别和他计较,来,到我这里来。]泰迪把坤达拉到自己身边,不想他和郝文凯有太多的接触,只可惜有些人就是欠骂。[哟哟~母鸡护小鸡呀,小鸡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呢!]见到谢坤达被说的面红耳赤,郝文凯笑的更开心了。

真是恶兴趣,以后少惹这种人。在一旁一直看着的阿弟和筱均俊用眼神相互交流,做了以上总结。

见坤达又要说什么的泰迪,马上道:[好啦,学长,我们还是回到正题吧,你刚才说李美妍恋爱了,那,她喜欢的人是谁啊?]郝文凯道:[你们认识的,谢明秀。]

[什么?]郝文凯的话炸弹还要有爆炸性。

轻瞄了下四个堂目结舌,此刻表情好笑的学弟,郝文凯声中带恨的说道:[有什么好惊讶的,我比你们还不愿意相信呢,我小阿姨居然会喜欢那个老头子。]

阿弟才不管他愿不愿意呢,他现在只关心李美妍后面的日记都写了什么。

1994年 12月24日 天气晴——平安夜

今天是平安夜,同学都出去约会了,本以为他会来陪我一起度过,无奈他还要回家陪着妻子和儿子。我只是个见不得光的人。

小梅本来说是要和男朋友出去约会的,半路有折了回来,说是陪我,心里暖暖的,人生得此一知己,夫复何求!

到了下午小梅提议说去旧楼的档案室去查资料,正觉无聊的我同意了。

来到位于女生宿舍楼左面的旧楼,它年代已经很久远了,自南岭建成它就存在了。

旧楼共有两层,古老的墙壁不知修了多少次,记过无数次的大风大浪,它仍在。

踩在木质的台阶上,古老的楼梯发相互[咯吱咯吱]的声音,我和小梅都小心的踩在上面,生怕一个不小心用力过猛,使得地板破裂,一楼是放杂物的,所以我们直接来到二楼,二楼是专门存放南岭历届学生的档案、教职调动记录的。当然也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平时这里都有人看着的,不过因为今天是平安夜,看守的人也偷懒去了。找到第一间资料室,们是锁上的,我想,衰啊,锁上了要怎么进去,没想到小梅却从身后拿出一把很普通的钥匙,很轻易的就打开了门。要不是亲眼见到她家有多富有,我还真怀疑她是[三只手]呢。

顺利进到资料室,里面很黑,空气很污浊,一股纸张受潮发霉的气味迎面扑来。等适应了黑暗和气味后,我们分工,一人两排资料架。

看着古老的木质架子,我真担心一不小心就被我们破坏掉。

结果整个下午我们就泡在这个陈旧的房间里,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们找到了一本南岭创始人谢文轩的家族谱。而且我们还惊奇的发现,谢明秀居然是谢文轩的后人。在族谱中,还发现了历代院长的名字。原来南岭一直都是谢家直系继承人来接管的。

在族谱的旁边,还有一个木盒子,盒子上雕刻着梅花,很精致。上面没有锁,我们打开看到里面是一本很厚的用棉线装订的一个蓝皮的本子。皮上并没有字。翻开里面。一开始是用毛笔书写的古文,很难看的懂,再往后翻,是钢笔字,我们看到了熟悉的简体字。上面的东西让我和小梅是始料不及的。

民国23年 钱文元、文科暴毙于竹林,死因不明。

民国25年 艾敏、仇小鹿、何建飞暴毙于竹林,死因不明。

……

真是太恐怖了,一整本上,全是死于竹林的人名。而且从南岭建立开始就有了。这太不可思议了。而校方竟然可以掩盖的这么好,南岭到底是有什么样不为人知的内幕呢?

明秀和这有什么关系吗?

1994年 12月30日 雪

快到春假了,这几天冷的很,周日明秀为我增添了几件冬衣。我不是很想要,因为不想他被人说闲话,他是院长没有妻有子的,怎么能败坏她的名誉呢,那么温柔的一个人。我怎忍心上海他。哎~

今日早上醒来就不见小梅的人,肯定又是和男朋友约会去了。真是羡慕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约会,在一起。只可惜……哎~

中午在食堂,我终于见到了小梅口中经常提到的男朋友,泰果明。果然是个美人,有着让女人都嫉妒的美貌。脸上总是带着微笑,和小梅两个很是般配。只是,他的脸上还是带着几分稚嫩,不如明秀的成熟稳重。呵呵~

下午没课,和小梅泰果明一起来到学校图书馆,天气冷了,人也变得懒散了,图书馆此时只有一两个人,我们三个找个最里面的书桌坐下,随手翻着手中的书。

这段时间我所成立的研究社也开始正大光明的在校园追查竹林的事了,不过几次被教务处的主任抓到为难,都亏了明秀的解围。

X X X

[到底谢明秀是个怎样的人呢?]看了李美妍的日记,阿弟对李美妍倾心的那个人起了兴趣。听到阿弟的话,好玩儿迈开从鼻孔里哼出不屑的声音,道:[人渣一个,负心汉,没种的家伙,不值得同情的人,居然敢欺负我小阿姨。那个人……]坤达好奇道:[学长你很不喜欢谢明秀吔,为什么?]话一说完就后悔了,被泰迪用个眼神警告,不许哪壶不开提哪壶。郝文凯看坤达好像做错事的小孩般,低下头不说话,莞尔一笑,轻飘的声音道:[算了,不说他了,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到现在都晚上了。]四个人互看一下,点头算是同意了。

晚餐依然是那样的奢华。

晚上就留在了郝文凯那住宿,太晚了回不了公寓了。

客房里,泰迪在观星象,坤达在看小说,阿弟在和郝文凯下棋,只有筱均俊一人在阳台不知在和谁通电话,已经三个小时了。

[诶,弟,俊是不是恋爱了?电话粥都煲了三个小时了。]抬头休息双眼的坤达就看到正在开心讲电话的筱均俊。歪头想了想,阿弟最后给了坤达一个不是很确定的回答:[我想应该是有喜欢或是倾慕的对象了吧。]走好一步棋,抬头笑着看筱均俊的郝文凯道:[你们呀,不知道就别乱猜。]泰迪不服道:[你又知道啦?]郝文凯莞尔一笑,道:[呵呵~我就是知道,哼!他电话的那头确实是个女士,不过,筱家的人,从来都是很有绅士风度的,我想,你们是他的死党和好友,应该不会不知道他对女生都是很礼貌的吧。]白了眼一脸得意样的郝文凯,坤达很无奈的说:[学长,你怎么会只带呢是个女士而不是女生?你要知道,女士和女生可是有差别的。]

放棋子的手停在空中,看向坤达,郝文凯神秘的笑了笑,[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切!]

打电话的筱均俊终于打完电话回到房间,脸上的表情显得很开心。果然一进到屋里他就说道:[各位,还记得白天我说的那位知道竹林真相的人吗?]见大家都在看他,筱均俊笑的更开心了,继续道:[她答应明天就见我们了。]

[真的?太好了。]这无疑是个好消息,大家离真相跨进了一小步。

[好吧,时间也不早了,大家早点休息吧,我不打扰了,晚安!]收拾好棋盘,跟大家话晚安后,郝文凯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目送郝文凯走后,四人看着彼此,脸上尽是阴谋算计的表情。

[怎么样?这人郝文凯还可以吧?]首先发问的就是把郝文凯引荐给大家的泰迪。

[哼!]阿弟似乎对郝文凯有很不小的意见。[不怎么样,就是整一神经质青年。不过,他对于我们调查竹林有益而无害,虽然讨厌他,但为了你们,我就委屈一下,忍忍。]一副都是为了大家的面容,阿弟说的大意凌然。

[屁啦,我看你是很钟意人家吧。]泰迪立刻吐好友的槽。[你这家伙,真是口是心非。]

被泰迪一阵抢白,阿弟自动对他视而不见。彻底无视他。

[好啦,都睡吧,明天还要去见那个人。]筱均俊抬头看了看墙上同样豪华古典的钟,提醒大家休息最重要。

[晚安。]四人互道晚安后,各自回房。

原本要睡的泰迪,发现坤达还在。

[坤达,怎么不回房休息。]坤达脸红的看了看泰迪,又立刻把视线移开,过了半晌才为难的说:[我……那个……熊,我能在你这睡吗?我……]见坤达别扭的样子,泰迪好笑的道:[怎么了?一个人会害怕?]听到泰迪的话明显松了口气的坤达脸更红了,这次声音都没了,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

被坤达那害羞又别扭可爱的样子弄得笑到不行的泰迪,在坤达的瞪视下立刻收起笑容,正经道:[没关系,就在这睡吧。]

[……]

翌日

一行五人坐车来到位于市郊的一栋别墅,虽不及郝文凯家来的大来的豪华,但面前的别墅并不给人小气的感觉。

筱均俊伸手按了门铃。过了一分钟,门开了,一位老太出现在大家面前。五十岁上下,虽年过半百,却身体挺直,精神抖擞。

扫了下门外的访客,老太的目光最后落在站在门铃旁的筱均俊身上,[请问是筱少爷吗?]意想不到的温柔的声音。原本以为会是那种嘶哑犹如鸭子叫呢。

[嗯,是的,这四位就是我在电话里提到的好朋友。]

[请进,小姐已经等候多时了。]老太确认人后,欠身让大家进屋。

室内并没有很重视装潢,淡黄色的墙,褐色大理石铺的地。屋顶也是淡黄色的,上面几顶白色水晶吊灯,给这几乎可以算地上简陋的居室平添了不少色彩。

走在前面的老太身影感觉很娇小,谁会相信说话如此温柔的老人家,竟有180公分的身高呢。

[诶,弟,你说这个老婆婆真的有180公分吗?怎么我看不出来呀?]泰迪小声的和旁边的阿弟说道。[那是因为你太高了。]碰了一鼻子灰的泰迪,吐了吐舌头,识趣的闭嘴,乖乖的走路。

来到一扇们前,老太轻敲了三下门后,开门进去。

进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几乎占了整面墙的壁画,整片的竹林!门的左边是个落地窗,窗外可以看得到别墅的大门处。窗前是个办公桌,桌前坐着个人。

[小姐,筱少爷到了。]老太向窗前的人说道。

[小艾,你去忙吧,我没关系的。]窗前的人道。听到吩咐,被称为小艾的老太一点头,退出了房间。

等到老太关上门,窗前的人才又说道:[请坐吧,别客气。]泰迪五人各自找了地方坐下。因为窗前的人是背对这光线的,所以都看不清那人的长相。[呵呵~小俊,你没有告诉他们我是谁吗?]窗前的人突然问向正在翻着身边书架上的书的筱均俊。[诶?哦,没有,姑姑,只是和他们说认识一个知道竹林内情的人。]

[姑姑!]

[俊你没开玩笑?]

[你什么时候有个姑姑?]

[身为你的好友兼死党的我居然不知道。]

[呃~怎么说……这个说来话长啦。]筱均俊对朋友很抱歉,居然没有告诉他们。求救的看向正在看好戏的姑姑。这么长时间了,她的性格还是没有变啊。

看够了好戏后,窗前的人终于开口了。[是我要小俊不要告诉任何人的。]说着,走到桌前,使得大家可以看清楚她的样貌。

[文春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