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鬼子都不留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我的地盘我说了算(四)

yantianlai252012 收藏 22 6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7.html[/size][/URL] 满城距离保国军所在的大峪村是最近的,只有不到60公里,但是为了配合其它两路鬼子的围剿,所以前进速度缓慢,直到黄昏时分才走了30公里,到达了距离下坎庄还有五公里的一个地方。竹下俊男一看天色渐晚,便下令鬼子在一个背风的山坡上驻扎宿营。 竹下派出了一个班的鬼子兵在山坡顶上警戒,同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7.html


满城距离保国军所在的大峪村是最近的,只有不到60公里,但是为了配合其它两路鬼子的围剿,所以前进速度缓慢,直到黄昏时分才走了30公里,到达了距离下坎庄还有五公里的一个地方。竹下俊男一看天色渐晚,便下令鬼子在一个背风的山坡上驻扎宿营。

竹下派出了一个班的鬼子兵在山坡顶上警戒,同时也向其它方向派出了警戒哨兵。

不一会功夫,鬼子的营地就燃起了一堆堆篝火,不久便飘出了肉香、酒香,鬼子开始吃晚饭了。很快,鬼子的营地便陷入了一阵吵吵嚷嚷之中,期间还夹杂着鬼子鬼哭狼嚎一样的歌声,一直喧闹到很晚才逐渐安静下来。

山坡的另一侧,几处草丛缓缓地向山顶鬼子警戒的地方移动,如果不经意根本不会想到那是几个伪装的狼牙战士。山顶警戒的鬼子只有两个在尽职地走来走去,其它几个禁不住一天行军的疲劳已经趴在那里进入了沉睡之中。当两个当班的鬼子兵几乎同时走过脚下的草丛前时,草丛居然站了起来,没等他们有任何反应,只觉得脖子一凉,就无声无息向下倒去。紧接着另外几丛草也动了起来,顷刻之间,鬼子在坡顶的警戒兵便在睡梦中回了老家。有两个狼牙战士轻轻抖落身上的杂草,便背起鬼子的步枪在坡顶尽责的走来走去。不远处,得到暗号的三连的战士便悄无声息地爬了过来,几十挺机枪架了起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鬼子的营地。

另一个方向上,两个鬼子警戒兵正在面对面无聊地低声聊天,其中一个突然眼中流露出极度的惊恐死死盯着同伴的身后,却发现同伴的脸上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来不及发出任何声息,两个鬼子兵便头一歪倒了下去,脖子上的血远远喷溅开去。

两个衣裳不整的鬼子兵摇摇晃晃地走进了营地中间,那里,堆放着鬼子的辎重和炮兵的炮弹箱。两个人似乎喝醉了,脚下踉踉跄跄,而两双眼睛却极其警觉地四下查看着,不停地闪避开脚下倒的乱七八糟的鬼子。来到弹药箱跟前,两人躺了下去,不停地变换躺着的位置,轻轻地将十多颗手雷拔掉插栓,巧妙地压在了弹药箱下。弹药箱只要轻轻一动,手雷立马就会爆炸。过了一会儿,两个已经完成任务假扮鬼子的狼牙战士站起来,似乎是要撒尿,摇摇晃晃地向哨兵已经被干掉了大营地那一边走去。

又过了一会儿,两个人爬到了山坡顶上,悄悄地说道:“高连长,里面已经布置好了。”

“好,让战士们做好准备,狙击手主要射杀鬼子指挥官和机枪手,五分钟后开始攻击。”三连长高明义负责这次针对满城鬼子的夜袭作战,配合的有一个小队的狼牙。

“是。”狼牙的战士答应一声,爬了过去向战士传达命令。

五分钟后,随着“啪、啪、啪”几声枪清脆的枪声,躺在还在燃烧的篝火旁边的几个鬼子从地上蹦了起来,紧接着又倒了下去。鬼子的营地顷刻之间陷入了混乱之中,到处响起“敌袭”的尖叫声,从山坡上一具掷弹筒发出的炮弹准确地落在了鬼子营地中间爆炸开来。随着一阵震动,霎时之间弹药箱下安放的手榴弹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四周惊慌失措的鬼子惊惧地看向发生爆炸的地方,随之是一阵撕心裂肺的惊叫声,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的鬼子刚掉头要躲避的时候,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爆炸的手榴弹引爆了堆放的炮弹,进而引发了弹药殉爆,弹药堆里发出一阵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四处乱飞的子弹和炮弹爆炸的弹片,收割着四周鬼子兵的生命,就象湖面上扔进了一颗石子,鬼子从爆炸中心一圈圈向外倒去。有一部分炮弹被爆炸的气浪狠狠地推向了四面八方,落地后又发生了一连串的爆炸,巨大的爆炸气浪不时将各处躲藏的鬼子高高地抛起,残缺的鬼子肢体到处都是,几乎没有安全的地方,整个营地方圆几十米内都形成了炮火覆盖后的效果。

幸运的竹下俊男在刚迈出帐篷时看到了弹药堆发生的爆炸,机警的趴在了地上,耳听着一连串的爆炸声和鬼子兵被炸的鬼哭狼嚎的惨叫声,他的心也碎了,他知道如果能够非常幸运地活着回去,等待着他的将是军事法庭的审判,而罪名是失职。

好不容易爆炸声停了下来,鬼子们都有一种噩梦醒来的感觉,竹下俊男和躲过弹药殉爆的幸运的鬼子兵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看去,营地中间出现了一个直径将近十米深的大坑,帐篷在燃烧、物资在燃烧,到处都是帝国士兵的残肢断臂和破碎的尸体,营地里飘散着尸体被烧灼后散发出的难闻的气味,呈现出地狱般的惨象,还有大量被炸伤的士兵发出的痛苦的惨叫和哭号。

“啊”竹下仰天发出一声狼嚎一样的大喊,可喊声还没有结束,却招来了死神,一颗狙击手的子弹准确地打爆了他的脑袋也打断了他的长嚎。仿佛是信号,随着狙击手的枪响,正被眼前的惨象惊呆了的鬼子兵再次遭遇到了他们天照大婶的召唤。山坡顶上的几十挺机枪疯狂地吼叫起来,弹雨洒向站着的鬼子,狙击手每一次精准的击发都有一个火光中的鬼子被收走生命。

几个机警的鬼子趴在地上徒劳地向坡顶还击着,但随即山坡上的弹雨便洒向他们,将他们牢牢地压制在地上抬不起头来,成为了狙击手和神枪手的靶子。

一个小时候,战斗结束,除了几个在外围警戒的鬼子和几个趁刚刚发生爆炸时跑出去的鬼子外,满城前来围剿的鬼子全部被歼灭。三连有两个战士被鬼子殉爆的炮弹飞溅的弹片夺去了生命,另有三个战士牺牲在鬼子漫无目标的乱枪之中,一人重伤,八人轻伤。

打扫完战场,背起伤亡的战士,三连向预订的地点赶去,更加残酷的战斗还在等着他们。


“一线天”山崩地裂一样的爆炸几天来多次将佐武胜南从梦中惊醒,使他从内心深处感到恐惧,只有恶魔才能够以那样的方式来埋葬掉近千活生生的帝国士兵。

带领一个大队的士兵,还有两支英勇的帝国军队的配合,将近五倍于敌人的队伍前去剿灭一支支那地方武装,本来已经是大日本帝国军人的耻辱,但他还是觉得心中不安,他不知道这个恶魔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越想越觉得恐惧。从易县出发后,佐武就变得小心翼翼,一千多人的队伍被他分成了前军、中军、后军,两侧还有搜索小队,摆出了一副刺猬的架势。

也许是为了应证他不详的预感,这一路鬼子从离开县城不远就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麻烦。

先是在平整的道路上居然被人挖了几个刚好能够容一只脚踩进去的不到一尺深的小坑,三个倒霉的士兵恰好一脚踩了进去,在行进中惯性的作用下摔断了小腿。在经过一片树林时,又有几个士兵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检查才发现是脑袋上被不知从什么地方射来的子弹穿了洞,居然没有听到枪声。愤怒的小鬼子用机枪疯狂地向树林开火,结果完了后连敌人的一根毛都没有发现。最离谱的是,中午休息吃午饭后,侧翼一个搜索小队的士兵开始拉肚子,军医检查的结果是他们喝的水里面有一种支那人称之为巴豆的东西。最后不得不将这个小队和几个断了腿的士兵留下来就地休息治疗,还派了一个班的士兵照顾。结果等大部队前进几公里后听到后面传来了激烈枪声和爆炸声,派人查看的结果是留下来的所有士兵全部向天皇尽忠了,其中有一半居然死的时候连裤子都没有提起来。

在各种麻烦照顾下的小鬼子行进速度可想而知有多么缓慢,而制造这一切麻烦的罪魁祸首就是夏振宇带领下的一支狼牙小队,他们接到的命令是用一切办法迟滞、拖延这一路小鬼子的行进速度,为队伍争取时间。

终于在快要半夜的时候,这一路的小鬼子才到达了预订宿营的地方。被狼牙折磨的身心具疲的小鬼子刚生起火架起锅要做饭时,火光成为了黑夜里最好的目标,从远处飞来的几颗炮弹准确地落在了围成一圈眼巴巴地等着吃饭的鬼子堆中,又有几十个鬼子被送回了老家。半夜三更,又是山区,鬼子除了愤怒的暴走之外毫无办法。最后,在聪明的佐武胜南的命令下只好啃干粮、喝凉水凑合了。就这还没完,痛苦的小鬼子刚要睡觉,枪声又响了起来,营地边上站岗的小鬼子被远距离射杀。整整一夜,同样的故事一遍遍上演。这一夜,对小鬼子来说,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早上,佐武胜南得到报告,至少有一个小队的帝国士兵失去了生命,他已经通红的眼睛更红了。

然而,更大的打击还在等待着他,通讯兵送来了最新消息:由于来源县城受到不明武装的猛烈攻击,小泽征一已经于当夜回防来源,在回防途中受到伏击,损失惨重,小泽征一重伤;满城出发的帝国部队,在当夜受到攻击,弹药爆炸引起殉爆,除不到一个小队的帝国士兵幸免遇难之外,其余全部战死。另据可靠情报,这支支那地方武装只有五百人左右,因此,这次剿灭这支地方武装的任务由佐武胜南带领下的易县驻军来完成。

拿着电报,双手不停地颤抖,佐武胜南的心是拔凉拔凉的,本来好好的三面合围现在变成了单独进军。甚至不用脑袋,佐武用屁股就想了出来,围攻来源、夜袭营地的根本不是什么不明武装,肯定就是这支支那部队为了打破围剿而干的。

明白归明白,但上级的命令是不容违抗的,他只得整顿队伍,开始向大峪村所在的根据地进发。

令佐武意外的是,当天上午居然没有遇到任何麻烦。中午时分,鬼子顺利地来到了马鞍子山脚下,这里已经是根据地外围了,只要迈过了这座山,就算是进入了根据地。其实,说是马鞍子山,实际上就是一道稍高的丘陵而已。佐武发出命令,部队停止前进稍作休息,然后打算一鼓作气进入根据地。


爬在山顶上的严骏正拿着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鬼子队伍,他放下望远镜,转过头问道:“老傅,一连、三连到达指定位置了吗?”

傅龙朝仍旧在举着望远镜观察,回答道:“刚才接到消息,已经到达。一定要在这里打吗?我们就一个连,部队损失会很大。”

严骏回答道:“你听我说,老傅。我们一定要打一下,并且一定要败,才能够让鬼子放松戒备,才能让鬼子跟着我们走。炮兵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命令李信,开始炮击。”


佐武刚下马,举起水壶要喝水。突然,他听到天空中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好多黑点从山那头向他们飞了过来,他马上大叫一声:“炮击。”便趴到了地下。很多机警的鬼子在听到炮弹在空中飞行的声音时,也是大喊着向地下趴去。“轰”“轰”“轰”十几发炮弹落在了鬼子群里,有一些反应慢的鬼子立即被炸上了天。

毕竟是上过战场的老鬼子,炮击刚一结束,马上在佐武的组织下稳住了阵脚,很快展开了反击队形,开始向山顶冲击。山顶上的二连也马上还以颜色,几十挺机枪向冲击的鬼子喷吐着怒火。神枪手则主要照顾鬼子的指挥官,一个鬼子中队长刚站起来喊了一身“鸭子给给”,就被一个神枪手掀掉了半拉脑袋,还有几个鬼子小队长也在神枪手的特殊关照下被送给了天照大婶。除了鬼子军官,最受关照的恐怕是日军的机枪手了,五挺机枪跟前躺着二十多具鬼子的尸体!

佐武胜南发现前面的状况后,马上命令正面的鬼子撤下,命令两个中队向二连阵地两侧包抄过来,鬼子炮兵也开始轰击山顶二连的阵地。二连在抵挡住鬼子的冲击后,严骏一看左右两侧的小鬼子已经快包上来了,当下命令二连放弃阵地,丢掉重武器,撤!佐武胜男占领铁一连的阵地后,清点了一下伤亡:受到炮击加上攻打二连阵地共有一百三十二人阵亡,三十多人重伤。一连的阵地上留下了二十八具尸体,同时还有丢弃的大量装备!他举起望远镜看了看远处拼命奔逃的二连战士,果断命令一个中队跟踪追击,自己则整了一下队形带着大部队跟进,炮兵中队和辎重队因为山路崎岖,只得慢慢在后面跟着。这次,他不敢再让受伤的鬼子兵留下来,而是命令一个小队不要停留,直接护送回城。

迫近追击一连的一个中队鬼子在追了一个多小时后,再次受到二连的阻击,得到消息的佐武胜南赶到时,二连又丢下了十多个阵亡的战士后撤了,同样鬼子也丢下了二十多具尸体。清点战果后的佐武终于悄悄松了口气,令自己感到恐惧的对手原来也不过如此。不知不觉的,逃跑的和追击的双方都加快了速度。就这样打打跑跑、跑跑打打,已经到了黄昏时分,最后佐武不得不再次和前面追击的部队合兵一处。此时,经过一个下午的跑路,鬼子的辎重和炮兵部队已经远远地被甩在了后面十多公里的地方。

这一夜,对佐武和他带领追击二连的鬼子来说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总算在大量鬼子的严密防守下没出什么大错,但第二天早上清点时还是发现有四个士兵死在了二连零零星星骚扰性枪击中。

等到早上出发要再次寻找和追击二连时,却发现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后面的辎重和炮兵部队失去了联系

原来,严骏他们制订的计划中,根本就没有打算和已经有了戒心的一个大队鬼子硬拼,瞄准的本来就是鬼子的辎重和炮兵部队。前面一系列的骚扰、阻击一方面是为一连和三连争取时间赶回预订的伏击地点、另一方面是为了麻痹鬼子诱敌深入,拉开步兵和辎重部队的距离,然后由狼牙配合一连、三连伏击歼灭鬼子的炮兵和辎重部队,从而迫使鬼子退兵。由两个连的兵力,加上狼牙的恐怖战力,在人数已经超过的情况下,收拾基本没有什么近战能力的炮兵和辎重部队那还不是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大惊失色的佐武马上放弃了对二连的追击,掉头赶到炮兵驻地时,除了发现一地的死尸外,就什么也没有了。枪支弹药药品食品全都不翼而飞,连踪迹都没有留下。

失去补给的佐武不得不下令撤军,率领剩下的不足三个中队的鬼子凄凄惨惨地返回易县等待着上级的处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