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站来了“热心战友”



2006年3月15日16时,一名青年军人带着一名老汉急匆匆地来到厦门火车站派出所,找到正在值班的派出所副所长肖祖飚:“火车站有请军人来维持现场秩序、帮别人买票吗?刚才有一名少尉军官拿走我们的500元钱去买优惠火车票,后来就不见了。”原来,驻厦某部士官小周的父亲来厦门探望儿子,这天要返回山东枣庄市,当他们准备购票时,一名少尉军官上前热情地对小周说,他是驻厦某部军官,今天来火车站维持秩序,现在售票窗口人多,他可以帮忙买票。小周以为遇上了热心的战友,便把钱给了他。



肖祖飚感到不对劲,春运过后,部队再没有派出官兵到火车站维持秩序,今天怎么突然冒出一个维持秩序的军人呢?他立即通知在现场执勤的民警查找少尉军官。



30分钟后,执勤民警报告说,在厦门火车站广场没有发现军人,更没有所谓的少尉军官。



3月16日,火车站派出所民警着便衣在旅客人群中巡查,查找那位少尉军官,一天时间过去了,少尉军官的影子始终没有出现。



3月17日10时,旅客张先生来到火车站派出所报警称,他准备购票前往杭州,因窗口购票的人很多,一位少尉军官说他能方便地买到优惠票,于是张先生就拿了600元托他购买,结果转眼间就不见了那位少尉军官。



几天之内连续出现少尉军官,他们是一个人,还是同伙。火车站派出所判断,少尉军官可能还会出现,于是决定,在火车站各个角落实施全程监控。



铁警智斗假“少尉”



3月21日9时,民警从监控屏幕上看到,一名少尉军官出现在火车站购票大厅,此人着装整齐,举止得体,一会儿帮助旅客提行李,一会儿维持购票现场秩序,周边的旅客对这位做好事的“军官”投来信赖的目光。



此人会不会是一个假冒军官呢?肖祖飚带着民警和协警员来到火车站购票大厅。“少尉军官”见警察到来,立即双脚并拢行个军礼:“警察同志,驻厦XXX部队王响,利用休假时间来为旅客做点事”。肖祖飚还礼后打量眼前这位“军人”,乍一看,此人着装整洁,动作利索,蛮有一点“军人”的架势,双肩上佩戴的军衔告诉人们,此人是一名少尉军官。但肖祖飚发现,这名“军人”在敬礼时,右手手指上戴着一只金戒指。有过从军经历的肖祖飚知道,军人是不允许戴金戒指的:“同志,请出示你的军官证。”



王响迅速掏出了军官证,军官证显示,王响是驻厦某部少尉排长。从肉眼上观察,军官证没有发现异常。肖祖飚又问:贵部团长、政委是谁啊?王响说,我是小军官,哪里知道团长和政委的尊姓大名呢?



为了稳住“少尉军官”,肖祖飚说:你利用休假期间做好事,我们很欢迎,现在请你到所里坐一坐。两名警察和协警员连推带架地把王响“请”进了派出所值班室。



在派出所值班室,王响口沫横飞地大谈他的从军经历和在部队立功受奖的情况。过了一会儿,王响感到气氛不对,借口要离开,民警拦住他:“请稍候,有人要找你。”



驻厦某部士官小周接到派出所通知后,立即赶来辨认:“这个家伙是个骗子!”王响理直气壮地说:“一个新兵蛋子,竟敢这样出言不逊,请拿出证据!”



肖祖飚上前揭下王响的军帽:“你真名叫张荣,是一名劳改释放人员,”随即,民警从张荣身上搜出多张假军官证,在确凿证据面前,张荣低下了头。



“少尉”原是劳改释放人员



江西人张荣,1998年来到厦门后在一家汽车站帮人拉客。一次,他窜入做生意的江西老乡家里,盗走人民币50000元,案发后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



2004年刑满出狱后,张荣在同安一家服装厂打工。2006年春节,张荣乘火车回江西老家时,看到火车站设有军人专用售票窗口和候车室,军人处处受到优待和尊重,他想,利用军人身份搞钱很容易到手,即使被发现,旅客也因为急着要乘车而没有时间去报案。



回到厦门的第二天,张荣以“收藏”为名向已经从部队转业的老乡那里拿来了各级尉官的军衔,到街上买了军衣军裤,在造假证摊点买了假军官证。



3月11日下午3时许,两名旅客走到张荣面前:“解放军同志,车票在哪里买?”张荣问他们到哪里去,两名旅客说要去广东。张荣说:“我也去广东,正好同路,我帮你们一起买票吧!”两名旅客很高兴,请张荣在麦当劳餐厅吃饭。之后,张荣带着两旅客来到铁路派出所门口:“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派出所交代别人买票。”说完,他带着两人给他的800元走进派出所,在卫生间洗了个脸后便从边门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