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鬼子都不留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我的地盘我说了算(二)

yantianlai252012 收藏 22 29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size][/URL] 狼牙没有让严骏他们失望,轻而易举地拔掉了只有一个小队鬼子守卫的裴庄据点,并且无一伤亡,小鬼子为他们的轻敌付出了代价。第二天中午,夏振宇带领狼牙回到了大峪村,又开来了一辆鬼子汽车,满载着枪弹药品粮食等物资。绝大部分物资被藏在了秘密基地,汽车也和前面开来的几辆一起藏在了另外一个山旮旯里,隐蔽了起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47/


狼牙没有让严骏他们失望,轻而易举地拔掉了只有一个小队鬼子守卫的裴庄据点,并且无一伤亡,小鬼子为他们的轻敌付出了代价。第二天中午,夏振宇带领狼牙回到了大峪村,又开来了一辆鬼子汽车,满载着枪弹药品粮食等物资。绝大部分物资被藏在了秘密基地,汽车也和前面开来的几辆一起藏在了另外一个山旮旯里,隐蔽了起来。

回到大峪村的严骏立即召开了全体官兵和根据地政府干部都参加的会议,对周贵德领导的情报网络给予了高度表扬和物质奖励,牺牲的两个战士都被授予了“人民英雄”的光荣称号并且每人获得了二十个大洋的抚恤,其他几个受重伤的战士除了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还每人获得了十个大洋的奖励。命令区政府抓紧村民地道的开挖工作,对那些开挖地道进度快质量高的村民也给予了大洋和粮食的奖励。民兵大队长得到的命令是加强对根据地的巡逻和警戒,在关键地点增设暗哨,并且又得到了两百支步枪、十多挺机枪和几千发子弹的补充。命令根据地政府和民兵制订好出现万一情况的应急方案和群众隐藏、撤退的预案,并抓紧时间进行演练,明确指处民兵队伍的核心工作任务是保护根据地群众。

自己则带着傅龙朝挨个到牺牲战士的家里进行慰问。

严骏知道,受到打击的小鬼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下面将要面对的战斗将更加激烈,给他留下的准备时间不多了。


易县小鬼子连续两次受到伏击,三个中队的小鬼子全部被一支名不见经传得到地方武装所歼灭,在华北日军控制区内掀起了轩然大波。一条条电波从小小的易县向四面八方传递着。


重庆的蒋委员长手上拿着戴笠递过来的电报,久久无语……

延安的毛责D手上拿着周恩L递过来的相同内容的电报,沉思良久,当天就做出了向敌后进军,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的决策。

同时,国共两方都命令自己的情报网络查清这支地方武装的来历。


易县,小鬼子的指挥部,接任宫本直树担任易县驻军最高长官的佐武胜男大佐抽出宫本的武士刀仍在地下,面无表情地对直挺挺站在面前的宫本说道:“宫本君,三个中队六百多名英勇的帝国士兵在你的指挥下被卑鄙的支那地方部队杀害,这是皇军从来没有过的耻辱。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办?”

宫本直树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哈依,我有罪。佐武君,对这支支那部队……”

佐武胜男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冷冷说道:“宫本君,做你该做的事情,至于这支支那部队,我知道该怎么办。”说完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两天后,佐武胜男带领着自己带来的整整一个大队的鬼子向大峪村进发了。得到消息的保国军也紧急做出了部署。


鬼子队伍分为前出侦查的一个小队、三个步兵中队、炮兵及辎重部队三个部分,中间间隔一公里向前开进。

在塘湖鬼子受到两次伏击的山沟外,鬼子侦查兵跑到了佐武车前:“大佐阁下,我们已经到达了帝国军人被伏击的地方。”

佐武胜男跳下汽车,拿起望远镜向前面看去,“命令大部队停止前进。前锋部队搜索前进。”

“哈依”传令兵跑了出去。

不久,前面传来了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的声音,还是那个侦查兵又跑回到了佐武面前。

“报告大佐阁下,前锋部队受到支那部队的伏击,我们正在进行反击。”

“什么?”佐武胜男张大了嘴,露出死都不信的表情:“支那部队竟然想在同一个地方第三次伏击我们?他们疯了吗?”

不信归不信,但前面传来的激烈的枪炮声说明,这事似乎是真实的。回过神来的佐武露出阴冷的笑容:“要西,命令炮兵炸平支那人的阵地。”

“哈依”身边的传令兵赶快跑出去传达命令。

几分钟后,前面的枪声明显弱了下来,紧接着鬼子的猛烈的跑火便在道路两侧的高地上开始肆虐。炮火整整攻击了二十分钟,两侧的高地生生被炸低了一米。炮火攻击过后,鬼子冲上了刚才攻击他们的高地,他们找到了被炸的不成样子了的几个铁通和混合在发烫的土壤里的大量红色纸屑,还有几枚机枪弹壳。至于人,无论是活的还是死的,一个没有。

佐武站在被炮火翻过的高地上,愤怒地咆哮,“巴嘎,卑鄙的支那人,狡猾的支那人!”

举起望远镜,远远地有几十个奔跑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睛。

抽出指挥刀,向前一指,“命令部队,追击前进。”

鬼子在追击了几公里后,再次在激烈的枪跑声中停了下来,经过炮火攻击,结果发现的还是空无一人的阻击阵地,一挺被炸坏了的机枪,还有半挂在铁通里没有燃烧完的鞭炮。

鬼子再次追击前进,眼睁睁看着几十个人影翻过了一道横亘在前面山梁。被激怒的发了狂的小鬼子一窝蜂地向山梁冲去,冲到距离山顶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再次响起了激烈的枪声,以为还是鞭炮的鬼子丝毫没有停顿继续往山上冲击。但这次,山梁后面冒出了无数的人影,无数的手榴弹在鬼子头顶爆炸,几十挺机枪同时喷吐出怒火,收割着小鬼子的生命。成片成片的小鬼子在猛烈的打击下倒在了山坡上,继而滚了下去。受到猛烈打击的小鬼子,在试探性的往前攻击了十几米,丢下了一百多具尸体后不得不向下退去。

几分中后,在红了眼的佐武胜男愤怒的咆哮声中,鬼子的炮火再次覆盖了山梁上的阵地。


山梁后,奉命狙击的三连在鬼子炮火打击前就撤出了阵地。连长高明义一边催促战士们赶快跑,一边红着眼睛看了看几个被背着的牺牲的战士,嘴里狠狠地骂着:“我操你姥姥的小鬼子。”很快队伍便穿过了一道几十米长的山涧消失在了后面。


北山,有一个被当地人称之为“一线天”的地方,长有几十米,最窄处仅宽两米多,两边则是壁立的峭壁,山路就从中间穿过。北方的山由于受气候的影响,植被很少,山也很少石头山而是石头和泥土混杂在一起,所以北方的山常有山体滑坡现象的发生。“一线天”的入口前,则是宽近十多米到二十多米不等,长有近一百米的山涧,山涧两边也是壁立的高几十米的陡壁。三连的战士们就从“一线天”穿了出去。

追击的小鬼子前锋在“一线天”入口前停了下来,开始警戒。后到的佐武胜男则率领着中军、后军的炮兵和辎重部队停在了山涧外面。得到报告的佐武胜男狐疑地看着这个地方,命令机枪班向山涧上面疯狂扫射,结果毫无动静。不放心的佐武仍旧小心的命令一个小队搜索前进,果然搜索小队在刚走出一线天后便受到了顽强阻击,对面支那部队的阻击阵地上喷发出的弹雨将鬼子死死压制在一线天内。佐武胜男露出“果然如我所料的”神色,发出得意的小声,拔出指挥刀,向前一指,发出一声“鸭子给给”的命令。很快,鬼子的步兵中队便展开队形很快冲进了山涧。

“阁下,快看!”身边的炮兵中队长一声大喊,吓了佐武胜男一跳。他举起望远镜顺着中队长指的方向,向山涧上面看去。

果然,在山涧后面的一个山顶上上,出现了一个举着红色旗子的人影,大喊一声“开炮”,手中的红色旗子猛然乡下一挥。突然之间,从山涧后面两侧发出了一阵“嗵嗵嗵”的炮声,但炮弹并没有在鬼子堆中开花,而是准确落在了两侧的峭壁上。紧接着山涧底部十多个地方也发出了剧烈的爆炸,顷刻之间,只见山涧两侧的峭壁轰然向下倒塌下来,被爆炸掀起的巨大石块,漫天飞舞。四处乱飞的石块毫不逊色于炮弹的弹片,射中鬼子士兵的脑袋、胸口、四肢等,倒在地上,又被很快落下来土石埋葬。山涧底部的每一个炸点都经过了精心的布置和计算,只要在山涧里的小鬼子,没有任何躲避的地方,因为两侧的山涧都倒塌了,泼溅的土石杀死了绝大部分的鬼子,幸存下来的小鬼子则被倒塌的土石掩埋或者压伤,无一幸免。

“一线天”出口外的鬼子小队在发傻的时候,被阻击部队一阵手榴弹炸的无处可躲,紧接着受到机枪的猛烈扫射和狙击手的精准点射,很快便被全歼。

佐武胜男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惊天大爆炸,完全傻了。一千多人的一个大队,只剩下自己身边的炮兵和辎重部队,八九百帝国士兵就被这恶魔制造的爆炸埋在了山涧里。他推开死死挡在他身前的卫士,看着爆炸的现场,爆炸终于过去了,除了偶尔还能听到痛苦的惨叫声音外,看不到一个活着的士兵。

还没等他从痛苦中醒悟过来,两侧以及从爆炸的方向都传来了密集的枪声额呐喊声。

“大佐阁下,我们应该撤了。”身边的炮兵中队长劝慰佐武。

失神的又看了一眼爆炸现场,佐武无力的点了点头。

追击的护国军一直追出了十几公里才返回,一路对前面逃跑的鬼子进行打击,鬼子的辎重和火炮全部被缴获。直到翻过了那座曾经受到阻击的山梁,佐武和残余的鬼子乘坐留在这里的汽车,才逃过了追杀。此战,佐武率领的一个大队鬼子仅有不足两百人逃了出来,除了一些轻便的随身武器外,其余的装备辎重全部丢失。

逃回易县的佐武想起了被勒令剖腹的宫本直树,不由升起一股愧疚,他终于明白了宫本直树最好想要对他说的话,可惜他没有听。现在,轮到他了,他无奈地想,也做好了准备,准备接受和宫本一样的处罚。


保国军在民兵的协助下,足足花了两天的时间才打扫完战场,还有大量的武器弹药被埋在了土石中无法起出。回到驻地的保国军马上对这三次战斗中牺牲和重伤的四十三名战士进行了追认和抚恤,对外地战士的抚恤金则由后勤部门保管,合适的时候严骏打算派人专门送到他们家人手上。如此大的伤亡,让严骏无比心痛,尤其令他心疼的是,狼牙小队也有一个战士被飞溅的石头击中头部,壮烈牺牲了。次日,严骏下令在山中选择了一块青山绿水的地方,将所有牺牲的战士细细安葬,立碑纪念,称为“烈士陵园”,安葬时,严骏带领所有官兵和抗日民主政府人员为烈士鞠躬致敬,鸣枪安灵。


之后根据地军民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队伍上给每家每户都发了一个大洋和十斤粮食,担任吸引敌人的三连也受到了集体嘉奖和物质奖励。

缴获的枪支弹药除了补充这次战斗的损失外,步枪和一部分轻机枪被补充到了根据地民兵手上,每个连队都增加了几挺轻机枪、两挺重机枪和十个掷弹筒,缴获的九二式步兵炮也有四门被装备到了炮连,迫击炮则增加了十门。其它的则由狼牙秘密运送到了基地藏了起来。可以说,这时候的保国军火力之强大,丝毫不逊于日军。就连根据地民兵的装备,除了没有装备炮和重机枪等重型武器外,也不弱于小鬼子。

休息了一天的保国军挑选了几十个合格的民兵补充了这次战斗的伤亡,再次进入了紧张的训练中,周贵德领导的情报网更是高速运转起来,以应对小鬼子的惨烈报复。


这天,正在带队训练的严骏从周贵德手上收到了几封意外的电报,一封是重庆发来的,称赞他们为“敌后抗日楷模”,一封是延安发来的,称赞他们为“民族英雄”。愕然的他看到另外一封电报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那封电报是由时先忠和李文豪联名发来的,内容是:“听闻保国军重创敌人,令倭寇胆寒,欣喜莫名。想来惟严老板有此手笔,故致电祝贺。盼能与严老板再度联手,共除倭奴。”

严骏看完后命令周贵德给三方回了一封一样内容的电报:“来电收悉,不胜惶恐。倭寇肆虐,民族蒙羞,乃我中华男儿之耻辱。至于杀倭除寇,惟尽匹夫之责而已。”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