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鞭刑使用的是皮鞭,打鞭 要求一鞭下去,皮肉皆开,疼痛难忍。打完一鞭后,医生便进行检查,一旦发现受刑者不能承受下一次鞭打了,便停下来,过3个月再继续打。而且,打鞭时,各家 报纸的记者去拍照,第二天登在报纸上,传遍全国。在新加坡,每年都有千余名男性罪犯被判鞭刑。对至少40种罪名,鞭刑是强制刑,其中既包括强奸、抢劫、贩 毒等重罪也包括较轻的罪行如非法拥有武器、涂鸦(包括在墙上喷涂油漆或者重犯在墙上张贴广告、海报)等等。十多年以前,一个美国青年因违反新加坡法律也受 过鞭刑,当时的美国总统曾亲自出面为他求情,但新加坡方面并未同意。于是,那个美国青年只好乖乖挨了几鞭,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

虽然遭受国际社会许多非议,但新加坡却几十年如一日自始至终坚持鞭刑,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 鞭刑在某种程度上有力地维护了新加坡的文明。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一位作者这样为鞭刑辩护:“新加坡民众多数支持鞭刑。鞭刑的结果是在他们的屁股上留下终身鞭 痕,这正好达到教育的目的,永远提醒他们再也不能犯罪。”新加坡前监狱局长说:“鞭痕是除不掉的,这将伴随他们一生,是他们一生的耻辱。”这使得鞭刑不仅 是一种刑罚,更是一种耻辱记录,受过鞭刑的男子不得在军中服役,而姑娘择偶,往往会掀开小伙子的衣服,验过有无鞭痕。倘有鞭痕,断无婚配之理。鞭刑对犯罪 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在某种程度上,新加坡的文明是靠鞭子打出来的,“臀面”

的重要性在特定的条件下甚至超过了一个人的脸面,一个人可以不要脸面,但却不能不要“臀面”。

新加坡是一个以华人为主体的社会,身处华人母国的中国,我们完全可以理解新加坡的做法。鲁迅 先生早就批判过国人的所谓劣根性,柏杨先生专门写了《丑陋的中国人》。如果不护短的话,我觉得中国人的确有着丑陋的一面,在很多情况下,法律、道德、伦理 根本就不能发挥作用。比如小广告,那遍布城市各个角落的“办证”涂鸦,就像吃饭的时候总是有苍蝇如影随形,就像坐公共汽车的时候旁边有个醉鬼呕吐不止,让 人十分的恶心但又无可奈何。如果扒开他们的裤子,用鞭子狠打他们的屁股,他们是不是会有所顾忌呢?话又说回来,光打小小老百姓是不能根治社会丑恶现象的, 最应该挨鞭刑的应该是猥亵幼女的林嘉祥之流,他们的行为对于社会有着极坏的示范作用。既然他们连脸面都不要了,还在乎他们的什么“臀面”呢?

一个小孩子调皮捣蛋的时候,如果揍了他的屁股,他也许会变得乖巧起来,“丑陋”的中国人的屁股难道真的不欠揍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