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被遗忘的硝烟 第一卷 第三章 狗岘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2/


命令第三天凌晨前抢占110公里之外狗岘岭!团部参谋长胡光看了一眼面前的秃鲁江,狠狠的冲着江水吐出一口唾沫,有些窝火。仅前川距离现在的位置就有大约40公里的路程,到前川后能不能到三分部的汽车团还在影子里,况且江对面山大路少,还要夜行昼伏,严密伪装,封锁消息,控制电报通信。


“他娘的这仗还怎么打!”胡光骂了句娘。


当然,这仅是一方面的难题,另一方面,敌人摩托化行军,毫无顾忌地分多路穷兵猛进,长驱直入,前进速度极快。说不定自己带着部队抢到狗岘岭的时候,美国鬼子或者南朝鲜伪军们早就到了,而敌人是哪支部队,兵力怎么部署,不清楚!敌人火力怎么配备的,不知道!这等于双眼一抹黑打瞎仗,怎么打心里都没底,更不用说能不能完成任务了。


但牢骚归牢骚,军令如山!没意见执行,有意见就把意见放进裤子里更要执行!胡光摘掉帽子摸了一把脸上的汗,回头对警卫员说:“命令再加快点!别他娘的跟球蛋烂裤裆里一样,慢悠悠的像个娘们!没吃饱么!”


“是!”警卫员对胡参谋长的骂娘似乎早已司空见惯,答应一声顺着行军的队伍向前跑去,口里不停的低沉喊着, “兄弟们再快些!脚下加把劲。”


“快啥子快!危险。。。观音菩萨妙难酬,清净庄严累劫修,三十二应遍尘刹,百千万劫化阎浮,瓶中甘露时常洒,手内杨柳不计秋,千处祁求千处现,苦海常作度人舟。。。”一位个头不高的战士一边嘟囔,一边加快了脚步。


“嗯?”楚向禹皱了下眉头,这战士竟然还发牢骚。其实已经注意他好久了,这是名三排的战士,不禁口中嘟囔着听不明白的话,持枪的姿势都和别的战士不一样,别的战士枪都是背在肩上或者扛在肩上的,而他是持在手中,枪口冲下,左手托着弹仓,右手抓枪托,一米多长的三八大盖被他这么拿着,特别是急行军中,显得很是不协调。


“哎!你嘟囔什么呢?注意保持安静。”楚向禹紧跟上几步对这个不协调的小个子战士说道。


但这个战士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斜看了楚向禹一眼,似乎埋怨着他打扰了自己,但还是说道:“安静啥子!这跑步的响声可比我念经声大多了。”


楚向禹想起来了,听三排长辛召雷说过,他们排里有个长念经的唐山崽,看来就是他了,便问道:“你老家唐山的吧?”


小个子战士好似起了点兴趣,说道:“对头,你还认识我?”


楚向禹“嘿嘿”笑了笑,“听说过,你叫什么?”


小个子战士回答道:“张胜强。”


楚向禹不禁楞了一下,这个名字可是熟的很,原来就是面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小个子!


张胜强是三营小有名气的神枪手,听说在新兵第一次的实弹打靶中,别的战士射出的子弹都是射向人形靶的圆圈中心的,而他打出的子弹却全部飞向了靶子的头部,结果得了零分,他不服,直接找到连长计较,说这手里的三八大盖贯彻力强,打胸膛只要打不中要害,只会穿个小孔,没什么大碍,但打头部,只要能扫上,最轻也是个重伤,自己的每一枪都射中了靶子的头部,为什么给零分。


结果当时连长就笑了,反问他说你能说打头就能打中头部么?头部可比胸膛难瞄多了,结果张胜强一脸的不屑,说别说是固定靶,就是移动的自己也能指那打那。连长不笑了,当场让他验证,说你如果能把枪里的五发子弹全部击中二百米之外移动的靶子头部,我立马给你换枪。


张胜强抿着嘴不做声,拿枪趴都没趴下,直接在连长身边一蹲,五发子弹相继长眼似的划着火线就飞向了移动靶头部,并且不仅打得准,开枪的速度也快,击发后右手指再枪栓一搭,喀嚓一声,随即下一枪就击发了。


包括连长在内的几个人都呆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连长二话没说,只是回头大喝一声,给他换支纳辛莫干,然后对张胜强说,小子,去侦察排怎么样?而张胜强却说,我就到打过鬼子的辛排长那,枪也不换,就用三八大盖,我用着熟。


连长接受,又问他原来在家干什么?张胜强说跟爹打猎,一直就用三八大盖,是爹杀了个鬼子抢的。不过早没有子弹了。。。


这就是关于张胜强的传奇,绝对的神枪手!楚向禹和他并肩跑了一会后,学着三排长辛召雷问过自己的话对张胜强问道:“你家里兄弟几个?”


张胜强转头看了一眼楚向禹,“就我一个,独苗。”


“哦。”楚向禹不做声了,摸了下肩上的那杆中正式步枪,脚下又加快了些~~


“发现敌人,就地隐蔽!”当楚向禹随着队伍行进到一处山凹时,副连长赵子亮匆匆从前面跑过下着命令。


这次开进是一排负责前面侦察,三排就跟在二排后面,随着命令的下达,队伍立刻停止了前进,战士们闪到山路的两侧蹲了下来,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就像楚向禹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听那个要好的同学悄悄告诉自己小月跟她同班的一个高大男学生在下课后的教室中坐在一块说话的情形,自己也是蓦然的紧张。


楚向禹抓过步枪跟着赵子亮抢到了一排面前,此时连长柳之博正蹲着身拿望远镜借着月光看着不远处半山腰的位置,一排排长徐良也蹲在旁边。


“什么情况?”赵子亮凑到柳之博身边闷声问道。


“应该是侦察排,南朝鲜的,人多不了,狗日的!”柳之博把望远镜递给赵子亮说道。


徐良看了看柳之博,有些纳闷,他可是一般不骂人的,怎么发现这么一小撮敌人就骂上了,便问道:“怎么?老八。”柳之博是八连连长,几个排长都这么称呼他。


柳之博皱着眉头说道:“那应该是前些日子用迫击炮轰炸我国村子的部队,炸死了好多老百姓。”


“我看到那些迫击炮了,她娘的!老八,要不要请示下胡参谋长,打还是怎么地?”赵子亮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愤愤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