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石棚水库记事

z张涛t 收藏 3 237
导读:通过对石棚水库的怀念、描写,表达对故乡的美好祝愿,要爱好我们的家园、环境

石棚水库记事




我故乡的村南是一大片人工制造的水域,叫石棚水库。无论春夏或者秋冬,也无论晴日或者阴天,只要你喜欢它,走近它,它都会以时节、时间的不同,回报以迥异的视觉、听觉、味觉、触觉的美感和惬意。

倘若是初春,水面的坚冰还没有融化,在吹面不寒的杨柳之风的陪同下,脱下鞋子,赤脚走在冰面上,不必担心冰滑,冰面甚至有些发涩,也不必担心冰凉,脚下仿佛踩在秋天场院刚刚打下的大豆上,舒适得有一种收获的感觉。风急雨骤时,你站在无影山或者五百米大坝之上,看浩淼的水库茫无际涯,千万条雨鞭抽打着水面,激起一层层水雾,排排波浪蛟龙一样从水雾中冲出来,呼啸着,奔腾着,向大坝涌来,场面蔚为壮观。秋天是品尝水库的季节,掰玉米或者刨地瓜口渴的时候,来到岸边,将手洗净,掬着喝,略带甜味凉凉的液体沁人心脾,胜过玉液琼浆。冬天来了,一阵朔风,一阵雪飘,水面结了厚厚的冰凌。不分昼夜,随着冰面的裂缝,响着轰轰隆隆的声音,像惊蛰的雷鸣,惊醒蛰伏的龙,像初醒的龙吟,震颤沉睡的万物冬眠的梦境。

春天是枯水季节,人们在库水消退的土地上播种玉米、高粱和大麻等高杆作物,休息的时候,我们便来到老村废墟的瓦砾旁捉鱼摸虾,当两手合拢将一只鱼或虾攥住的时候,感觉真的好极了。夏末秋初几场大雨饱和了水库却浇灭了人们播下的希望,玉米高粱大半截浸在水里,人们只好泅着水,将刚刚灌浆的玉米棒子和高粱穗子收回家喂鸡喂猪。我在玉米地里发现几只羽毛黑亮头上贴着黄色冠子状如鸽子至今也不知其名的水鸟在游弋觅食,心中暗喜,回家找来几块小木板儿几把老鼠夹子,捉来几只蚂蚱,一番摆弄,布置停当,潜入水中,只露两只眼睛,专等水鸟挨夹。好几次,水鸟游近夹子,徘徊张望,我的心加速跳动,渴望惊现追求的一幕。然而,我失望了。水鸟终究没吃我的蚂蚱。后来才弄明白,这种水鸟是吃小鱼小虾的。冬天来水库栖息的是大雁、野鸭间或还有鸳鸯 ,一群群,一片片,很是好看。我曾经为其写过一首小诗:大雁飞在月光下,房屋盖在脊梁上。雁阵排成“人”字的时候,房屋架上梁了;雁阵排成“一”字的时候,房屋按上檩了;雁群憩在河滩上,房屋盖上瓦了。我也和少时伙伴一起滑着自制的冰车背着自造的弓箭造访过雁群。远远的,像一张白纸写着密密麻麻的无序的字,滑至雁群几十米的时候,随着雁哨的一声鸣叫,群雁尖叫着腾空而起,翅膀扇黑了天空,满眼全是盘旋飞翔的精灵。此时,我们感到了孤独和渺小,我的心在战栗,从此再也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

80年代,为了城市用水和农田灌溉,在墨水河的上游修筑了一座橡胶坝,暗渠将水引入石棚水库。又在石棚村北建设了一座水厂,水库成了市区重要的水源之一。水库岸边散步,放眼望去,碧绿的库水依然清澈,水面上游动着点点野鸭,我为毗邻闹市而未遭污染的一方净水而欣喜不已。我问水库边的孩子:“喜欢大水库吗?”“喜欢”。“为什么喜欢?”“因为大水库里有小鸟,有小鱼……”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