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2.html


接下来将出现以党领政,请推荐党名与领袖名(例如:书记与总书记和理事长与理事总长),谢谢!



上节说到陈羽领导的北方抗日军与陆子丰率领的南方抗日军在桃园龙潭会师成功,史称“龙潭会师”。此次的成功会师标志着台湾光复在望并走向自主,也标志着中国革命走进了新起点,还标志着中国将走向世界的前列

话说陈羽与陆子丰带领的南北抗日军赶到龙潭,那总督儿玉源太郎与众日寇的都不知溜到那里去,但会师成功给他们带来的兴奋之情,以让这七千多热血儿郎忘却了过去几天不眠不休的困累。也忘却了那泪与水,血与汗的痛楚。虽然南北抗日军双方的战士互不认识,但现众人好像是久别的亲人相见一样,手牵手的在舞蹈着,欢呼着以庆祝这难忘的,也是来之不易的胜利时刻。我想日寇的暴行以让更多的中国人团结了起来,不管你们双方是不是认识,也不管隔膜有多厚都在这一刻被冲破

陈羽与江河等人在陆子丰的牵引下分别介绍了林阿锦、姜绍之、黄盛、陈澄、李成等人,陈羽面带微笑眼光敬重的直视着对方并一一的跟他们握手说:“各位爱国志士为民生计、台湾计、为国家计而奋勇起义抗日,相互扶持,陈某人在就不言多谢之语,以视陈某坦诚相待之意,不知各位介意否?”

台湾民众性格豪爽,本来也随和,见陈羽伸手跟他们握手礼已到,也乐意接受,如果是在大陆这时跟他们握手可能会有点别扭,是啊,大陆的民众已经被封建思想毒害与束缚了几千年之久,不知何时才能开窍,这也是陈羽要伤脑筋的地方,中国要有希望必先开民智,民智不开国家无望矣

众人赔礼道:“陈首领言重啦,此举陈首领功至大也,何况我等救亡抗日,乃尽中华儿女之责,如陈首领多言感谢之意,倒显生分,也显的陈首领小气之心,更让我等寒心啊”,说着双方哈哈的大笑起来

陈羽心情大好的笑着道:“不敢,诸位乃台湾抗日义军之先辈,我等皆是真心敬佩,何况此举成功乃我众热血儿女视死如归,共仇敌忾,团结一致之所就也”,众人点点头表示同意

众人又是互相抬举一通,有说有笑的气氛是相当的融洽,龙潭此时的景象已是喜气洋洋的一片

就在南北抗日战士欢腾之时,一个人又不合时宜的出现啦,正在不远处走来,陈羽等人已看清那人就是赵献,并看他手里拿着一张纸,说明又有新情报啦,从他那张不生气又不微笑的严肃的脸不知这次是好事还是坏事,原来他此时的这张脸是有来历的,此是后话在此暂不提

只见赵献走近陈羽面前说:“宜兰有变,由丘逢甲领导起义的抗日军遭日寇的围攻”

说起丘逢甲,了解台湾抗日史的人可能都知道此位台湾先驱,也我们中华民族杰出的爱国代表,下面简单介绍一下他:丘逢甲(1864年—1912年),台湾人,是我国近代杰出的爱国诗人、教育家,抗日护台的民族英雄。他原名秉渊,字仙根,号蛰仙、仓海,也称仓海先生,诗文中常自署“东海遗民”、“台湾遗民”。《马关条约》签订后,为抗击日本对台湾的侵占,丘逢甲亲率义军,与日军抗争。护台失败后,他内渡大陆,广兴新学,以图强国。逝世前,丘逢甲仍不忘光复台湾。丘逢甲至今仍为台湾人民所深深敬仰


**********************************************************


丘逢甲事记:树立教育救国信念——1864年(清同治三年),丘逢甲出生于台湾苗栗县铜锣湾一家教书先生家。丘逢甲4岁入塾读书,由其父教读。他生性聪颖,6岁能诗,7岁能文,14岁考取秀才,福建巡抚丁日昌很是赏识,赐他为“东宁才子”(东宁即台湾别名)。25岁丘逢甲应福州乡试,中举人,26岁赴京会试,考中进士,成为我国历史上台湾籍有数的著名进士之一

时值19世纪晚期,中华民族危机日益严重,帝国主义瓜分殖民地斗争激烈,我国领土成了帝国主义瓜分的对象。台湾孤悬海外,为我国东南七省门户,各国无不垂涎。在这种背景下,丘逢甲痛感民族、国家祸患重重,日益关心中外事变,接触了西方文化,“慨然有维新之志”,“毅然以天下为已任,恒为大吏陈国家大计”。他虽然中了进士,被任命为工部主事,但他深感清王朝腐败无能,无意做官。他认为不如“专意养士讲学,或为民间仗义兴笔,反有意义”。于是在光绪帝接见后,他即告假归台省亲。回到台湾后,福建省台澎道唐景崧对他很赏识,请他出来做官,被他谢绝,他只允任《台湾通志》采访师。1889年丘逢甲开始走上教育生涯,任台中衡文书院主讲,同时在新竹五峰乡创办山庄书院,不久又任台南府罗山书院、嘉义府崇文书院的主讲。他讲的是新学,要学生在课余,勤读报章,关心国事,激发他们的爱国感情和民族意识

抗日护台的民族英雄——正当丘逢甲在台湾发展教育时,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清朝战败,中日签订割让台湾的《马关条约》。消息传来,全国哗然。丘逢甲愤然召集台湾乡绅联合致电清政府抗争,要求清廷废约抗战,保卫国土,但无效。激于义愤,他倾尽家资,在清政府不顾台湾人民死活、台湾人民“无主可依”的情况下组织和率领台湾健儿,组成五万余人的抗日护台大军,与日寇浴血奋战。他与道员林朝栋协守台中,他们于新竹一带与日寇血战20余昼夜,在牺牲的将领中有不少是他的学生,如姜绍祖(“敢”字营统领)、丘国霖(“诚”字营统领)、徐骧(“捷”字营统领)、吴汤光等烈士。经过浴血奋战,终因弹尽粮绝,丘逢甲于同年七月底,在部将劝谏下,乃挥泪内渡大陆,归返祖籍广东镇平县文福乡淡定村。回乡后他筑“念台精舍”培栽后进,把全部精力投入了教育事业中

“练十万学生军”育才救国——丘逢甲在劫后余生回到家乡后,痛定思痛,认为抗日护台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于人民缺乏应有的教育,不懂什么是国家、民族利益及其与自身的关系。他在1900年与另一革命志士唐才常会面时曾谈到台湾抗日失败的教训,他说,当时“台南北留下壮勇,不下四五万;台中义军虽属新募,犹肯死战。乃彼久练之兵,一与遇敌,土崩瓦解,真令人不胜愤懑,以后革命必先练学生军乎?”他深刻认识到不造就一批具有爱国革命思想的新军,就不足以使革命成功。这是他归返大陆后大力倡导教育,创办新学,开发民智的主导思想

丘逢甲内渡后于1897年应潮州地方官之聘,出任韩山书院院长,从此重又踏上“育才救国”的道路。在韩山书院他提倡新学,着重介绍西方学说以启民智,但遭旧势力的反对,辞职离去

1898年—1899年冬,丘逢甲主讲于潮阳县东山书院、澄海县景韩书院,仍以新学保士。在连年讲学活动中,他认识到旧式书院不能很好灌输新知识,若想造就能振兴国势的人才,就必须创办新学。于是他约同好友共同创办了东文学堂。不久,八国联军攻入北京。为了救国救民,丘逢甲加速了创办新学的步伐,1901年春,他联络了粤东开明士绅,在广东汕头创办了岭东同文学堂。该学堂模仿天津北洋学堂分班教学的做法,除聘中文教员外,还聘请了在汕头英、日籍学者以及归国留学生为教师,课程设有经、史,还开设了算学、物理、化学、生理卫生、外语(日、英文),还有“兵式体操”。学堂坚持“取欧西法教育青年,以维新鼓舞士气”,来学青年不少是倾向新思想、要求革命的青年

丘逢甲在《缘起》一文中指出办岭东同文学堂的主旨。他说:“西人已以学强其国,于是侵凌远东。日本志士,相与奋发,不三十年亦遂以学强其国。而在东方,土地、人民十倍于日本之中国,乃鄙夷西学不屑道,以驯致以贫弱而危亡。”他办同文学堂,就是为了尽速地通晓日本维新之道和西方的学术,他认为“学西文非十年不能道,学日文则一年而可成”,“且西人有用之书,东人多译之”,“为求其速效,不能不先借径东文,此本堂之宗旨也”

丘逢甲在岭东办学,不过十余年,就见效果,“岭东民气蓬勃奋发,国民军起,凡光复郡县,莫不有岭东人参与其间,皆此校倡导之力”

除了在岭东办学之外,丘逢甲还在广东各地办学。为培养小学教师他办了“镇平初级师范讲习所”,还办了不少小学、中学,“单以创兆名校之丘氏族学,闽粤之间不下十数”

丘逢甲在内渡大陆后数年间,致力于办新学,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成为广东省乃至全国有声望的教育家,1906年他被两广总督聘为学务处视学,及广府中学堂与商业学校监督(校长),1908年又被教育界同仁公推为广东省教育总会会长


拥护幸亥革命(由于陈羽等人的出现可能没有幸亥革命啦)——丘逢甲晚年坚决推崇孙中山民主革命学说,拥护辛亥革命。1908年他以两广学务公所议绅身份,委派革命党人罗福星前往南洋视察侨校,罗氏得以在南洋从事革命活动;他还推荐革命党人林修民(黄花冈七十二烈士之一)到广东警官学堂任教;1909年他兼任两广方言学堂校长时,聘请革命党人邹鲁、朱执信任教;他当选省谘议局副议长后,即安排革命党人古应芬为谘议局书记长,邹鲁为书记。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丘逢甲听到消息振奋不已,他写道:“内渡十七年,无若今日快心者”,认为“革命军从此推翻清室,建立共和,贤能在位,诚意振刷,则洗雪国耻,恢复故土,可指日计”。当时清政府两广总督张鸣岐妄图在广州挣扎,丘逢甲挺身而出,召集各界人士会议,力主拥护共和。而此时省谘议局不少议员相继逃往香港,正议长易学清托病不出,身为副议长的丘逢甲当机立断,于11月8日在谘议局召开各界人民会议,正式宣布广东省共和独立,并催在香港的革命党人胡汉民速回省城任都督。从此,广东宣告光复

广东军政府成立后,丘逢甲被推为中华民国广东省军政府教育部部长。他与王宠惠、邓宪甫三人又被推为粤省代表,赴南京参加筹建中央临时政府的会议,在会上选举孙中山为临时大总统,丘逢甲被选为参议院议员,成为民国成立后第一名台湾省籍议员。1912年1月丘逢甲肺病复发,请假南归,不幸于1912年2月25日溘然长逝。在弥留之际,他喃喃语曰:“吾不忘台湾。”终年48岁


*************************************************************


总结:丘逢甲的一生,是爱国的一生。他一生为国家民族的团结统一而奔走呼号。为挽救民族危亡他大办教育,为推翻清政府他拥护辛亥革命,他切盼“大九州当大一统……溶溶四海一家春”。台湾人民向以龙的传人为光荣,他们十分崇拜民族英雄郑成功,同时也崇拜抗日护台的英雄丘逢甲。台湾人民为了纪念他,开办了“逢甲大学”。丘逢甲是值得我们永远学习的爱国者和教育家,他的著作被后人收集在《丘仓海先生文集》中,这部光辉的著作,成为我们今天学习和研究他一生的宝贵资料

说完丘逢甲不平凡的一生,我们接着回到陈羽与赵献的对话

陈羽看着赵献给拿来的电报,大概的意思是说:由丘逢甲领导的抗日义军三百余人目前被五百多日寇围攻于宜兰太白山,由于太白山易守难攻,暂时无陷落之危,但抗日义军粮弹已绝,有饿死之险,请指示

这是赵献的眼线(现在说是间谍)报告的,这段时间来赵献几乎在做这样事,现在台湾各地不但有眼线,而且每个地方都设有联络点以便快速的报告情况,只是资金有限,不然能做的更好

说‘曹操’,‘曹操’就到,只见杨桢以前的手下副将奉陈羽的命令守备台北宪兵总部的张道匆匆忙忙的走到陈羽面前对着他耳朵不知在说什么(看来杨桢权力已然被陈羽架空啦,其实杨桢这时也懒的理,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只听陈羽哈哈大笑,嘴里说道:“好啊,要么不来,要来却是来了两个大好消息”

见众人不解的看着他,只听陈羽解惑的道:“呵呵,各位,这第一件好消息啊,就是刚刚张兄弟来报,在台北宪兵总部,不过从现在起就不是宪兵总部啦,台湾民众已经当家作主啦”,说着众抗日军也是一阵的乐

陈羽接着说道:“那里有一个仓库,你们知道日寇在里面藏了多少银两吗?”陈羽心想这钱可是好东西啊,有钱才能办事,不然说什么都是扯淡,现在的世界可是讲实力外交,没钱没炮人家理都不理你的

心情激动的笑着用大手掰出拇指与尾指跟众人一比道:“可能有六百万两啊,包括七十万两黄金(为计算方便一两黄金=10两银子,查到的资料是说在8到11两银子之间波动,也有人说不是这个数)看来整个台湾民众的银子都被搜刮来,这帮鬼子也不怕撑死,我要让他们都吐出来”,陈羽最后信念很坚定的说

众抗日战士听到这个数字,只见一个天文数字在自己的头顶上打转,一是觉得六百万两可是好大的一笔钱啦,但究竟有多大就不清楚啦,这就有了二是这六百万是个什么数字,要怎么算,看来这帮人的知识还真不是一般的低啊,还好这接下来的第二件好消息可以缓解一下这个情况

陈羽心里偷笑的看着对面的众人双方都在有样学样的掰着拇指与尾指跟双方说:“六百万啊,六百万——”,这个人也说:“六百万啊,六百万——”,那个也说:“六百万啊,六百万——”,陈羽也心照不宣的摇摇头心想看来众人也是‘见钱眼开’的主

陈羽也不理对面的叫嚷‘分赃’情景,只听陈羽拉高音贝说道:“这第二件啊,就是宜兰丘逢甲领导的抗日义军在太白山遭到日寇的围攻”,此话一出,众抗日将士被陈羽转移事件焦点,就来劲的个个嚷嚷的要下去打鬼子救丘先生并把宜兰顺便光复啦,可谓一举两得啊,看来众人的‘野心’不小啊,陈羽嘴说的就是这一处好消息——顺便光复宜兰,但在心头里盘算的是更大的好处,那就是以丘逢甲今日的地位与威望将是陈羽以后内稳台湾民众,特别是台南地区‘本土意识’比较强的民众,外与祖国大陆各方合作以定全国的上上人选(大家不要想得太阴谋了啊),因此丘逢甲是不得不救的人,也是必须救的人

众抗日战士个个自告奋勇,争先恐后的争着要再度南下,一是他们打鬼子打的过瘾,二是丘逢甲的爱国抗日壮举早已深植台湾民众的心里,民众对他是极其的敬佩

陈羽不敢也不想打击众将士抗日热情,话说的好‘气可鼓,不可泄’,只能好言相劝的说:“众将士(已有点领导的味道啦),我知诸位都是救人之心切,爱国之情深(先对那等一下不能去的人扣一顶虚的高帽,才不会被人埋怨),然台北、基隆、新竹、桃园等地需要我们休整与建设以便日后再战,何况杀鸡焉用牛刀,区区几百日寇何以动用‘千军万马’,倒显得高看鬼子(在说风凉话,刚刚还用几倍的人马对付小鬼子呢)”,众将士觉得有理才作罢

陈羽命令江河从七千将士中挑选三百精干与没怎么受伤壮士执行这次解围行动,并交待如事不可为就救人要紧,如事可为可光复宜兰并与丘先生坚守之,我会派人支援,三百壮士在江河的带领下再次风尘仆仆的上战场打鬼子去,想想就让我等肃然起敬啊,去了会怎么样呢,这是后事在此暂不提


**********************************************************,


在陈羽与众人目送江河三百壮士离开后,已是下午一点多钟(1907年1月8日,农历腊月二十八),陈羽也分别安排:让陆子丰从原来的南方抗日义军中挑一千五百战士驻扎新竹(由于他们熟悉这里的环境),当然此时是每人者配了枪的,陈羽这次回去也会让人弹药陆续的回援,挑的也都是新竹有家者,一来是陆子丰跟他们熟容易约束,二来是稳定军心,免得他们心中有所牵挂

让胡德先(陈羽还是比较‘善解人意’的,没选刘义,让他与刘子梅先好好聚聚)从原来的北方抗日军中挑选,其实已没的挑选啊,本来是三千,但一路上死的死,伤的伤,还给江河挑了三百人,陈羽的本意不是真的要他们做什么,而是想让他们就地休整,好好的休息一番,心想他们实在太难啦,也该体恤体恤他们,若真的有什么事,这帮人还是能帮上大忙的,因一路战来,经验与教训已是很丰富,绝对是一个合格的抗日战士,一将千战士驻扎桃园以策应陆子丰,随时支援

这样一算宜兰、新竹、桃园三地就留下了差不多三千人,如宜兰拿下则形成三方互为犄角,一方有难两方支援的格局,剩下的三千多人,陈羽想带回基隆与台北两地以便稳定局势,虽说日寇的据点都被打掉,但这两地的机构如:报业、金融等各公职现可都是日寇在把持,必须把‘通通公有化’,这第二当然是回去‘数来宝’啦,心想这八百万两金银不知是多少

陈羽与赵献等人北上台北的路上,陈羽就问赵献为什么‘摆出’那个表情?

赵献不好意思加上辩解答道:“没有啊”

陈羽知道他有事,想急急他的说:“没有,真的没有我就不问啦”

赵献被陈羽这一怵,还心神定定的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这段日子想你们去前线打鬼子,我却在后面‘坐着’,想想有点郁闷”,

陈羽知道赵献想建功立业,虽两人都知道这次的行动赵献与他那帮情报人员功不可没,但在赵献想来还是直接跟鬼子面对面的干起来才过瘾

陈羽理解他的心情,用不怀好意的眼神他并对他说:“下面就有一件大事,非你莫属啊”

赵献用怀疑的看着陈羽:“什么事?”

陈羽笑着说:“要你去美国‘旅游’一趟”

赵献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陈羽有嘴巴已是凑近赵献的耳朵‘喃喃——’的说了一通

只见赵献皱皱眉的脸上夹杂着兴奋表情说:“这事是不是重了点,你亲自出马啊”

陈羽拍了拍赵献的肩笑着说道:“呵呵,这时倒谦虚了起来,我相信你能胜任的,你跟外界打交道的多,外交方面还是你强啊,等我修练修练再跟给你分担一些吧”,此时的陈羽也变得谦虚了起来,而一边的赵献正在偷偷的乐开花啦,心想不是说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嘛,此时来形容赵献是再合适不过,给点阳光就让赵献那样的灿烂,不知去美国水会不会泛滥,但这样担心显然是多余的

**********************************************************


1907年1月9日,农历腊月二十九,凌晨六点多,即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除夕,陈羽坐在台北总督府(原儿玉源太郎的总督府)的大厅上,看着两份报告

一份是赵献的昨晚就写好的,内容是:那个‘金库’已派了‘可靠之人’把守,重数一遍正是六百万两有余。基隆与台北两地的各要枢机构皆由我抗日军接管,有日寇供职的予以驱逐处分,稍有抵触者也已就地正法,台湾供职者一律遣散回家,日后统一安排。落款是赵献

刚刚收到的一份是江河发来的,本来去睡了两个就被赵献催促有电报到,现在的总督府俨然成了众位首领的落脚点,赵献此时就坐在陈羽的旁边。这份电报的内容是:丘先生坚持北上与陈羽等人共商大计

原来江河带着三百壮士风尘仆仆的赶往宜兰解困丘逢甲等抗日义军于太白山,到达宜兰已是下午六点多钟,腊月的六点已是当黑,一路上没什么抵抗,还得知那五百多日寇是围而不攻,江河心才稍宽。等赶到太白山底下还没放几枪,那日寇就灰溜溜跑得一个没剩,原来是儿玉源太郎与后藤新平‘路过’宜兰时刚好遇到丘逢甲抗日义军起事,成惊弓之鸟的儿玉源太郎在后藤新平的建议下先撤回台南,留树上少佐带领五百多人与丘逢甲抗日义军对峙,由于丘逢甲抗日义军没枪没炮抵抗一阵就被上了太白山,心有余悸的树上少佐围了大半天也不敢冲上去,加上这时江河开了几枪,以为是打掉台北宪兵总部的那几千煞星一起杀下来啦,树上少佐此刻是一秒也不敢呆,所以就这样,屁都不敢放一个的带领那五百多个鬼子‘及时’的撤退,当然走慢点的都被那帮郁闷着没战打的三百抗日军结果了去见了他们效忠的天皇

丘逢甲见到江河等人,死活要江河带他北上与陈羽等人共商大计,江河无奈只能匆忙的把人留下防卫宜兰,自己和几个人带着丘逢甲北上去见陈羽等人,中途才分别发报给陆子丰与胡德先让照看一下宜兰,等到距台北总督还有三个钟才想要发电报给陈羽

陈羽手里拿着江河发来的电报问赵献道:“你觉得丘先生这么急的要见我们是为什么?”

赵献不是累还是假沉稳,慢悠悠的答道:“我想无非是两件事,一是建设台湾,二是趁大胜之际挥军南下光复全台湾”

陈羽点点头表示同意的说:“嗯,两件事都可为,不过第二件事,暂时还得缓缓,原因嘛,很简单:第一个是台湾等各地我们刚站稳脚不宜过急,第二是如挥军南下后勤补给线将给拉长,我们打这一战还可以,如贸然再战将得不偿失啊”

赵献也同意陈羽的分析的点点头说:“我想丘先生明白其中的道理的”


*************************************************************


早上九点多钟,江河与丘逢甲如期而至,陈羽与众人(此时各位首领已都起床聚在这里)坐在总督府大厅上,听到外面有谈话声,陈羽率先拨步跑了出去,跑到门口处就遇到江河等人,陈羽看着江河的旁边一个嘴边上留着两处胡须,判定此人是丘逢甲定然不假,不等江河介绍就开口说:“丘先生,丘英雄,别来无恙啊,我等已是恭候多时啦”

丘逢甲看到陈羽后面果然有一排人,以知此人定是人说的陈羽陈首领啦,丘逢甲还礼道:“不敢,陈首领才是英雄人物,区区几天就光复台北等日寇重腹要地”, 丘逢甲顺口的说明此番来意:“何不一举而灭日寇以更好的建设我台湾”

陈羽知他此话并无它意,而是爱国心切,心性比较直

陈羽呵呵的陪笑道:“丘先生言之有理,先生果真爱国之心,情牵台之意之深也,可谓壮志与英雄气概皆未减当年啊,我等敬佩之极”,陈羽此话却是真心话,英雄重英雄嘛,只听陈羽又说:“丘先生里面请,我们好共商大计”

见丘逢甲大步一跨跟着陈羽进入了大厅商大计

接下来丘逢甲是如何出招,而陈羽又是怎么拆招呢



接下来将出现以党领政,请推荐党名与领袖名(例如:书记与总书记和理事长与理事总长),谢谢!


那就是请书友多多发书评,收藏与关注,谢谢你们一直陪伴(一生有你)